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折仙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因爱因恨

折仙谋 哥舒清 2795 2018.10.03 21:58

  将身上的外衣裹紧了几分,默槿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还是没有完全领会陆绮口中那句“谷中早晚露重”的意思,天上的天光还依稀可见,谷中却已起了雾,连吸进肺里的空气都是寒的。

  柳博铭这边刚上完药,送走药石阁的大夫,看到的默槿便是这样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站在自己门口,发梢都沾了水汽,贴在衣服上。

  柳博铭也顾不上自己为方便上药,只披了件外衣在身上、衣冠不整的样子,忙不迭地将默槿迎进了屋子,又从箱底找了件自己秋日里才用得到的厚衣服给她披上。

  “不知道姑娘前来,在下这般样子,让姑娘见笑了。”到屏风后换完衣服的柳博铭落座后,拱了拱手,先道了歉,又问道,“姑娘身体可还好?”

  默槿交握双手来回搓了搓,又用掌心贴着脸颊暖了一会儿,才慢慢缓过劲儿来,柳博铭不着急,静静等着她回话。

  “好多了,只是还有些温病,再喝两日的汤药应该就能好利索了。”默槿回话的声音很轻,唇边一直带了笑意,柳博铭觉得她这个样子,。倒是比之前女鬼一般的惨相好多了。

  看着默槿瞪圆了的眼睛,他才发现自己一时嘴快,把心里所想的说了出来,一下连着耳朵,都红到了脖子根,想道歉,可柳博锋觉得自己的舌头如同打了结似的,张不开嘴。

  默槿摆了摆手,“我本就是来向柳公子道谢的,辛苦你那几日带着女鬼一般的我赶路,还要躲避追兵了。”说罢从袖口中掏了张纸出来,“这是原先我…我知道的一个活血化瘀的方子,不好直接送去药石阁,便直接送来给你。你叫大夫们看看,对你的腰伤可有用处。”

  柳博铭心里明白,她能拿来的,自然是宫中所用的方子。虽在他心底里,那些领取俸禄的大夫肯定没有自己谷中的厉害,但思及默槿一片心意,还是道着谢仔细收好了。

  两人间一时无话,默槿想了想,开口道:“早些时候我见到了你师父,他说要我拜入他门下,”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默槿笑开了几分,“以后我也可以称你为二师兄,省得再像路上一样,左一个柳公子,右一个柳公子,把你和柳博锋公子分不清楚了。”

  这事儿他师父柳源楷早些时候已经和他说过了,但听到默槿难得的玩笑话,柳博铭还是愿意陪着笑一笑。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默槿大概问了问那些追赶自己的黑衣人的特征,又问了问落石谷具体所在的位置,同柳博铭告了别。

  临走时,柳博铭的态度强硬,非让她把自己那件厚衣服穿了回去,只说日后见面的机会还多,到时再还给他便好了。

  默槿本想着不合礼数,要推脱,但一开门,迎面袭来的水汽和寒气,让她立刻顾不上礼节不礼节,谢过柳博铭后,快步回了自己的住处,最后一段路甚至都是小跑着回去的。

  原本以为这拜师大典会有许多人前来,默槿跟着陆绮,没想到是来到了一处瞧不出什么特殊的山洞,柳源楷已经站在一侧等着了。

  “师父。”陆绮规规矩矩行了礼,让到一边儿露出一直跟在她身后的默槿,“徒儿将默槿姑娘带到了。”柳源楷盯着默槿的脸看了许久,轻叹了一口气,示意她跟上,自己先一步进了那石洞。

  一走进来,默槿立刻发现这里面满是凿刻的痕迹,并且谷中湿冷的阴气也没有渗进来,反而有一阵徐徐暖意,自四面八方包裹住她。

  前面带路的柳源楷停了脚步,侧身让开:“默槿,”指了指地上的蒲团,“跪下吧。”

  那蒲团前供奉的,是座一人多高的一座石像,默槿原以为是石像上又穿了纱衣,直到在蒲团上跪下,她才发现纱衣、连同石像脸上覆的面纱,竟都是石头雕刻而成,细看之下也栩栩如生。

  “我为修道之人,无欲无求,誓愿普救万灵终生,不问富贵贫贱,不问出身地位,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不避昼夜,不避寒暑。”

