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天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徐家

天癫 南一太守 2128 2020.10.24 06:00

  徐宁相信,有这么多枪口对准,树上那人一定逃不脱他的手掌心。

  他身有异能,听力远胜常人,先前正是听石头掷出的声音发现对手藏在树上。

  现在他还能听到树冠里传来的微微心跳声,不过仍是稳定舒缓,并没有因为身处绝境而变得紊乱,也没有任何回应。

  徐宁冷哼一声,这人既然这么愚昧、不知进退,杀了便是,城堡警务处可不敢管他们徐家杀人。

  徐宁猛地挥手,多枚步枪同时开火,枪上装了消音器,声音并不喧嚣,却封死了榕树上所有空间。

  树枝树叶扑簌落了一地,枪声止歇。

  徐宁脸色冷了下来,树冠里并没有任何惨叫声传来,先前的心跳声也还在,上来藏着的多半不是人。

  徐宁使个眼色,徐立会意,纵身上树。

  徐立身手敏捷,钻进树冠里很快就跳下来,脸色难看得紧,手里拿着一个小小机括,发条带动齿轮稳定转动,发出类似心跳的微弱震动声。

  徐宁差点儿吐血,果然被人耍了,是有人知道他耳力异常灵敏,所以才留了这么一个东西。

  他这一点倒是猜得不错,栾天一如今视力极佳,发现徐宁耳轮不断抖动,凝神倾听四下动静,渐渐将注意力转向这一带。

  栾天一当时就意识到,徐宁多半是个听力厉害的变异者,用不了多久就会锁定自己藏身之处。

  所以栾天一才留下了这块计时器核心部件,牵扯住徐宁注意,自己却悄悄溜走了。

  徐宁心中暗惊,对手先前一定悄悄藏身在树冠上,在自己耳朵底下悄然溜走,身手可不一般。

  徐宁知道自己中了调虎离山计,这人肯定有所图谋,具体什么图谋他却猜不透了。

  “加强院里守卫,封锁各处要道,点验重要物资……”徐宁并不气馁,收了轻视和不甘,有条不紊地传出了一系列命令。

  很快,徐宁就来到了后花园,有人发现这里种下的三株龙鳞草被拔走了一株。

  龙鳞草异常珍贵,而且培养不易,家族是有大用的,现在竟被人偷了去。

  徐宁眼前一黑,险些晕倒,这种程度的失职,家主定然雷霆大怒。

  这种重地,是有夜视监控的,徐宁调出监控看了下,发现有个人快若鬼魅,拔了龙鳞草就离开了。

  视频里并没看到那人的脸,而且那人动作虽快,却险之又险地避开了几道机关铜铃,悄无声息地就得手了。

  徐宁再次感叹这个对手不简单,这时一只猎犬被牵了过来。

  那只猎犬在龙鳞草周围嗅了嗅,就撒丫奔跑。

  徐宁带人紧随在后,这只猎犬外出捕猎时战绩极佳,一定能抓住那盗贼。

  跑不多远,猎犬忽然停住,然后钻到一个假山后面,趴在那里不断发出奇怪的声音。

  徐宁很是奇怪,假山后面并没有藏人,这猎狗是在干什么?

  他还没走近,就闻到一股恶臭,只见猎犬正抱着一只漆黑油亮的臭鞋啃得正欢。

  徐宁直接傻了,这猎犬平时精饲细养的,怎么还好这口,真是本性使然。

  他令人扯脱臭鞋,猎犬十分愤怒,作势欲扑,徐宁大步向前,轻喝一声。

  猎犬如遭雷殛,灰溜溜地继续追击盗贼。

  不过追击实在不顺利,路上总有奇怪的东西吊住猎犬胃口,或令它失神难受,好在徐宁身有异能,总能以喝声镇住猎犬,才没断了追击。

  徐府后院一处幽静院落。

  徐慎之黑着脸,推门走进屋,有个年轻人正盘膝坐在蒲团上,一动不动。

  “徐穹,有人闯进徐家,偷走了龙鳞草,让我徐家丢尽了脸,你还在这里不闻不问么?”徐慎之知道自己若是不说话,这个年轻人绝不会打断修炼,开口直奔主题。

  这个年轻人名叫徐穹,是徐家唯一的一阶变异者,体内已经形成了一个异源,修为进境之快令人瞠目结舌,但他的懒散随意也让徐家长辈很头痛。

  徐穹修炼收功,这才缓缓睁开眼睛道:“伯父,新城这些世家大户,个个脸厚如城墙,丢点儿就丢点儿,也没什么大不了。”

  徐慎之气结,这可真是当着和尚骂秃驴,自己家族在这厮眼里就这么不堪吗?

  “说的什么胡话,你妈若是听到,非气死不可。”徐慎之直接拿出了杀手锏。

  徐穹一脸无奈,妈妈是他的软肋,他若任性而为,只会让寡居的妈妈难堪。

  “伯父,你的意思是让我去追那个盗贼?”

  “要不然呢?”徐慎之很有些气急败坏,这小子故意装糊涂,总能让人火冒三丈。

  “我去我去,唉,龙鳞草不是挺多的吗,薅走就薅走了呗……”徐穹一边收拾行装,一边小声嘀咕。

  徐宁已经追到了城堡围墙附近,估计那人法宝已经用近,已经有段时间没见着耽误猎犬追踪的东西了。

  围墙高达十米,上面机关遍布,还有城守军来回巡视,隔绝了野外的危险,也让翻墙变得不可能。

  徐家追兵四散分布,吴扇形跟在猎犬后面,合围已是势在必行。

  “宁少爷,看那边!”徐立指着远处一个竹林,脸有惊讶神色。

  那片竹林面积倒不小,棵棵有成人臂膀粗细。

  徐宁也听到了竹林那边的异动,转头见到一棵竹子弯成弓形,倏地崩起。

  阴影闪过,一道人影在竹子上弹了起来,就像离弦之箭,直接越过围墙飞了出去。

  “真是亡命之徒!”徐宁暗自咂舌,没想到盗贼竟然用这种简单粗暴的办法翻墙,这个高度落下去,非受重伤不可。

  外面响起水声,徐宁这才想起这处围墙外面好像有个池塘来着,这个盗贼倒是好算计。

  徐宁隐隐觉得不对,但盗贼已经出了围墙,外面天大地大,稍有迟疑绝对追不回来了。

  好在城堡西门就在附近,徐宁带人来到西门,城门已关,按例非得有城主府信物才能关门。

  徐宁一个巴掌甩在值守士兵脸上,骂道:“不长眼的东西,我是徐府徐宁,耽误了我们的事情,我把你全家杀光。”

  那士兵见值夜军官缩在屋里不出来,再不敢多问,直接打开了城门。

  徐宁带人冲出城堡,到了池塘附近,远远照见一个人趴在池塘上。

  这池塘都是积年的酸雨雨水,臭气薰天的,水也不深,那人肯定是落地时摔晕了,龙鳞草能拿回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