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历史的暗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六、五岳观

历史的暗角 谢老哈 3003 2021.09.15 09:09

  ———我宁愿在春风中失足

  也不想在霜雪里快马疾走

  ………

  五岳观中的作坊又开张了。

  那天黑子来到五岳观,又给柳五带来了五位匠人,同时告知他陈无己因谋刺上司已被追缉的事,叮嘱如果陈无己再来工坊,就马上协助缉拿。

  柳五心中不禁感慨世事的无常,他对陈无己印象不错,看来这辈子陈无己算是毁了。

  这掌火雷的难点主要有两个,一是硫磺、硝、木炭等的比例。在火药作时,火药成分中还掺有清油、麻絮等物,都是为了增加引火效果,柳五把这些都取消了,因为掌火雷所要的不是燃,是爆,是直接杀伤,所以要加的是碎铁末,所以这比例更难把握。柳五有特独一招,不同比例的火药研磨完成后,只要取一小撮摊在他的掌上点燃,如果是“沙”的一下马上燃尽,而手掌皮肤没什么感觉的,那火药就是好的;如手掌上有烧灼感,还留下杂质的,那这个火药就不行;点燃时只一蓬烟火向上的,那是硝多了,须增加磺的成分。还有研磨的精细、拌和的均匀,为增加杀伤力要掺配碎铁末的数量等问题。

  第二个难点就是爆炸时间,点火后炸早了会伤了自己,而陶罐落地碎裂了还未炸,那就哑了。而这取决于引线的材质、长短、粗细,以及炮制引线的助燃材料的成分和配制。柳五试制了几批,悄悄到黄河边一个叫茅家湾的僻静处试掷试爆了多次,都不是太理想。这一次调试的火药应该差不多了,柳五有信心。

  这几天黑子也来得勤了,现在既要防范陈无己过来,又要监督工坊加快掌火雷的研制,加上黑子内心也喜欢来此,因为这里有个柳月。他总是先到工坊一转,问问柳五情况,然后便是去找柳月说话。

  柳月住在这里,是为了方便照顾柳五,因为柳五干起活来总是没日没夜,特别是碰到难题时,没有柳月提醒并强制停工休息,柳五便会忘了时间。他让那些工匠先去休息以后,留下他一个人更是如此。当然,让柳月住在这里,也是梁从诫为便于控制柳五限其出行的一个办法,只是柳五兄妹不知道。

  黑子总是有一搭没一搭地找柳月说话,看着柳月忙里忙外的,眼晴一直跟着,但每次柳月看过来时,他又会急忙躲开眼神。他发现自己不敢看柳月的毛毛眼,仿佛柳月那毛毛眼睛一忽扇,便有一股旋风会把他整个人轻飘飘吹起来。这在黑子这么多年中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从梁从诫让他去接柳月到太平坊见柳五,第一次看到柳月时,他就呆了一下,这么个粗壮男人,在白净秀气的柳月面前忽然就感觉自己弱了几分、矮了几分。那夜听见太平坊传来爆燃声,他一激凌醒了,便立即起身下意识地先备了马车,梁从诫一吩咐便急急赶去,还真是作坊出了事,幸好柳家兄妹无事!黑子提着的心才放回胸腔中。他不知道自己为何竟会如此担心。每看到柳月空闲时总会捧一册书那么专心娴雅地读,一读就是半天,黑子都会看得呆了。

  梁大人说事完后工坊中的人都得灭口,但柳家兄妹他一定要向梁大人求情保下来。

  这天,黑子看着柳月就说了:”过些天,咱们换个地方住到内城去。”

  柳月不解地问:“这里挺好的,干嘛要换?“说着把刚烧的一壶水放在茶案上,另一只手用布擦干了案上的水渍。

  黑子看着那只姣好的手,看着那粉红色的指甲嵌在细长雪白的手指上,心头一跳,又发了下呆。

  “这里总是外城,偏了点,生活不便利。“黑子答道。

  “这火药坊,还是偏点好。“柳月道。

  黑子笑道:“过了冬至,可能就不需要了。“

  这下轮到柳月发呆了:”那我哥不就失业了?”她还在担心他哥。前一阵子毫无征兆地,便两次祸从天降,着实让她忧心了一阵,至今心里总觉得不安耽。

  黑子忙说:“不会的,你哥可是人才,我和梁大人说说,可以再回军器监去。”