  这几句起誓正是刻在石像的底座之上,默槿缓缓读来,只觉得前尘往事都随风散了,自己或许真的可以在谷中修行一生,无欲无求。

  柳源楷从石像前拿过一个东西,正是萧蔚之前给她的那个锦囊,将东西递到了默槿手中,柳源楷教她自己打开。里面放着的,只是一个普通的铃铛,拴着它的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平安结。

  “师父,这…”默槿不解其意,抬头看向柳源楷,发现老人家的目光自从她取出铃铛来,再也没离开过自己的双手。

  半晌,柳源楷摇了摇头,“这铃铛你要贴身戴好,就算为师说让你取下来,你也不能摘下来。”

  默槿虽然不明白其中的意思,还是乖巧地将铃铛拴在了自己腰侧,拱手道:“徒儿谨记。”

  最后柳源楷受了默槿一碗茶,便算是礼成,他让默槿先出去,随陆绮去量体制衣,自己想在这儿再呆会儿。

  那碗只喝了一口的茶,被柳源楷尽数倒在了石像面前,洞中烛火摇曳,石像逼真地好像下一秒便会步下石座来,“天尊……”老人家低低地叹了一声,仿佛刹那间老了五六岁一般。

  从制衣处出来,默槿难得脸上带了笑意,跟在陆绮后面连脚步都轻快了许多。方才量体时陆绮说一会儿要领她去个地方,默槿想再仔细问,这小妮子口风倒是很紧,一个劲儿笑,什么也不说。

  “大师兄!二师兄!”远远地,陆绮跳着脚,冲不远处一座凉亭的方向挥了挥手,拉起默槿的手腕跑了过去,凉亭内等着的,正是柳博锋和柳博铭二人。

  见默槿过来,柳博锋先拱了拱手:“见过九师妹。”柳博铭也跟着拱了拱手,两人的唇边儿皆是掩不住的笑意。默槿明白过来,这两位师兄可是特地来受自己礼的,退了两步,拱手一拜:“见过大师兄,二师兄,五师姐。”

  陆绮最先绷不住了,一拉默槿的胳膊让她直起身子,“不行不行,你叫我师姐我总觉得受之有愧,还是照旧教我陆绮便好。”柳博锋先在桌边儿坐下,手指轻敲桌面儿:“我倒是听的顺儿,九师妹再叫两声?”

  柳博铭笑着摇了摇头,等大家都坐下后,从一边儿拿过个食盒,里面满是些糕点,还有一壶甜酒:“之前又是赶路又是生病,咱们几人把中秋佳节都错过了去,”说完,他先是看了看默槿的脸色,见她没有异常,才接着往下说,“如今新添了个九师妹,趁此机会庆祝庆祝。”

  陆绮给大伙儿添了酒,忍不住自己先抿了一口,一张脸几乎笑开了花:“能喝到这酒我可是沾了你的福气,”举起酒盅碰了碰默槿手边儿的酒盅,“来,你可得跟我喝一个,为了你,连同大师兄假装夫妻的事儿都干了出来。”

  默槿听着好笑,故意去逗她:“谁知道五师姐是不是心里美着呢?”听了这话,陆绮作势要打她,逗得两位师兄一个劲儿摇头。

  “还是我先敬三位吧,”吃了几口桂花糕,默槿举了酒杯,轻声说道,“谢三位危难之际不离不弃。”一杯酒下肚,连带着心里、胃里都暖和了起来。

  之后几人说得尽兴,默槿还从陆绮口中得知了自己和柳博铭走后,他们那边发生的事情,一说到假扮夫妻之事,陆绮恨不得将盘子砸到柳博锋头上:“师兄定然是要占我便宜,不然为何假扮夫妻而不是兄妹?偏偏要同我住一个屋子!”

  柳博锋一边躲闪,一边还不忘挖苦她:“就你这一马平川的身材,有什么便宜可占?我那是为了保护你,再说了,”柳博锋神行一晃直接退到了亭子外面,“哪次住客栈不是你睡床上我睡地下?”

  “你还敢仔细说?”陆绮抄着筷子也跟着冲了出去,师兄妹俩在亭外你来我往、见招拆招,看得默槿也觉得十分有趣。

  柳博铭看着她笑,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他俩这样闹惯了,往后你可得习惯。”

  默槿笑着转头看向柳博铭,他这才发现两人随坐在亭中,默槿的双眸之内竟像是落了漫天星光一般,亮得惊人。

举报

作者感言

哥舒清

哥舒清

存货到今天全部发完啦~也算是国庆给自己放了三天假,明天开始要努力写了!

2018-10-03 21:5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