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折仙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定禅塔

折仙谋 哥舒清 2326 2018.10.06 11:06

  默槿跟在柳源楷身后,随他拾级而上,直到第三层才停下来,柳源楷带着她走近排列整齐的柜子,指了指其中一排:“这其中,是五行之水象的无上密法,原本我以为你并不会这么快掌握,没想到我还是低估了你。”

  默槿神情严肃,她不懂为何现在就要把这些东西告诉她。

  柳源楷没有回头看她,却也能想到她脸上的表情,笑了一声,随手拿下一本递给她:“你看看。”

  原本默槿以为柳源楷是叫她翻开看看里面的内容,但书刚入了手,借着烛光,她看到书名旁写的著书者的名字,突然明白,为何师父会带自己来这儿了。

  寥茹云,她母亲的名字。

  “为何…”默槿不明白其中意思,只是攥紧了那本书,直愣愣地看着柳源楷。

  柳源楷笑了笑,摇了摇头:“不可说。往后慕师弟会对你多加照顾,听说你其余四象只有木之一象勉强能入得宿雪师妹的法眼,从今往后你只修习这两象便可。”

  默槿暗暗提了口气,虽然她不明白柳源楷这么安排的意思,但把时间都放在她能有所成的地方,自然比去学那些不知所云的火象之流要好得多。

  握了握手中的书,默槿低声问道:“师父,那其下七层里,是什么?”

  只在外面看了一眼,默槿便明白了定禅塔的结构,这种建筑最早是宫中的佛塔,地面上有七层,地下也有七层,上面是由大到小,下面则刚好相反,宫中也有几处,但她踏足的,只有她娘亲宫中的那一座。

  柳源楷隐在烛火下的双眸突然死死盯住默槿,她几乎被吓出一背的冷汗:“师、师父…”

  “这下面的地方,暂时还不是你能去的,”柳源楷脸色一沉,低声道,“你只需先将我说给你的这些书看过、记住,其余的时候到了,为师自然会告诉你。”默槿不敢再造次,将他所说的几本书名记下,又留意了它们的位置,跟着一起离开了定禅塔。

  刚出来,便看到慕文宣已经在塔外站着,一脸得意的样子,而依茜师叔在一旁,脸色却不太好。

  默槿施了礼先行离开,没走几步便被一人拉住了胳膊,她没挣脱,拉住她的自然是刚刚分开的陆绮,柳博铭也负手站在她身后。

  “师父带你进定禅塔了?”陆绮虽然压低了声音,依旧盖不住惊讶的语气,一双杏眼瞪得圆溜溜的,直教默槿想起宫中养的三花狸猫。

  她点了点头,回头看了眼已走入塔内的师父、师叔,反手拉住了陆绮的手腕:“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

  三个人一路行到了镜儿湖,一直拉着陆绮到湖心的砚月亭,墨迹才松开了手,拜手示意两人凑近一些:“我总觉得师父叫我过去,不仅仅是要给我看那几本书,”说着,她把从出塔便握紧的左手伸了出来,张开来,掌心里是一片沾了灰尘的衣摆,“刚刚出来时,师父给了我这个。”

  陆绮捻起那片破布,左看右看,也不知有什么意思,转手交给柳博铭,但他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默槿拍了拍手心,低声道:“方才在塔里,我观察过,我走的地方都很干净,师父在塔里把这东西给我,说明这玩意是塔里得来的,上面都很干净,那这布料的灰只可能是从下面带出来的。”

  “下面?”陆绮没有理解她说话的意思,倒是柳博铭点了点头,似是懂了什么。

  陆绮看向默槿,等着她给自己解释,默槿也有些惊讶,陆绮在落石谷内呆了这么久,竟然不知道定禅塔的结构?她简单将其中关键给陆绮讲了讲,惊得她连连感叹,直道默槿懂得多。

  柳博铭将布料还回了默槿手里:“你想怎么办?”

  默槿看了看亭外的天空,脸上挂了一抹浅笑:“马上要入秋了,师兄、师姐们夏日的衣服都要送去浆洗,我同陆绮去查一查。”

  “那我呢?”柳博铭以为她也要拉上自己,没想到默槿一句话将自己排除在了外面。默槿冷笑了一声,拉起柳博铭的手,在他手腕处写了几个字。柳博铭连连后退:“这不成,被发现就惨了。而且…”

  默槿抬手直接捂住了他的嘴:“你小声点儿。”说完还回头看了看,“师父能把这东西给我,他自然有办法让你去查,等时候到了,我会提醒你的。”

  陆绮看着柳博铭被默槿捂住嘴后迅速涨红的耳朵根,笑得已经跌坐到了一边儿:“二师兄…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脸红得…哈哈哈哈哈哈”

  她一笑,默槿才觉得自己刚才冲动了,连忙收回手退开了几步:“二师兄…是我冒犯了。”声音小得同蚊子叫一般,柳博铭回“无事、不打紧”的声音却也比她好不到哪儿去。

  入了夜,默槿独自一人提着灯笼进了定禅塔。

  等到慕文宣来的时候,默槿已经把白天柳源楷给他的书看了三分之一,此时正一手拿书一手在空中虚画着什么,注意力十分集中,若不是慕文宣咳了一声,她都没发现有人来了。

  “见过师叔。”拱手施了礼,默槿乖乖站到了一边儿,将手里的书给了师叔。

  慕文宣把书大致翻了翻,问道:“看了这么多,可有什么感触?”

  默槿回忆了一下自己方才看得那些,摇了摇头。慕文宣也不见怪,哈哈一笑:“这书不仅是要你记住上面所写的术法招式,更要明白其中关联,否则也只是学了皮毛。”

  “请师叔赐教。”默槿又拱了拱手,都说这师父领进门,如今有这么个厉害角色愿意手把手教自己,她自然乖觉。

  直到月上中天,默槿才跟在慕文宣后面出来,打着哈欠,已经有些睁不开眼。慕文宣看着她的样子,笑了笑:“早些回去休息吧,明日晨课不许迟到。”默槿正准备告退,他突然又说了一句,“前几日我收拾下面,发现只有金象和火象藏书之处遍布灰尘。”

  他这一句话,像是冬日里的一盆冷水,将默槿浇了个透心凉,一下便清醒了过来,可想再细问,慕文宣已提着自己的灯笼走远了。

  也不知是谁传了八卦消息,第三天,所有师兄弟们便知道排行第九的默槿同前面三位师兄一齐,都进了定禅塔,受了师叔们的亲传,一时之间羡慕者有之,嫉妒者也有之,表现最奇怪的便是陆天欢。

  “我以为她听到这消息会跳起来,谁知道她同柳博锋都像是没事儿人一样。”陆绮擦着汗,走到了坐在一旁的默槿身边儿,也不客气,拿过桌上她的杯子喝了两口水,“渴死我了,你倒好,连其余四象也不用多练。”

  默槿抬头同她笑了一笑:“我夜里练得可不比你们少。”陆绮不再同她拌嘴,两人凑近了些:“衣服早上都收了去,晚上咱们…”默槿点了点头,两人相视一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