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天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怪医

天癫 南一太守 2065 2020.10.22 06:30

  短刀伸进门缝中,只是拨拉了几下,竟然就打开了。

  这让栾天一很诧异,在野乡偷盗抢劫是常事,门锁这么松还能活下来的都不是善茬。

  屋里光线很暗,但栾天一还是看到有个人坐在屋里埋头捣药,头发胡乱披散,看不清面孔,屋里弥漫着刺鼻难闻的药味。

  有人闯了进来,那人仍是埋头捣药,仿佛这不是他的家一样。

  栾天一眼光却放在那人身边的褡裢,上面别着一排长针,最长的那一根泛着幽蓝光芒,明显不是行医用的。

  反正栾天一看到这根针,浑身都起鸡皮疙瘩,小臂汗毛竖起,从心底感觉到恐惧和排斥。

  自从昨晚过后,他对危险的东西特别敏感。

  “大夫,求你救救我妹妹!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让我做什么事都行……”栾天一将莫娜放在地上,也不走近那人,开始求恳起来。

  可是好话说了几百箩筐,那人没有任何回应,全程只是捣药。

  更离谱的是,这人没给栾天一贡献一个阴气值。

  栾天一现在已经知道,在一定距离内,只要有人对他有负面情绪,他就有阴气值加项。

  这么看来,栾天一这么多话,没一句话能引起他的反应。

  这不会是个聋子吧?栾天一嘀咕了一句,忽然往前一个急冲,只是跨出一两步,忽然又退了回来。

  因为栾天一发现,自己刚一起身,那人两耳齐动,随即抬起头来,手就扣在褡裢的钢针上,反应也很快,难怪门防敢这么松。

  还是忍耐为上,毕竟莫娜可不能有闪失,求医的是孙子。而且栾天一发现他的速度远不如昨晚那么快了。

  “阳气+33(宁歧圣)”。

  这次竟然有道白光从那人身上涌入栾天一体内,直接进入另一道光柱,那道光柱已经由红色转为白色。

  白色光柱中,是一张满是皱纹的脸,显得十分苍老,还长着一双斗鸡眼,却饱含看到新奇的东西的喜悦。

  没想到除了阴气,还真有阳气这东西,宁歧圣对自己这么有兴趣?

  栾天一还发现这光柱挺有意思的,报的名字是宁歧圣而不是邓歧,还带真名识别的。

  “不救!”宁歧圣冷冷甩出来一句,低下头又开始捣药。

  这人真是十分奇怪,变脸变得这么快。

  不过栾天一可不会放弃,只能自洽地理解为有本事的人脾气都够恶心人的,而且这人明显对自己身上什么东西感兴趣。

  “你要什么我都可以设法弄到,钱、珍宝、我的血、药材……”

  说完药材后,栾天一突然顿住了。

  “阳气+45(宁歧圣)”。

  有戏!不过栾天一不知道宁歧圣是想要自己的血还是药材,他刚才说两个条件之间的停顿明显不够。

  “你需要药材是吗?宁歧圣。”栾天一决定诈诈宁歧圣,必须要知其所好。

  宁歧圣猛地抬起头,眼中迸出寒光,死死盯着邓歧,似欲择人而噬。

  “阴气+75(宁歧圣)”。

  光柱中,宁歧圣的面孔上恐惧、悔恨神色交织。

  宁歧圣此时悔惧交加,他隐姓埋名,就是为了躲避仇家,突然被人叫出真名来,就像晴天里突然出了个霹雳。

  想到仇家的狠酷手段,宁歧圣忽然摸向旁边的褡裢,可眼前人影一闪,他便没摸到褡裢。

  对面,栾天一提着褡裢,那根见血封喉的钢针微带甜香,满屋药味也压不住。

  “我发过誓,就是把我凌迟,我不想救的也不救,没人能强迫我。”没了最大的倚仗,宁歧圣仍是恶狠狠的不肯屈服。

  栾天一将褡裢扔回去,摇头说:“我只想救我妹妹而已,怎么会和你为难,只是想要你给一个价钱……”

  “我不用正眼看你,都知道你是个穷光蛋,你付得起价钱吗?”宁歧圣拣回褡裢,心中暗惊。

  这个年轻人速度很快,若是用强真有些麻烦,不过以他的身手,或许真能帮自己弄到那样东西。

  “我证明了我的价值,只要你有所需,我必定全力弄来!”栾天一都不想看宁歧圣,就他这斗鸡眼,估计也没正眼瞧过别人。

  “龙鳞草一株!三天内到手,我会尽力医治你妹妹,不过医者治不了必死人,我不能打保票。”宁歧圣开出条件。

  “时间太紧了,我需要七天!这期间我需要你保证我妹妹活着!”栾天一都没听说过龙鳞草,可不会乱打保票。

  “阳气+9(宁歧圣)”。

  白光中,宁歧圣面露赞许。

  栾天一松了口气,看来还真是歪打正着,自己要是一口答应,估计宁歧圣也不会信自己。

  “可以!把你妹妹留在这里,你回来前,我会保她七天的命。”宁歧圣摸过莫娜脉象,这才开口。

  “阴气+99(宁歧圣)”。

  光柱中,宁歧圣面孔上杀意凛然。

  栾天一知道,这是宁歧圣以莫娜为人质,免得自己泄露他真名。

  “成交!”栾天一与宁歧圣击掌为誓。

  宁歧圣面色猛地一变,栾天一面露冷笑,指间夹着一枚细针,细得近乎透明。

  这细针上有慢性毒药,七天之内不服解药,必死无疑,原来是宁歧圣打算击掌时暗算栾天一的。

  只是这种百试百中的手段,竟被这个年轻人识破拆穿,宁歧圣不禁打了个寒噤,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栾天一也暗道侥幸,幸亏击掌前他收到宁歧传来的99阴气值,这才发现了宁歧圣的暗算,靠着动作更快扳回一城。

  “七天内,我会取来龙鳞草,希望我妹妹一切安好。”栾天一轻抚草娜,忽然咬牙走出门去。

  宁歧圣觉得有些诡异,栾天一手上那枚细针去了哪里?

  他忽然觉察不对,果然看到褡裢上钉着那枚细针,也不知道栾天一什么时候掷了回来。栾天一若是想取自己的性命……

  栾天一有些焦虑,他化妆返回所住的G区野乡,转到天快黑了,也没发现吴勃的踪迹。

  宁歧圣和栾天一都不知道哪里有龙鳞草,栾天一把希望寄托在吴勃身上,就算吴勃也不知道,他打听起来也比栾天一方便。

  可找不到吴浡,一切都无从谈起。

  栾天一忽然眼前一亮,一个肥胖的女人进入了他的视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