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折仙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九章 来路

折仙谋 哥舒清 2248 2019.01.24 12:40

  寥茹云将关于默槿的事情都说了一遍,穆幽沉默了片刻,压低了声音,开口道:“她身上,有我的五象之力。”

  “什么?”

  无怪乎她会如此惊异,从来天界的仙人身上都只有仙识与仙根,至多业之后跳脱五行之外的风之一力,还从未听说过哪个神仙身上会有旁的神力。

  要不是穆幽事先张开了制芥,寥茹云这一嗓子恐怕能把守夜的侍卫都招惹来。喊完她立刻反应过来,连忙捂住了嘴。穆幽是又无奈又好笑,只能抬起手摆了摆:“我不是那个意思,她并非魔道中人,但她体内确有我的五象之力,而且…”

  寥茹云不敢再插话,只能皱着一张小脸苦巴巴地看着穆幽,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她体内的仙根和仙识十分不稳定,这也是为什么会叫不醒她的原因。”

  “自从默槿出现,她就非常嗜睡,也是因为这个缘故吗?”寥茹云趁机发问,默槿这种异常的睡眠情况早就引起了她的注意,只是一茬事儿接着一茬事儿,她实在没有精力再去管这些个小事儿。现在穆幽提出来的,她也就顺水推舟地提出了这个问题。

  被问到的穆幽其实无法确认,也不过是凭借自己的猜测,他点了一下头,示意寥茹云随自己进到里间。

  方才被扔到床上的默槿估计是因为姿势不舒服的关系,这会儿正皱着眉头蜷缩在床的最里面。穆幽收起腿单膝压在床边儿上,身子前倾直接扣着默槿的肩膀将她翻了过来,变成面朝上躺着的样子。

  即使如此大的动作,默槿也只是皱了一下眉头。

  寥茹云有些紧张地看着穆幽,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等到穆幽重新退到她身侧半步的位置,寥茹云忍不住轻声问到:“怎么回事儿?您…你这是要做什么。”

  右手立于胸前的穆幽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抬了抬下巴,示意寥茹云看向床上的默槿。

  在这种凝重的气氛中过了大约四分之一柱香的时间,施法的穆幽一时一头薄汗,正在寥茹云疑惑之时,默槿的腰腹处突然闪出一阵微弱的光来,随后渐渐脱离开她的身体。

  短短一瞬过后,那抹微光又沉了回去。

  可即便只有一瞬,寥茹云还是看清了穆幽想让她看的内容。

  寻常仙家无论是父母所生还是羽化为仙,仙根、仙识皆是清澈如山间泉水一般,可默槿的却像是染了墨一般,在其中藏着几分混沌。

  “这是因为有魔道之人的五象之力在其中的关系,”穆幽额上的薄汗还没有消,寥茹云犹豫了一下,挑出自己的帕子递到了他手上,等他擦完汗继续往下说,“而且她体内的仙识十分奇怪,就像是…”

  “别人的。”

  “……对。”

  寥茹云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有这种想法,但自从看到默槿体内仙力的那一刻起,她的心口便是抑制不住的酸痛,仿佛是亲身经历过了面前这个姑娘所经历过的一切,虽然不识得她的记忆,却能切身体会到她的感觉。

  这样的异状几乎是在她刚落在话音,便立刻表现在了她的脸上,微微放大的瞳孔和喉咙间压抑着的痛苦的呻吟,让一旁的穆幽都慌了神。

  “怎么回事?!”

  他一把搂住了寥茹云的肩头,迅速将她带离开了默槿的房间,移到了这座院子内另一处无人的房间里。距离并没有让寥茹云的感觉好多少,她坐在椅子上,上半身却向前俯着,一呼一吸都用力到像是不如此就无法呼吸了似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般场景连穆幽都不曾见过,他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也恨自己为何如此粗心大意,明明知道默槿此仙有十分奇怪之处,偏偏还敢在寥茹云面前令她的仙识脱体显出。

  恐怕她来到天界会直接出现在寥茹云面前,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思及此,穆幽整个人周身的气场都变了,寥茹云的脚边儿无风也卷起了几个小小的漩涡,将周围的空气都吸了进去。

  第一个感受到这种压迫感的自然是寥茹云,她眼疾手快,在穆幽正准备冲出去的时候,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看着自己手腕处青筋暴起的手臂,穆幽觉得自己只要敢挣脱开寥茹云的手,恐怕她的胳膊就要断了似的。

  仙家自然没有那么脆弱,但他还是顺着力道回到了寥茹云身边儿,皱着眉头矮下身看着她,等待她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也不知道是因为离开了默槿还是别的原因,揉搓着自己心脏的那种酸楚之感确实渐渐弱化并最后消失了。

  寥茹云醒了醒神,才发现自己从刚才握着穆幽的命门到现在都未松开,立刻红了脸,将手收了回来,互相交握在一起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清了清嗓子,她开口道:“应是收了她的影响,但…这感觉要仔细说来,倒是奇怪得很。”

  “我看她整个仙都奇怪的很。”

  瞟了一眼穆幽,寥茹云看着他有些气急的脸,不免匿笑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正色,“应是她的仙识与我的产生了共鸣,所以我能体味到她所经历一切时的感情,只是…这仙识从来只有仙从一脉时才有很小的几率产生共鸣,我与她…”

  “刚才我就在想,这个默槿,会不会就是冲着你来的?”

  “我?”寥茹云看着穆幽的脸,眨了眨眼,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我有什么可图的,冲着我来,她却一直都很安分。”

  倒是句实话,一下子两人都陷入了沉默,半晌,寥茹云才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时候,立刻站起了身:“你,你还不走吗?各个天门怕是早就落了锁,你…你可怎么回去啊?”

  穆幽似乎根本没把这个事情当成一个严重的问题,他看了看他们二人所处的这件屋子,点了点头:“我今日便不走了,睡在这儿便好。”

  寥茹云一下子竟没反应过来他是说真的还是开玩笑,有些惊讶地连嘴巴都微微张开了,知道看着穆幽绕进去了里面的屋子,这才确认他没有同自己开玩笑。

  “那,那我先、先回去了,”寥茹云逃也似的跑出了房门,连关门的时候都没有转过去,“您好好休息!”

  说完,门外便是一阵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又叫错了,该罚。”

  穆幽浅笑了一声,站在里间儿的他根本就没有脱衣服,只是坐在了床边儿。

  调笑过后,他的目光又落到了默槿的屋子的方向,这一次不再有伪装的温和和玩世不恭,眸光深处,皆是赤裸裸的狠厉,似乎要隔着几层墙壁将默槿生撕了一般。

  “最好…别让我抓到你的把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