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折仙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年关(一)

折仙谋 哥舒清 3238 2018.11.14 12:43

  第二日默槿还在洗漱的时候,外面陆绮隔着门就嚷了起来:“默槿,快些,雪都积起来啦,快些出来。”她身边应当是还跟着柳博铭,她喊了一半便被捂住了嘴巴,声音变得朦朦胧胧的。

  默槿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收拾妥当之后穿了件儿加绒的厚外衣,边往出走边说:“来了,昨夜我就听着下了一夜的雪,”她刚走出门,便觉得额角一凉,竟然还在落雪,“想着该是能积起来了。”

  见她出来了,陆绮上前两步拉住了她的手腕,兴冲冲地要往镜儿湖跑,被柳博铭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你急什么,都还没过早呢,先吃了再去,不然一早上冻得手脚都失去知觉了,我可怎么给你们画小像?”默槿也拉着她的手拍了拍,道:“就是,先吃过早饭吧,咱们还可以去厨房看看,有什么旁的可以带去镜儿湖吃的?”

  陆绮也是一头热,光想着昨日答应默槿要去画小像,被他们这么一提,才想起来肚子早就开始咕咕叫了。早饭时甜粥和三鲜牛肉豆皮,这东西就算切成了小块,默槿吃起来也十分费劲儿,总是容易将其中的牛肉丁掉下来,只能一直端着碗接着。

  往常都是从开始吃到结束的陆绮,今天竟然很快就吃完了早饭,就等着默槿了。在等她的空隙,陆绮钻进厨房,应是拿了些坚果,说是末了可以在砚月亭里喝茶的时候吃。默槿好不容易吃完那一大片牛肉豆皮,喝了口甜汤,笑道:“那方天寒地冻的,如何能喝茶?怕不是喝到嘴里都变成冰碴子了?”

  柳博铭道:“早些时候我已经搬了炉子过去,到时候咱们取雪水来煮茶,还能给你们暖暖身子。”默槿听到这儿还有些不好意思,只说为了自己想看个雪景,实在是麻烦大伙儿了,可真的坐到了砚月亭里,手里捧着热茶时,默槿便觉得什么都值得了。

  默槿和陆绮在镜儿湖边儿坐了快一个时辰,小像只画了个大概轮廓,怕她们二人冻着,柳博铭说具体细节之后他慢慢补上,今日就到这儿。三个人欢欢喜喜地进了中间的亭子,脚边儿是暖和的炉子,手里是刚煮的热茶,一时间三人都安逸地不想说话。

  “默槿,过几天就是年关了,之后你便要同师兄出远门,一定要注意安全,该带的东西千万不能少了,姑娘家家的一个人在外面,一定要多加注意啊。”陆绮其实一直在看着默槿的侧脸,直到茶过了三巡,才缓缓开口,语气也不若平日里欢快了。

  默槿放下杯子,右手小臂向右侧伸了伸,先是摸到了陆绮的手臂,又向下摸到了她的手后,默槿握住她的手,捏了一下。两人先前都捧着热茶,所以掌心的温度都很暖和。她说到:“我自然会小心,倒是你一个人留在谷里,怕是会觉得无聊吧?”陆绮也回握了一下她的手,先是摇了摇头,之后直接将身子转过去,面向默槿,用另一只手抚上了她的脸颊:“不会无聊,有师兄弟跟我一齐,还有师父师叔们,等你回来,可要再给我做糕点吃啊。”

  “嗯,一言为定。”默槿将她抚在自己脸上的手拉了下来,双双握在手里。

  以前宫里的嬷嬷在腊八的时候,都会哄宫里的孩子们说:小孩小孩你别急,过了腊八就是年。虽然现在年纪越来越大了,再加上独身一人,好像过年也没什么特别的意义,可有个陆绮拉着她到处跑,默槿还是依旧觉得,这个年,过得极好了。

  她们药石阁的女大夫们围在一起剪窗花,陆绮带着默槿在一边儿吃西瓜,听他们聊天。陆绮心很细,给默槿手中垫了张帕子,才将一牙西瓜递到了她手里:“早上在这处呆着,等吃过午饭了,咱们去瞅瞅师兄他们干什么呢。”

  早饭的时候,柳博铭刚吃了一半,便被慕师叔喊走了,也不知道去了哪儿。陆绮怕默槿一个人呆着无聊,便领了她过来和大家一起聊聊天,虽然多数时候都是大夫们聊着义诊时遇到的趣事儿或是各种问题,陆绮和默槿在一边儿吃着水果听着,跟着笑一笑。

  这种又轻松又闲适的时光,默槿不知道已经多久没过过了,往年这个时候,宫里已经快要翻了天,所有人都是脚不沾地地来去如风,生怕耽误了什么。即便她是公主,虽说不用做什么实际的事情,但总会被身边儿的人影响地也火急火燎的。

