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折仙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章 氂目

折仙谋 哥舒清 3456 2018.12.28 13:39

  阿南自己也不明白这样的心情是因为什么,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想摸一摸默槿的头发,因为之前一直在冰棺中沉睡的关系,她一路从冰窖来到校园,头上开始是结了霜雪,现在霜雪化了,导致她的头发又变得湿漉漉的。若不是现在默槿的眼神太过木讷,恐怕会像是只刚从水中冒出头的小鹿一般可爱。

  他这么想着,手自然而然地抚上了默槿的头顶,似乎对于这样外界的碰触有些许的不适应,默槿皱着眉头瘪了一下嘴,但并没有躲开,反而是扬起了头,让阿南的手从自己的发顶挪到了额头上,随后默槿的嘴角牵扯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连瞳孔内也映射出来些许内容,不再是死气沉沉的墨色。

  把自己随身的帕子交到默槿的手里,阿南蹲下身,微微仰起头看着坐在床边儿的默槿,示意她把自己脸上和头发上的水擦擦干,可默槿看起来像是完全不理解一样,只是双手举着帕子,一脸茫然又无辜地看着阿南,让他心里一阵慌乱。

  大约不过半柱香的时间,穆幽赶了过来,同时还把小院门口翘首以盼的柳博铭也带了进来,阿南此时已经发现了默槿的不对劲儿,他用帕子先是给她擦了脸,却不敢妄动,只能举着帕子站在一边儿。

  “怎么回事儿?”穆幽进来的第一眼,就是看到浑身上下都泛着水汽的默槿坐在床边儿,连脚下都湿了一下片,“怎么不让她擦干?”穆幽指着床上的默槿厉声向阿南呵斥道,“她这再病了怎么办?”

  话说完,穆幽和柳博铭也发现了默槿的不对劲儿,按她的性格,就算是跟大家伙儿闹脾气也不至于什么表情都没有,单单坐在这里一言不发。穆幽有些惊异地看了眼阿南,微微张开的双唇都有些颤抖,他几步挪到默槿身边儿,蹲下身,把默槿冰凉的双手捧在了手心里,直视着她的双眸:“默槿?你还记得我吗?”

  回应他的,是默槿偏向一侧的脑袋,和微微皱起的眉头,她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反而是看着穆幽严肃的表情,怕得竟然露出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惊得穆幽一时之间还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柳博铭在一旁看着默槿的样子,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几步上前拍了拍默槿的肩:“九师妹?默槿?唐墨槿?小棉花?”

  “啊?”

  最后一个名字刚叫出口,默槿的表情立刻变了,虽然眼底湿漉漉的感觉还没有收起来,但明显像是听到了什么令她高兴的东西,不仅目光从穆幽的身上移到了柳博铭身上,连嘴角都翘了起来,这会儿看起来就真的想一只在水里刚冒出头来的小鹿了。

  看着她现在明显一副心智不全的样子,屋内三个大男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穆幽遣阿南先去招呼女医和侍从,不能让她这么湿着坐在床上,随后又询问其关于“小木槿”这个称呼的由来。

  “你是怎么知道叫这个她会有反应的?你还知道些什么?”穆幽双手抱臂,因为怕再惹哭默槿,甚至不敢太过靠近床榻,只能站在屏风旁,但他的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默槿的身上。柳博铭接替了穆幽的位置,蹲下身来握着默槿的手,笑眯眯地看着她,嘴上倒是再应着穆幽的问题:“我也是听五师妹说的——就是那天跟我在一起的那个女子,她从前与默槿说过乳名的事儿,默槿说因为她小的时候分不清木槿和棉花是两种东西,而她又特别喜欢棉花,所以她娘亲才给她取了这么个乳名。”

  穆幽低着头,很轻很轻地念了一句:“小棉花…”忽而笑了出来,“倒是茹云的做派,默槿喜欢什么,她就给她什么…”柳博铭也跟着点了点头,虽然两人想的事情不尽相同,但这一事件对于寥茹云和默槿的感情,恐怕是一样的。

  侍女们来得更快一些,同时她们还接连挑了好些热水进来,阿南说她们要先给默槿洗一下身子,不然一会儿着了凉是要生病的。他们三个大男人自然不好在里面呆着,只能出来坐在了小院内的石桌旁。在等的间隙,三位女医也背着药箱匆匆赶来,被穆幽半路叫住了:“她们伺候着先沐浴更衣,你们稍后一会儿。”

  几位女医应着,同时领头的走到了穆幽的身边儿,张了张嘴,面上却略有些犹豫的神色。穆幽挑着眉看了她一眼,又打量了一下在座的几个人,摆了摆手:“无妨,你要说什么。”女医拱了拱手,轻声道:“我想知道,默槿姑娘身上除却您交代的,是否还有别的什么东西?”