  柳月内心感激,笑着丢了一眼过去,黑子这次眼神没有躲开,而是牢牢的接住了,别别的几下落在心里,甜丝丝的感觉漾遍了全身。

  这么多年了,黑子第一次心中有了一种柔软的感觉。

  我宁愿在春风中失足,也不想在霜雪里快马疾走。对,就是这想法。

  得先见到柳五,而五岳观在外城东南。所以,陈无己首先碰到的问题是如何出内城。

  东京城最早为战国魏都大梁城,唐时为汴州城,五代时期的后梁、后晋、后汉、后周皆定都于此,称为开封,并逐步兴建拓展成三重城垣,皇城和内城,主要以唐汴州城为基础发展而来;内城之外即外城,为五代时期后周皇帝柴荣在唐汴州城的外围兴建的。宋初改称东京并继续不断修造、扩大。三重城垣均有四丈多高的城墙围着,每重城墙外都环有十几丈宽、近两丈深的护城河。这三道护城河联通了东京城金水河、五丈河、汴河、蔡河四大水系,再与城中下水道联通,形成一个完整的给排水系统。

  无忧洞虽交织成网、四通八达,但它是依托下水道构建起来的,所以有两处断点,一处是环皇城城墙外的护城河,所有的下水道联通此护城河后便断了,所以,皇城内无忧洞是无法深入的,无忧帮也进不去,当然朝廷也绝不会允许无忧帮进入,否则这大内的安全如何保证。还有一处就是环内城城墙外的护城河,所有的下水道到此又被截断。那穿越十多丈宽的城墙底通达墙外护城河的下水道,均为低矮的砖砌拱券水槽,平时储满了水无法穿行。而外城的下水道相对粗疏,无忧洞体系也不很发达且相对独立。

  从地下穿越是不可能了。

  从城门走吗?

  东京内城通往外城有十座城门,每个城门四更时随大相国寺的钟声开启,辰时一到即关闭。而且城门的启闭实行双重管理,一个启闭城门的铜鱼符分左右两半,左半付监门官,右半付大内钥匙库,必须两铜符左右对合,才能启闭城门。且东京城除四正门为直门两重,即城门外还有瓮城,城门、瓮门相对而开,其余城门都是瓮曲三层,即城门与瓮城门互不相对、屈曲开门,通行更为麻烦。

  而现在,陈无己确信,为缉捕自己,各城门肯定比平时查核更严,不但守门兵士会增加,皇城司的人员一定也遍布各门了。

  原本内城去外城五岳观,走南城墙的朱雀门或保康门,或走东城墙的丽景门均十分方便。但现在却难煞人了。

  陈无己年少时在西军,练就了用飞虎爪攀爬城墙的功夫,但现在油葫芦已去看过,不仅城墙上增加了巡逻士卒,连平时没人的每百步即设一个的马面上,也有了瞭望哨。攀爬偷越也无可能。

  陈无己和万帮主、油葫芦几个人聚在鬼樊楼陈无己住的一个小间里,真是挠破了头。

  油葫芦拍拍胸脯说:“有这么复杂吗?我带几个兄弟去把那个什么柳五弄过来不就得了!”

  陈无己道:“这么简单就好了。我和他聊过,他是梁从诫从大理寺牢中救出来的,他现在做的又是梁从诫安排的、他深信是在为朝廷做的一桩大事,他会来见我这个被追辑之人?会信我?只能我去找他,说服不了,便只能…只能再让它发生太平坊那样的意外了!“

  后面半句因陷入沉思而变得像自言自话的了。

  焦二贼眉鼠眼的头一探,拎着一壶烧开的水进来了。

  油葫芦盯着水壶忽然一拍大腿:”有了!“吓得焦二差点扔了一壶滚水。

  大家都看向他。

  “走水门啊!“油葫芦兴奋地说。一

  “哈哈是啊,怎么才想到!”陈无己和万帮主眼晴一亮,拍着脑袋。

  东京内城、外城都设有供汴河穿越的东西各两座水门,东南六路的漕米钱物均由运河经淮入汴河运进京师。

  内城水门有两重闸,平时关闭时用的是栅格状水闸,阻通行不阻水流;特殊情况时用那厚重的木闸门,一闸下则是水泄不通了。内东水门南侧城墙与定力院之间有一陆地小通道,但除了救火等应急情况外,平时并不开启。外城水门只多了两侧的人车通道。天气暖和,无忧帮有专人在半夜帮人泅水偷渡过木栅水闸,因为他们知道水闸中哪根木栅可以活动,可容一人通过的。

  但这大冬天就不成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白天坐船穿水门出城!

  找漕帮!他们的漕运船每天有不少进出内城的。那些船工在漕纲进城需要过夜时,往往会找无忧帮的朋友到无忧洞解决。

  油葫芦马上说:“我去码头上看看,我有些朋友在船上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