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折仙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年关将至

折仙谋 哥舒清 3049 2018.11.12 12:11

  天外飞仙?

  对这四个字,默槿先是在心里苦笑了一下,后来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一样,催着陆绮快些,追上柳博铭的步伐。

  三人鱼贯而入,都进了默槿的小屋,她体寒极重,所以屋中的火盆几乎没空过,从落雪的室外进来,便是铺面而来的热气。“还是你这儿好,”陆绮将默槿扶到桌边儿,接过她脱下的大氅,和自己的一起搭到了架子上,因为落了雪,衣服的肩头后背难免沾了湿气。

  默槿已经忘记刚刚初雪的兴奋,现在满脑子都是“天外飞仙”这四个字,她招呼柳博铭和陆绮赶紧坐下:“我有件事儿,似乎有点儿想法,你们且听听我说的对不对。”

  之后,她先是将自己和柳博铭在内谷发现的事情,通通告诉了陆绮,之后才说到自己在宫中唯一一次行刺,却失败了的事情。这些事情柳博铭都知道,要么是从她口中听说,要么是亲身经历过,而陆绮则是张大了嘴巴都忘记合上了,一脸惊奇地听完了这些像传说一样的故事。

  默槿喝了口水,润了润已经冒烟的嗓子,继续说到:“方才陆绮提到天外飞仙,我突然有了个想法。”她顿了一下,整理了一下思路,道,“会不会因为我娘亲是天宫的仙家下凡,而我作为她的女儿,所以才不能伤到真龙天子?”

  她这个猜测确实有些大胆,甚至在陆绮的认知中,这都有些离奇,简直像是话本里才有的事情,她舔了舔嘴唇,皱着眉头:“照你这么说…你认为在宫里,你那根银针刚刺中唐墨歌,你便疼昏了过去,是因为这个原因?”她说完又觉得实在不开心,别扭地笑了一下,看着一旁一言不发的柳博铭,想听听看他怎么说。

  柳博铭一直把玩着手里的茶杯,半晌,才看了看陆绮,又看了看默槿,道:“现在还无法证实你说的这些,只是作为一种可能,但这事儿咱们又不能问别人去,确实…”他说了一半停住了,其实他也有些迷糊,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和陆绮对视了一眼,双双苦笑了一下。

  默槿也只是做个假设,这种事儿除了陆绮和柳博铭,她也无法跟其他人说,暂时只是图个不吐不快而已。默槿摆了摆手,摸索着又给自己添了杯茶水,捧在手里喝了两口:“不说这个了,方才回来路上下雪了,这会儿还在下吗?”

  陆绮起身走到窗边儿,将窗户用竹棍支了起来,外面果然还在下,她也觉得开心:“还在下还在下,而且我瞧着这雪越下越大,应该都能积得起来了。”她还将手伸到窗外,接了接雪,瞧着雪花确实比之前大了不少。默槿听到她这么说,也十分开心:“宫中很少见雪,我记得只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下过一场大雪,可宫里的人都说,是有天大的冤屈才会如此,所以宫里总是盼着不见着雪才好。”她低声说着这些旧事,引得陆绮一阵心疼,连忙坐回椅子上,拉过了她的手:“在这儿下雪了,就说明来年的收成一定极好。等明日,如果雪积起来,咱们去镜儿湖边,叫二师兄给咱俩画幅小像,等你眼睛好了,就能看见了。”

  陆绮像是从来没担心过她的眼睛一般,总是觉得再等一等,默槿自然就能看到了。柳博铭和默槿也受了她的感染,纷纷表示这是个好主意。

  三人说了会儿闲话,柳博铭突然想起来还有之前宿雪师叔给的书,连忙从矮榻上将四本书拿了过来。陆绮好奇心重,从他手中抽了一本,上面写着《移花接木》,她皱着眉头翻了几页,却发现里面的字儿她都认识,可连在一起,却什么都读不懂了。

  “这是个什么意思?”她指着其中一行给一旁的柳博铭看,却发现柳博铭对着他手里那本也是一筹莫展的样子,陆绮直接转头看向一脸茫然的默槿:“这事儿是哪儿来的?”

  默槿偏了下脑袋,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据实已告:“是宿雪师叔,带我从定禅塔最下面取的。”一开始陆绮并没明白最下面是个什么意思,还是柳博铭反应了过来:“你是说地下七层的最下面?”