  “别的什么东西?”不怪柳博铭理解不了,实在是这种说法委实太过奇怪,所以直接问出了声,穆幽摆了摆手,让女医先停下来,随后左臂撑着小桌的边缘,直勾勾地盯着柳博铭:“出宫之后,你与她相处的时间最久,这期间可有什么大事儿发生,挑你能记起来的,通通说一遍。”

  柳博铭低下头思索了一二,有些犹豫地开口道:“是有几件事儿,一是她曾经只身入宫去行刺,没想到那是个陷阱,她被囚禁了大约半月的时间,我于五师妹才将她救了出来。第二件事…应当是不久之前,她因双目失明,我与她去了德琴崖找、找我娘亲,为她医治眼睛。”

  后一件事儿穆幽知道个大概,于是他摆了一下手,“单说她入宫一事,后面这事儿我知道。”柳博铭正要开口,没想到一旁的女医直接打断了她的话头:“双目失明?那默槿姑娘如今的眼睛却是好的?这人界难道还有能医治眼睛的大夫?”

  若不是柳博铭亲眼所见,恐怕他也不敢相信,他苦笑了一下,点了点头:“听我师父说,那人是我娘亲,当日我与默槿去海边儿取了氂的双目,后来也不知我娘亲是如何做到的,竟然真的将那一双眼睛换到了默槿身上。”

  “氂、氂的眼睛?”在场所有人,除了柳博铭,一个个都睁大了双眼看着她,穆幽更是气愤地拍案而起:“你怎么不早说!?你是要害死默槿吗?”

  柳博铭平白受了顿气,也皱着眉头站了起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九师妹是在你的地界上出了问题,如今反而你来怪我?若是她好好留在谷中,哪里会有这劳什子事儿?”柳博铭也是气到了极点,有些口不择言,穆幽气得一掌就要劈过去,被一旁的阿南一下拦住了:“主子,默槿还在里面,别吓到她了。”阿南这话简直是掐了穆幽的七寸,他立刻便没了气焰,只是愤愤地坐了下来,看向一旁的女医:“那如今怎么办?”

  “这…”三位女医相互看了看,还是领头的那个站了出来,咽了口唾沫,犹犹豫豫地开口说到,“倒也不是全无办法,默槿姑娘能醒来说明她体内的仙识、仙根已然开始融合,只是如今被氂的力量所阻碍而已,拔除了这份力量,自然就好了。”

  “拔除?你这话什么意思?”这两字听得柳博铭毛骨悚然,刚坐下去立刻又站了起来,其实熊熊地瞪着那名大夫。虽然女医为了不经吓到默槿,都是一副人类的样子,但其实毕竟是魔道的妖物,也不会去惧怕人界一个小小的修道之人,女医看了穆幽一眼,在他的默许下冷笑了一声,突然伸长了脖子,直接将头越过小桌,伸到了柳博铭面前,吓得他浑身一个哆嗦:“怎么办?自然是挖出来,换一双新的,还能怎么办?”不仅仅是她的脖子如蛇一般来回扭动着,甚至说话间,柳博铭都看到了她口中藏着的是血红的蛇信子,而非人的舌头。

  对于柳博铭收到的惊吓,穆幽毫不客气地拿眼睛瞟了他一下,随后摆了摆手:“行了,让他知道这是在哪儿就够了。”穆幽的话音刚落,那女医立刻收了原形,又变回了一副好好先生的样子,拎着药箱,微微低着头站在三人面前。“总之你们先去瞧一瞧,能有旁的办法最好,不要让她再遭一次醉了。”穆幽说着,身子已经侧向了房门,里面不是发出水声,想来是默槿也不乖乖洗澡,几个侍女正哄着她玩呢。如此想着,穆幽第一次露出了这些天来的一个笑容,虽然带着难以掩饰的疲乏,但他到底是放心下了一半,至少默槿不再是冰棺内一具是生是死没有区分的身体,而是一个会呼吸、会有情绪的人了。

  “主子,都收拾好了,”几个侍女带着方才所用的东西鱼贯而出,最后一个正小心翼翼地扶着默槿,跟在她身侧以防她不小心摔了,“默槿姑娘不愿意一个人在房内,我们劝不住,便将她领了出来。”侍女引着她一路走到了小桌旁,话音还未落,默槿突然快走了两步,直冲着阿南的身边儿去,脚下一绊竟然脑袋冲下就要摔到地上,好在穆幽眼疾手快,一把捞住了她的腰,把默槿扶住了。

  虽然是站稳了,可默槿伸着手一个劲儿地要去扯阿南的衣服,穆幽没办法,只得抬着眉毛示意阿南将她看好,自己空出手来,转头去问几个侍女:“这是怎么回事儿?”方才领默槿过来那个侍女福了福,应声道:“回主子的话,虽然默槿姑娘瞧着由二九年华的样子,但心智实在不健全,方才我们给她沐浴时她便一个劲儿往外瞅,想来就是在看这边。”侍女说着,还微微侧了一下头,向阿南的方向示意着,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恐怕是因为南将军是第一个接触她的人,所以有些认人,才会如此。”

  她们都是照顾惯了孩子的,所以阿南才会找她们来伺候默槿,穆幽听了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个说话,“你们先下去吧,随时留人候着,万一需要的时候,方便照顾她。”几个侍女应了后,纷纷带着东西退出了小院。

  而默槿对这些发生的事情都毫不关心,她只是站在阿南的身后,双臂从侧颈两边环住了他的脖子,当真像是个小孩子一般,挂在他身上不愿下来。

举报

作者感言

哥舒清

哥舒清

本来想说年末了休息两天,结果这两天写东西的手感恢复地很好,还是努力爬起来更新了!小时候的默槿,终于可以写一写她撒娇的样子了。

2018-12-28 13:3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