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天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心思莫测

天癫 南一太守 2199 2020.10.29 06:30

  徐元来势汹汹,一副非要把徐立揪回去的架势,却没关照到自己背后。

  徐立对这院子熟门熟路,趁着徐元和别人说话的工夫,悄悄溜了出去。

  徐家是不能呆了,现在整个徐家大院已经戒严,许进不许出,正常出去是不可能的。

  但是徐立知道南院墙根下有个狗洞,那是徐宁以前不方便从正门出去时的出路,所在十分偏僻,眼下却是逃生的康庄大道。

  徐立心中如有惊涛骇浪,但面子上十分镇静,不时与偶遇的人寒暄几句,看起来一如平常,离那个狗洞越来越近。

  徐立心中欣喜,他早有准备,只要逃出徐家,他就带着家人藏起来,等徐家覆灭了,就可以出来了。

  正小跑间,忽然脚下一绊,徐立直接摔了个大跟头。

  徐立爬起来,见地面平坦,只有薄薄的草皮,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绊倒的。

  可走不到两步,徐立再次绊倒,这次运气不好,额角撞到了旁边的石敢当,划开了一道口子。

  徐立有些毛骨悚然,想起了传说中的鬼打墙就是这样,但现在青天朗朗的,这鬼难道不怕日光吗?

  徐立很快就肯定,自己确实撞上鬼打墙了,只要走路必然绊倒。

  眼看着那个狗洞就在一丛月季后面,离自己不过几十步远,可就这么一步一绊地过去,成了永远无法到达的彼岸……

  “徐立,我家少爷让你去见他。”心慌意乱间,徐立听到了徐元的声音,就这么一耽搁,徐元已经找了过来。

  “我家少爷说过,你若配合,他能保你和家人性命。他一向言出必行,这你是知道的。”徐元又加了一句。

  徐立本想拼命的,听到这话迟疑了一会儿,长叹了一口气,强笑着走到徐元前面。

  两人渐渐走远,栾天一从假山后面现出身形。

  徐穹和徐元这些人,出身于世家大族,心术确实有不凡之处,但容易眼高手低,阅历也有限。

  要不然他和徐穹也不至于中毒了,所以栾天一不放心跟了过来,藏在假山后,仗着身法快连续用树枝绊倒徐立多次,否则还真让徐立逃了出去。

  栾天一很快找到了月季丛后面的狗洞,脸上泛出阴冷的笑意。

  徐立肯定是受徐宁指使,听徐穹的意思徐立多半不会牵扯出徐宁,这口气栾天一自己来出……

  栾天一赶回时,见到徐立正跪在地上,一脸恓惶。

  “……这次栾天一偷走了龙鳞草,让少爷丢了脸、挨了处罚,我心里气不过,一时猪油蒙了心,下毒害他……”徐立吐词缓慢,并无嗑绊,显然早有准备。

  徐穹眯着眼睛坐在椅上,没有说话,脸上却有揶揄神色,他身后站着的徐元立刻厉声喝问:“就这?”

  “千真万确,我读书少,容易钻牛角尖,现在后悔死了,当时真是鬼迷心窍,幸亏穹少爷没事,要不然我千刀万剐也不足以赎罪。”徐立一口咬定是自己的主意,话头上提都不提徐宁。

  徐穹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徐立虽然被震住,但独力把下毒之事承担下来,这倒没有出乎他的预料,毕竟徐立还有亲人,不敢得罪自己,同样不敢开罪徐宁。

  不过这也足够恶心徐宁了,折腾徐宁的机会多得是,栾天一貌似也很看重此事,刚才都出人意料地出手了……

  徐穹淡淡地扫了眼栾天一,栾天一却会错了意,不过这并不重要,无论如何他都要问问徐立的。

  “你给我下的什么毒?快告诉我!”栾天一急切地问。

  徐立有些傻眼,怎么思维跨度这么大,和自己预料的套路不一样啊。

  他很快警惕起来,他所下的毒可不是一般货色,若是溯源倒查,估计很快就能查到徐宁身上,说不定还能牵扯出徐宁与胡家的事情。

  “我偷来的,不知道什么毒?”徐立不太把栾天一放在眼里,城堡人的骄傲让他说谎都没斟酌。

  “这么嚣张的吗?”栾天一急于想知道徐立下的什么毒,能够增加阳气值的东西,在他心中价比黄金。

  但徐立这种应付的态度让他很恼火,他就不信还治不了徐立了。

  看着栾天一跑到一边奋笔疾书,一副斗志满满的样子,徐穹不禁摇了摇头。

  栾天一可真是心思难测,连关注的重点都与众不同。

  徐穹很了解徐立的心思,知道不可强逼,否则他若气急之下直接自杀,反倒给了徐宁口实。

  栾天一写得很快,得意地走到徐立面前,指着纸上的字说:“怎么样?我想你应该识字吧?”

  徐立扫了一眼,这是以他的口吻自承受徐宁所命,下毒暗害徐穹和栾天一。

  “这种程度的栽赃陷害,谁会信呢?”徐立嗤之以鼻,野人还是没见识,这种东西谁都能写出来。

  “有道理,加上你的指印不就行了……”栾天一深有所感,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

  徐立感觉很滑稽,自己怎么可能按手印上去?

  他仰天大笑起来,忽然觉得手指一紧即松,便觉不妙,低头就看到手指上已经沾了印泥。

  “现在有了……”栾天一吹了吹纸上的新指印,血红血红的。

  徐立脸色惨白,这才想起来栾天一虽然是个野人,可是速度奇快,徐宁在他手里吃瘪正是因为这个。

  “穹少爷,他这么做……也太不像话了?”徐立看着栾天一得意洋洋的样子,转而向徐穹投诉。

  徐穹也不以为然,世家子弟虽然暗地里不择手段,可这么低端的栽赃多半是不屑做的,很容易被揭穿。

  但徐穹默契地没有拆栾天一的台,又打了个呵欠,只当没听见。

  “这么低劣的手段,谁会信呢?”徐立恨恨地说了句。

  “别人不信你怕什么?再说我也不需要别人信,徐宁信就行了,是不是?”栾天一阴恻恻地笑道,显得很阴森。

  徐立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下去,他跟着徐宁一起长大,自然清楚徐宁的个性。

  徐宁若是看到这张纸条,只会认为自己出卖了他,哪怕徐穹承诺会保证自己和家人的安全,也是后患无穷。

  “那是火蛭研的粉。”徐立知道栾天一这么折腾的原因,直接告诉了他。

  他心中暗恨不已,胡家那帮人真是不着调,送来的火蛭肯定是假货,这可是毒水蛭的变异品种,剧毒无比,入口即死,栾天一明明吃了那么多,却毛事没有。

  “你特码的早那么配合我还费这劲儿。”栾天一本想撕掉纸条,想想还是放进怀里,忍不住又问了一句,“火蛭你还有没有?”

  

举报

作者感言

南一太守

南一太守

数据很惨淡的,大家有票的帮个忙!!!!

2020-10-29 06: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