  默槿点了点头:“我数得楼层,应该没有错。”

  室内一时间安静到了极点,陆绮是不明白这书的意思,在努力钻研,而柳博铭则是看着默槿那张风平浪静的脸,在心里倒吸了好几口凉气。

  “地下七层所放的,几乎都是我们这些弟子接触不到的无上密法,师叔带你去那儿拿书,肯定是得到了师父的允许,这就有些奇怪了。”

  陆绮听到这话,终于将眼睛从书上移开,看着柳博铭满脸疑问,开口问道:“这书不就是给人看的,师父给默槿,也不奇怪啊。”

  柳博铭摇了摇头,道:“书,是给人看的,这话不假,但也要看得人,能读懂书中的意思才行,否则就算是无上密法,对于看不懂的人来说,则全无用处。”陆绮深有所感的点了点头:“就是,这书里面写的,我就一个字都看不懂。”

  默槿苦笑了一下:“若是二师兄和五师姐都看不懂,拿着书到了我手里,也是没什么用的了。”柳博铭却不以为然,将四本书收好,都给她放到了书架上。

  “师叔给你自然有他的道理,年后出去的路上你记得带,等眼睛好了,自然能明白师叔将它给你的意思了。”柳博铭原先看过一两册地下七层内的秘法图书,只是那都是在柳源楷的陪同之下,并且只能在定禅塔内看,看完立即将书归于原位,这把书直接拿出来的举动,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陆绮的脑子就没在读书上,年关近了,有很多习俗礼节,其中最热闹,她最喜欢的,自然是谷外镇子里的集市。她看了看外面的天气,原本是想去的,但屋外的雪越下越大,也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

  自小同她一起长在谷里的柳博铭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微微一笑,问道:“你们二人想不想出去玩?去镇子里,这会儿快到午饭的点儿了,我们动作快些,还能在镇子里听书吃饭呢。”陆绮一听这话,立刻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当真可以?可这雪…”

  柳博铭看了眼默槿,发现她也是一脸的欣喜,笑道:“不妨事儿,我去借辆马车,哪怕晚上晚点儿回来,怎么着也是默槿在咱们谷中过得第一个新年,就算看不见,也得去感受感受,我们这镇子里的热闹啊。”

  说完,他交代陆绮和默槿都穿得厚实些,自己先去借马车,随后三人在外面入谷的栈桥处见面。

  谷内自然是没有马车的,只能是他先行下山去,谷外最近的驿站租借了马车,再来这儿接她们。好在柳博铭又轻功傍身,哪怕下了雪,也不会太慢。陆绮不顾默槿的反抗,生生将她裹成了一个粽子,看着便暖和,又硬是塞给她了个手炉,叫她捧在手里暖着。

  两人在栈桥边儿只等了小半柱香的工夫,柳博铭赶着马车便过来了。默槿瞧不见,陆绮却能看到坐在外面的柳博铭一双手冻得通红,但额上却满是黄豆大的汗珠,想来去的路上他也是十分卖力了。略去心中微微酸软的感觉,陆绮将默槿先扶近了马车,而陆绮则摘下自己的大氅给柳博铭:“你且穿着,我们在马车里不会冷的,等到了镇子上再给我。”

  柳博铭的双臂确实有些冻着了,他也没有推辞,将那件儿大红色的氅衣盖到了双臂上,催促着陆绮快些进去,坐稳了,他们这就出发去镇子里了。

  大约是走了一炷香的时间,默槿听到窗外渐渐热闹了起来,不仅是叫卖的声音此起彼伏,连带着食物的香味,都蹿进了马车里来。陆绮的肚子已经“咕咕”地叫了好几声,她忍不住撩了帘子去问驾车的柳博铭,还要多长时间。

  “你仔细别摔了,”柳博铭扭过头看了她一眼,“再过两条街就到了,今天师兄请客,请你们去翠心楼好好吃一顿。”他说的地方,是临楚镇里最大的一家酒楼,这家掌柜的说,他们请的后厨都是在宫中的御膳房学过手艺的。

  当然,临楚镇这个小地方可没人吃过御膳,自然也无法评说,只是翠心楼的东西,味道都确实不错,人们也都当听个乐子,没有再深究他们掌柜所说的话。

  陆绮如此爱吃,自然也听过这个说法,她一听要去翠心楼吃饭,马上来了兴致,立刻钻进了马车里,贴着默槿坐下:“一会儿咱们去的那个地方,你可要好好尝尝,同你们宫中的御膳相比,看看哪个手艺更好。”

  默槿早对她想一出、是一出的做法见怪不怪,转过头冲陆绮点了点头:“好,那我一会儿可得多吃点儿,不然尝不出个中滋味呢。”

  “反正是师兄请客,咱俩都得多吃些,怎么着不得让师兄哭着走出翠心楼啊。”

举报

作者感言

哥舒清

哥舒清

今天就收到了11.11买的东西,心情实在是很好的,也给苦大仇深的小默槿放个假,让她踏踏实实过个年再说吧

2018-11-12 12:1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