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举国飞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小少年,师父让你变强

三国之举国飞升 蔡参商 3791 2019.05.16 01:24

  翌日,天刚蒙蒙亮。

  月未沉,有寒风。

  北风干燥,凛冽如刀。

  昨晚大半夜才回来的张辽弟弟脸上缺少血色,眼里布满血丝,但却还是顶着一圈国宝印记早早地又去上班了。

  这让躺在被窝里,无所事事摸着鱼的吕布怪心疼的,怪自责的,这要是饿瘦了,以后谁替自己挡刀,哦不,征战天下啊?

  然而,吕布劝过了,很用心地劝过了。

  他说,辽弟,这个年代没有五险一金,没有十三薪,没有奖金,更没有公款旅行,虽然有沐休和年假,但那都是为了上层阶级更好地压榨,你不要太闷,不该太哈,更不能太拼。

  吕布想,辽弟一定是听进去了,因为辽弟走时的眼睛变得有神了,他双眼血红,深情地凝望了自己一眼,略显苍白的儒雅面庞也有了颜色,虽然自己有点不太明白为什么是黑的,还紧绷绷的,但,这总归是好事不是吗?

  由于兵器库的饭碗昨天被兵哥哥给粗鲁地抢走了,吕布这几天应该是都不用再上班的,就算他内心十分地爱岗敬业,也得等这场风波平息以后,否则还是能够开开心心地继续摸鱼,继续鸽蛋。

  至于这场风波是什么,吕布用自己睿智健壮的小脚拇指稍稍想了想,没想到,又用机智强壮的大脚拇指仔细想了想。

  还是想不到……

  不过,吕某人可是穿越来的,自带剧透,预知未来,比雁门郡所有的风水半仙、阴阳先生加一块儿都要灵光!他估计这次的破事儿大抵跟太平道一哥张道爷脱不开关系。

  这时候,朴实的黄巾农民兄弟应该是在开革命前的动员大会了!

  毕竟这个时代可没有手机,通讯极为不便,不整点风声出来怎么能够摔杯为号,共襄义举?

  要是只有某个村的黄巾小分队第一个抗旗而起,场面整得旌旗招展、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激动得不行,然而四眼一望,全是汉子(鬼子),友军呢?

  这多尴尬……

  吕布今天要去拜师,所以只睡到巳时(十点)也早早地翻身起床,他跟聂大婶儿打了个招呼就出了门。

  吕布先是用自己积攒的微薄工资到街角角最暼的酒肆里买了两坛最便宜的劣质酒,然后红光满脸地转身,沿着来时的路去到另一户人家,扣响了邻居家的大门。

  邻居门口摆着两座巨大的石狮子,说是镇命、镇邪、镇财、镇等等的,其实毛用没有,但是又有谁会在乎呢?

  这是门面,是身份的象征!

  一身青衣的中年门房打开朱漆狗头(狮头)大门,热情地将吕布迎了进去,又带到李彦面前。

  然而,李彦师父并不打算跟自己新收的徒弟互动一下,增进师徒感情,吕布刚一进门就被他叫到书房给跪下了。

  两家虽然只有一墙之隔,但李彦师父府上无论是占地面积还是建筑物都比张辽家要大了太多太多,这么说吧,吕布觉得张辽家所有房间加起来再带上那片小院儿也就别人一个主客厅的大小。

  啧!看来师父家里也是有矿的!

  此时,吕布正看似毕恭毕敬地跪在祖师爷的画像前,聆听师父李彦叙说他们这一脉的光辉历史,展望未来的发展蓝图,以及当下需要把握的百年计划,实际上,他眼神涣散,面带癔症,早已灵魂出窍、神游天外,到最后竟然打起盹儿,做起白日梦来,梦中还有小仙女儿。

  幸亏吕布姿势摆得极为端正(最佩服这些能坐、跪、站着睡的人),李彦师父好像没有看出来。

  过了良久,李彦压下心中的感怀之意,视线从祖师爷的画像移到吕布这个小少年身上,就在光暗交错的瞬间,他仿佛看到了一丝相似之处!

  这徒弟果然与自己,与自己这一脉有缘!

