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折仙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三章 误解

折仙谋 哥舒清 2305 2019.02.28 12:57

  对于与自己不同的女子,月华君的态度其实一贯是有些偏见的,他总觉得不过是些柔声细气的女儿家家,又怎么能和自己同日而语?连带着就算是楚墨天尊,他也越发不放在眼里。

  可偏偏就是遇着了默槿,即便知道此时正有魔在深海之中妄图攻破这层穹顶,他此时脑子里所想的,却也是要在默槿身上结结实实偷个香才划算。

  不过想法归想法,月华君还不至于荒诞到如此地步,他只是侧面,轻轻落了一吻在默槿的耳朵上,即便很轻、很轻的,可在默槿听来,却几乎要震碎自己的耳朵。

  随即,月华君一直抚着她发尾的手忽而竖起立为掌,狠狠地劈在了她的后颈上,默槿只来得及用眼神瞟向他,后一瞬,便已然载在了他的怀里。

  最后眼神复杂地看了默槿一眼,月华君像是对待什么名贵的器物一般,弓着身子将默槿放在了床上。

  “睡吧,一觉醒来,便是都会有所不同了。”

  穹顶之外,阿南持剑而立,可避在身后的右手却止不住地在发抖,这一方穹顶看起来薄如纸片,像是一层琉璃一般,可真的等他的剑砸到这穹顶之上,他才知晓为何月华君会选择此处来囚禁默槿。

  若非有相应的法咒,无论是谁,恐怕都无法打开这道屏障。

  思量间,忽而一阵阴风裹挟着海水推动了他的身体,阿南眸光凛然,转身的同时右手的剑已经自身侧划了出去,稳稳地停在月华君的颈边儿,水流被剑尖一分为二,渐起的波澜越来越松散,直到消失不见。

  月华君倒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似乎对着他脖子的不过是一纸纸扇罢了。

  他未语先笑,眼底却积攒着片片死气:“你杀了我,谁给你开这穹顶?”

  对于他的话,阿南自然不会轻易相信,可默槿连带着魔道精魄的感应接是由这穹顶之内传出来的,虽然水中本不会嗅到什么味道,但阿南片片就觉得这月华君的身上,都是默槿的味道。

  那种有些甜腻的花香味。

  剑刃又近了一分,这次月华君的侧颈已然被划开了一道小小的口子,血液溢出,在水中很快又被稀释而消失不见。

  “她,怎么样了?”

  提及默槿,阿南的声音不自觉地柔和了许多。月华君也不同他兜圈子,冲穹顶的方向一扬下巴:“你且去看看不就好了。”

  “你,跟我一起去。”话语间,阿南的袖中贴着手腕内侧的方向忽而生长出许多藤蔓,像镣铐一般将月华君的上半身锁了个结实,远远看着简直就像是一颗长了双腿的树木。

  对于他如此失礼的行为,月华君除却眼底一闪而过的嘲讽,却也没有任何旁的表示,反而是点了点头,示意阿南跟上自己的脚步。

  穹顶的入口是在临近海底的位置,周围一片漆黑,只有两侧一开、一合的贝类口中的夜明珠指引着方向,看似与周遭无甚区别的那一片穹顶,在月华君低念了一串法咒后,忽而洞开,源源不断的气流从里面吹了出来。

  阿南发现自己周身的海水都被吹散到了两边,生生在这海底开辟了一条路出来。

  月华君的脚步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停滞,兴许这段时间,这是他能见到默槿的最后一眼,虽然不知这种几乎病态的依恋由何而起,可他的内心很是明白,这种之前从未有过的情绪,于他而言如同上瘾的毒药,甘之如饴。

  还像是离去时的一般,默槿安安静静地躺在那张床上,除却微微皱起的眉头,看起来就像是真得睡着了一般。

  原本月华君还想近前,上身却被拉扯,只能停在了原地。阿南看着床上的默槿,焦急和担忧一时间溢满了他的内心,愧疚之色更是溢于言表。

  凭借着最后一点儿自制力,阿南挥手将月华君牢牢地同门板拴在了一起,随后收起佩剑大步走到了床边儿。

  “默槿?”他伸出手,这双拿剑的手,此时却在微微颤抖,“默槿?”阿南拍了拍她的脸颊,声音轻之又轻,像是月光下夏日微醺的风。

  睡梦中的默槿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有些不适地缩了一下脖子,脸颊上的嫩肉在阿南的手上蹭了蹭,又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是不是因为耳畔响起的不再是月华君的声音,阿南熟悉的声音令她的眉头都松懈了许多。远远瞧着这一切的月华君只是冷眼看着,先前的游刃有余此时已经荡然无存。他眸中浓雾一般的暗影弥散开来,像是带着滔天的恨意,直勾勾地盯着阿南的背影。

  不再想去吵她,阿南舔了舔嘴角,有些手忙脚乱地搂着默槿的肩先将她扶了起来,随后掀开被子从她的膝弯后侧勾住了她的双腿,将默槿抱在了怀里。

  经过月华君时,他正低着头,阿南看不清他的表情,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可怀中的默槿此时才是当务之急,阿南脚下紧紧顿了一顿后,很快离开了这里。

  重新归于沉寂的海底像是没有任何活物一般,月华君的头发披散下来,他活动了几下脖子仅仅撑开双臂便将身上原本紧紧束缚着他的藤蔓震碎在了上。像是不解恨一般,月华君狠狠地在这些藤蔓上踩踏了好几脚,甚至将有些藤蔓都碾成了粉末,才解了恨。

  “阿南?魔道?”月华君冷笑一声,像是延误一般直接将外袍脱下扔到了一边。

  床榻之上余温尚在,他像个孩子一般蜷缩起来,将默槿方才枕着的枕头抱在了怀里,随后拉起被子将自己整个都蒙在了里面。

  “默槿…你逃不了的…默槿…”

  这样长时间的昏睡不是没有过,阿南并不着急带默槿回去天界,浮出水面后,他立刻先带着默槿上了岸,寻了处干净的山洞,将默槿安置在了其中。魔怔了一般,阿南的手在默槿身侧的衣带上徘徊了许久,终于是没有狠下心来解开。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偏偏就是想知道默槿到底有没有被月华君…

  不见她的这几日,这样疯狂的想法几乎填满了他的脑袋,令他每时每刻都必须找些事儿做,否则就要被这些事情逼得发了疯。

  阿南坐在默槿身旁,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似哭似笑地长叹了一声,终究是没有躲过自己的心魔。

  不敢去解她的衣带,阿南只得握住默槿的手臂,将她的袖子一寸、一寸地向上推,他怕看到,却又怕看不到,如此怪诞的想法险些要逼疯了他。

  忽而,指腹下的皮肤不再平滑完整,阿南身形一震,喉结上的软骨上下滑动了一下,他深吸了一口气将最后一点儿盖住她手臂的衣袖推了上去,入目,是两排鲜明而完整的齿痕,再向上,是一个印子,殷红的,叫阿南一时间竟不知自己是否还活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