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折仙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唐墨歌

折仙谋 哥舒清 3127 2018.12.05 12:42

  走出地宫的默槿还在忍不住打着寒颤,倒不是因为外面的冷风太过喧嚣,而是那碗药里实在是不知道放了些什么药材,憋着气儿一口喝下去后还是觉得苦涩感只冲脑门,连着喝了好几口热茶都没有将药的苦味冲散。

  外面夜色正浓,因为之前还在下雪,所以看起来天空格外干净,连带着星星、月亮似乎都离这俗世间更近了一些。默槿的大氅下是件短打扮的衣裳,既然来了这内谷,现在又咳得无心看书,她想倒不如再去看看那副浮雕,也许会有什么新的发现。

  一路寻着小溪向上,默槿沿途还试图找找又什么酸甜口的野果,能够抵挡一下她喉咙里可怖的苦涩的味道,没想到一无所获,除了个别秋冬也能够繁茂生长的树木外,大片的树林和灌木丛都变得光秃秃得了。默槿发现有一段的溪水表面因为太过寒冷都被上了冻,她还有些担心那方池子的水会不会有问题,但转念一想若是日升月落无有停歇,那么那水的循环往复也不会有所停歇,所以大约是没问题的吧?

  真正看到月光下的水池时,默槿愣了好久,之前有树荫遮蔽着所以她之前与柳博铭前来的时候没有发现,如今这叶子都掉光了,反倒是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拦截住这落了一地的月华。平静的湖面在月光的照射下仿佛是一面上好的镜子,映照出四周所有树木、石堆的倒影,看起来好像在湖水中有完全相同的、另一个世界似的。

  这次出来因为没有人能帮自己,默槿又不确定等到潮汐更迭时自己有力气抵挡住倾泻而下的湖水,谨慎起见,她还是带了一捆粗长的麻绳,一直背在身上。之前穆幽看到她在整理麻绳了,但是在离开地宫时,并没有在默槿身上发现麻绳,他还当是默槿忘记了,如今默槿脱了大氅才看到这一整捆的麻绳都被她斜跨在胸前,背在了背上。穆幽突然之间有个很奇怪的想法,那便是:这小丫头也太瘦了。不然为何衣服下藏着这么些个东西,从外表也看不出来呢。

  他这边儿脑子里的念头一会儿一个,那边儿的默槿倒是手脚麻利地挑选了一颗看起来十分结实的树木,将麻绳的一端在上面缠绕了两圈后死死捆住,接连打了好几个结,又拉拽了好几下,确定它不会无故散开后放心地拍了拍手。外面碍事的大氅早就被她脱下,放在了原先那块大石头上,默槿放衣服的时候还有一瞬的愣神,恍惚觉得一会儿柳博铭便会像上次一样找到这里,然后“噗通”一声出现在自己背后,即便摔得生疼,也会先关心自己。

  思及此,她缓缓叹了口气,柳博铭双手捧着奉到自己面前的情谊,是她自己拒绝了的,如今又怪得了谁呢?甩了甩脑袋,让这种奇怪的念头从脑子里离开,默槿深吸了两口气,虽然后心靠右的位置还是掩不住针扎似的疼,但比起之前已经好很多了。她走到湖边捧了一捧水拍了拍脸,深吸一口气后,直接先前迈了一步,跳入了湖水中。

  其实水下的这片区域有什么,连穆幽都不知道,他看着默槿就这么跳下去了心下一惊,差点儿之下跳下去捞人,但看到默槿行动迅速地抓住了绳子开始向湖底游去,又觉得奇怪,所以暂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透过湖面看着身影扭曲了的默槿,看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直到默槿消失在湖水中,穆幽才知道这水下另有一番乾坤,不过他并不急着下去,反而是现出身形,垫着默槿的大氅坐在了石头上。在魔道可没有如此的良辰美景,他们的月亮不过是人间的月亮的一个假象,冰冷而毫无温度。只有灵淮山没日没夜地喷薄着岩浆,火光照亮着魔道很大的一片区域,其余的地方,大部分都是永远的冰冷。

  在他欣赏夜色的时候,默槿已经穿过那层屏障,稳稳地落在了湖底下面的浮雕群里,这里同之前没有任区别,默槿拧了拧自己的头发,又把身上的衣服攥紧捏了捏水,随后开始四处打量起来。夜明珠的光芒依旧映照着整个地下的区域,所有的浮雕上连一点点灰尘都没有,默槿先是抚过了离天帝远一些的那些浮雕,随后走到了天帝这一侧,他最远,但他的光芒也最为刺眼。

  盯着那儿看了许久,其实默槿心中还是有所忌惮的,但她逼迫自己去努力分辨着每一位仙家的脸,右手无意识地伸进腰封内攥住了两仪铃,因为她的触碰,铃铛不可抵挡地响了起来,只是这个声音,她现在还听不到而已。