  李彦师父心头微震,终于转入了今天的正题,他郑重询问道:“吕布,今日有皇天、后土、祖师画像做见证,你可愿拜入我的门下,承我所学?”

  吕布跪得笔直,一丝不苟,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吕布庄重严肃的态度让李彦师父心中感到十分满意,然而左等右等都不见动静,李彦师父心里起了疑惑,难道这小子变卦了?

  一念及此,李彦眼中不禁生起几分担忧,他好不容易才发现这么一根好苗子,有了收徒之意,并且吕布竟然还有几分少年祖师的姿容,这是缘,是因果啊!

  除此以外,这小少年的性格蛮对自己胃口的嘛,拜师礼竟然敢拿劣质酒!可不能让这臭小子给跑了!要是这臭小子敢不拜自己为师,摁都要摁到他拜!

  李彦师父心中有了主意,眼神一定,打算下最后通牒,只听他咬牙高声喝道:“吕布!你可愿拜我为师?”

  李彦师父的声音中气十足不肾虚,气贯长虹有内涵。

  吕布眼前的仙女化作河东狮吼,他立马就被惊吓得回魂了,慌忙双手乱舞,擦去嘴角的晶莹。

  “啊?啊!徒儿愿意!徒儿愿意!”

  吕布连连答道,心虚地偷瞄自家师父。

  睡着了?

  睡着了!

  睡着了!!

  都打算动用武力强迫吕布拜师的李彦师父身体摇了摇,有点眼晕,这种惫懒性子真的适合练武吗?

  天之道,果然众生平等,上天给了这小少年惊艳当世的绝佳天赋,却没有给他一颗坚韧不拔的武道之心。

  不过这些都没有关系,因为你遇到了责任心超强的为师!

  为师会让你比任何人都努力、勤奋、拼搏无数倍的!

  为师会让你的所有天赋都被尽情释放出来的!

  为师一定也必须以及肯定会让你成才的!

  李彦凝望东张西望的吕布,指了指书桌上的茶杯,眼里满是慈祥笑容,满是殷殷期许,就如望子成龙的老父母一样。

  然而,吕布却是身体微僵,眼里透着疑惑。

  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家师父的笑容好冷好有恶意哦,吕布挠头,是我感觉错了吗(抱歉,没有)?

  最终,在吕布敬完茶以后,这场两个人的拜师仪式圆满结束了。

  李彦师父是个低调的人,拜师仪式也举行得简简单单的,没有邀请那些达官显贵、富商豪强前来观礼,也没有邀请那些武林的同道宗师。

  和拜师的排场相比,他更喜欢等自己唯一的亲传徒儿学艺有成时惬意无比地吊空打那些人的后辈或者弟子,那感觉李彦师父想想都棒,就像喝了蜜糖水一样甜美。

  其实,日后李彦师父更喜欢喝的是冰镇西瓜汁(冰可乐……)。

  拜完师以后当然还是要吃一点东西的(拜师酒),这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嘛!

  李彦师父领着吕布前往后院,途中但见朱栏玉砌,轩昂壮丽;绿树清溪,小巧别致,在偌大的李府中兜兜转转了好一会儿,李彦师父才在一座雕梁画栋、飞檐斗角的上房前停下了脚步,他回头看了看左顾右盼、四处张望的吕布,心中淡淡一笑,小犊子,真没见识!而后迈步走进上房中,吕布一看也急忙跟了进去。

  此间上房之内室宇精美,铺陈华丽,案几上摆饰了不少珍贵漂亮的小玩意儿以及一套上等的茗碗茶具,地上铺着一整块红棕色的大团花纹氍毹(毛地毯),放有一张海棠仕女屏风,墙壁上还悬挂着两三幅韵味十足的山水古画。

  此时,一名妇人正端庄地跪坐在案几旁耐心等候,见李彦走入房中,她起身欠了欠身,笑道:“夫君,快带你的宝贝徒弟来用膳吧。”

  原来这妇人便是李彦师父的夫人,吕布的师娘。

  师娘叫颜云,出身名门世家(不知道怎么看上师父的),是个美美的老大娘,身材高挑,肌肤丰腴,穿着一袭鹅黄色的留仙裙,头上绾着朝阳金凤挂珠钗,面容微微带笑,雍容华贵却又不失和蔼可亲,不知道是不是师父给师娘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保养,除了头发以外,师娘看起来也一点都不显老,倒像个三十多岁的现代女性。

  听师娘的话,师父好像对自己很满意的样子?

