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天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3章 老虎发威

天癫 南一太守 2097 2020.11.15 17:30

  此时天光微明,风界空气很不均匀,折射严重,也不知光源从哪里来。

  借着微弱光线,栾天一看清了飞来的都是体型巨大的鸟,明显不是鹰类,却长着长长的尖喙和泛着寒光的利爪。

  飞鸟来势惊人,徐安颇有才能,早就传下命令,甲、乙两组护住两翼,丙组所有人员拿出武器,准备对空射击组成火力网。

  栾天一这才发现绝大多数人都带着远程武器,有枪有弩,只是普遍不大,比胡明带的大口径迫击炮可小多了。

  徐安倒是沉得住气,等到那些飞鸟飞到七十米距离时,突然下令开火。

  一时间子弹、利箭齐飞,将上空的飞鸟笼罩在内,组成了一道死亡之网。

  然并卵,那些飞鸟翅膀连扇,霎时劲风狂啸,竟将子弹、利箭大部分弹飞,只有一只飞鸟不知射中了什么要害,惨唳一声斜斜落地。

  徐安立刻叫停了射击,并吩咐甲组、乙组接下来听令同时射击。

  “开火!”徐安很快再次下令,此时最快的飞鸟他们不过二十多米,子弹和弓弩的威力极强,那些飞鸟虽然急扇翅膀,却仍然纷纷中弹,空中鲜血淋漓、羽毛乱飞。

  “小心两翼!”栾天一和徐穹异口同声地大喊。

  甲组、乙组人员将武器对准两翼,但见眼前血羽如飘雪一般,不时有飞鸟落下,视野无法及远。

  栾天一满脸惶急,他们发现的还是晚了些,两侧各有数十只飞鸟急扑而至,突破了仓促形成的弹网,直接撞入人群中。

  这下火力优势发挥不出来,那飞鸟利爪着实锋利,所过之处血肉横飞,惨叫声不住响起。

  栾天一蹂身向前,游鳅剑接连点出,将一只凶猛的飞鸟双眼扎瞎,游鳅剑斜斜划过,直接将那飞鸟的咽喉割断,鲜血如喷泉般涌出。

  这时背后一阵疾风扑来,一只飞鸟横翅拍向栾天一肋下,肉翅十分厚重,但其势之快之重,竟不亚于疾驰的汽车。

  栾天一的速度和这些飞鸟相比,优势并不明显,而且前面杀死飞鸟的力道用老,一口气提不上来,虽然斜身急闪,却仍躲不开飞鸟扑击。

  忽然,一只手搭在栾天一肩膀上,猛力一拽,栾天一同时拧腰转身,终于躲过那记扑击。

  但翅膀仍是从他背后带过,虽然护甲启动了气垫,栾天一仍觉后背如遭捶击,十分疼痛,若是刚才被拍实了,可非受重伤不可。

  栾天一朝救他那人点点头,匆忙间瞥见那是个略显腼腆的年轻人,也不及和他说话,只是扬声大喊:“不要再藏私了,要不然都得死。”

  这些人虽被他感召组织起来,终究是个松散的整体,而且大家实际上是竞争者的关系,因此很多人不愿意过多地显露本事,以免暴露底牌,更不用提掩护帮助别人了。

  有这种心思的人占大多数,这对于团队作战来说实是最大的忌讳,栾天一虽然大声提醒,但也只是极小一部分人发动异能战斗,其余人更多是逃跑退避,打的是死道友莫死贫道的算盘。

  栾天一奋力拼杀,徐穹突然闯到他身边,与他背靠背站着,轻声道:“悠着点,自保为上。”

  “你宝贝那么多,快想想办法。”栾天一的声音都有些嘶哑了,也就几分钟的工夫,地上已经躺了一地死尸,而他手掌也被利爪扎穿,这些飞鸟的利爪尖喙实在是最锋利的武器。

  “真是性急!谁又不死呢。”徐穹懒散地叹了口气,忽然摊开手掌,绕场疾走。

  说也奇怪,那些飞鸟穷凶极恶,可对徐穹却避之不及,徐穹所过之处,飞鸟纷纷停止捕杀,振翅高高飞起。

  栾天一这才看清,徐穹手上拿着个玻璃瓶,里面有团白色气流飞舞盘旋,若有灵性,正是他自己弄出来的阳气。

  那些飞鸟飞到高处,忽然齐齐回身,又朝他们俯冲疾扑,徐安正想组织射击,却被徐穹喝止。

  徐穹大步走到最前方,手掌高高举起,瓶中的阳气飞舞得更急了。

  果然,飞鸟离他数十米时,又似受到了惊吓一般,转身再次飞走,在空中盘旋多次,终于消失在远方。

  栾天一这才松了一口气,这些飞鸟实在太厉害了,没想到竟然如此惧怕阳气,真是奇怪。

  “你明明能制衡这些鹞子,为什么不早出手。”一人突然大声喝斥徐穹。

  栾天一认得这人叫汤如,是个实力不凡的一阶变异者,刚才也奋力杀死了两只飞鸟,现在怒气冲冲的,显然对徐穹很不满。

  “果然是鹞子!”徐穹摇了摇头,若有所思。

  “他也得试过才知道,倒不是故意藏私,别生气了,现在可不是抱怨的时候。”栾天一拍拍汤如的肩膀,柔声安慰。

  其实他心里清楚,徐穹是有意的,既是为了让他看看这些人的心思,也是为了精简纯洁队伍,有太多心怀鬼胎的人混在里面了。

  不远处,那些逃避远离的人见这边脱离了险境,又手脚麻利地往回走,在他们想来,栾天一这种滥好人是不会拒绝他们回归的。

  “我赤诚相待,你们却心怀叵测,试问我们怎么会把后心交给你们来守护!”栾天一义正言辞人话语却狠狠打了他们一个耳光。

  他说得坦荡,实际上心里不断滴血,这要是选择原谅的话又是一笔不菲的阳气值了,但徐穹平静下的怒火实在惹不起。

  “你神气什么?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

  “就是,我们还没瞧不上你是野人呢!”

  “真当离了你我们就玩不转了?”

  ……

  各种各样的难听话接踵而至,倒是直接给栾天一的心止血了,这帮白眼狼喂不熟的,就是招回来他们多半也不会感激自己。

  看他们还在喋喋不休,甚至还想动武,栾天一直接怒了,老虎不发威,还当自己是病猫了。

  他朝徐安挥挥手,徐安当即下令,三个组剩余人员齐齐举起了武器,对准了这帮絮叨个没完的家伙……

  场面冷寂下来,只有尖锐的风声呼啸不绝。

  那些人变了脸色,他们一盘散沙,可不敢直撄其锋,直接作鸟兽散。

  “我去看看那些怪鸟,像是有人驱赶过来的。”徐穹打了个招呼,向飞鸟离开的方向追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