  只有寥茹云,总是闲散地坐在自己宫中的院子里,喝着茶,看着周围的宫女、侍卫们跑来跑去布置着。她似乎对年啊,节啊的不甚关心,每年各宫都是精心准备这一年的礼,既要符合身份,又不能给各宫的主子们丢了面子。倒是寥茹云,想一出是一出,有什么就送什么,着实随意。

  女大夫们似乎是讲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儿,围坐着的一群人突然笑了起来,身边儿的陆绮听着高兴,也“哈哈哈”地笑出了声,默槿从回忆里出来,跟着也勾了勾嘴角,露出几分笑意。她不知道是说到聊什么开心事儿,但这种气氛,总是让人感觉舒服的。

  吃过午饭之后,陆绮和默槿在饭堂里坐着喝了一小会儿茶,发现还是没见到柳博铭过来吃饭,陆绮提议道:“咱们直接去看看?到底在弄些什么,到这会儿都没见到人,难道为了过个年,连饭都不吃了吗?”默槿左右也没事儿,点了点头,两人打包了一整个饭盒的吃食,双双走了出来。

  年关前这几日她俩总是在到处乱跑,默槿都能摸清楚这儿来去去的路了,柳博铭应该是作为唯一的小辈兼苦力,被要求来帮忙装饰两仪殿,这儿是过年时的主殿,当然不能怠慢。

  远远地,就能看到宿雪、依茜两位师叔都站在门口,似乎在指挥着什么,而在他们前面的,是两仪殿的大门,此时柳博铭正站在架子上,给大门一侧挂着灯笼。走近了,才听到宿雪师叔在让柳博铭将灯笼放长一些,才好看。

  “要那么长做什么?短一些便好了。”依茜师叔似乎有不一样的看法,这叫柳博铭在上面左右不是人,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刚巧,宿雪看到了陆绮和默槿,招了招手,叫她俩过来:“陆绮,你瞧瞧,这灯笼是高点儿好看还是低点儿?”被拉着一路过来的默槿还摸不着头脑,只能把耳朵的方向留给陆绮,听她怎么说。

  没想到陆绮也是个直性子,开口道:“灯笼是高是低、哪个好看,徒儿一时想不出来,但徒儿知道,这二师兄再不吃东西,可能就会不好看了。”殿内一下竟然响起了一片应和的声音,都说是饿得不行了,先吃过午饭再继续干活吧。

  上面的柳博铭冲陆绮眨了下眼睛,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他这一早上简直是水深火热,如今可算是见着活菩萨来救她了。依茜冷哼了一声,摆了摆手,径直转身走了。宿雪没搭理她,向大家挥了挥手,示意下工,可以先去吃饭了。

  三人在两仪殿内找了个角落,也不在乎,径直坐到了地上,打开食盒将东西分门别类后,开始大口进食,吃了二分之一后,才开口说道:“这两位师叔不对付,受苦的都是我们,你们是不知道,这两位师叔啊…”话还没说完,陆绮端起汤碗直接怼到了他嘴上:“快些吃,吃还堵不住嘴了?”她的话音刚落,柳博铭就听到背后约是一丈开外的地方,宿雪的声音响了起来:“倒是许久没见默槿了,如今可好啊?”

  默槿拍了拍陆绮的肩膀,叫她别紧张,自己站了起来,几步走到宿雪面前,拱手先行了个礼,才笑道:“劳师叔挂念,徒儿一切都好。”宿雪自然不是真心来问她好不好的,他拉起默槿的手,将一个信封塞到了她手里,又拉起她另一只手盖了上去:“这东西你拿好了,到了那儿,交给那位大夫,就说是我给的。”

  “那位大夫?”默槿脑子转了一圈,才想明白他说得是之后自己要去见的那位大夫,默槿多留了个心眼,问道:“为何不交给二师兄,徒儿目不能视,怕耽误了师叔的大事儿。”默槿暗暗在心里“呸”了一声,这摆明了就是欺负她不知道其中的渊源,要让她默槿当这个冤大头,她才不干呢。

  宿雪似乎是笑了一声,拍了拍默槿的肩头:“你怕什么?我也那位大夫也是旧交,你只管给她就行,不用多说什么。”

  默槿也笑了一下,倒是好好把信收好了,却不忘跟宿雪说道:“徒儿不明其中关键,到时候将信给那位大夫的时候,肯定据实已告。师叔…不介意吧?”

  “自然。”宿雪留下两个字儿,又笑了一声后,直接转身离开了,留默槿一个人站在原地,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

  “怎么回事?”看宿雪师叔离开了,陆绮几步跑了过来,一边将默槿引回来,一边问道。默槿从怀中拿出了信,给他们看了看,将方才宿雪师叔交代的事情又重复了一遍。柳博铭连筷子都停了,直勾勾盯着那封信,像是要努力直接看到其中的内容一般。陆绮提议道:“要不咱们拆开看看?”

  默槿摇了摇头,将信又揣回了怀里,道:“不了,师叔现在就敢将信给我,应是笃定了我们看不了。”

  这事儿只是个小插曲,很快,便被过年的气氛冲散,遗忘在了角落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