  吕布心中一乐,又看见贤惠的师娘早已准备好了丰盛的午餐,两张黄花梨木做成的长条形木桌上摆满了热气腾腾的美味佳肴,香气四溢。

  “师娘好~!我叫吕布。”卖萌谁不会,吕布乖巧无比地向颜云师娘打招呼。

  颜云师娘脸上的笑容变浓了,指着桌上的珍馐说道:“布儿,你饿了没?快过来吃点东西!”

  真好!

  吕布口中生津,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哈喇子(口水),想要跑去桌前大快朵颐,他的工资只够每天处于温饱线上,哪有多余的银子品尝大汉朝的美味,最多买两个大包子吃吃,说起来都是辛酸无比啊!

  不过,吕布却是一个尊师重道的人,李彦师父还没有发话,他就像只鹌鹑一样,缩在李彦师父的身后。

  李彦师父斜瞥了一眼吕布的怂样,鼻中轻哼一声,没好气地说道:“去吃吧!”

  吕布脸上一喜,撒开脚丫子,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其中一张矮矮的条形长桌前蹲下,然后拿起碗筷就狼吞虎咽起来。

  都说古代的食物不怎么好吃,但是吕布认为这是存在偏见的,至少他觉得颜云师娘准备的食物就香气扑鼻,巴适得板!

  真香!

  祖国的饮食文化源远流长(吃货自古就有),博大精深,不说三皇五帝时期的烹饪技术(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主要靠火烧,好不容易才发明了锅,辛酸),祖国饮食文化的丰富时期主要就是归功于汉朝,引进了许多西方果蔬(葡萄、胡萝卜、西瓜、大葱、大蒜、芝麻……),以及异域的烹调方法,还发明了豆腐……

  瞧着吕布像个饿死鬼投胎一样,风卷残云地消灭着桌上的食物,李彦师父脸色微黑。

  小少年,你咋个回事?这么给你师父丢脸的说?

  颜云师娘则是忍俊不禁,不小心笑出了声,大家闺秀出身的师娘急忙用长袖掩住自己的嘴巴,但脸上的笑意却更浓了。

  席间,李彦师父倒是没怎么吃,只是饮了少许清酒,还让吕布给他敬了一杯,吕布本着不浪费的原则,询问了李彦师父的意见以后,把自己师父那张桌子上剩下的食物也全部端过来吃了。

  李彦师父倒不怎么介意自家徒弟能吃,毕竟这个徒弟天生神力,饭量大一点也是正常的,自己虽然不是什么家财万贯的巨富,养活一个饭桶,就算顿顿只吃肉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可是,为啥子这个瓜娃子吃饭的姿势那么独特、那么骚气、那么有性格啊!

  李彦师父面无表情地看着像在蹲坑一样的瓜徒弟,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深深叹息一声。

  饭毕,李彦师父和吕布算是正式建立起了师徒关系,至于能不能好好在一起愉快地玩耍,不久的将来,就在这个下午,吕布的亲身体验让他明白那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奢望,是不可能,不存在的!

  习武要从娃娃抓起,吕布虽然已经错过了最早的习武阶段,但是刚好停留在最佳的习武阶段,所以说现在还不算晚,却又难免会有些许欠缺。

  但是,这些对于财大气粗的李彦师父来说统统都不是事儿!府库内数百年份的人参雪莲何首乌等名贵药材管够,熊掌蛇胆虎骨等猛兽灵物随意取用!

  这些年来李彦师父虽然没有收过一个徒弟,但却一直在为这一天准备着,这不光是为了能有人继承自己的衣钵,还因为李彦师父的傲气,要教咱就教一个天下第一出来!

  李彦师父的眼睛闪闪发亮地看向直打饱嗝的吕布,搓了搓手,莫名一笑。

  小少年,师父让你变强,变得很强很强!

  来!徒儿,就让我们推开武学的大门,从基本功练起!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