  可是在岸边发呆的穆幽却听得十分清楚,只一瞬的时间,他便落到了默槿的身边儿,穆幽再次选择隐藏了身形,他想看看默槿此时到底是在做什么。没想到映入眼帘的一切让他心下愕然,这一场“盛宴”他虽然没有资格亲临现场,但是这件事情,确实在三界八荒中引起了不少的震动。

  天界的战神陨落,自然是大事儿,可是天界竟然还有闲工夫举办这一场盛宴,也是十分令人费解的事情。

  看着在天帝的浮雕前微微颤抖,却还是坚持的默槿,穆幽悠悠地叹了口气,现出身形咳了一声,引起了默槿的注意。默槿本来沉迷于浮雕,被身后这声咳嗽下了个激灵,连忙回过头去,这才想起来穆幽之前同她说的“你要找我就摇那个铃铛”,那个时候她还奇怪,两仪铃明明毫无声音,就变是摇了他又怎么会知道呢?如今看来,还是她太年轻了,眼前这个穆幽与两仪铃、与寥茹云的关系,恐怕并不是她能理解的。

  “你…”默槿原本是想问他怎么会来,转念一想,明明是自己摇了铃铛,穆幽会过来也毫不奇怪,“你之前去哪儿了?”虽然这个问题很傻,但至少比自己的话把自己噎死要好些。而穆幽则选择无视掉这句明显没什么意义的问话,抬腿都到了默槿身边看着,看着这些浮雕,冷笑出了声音。

  “你识得这些人?”

  原本默槿以为穆幽的身份特殊,是不会和天界这些个仙家有所往来的,但现在看他的表情,恐怕不仅仅是自己的娘亲,这副浮雕上的很多人,他应当都是认识的。果然,穆幽转过头冲她皮笑肉不笑地勾了勾嘴角:“毕竟我是你娘亲的朋友,而且这些人,”他抬起手在天帝身边的位置比划了一下,“大部分都是熟面孔。”

  “那…”默槿伸出手,指着句芒身边的那个空位置,“那里原先应当是什么人?”

  穆幽眯起眼睛,先是看了看天帝,随后又看了看句芒,最后眼神才落到那个空落落的位置上,盯着哪里看了许久,他冷笑了一声,开口道:“那是天帝的第一十二个儿子,名为咏稚。”

  “咏稚?”默槿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感觉十分诧异,她原本以为那个位置应当是自己父王在仙界的位置,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完全没听过的名字。穆幽摇了摇头,她不知道也很正常,这是一段非常繁杂的旧事,穆幽低下头略微整理了一下后,缓缓说出了当年他所知道的那些事情。

  因为唐修雅功高盖主,在他最省时寥茹云突然出事儿了,那个时候虽然大家都没有明说,但任谁都看得出来,他们两情相悦,而天帝开出的条件虽然具体细节穆幽并不知道,只是从后来发生的事情也能看出来,摆明了就是要唐修雅一命抵一命。

  即便知道此身万劫不复,唐修雅还是选择自涅,让寥茹云能够继续好好生活在那个“无忧无虑”的仙界。

  “这场宴会就是发生在那之后不久,你的娘妻被放了出来,但是宴会上不见的,不仅仅是唐修雅,还有…”穆幽长手臂,点了点那个空落落的位置,“天帝的儿子,我想那个时候寥茹云便知道天帝是打得什么如意算盘了。”

  对于神啊、仙啊这些事情,默槿其实知道的内容十分有限,她以前根本就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如今不仅是见了好些活生生的神仙,甚至连她自己都拥有仙根,也是一件十分有意思的事情。

  穆幽看她眼神还是有些迷茫,索性好人做到底,继续同她解释道:“因为你爹是自涅而非被天界所贬,所以等他轮回九世后还是能够重返天庭的,除非是在此期间魂飞魄散,否则没有例外。”他不是个讲故事的好手,但是他所说的都没有什么废话,默槿也立刻抓住了其中的重点,不过她并没有着急插话,而是等着穆幽继续往下说。

  “唐墨歌,便是咏稚的转世,虽然他没有身为仙族时的记忆,但是天帝一定会想方设法让他有足够的理由杀死唐修雅,你也看到了,确实这一切都如天帝所期待的一般,”穆幽冷笑了一声,“毕竟天、人两界,他还是最大的。”

  关于唐墨歌的事情,默槿隐隐有些疑惑,如今被穆幽一解释,所有不明就里的事情都对上了号,她的后背本来已经半干了的衣服如今又湿了,一身的白毛汗足以证明这个故事对她的冲击到底有多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