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举国飞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师父

三国之举国飞升 蔡参商 3980 2019.05.15 00:02

  此时,吕布的内心如同被十万道天雷劈中,又像看到了成群结队、呼朋引伴翱翔的猪,外焦里嫩,凌乱不已,自己怕是穿到一个假三国来了吧?

  这“老者”虽然鬓发如银,但皮肤却紧致有光泽、面容红润健康、身姿魁拔,不显一丝老态,更兼剑眉星眼,面阔口方,看上去更像一个黄金年龄段的帅大叔。

  “老者”双手负在身后,从天空中缓缓踏步而下,一袭胜雪的白衣衣袂翻飞,配上那随意披散在背后没有一丝杂色的银白长发,简直就是仙风道骨,风姿绝世,帅到吕布自惭形秽啊!

  “小兔崽子!你把我家夫人给吵醒了,她现在受了惊吓睡不着觉,你倒是说说这该怎么办啊?”

  “老者”伸出一只手轻轻搭在吕布肩头,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我去!

  吕布的肩膀猛然一沉,瞬间退出吐槽状态,他觉得自己好像正被一座大山压住,沉重的感觉从肩头一直传到脚下,他像木桩一样被定在原地,双脚难以动弹分毫。

  但是,吕布可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他认为自己好歹也是经过检验的“天生神力”,怎么可能被一个路人老头子给一只手摁住呢?

  只见吕布伸出双手,一把握住“老者”的手臂,酝酿一波之后全力往上抬,想要挣脱出去。

  见状,“老者”眼里闪过一丝玩味,掌指轻轻一捏,一股巨力猛然向吕布的肩头袭来。

  吕布顿时面色大变,高声惊叫道:“诶哟喂!疼!疼!老人家,你轻点儿,胳膊儿要断了!”

  他感觉“老者”的手掌就像是钛合金狗爪一样,力量恐怖至极,最重要的是自己的骨头都被牢牢捏住了,骨头疼的滋味儿可是直入骨髓的!

  见两人的武力完全不在一个档次或者说差了好几个档次,吕布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认怂,他露出一脸谄媚的笑容,说道:

  “老大爷,实在不好意思哈,晚辈一时兴起纵情高歌起来,不小心惊了你家夫人的好梦,在此,晚辈向你家夫人报以诚挚的问候。嘿嘿!老大爷,你大人有大量,就放晚辈一马吧?”

  说完以后,吕布便偷眼打量着白衣“老者”,希望他上道一点,赶快放开自己。

  然而,“老者”却是眉梢微挑轻咦了一声,对吕布的屁话置若罔闻,他用搭在吕布肩头的手,小心仔细地揉捏着吕布的肩胛骨,不过此刻却没有使用暗劲。

  “老者”目光微微一亮,那只手从吕布的肩头一路摸到后背,又从后背摸回肋骨,然后又继续朝下,目光越来越亮,越来越火热……

  诶!诶!你这个糟老头子在干啥子哦?怎么这么坏?住手,快住手!

  吕布拼命反抗,心中禁不住一阵恶寒,小爷前世虽然白活二十七岁,是个老童子鸡,但小爷相信自己绝对是个直男啊!

  你的爱好小爷没兴趣!没兴趣~!

  吕布总算体会到了张辽弟弟的绝望。

  老头子面带微笑,放任吕布不断挣扎,淡若清风的样子一看就是个老司机,稳得一皮。

  但随即,老司机却忽然察觉到,自己的大手竟有微微的松动!

  天生神力吗?

  老头子眼里闪过一抹诧异之色,不得不又加了几分力道,不仅如此,从手掌处传来丝丝麻痹的感觉,让他知道这小子体内竟然还藏有一股微弱但却凶猛的雷电之力!

  “危急关头”,潜藏在吕布体内的所有力量,终于全部爆发了出来。

  老人家看向少年的眼神更加满意与炙热了,他方才便摸出这少年的根骨可谓万中无一,是一块难得的待雕琢的绝世璞玉!

  现在又察觉到吕布天生神力,并且身具雷电异力,要知道无论是根骨、神力、异力三样中的哪一样,都是武者可遇而不可求的,要是这三者被一个人同时拥有了,这样的人,武学上或许可为当世第一!

  老司机的某根心弦被拨动了。

  师兄都已经收了三名弟子,虽然那三名弟子尚且年少,但却个个都是武学奇才,尤其是那个赵姓少年,禀赋上堪称天纵之资,并且对师兄极为恭顺、孝敬非常,自己说不羡慕那是很假的。

  自己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也是时候找个衣钵传人了,到时也让师兄羡慕羡慕,就是不知道这小子心性如何?

  要是自己对他倾囊相授,却教出个白眼狼,毁了自己一世英名不说,岂不愧对列位祖师?

  老头子沉吟不语了少倾,随后目光一定,凝视向吕布,郑重询问道:“小子,老夫看你骨骼惊奇,天生神力,并且身具雷电异力,想要收你为徒,不知你意下如何?”

  耶?

  幸运大礼包出现了,果然是个白胡子的老爷爷!

  少年心里啧啧几声,有几分欣慰,又有几分遗憾,这才对嘛!没有一个牛车轰隆的师傅,怎么成为天下第一神将,在沙场上和那些变态的大肌空霸们对刚?

  只是可惜不是个神仙姐姐啊。

  尽管吕布不太明白老头子口中的身具雷电异力是个什么意思,但这却不并妨碍他拿其做筹码为自己谈个卖身的好价钱。

  少年双手负背,抬眼望天,摆出一副人生寂寞如雪的造型,淡淡说道:“我的师父可不是什么一般人能当的!”

  这句话一出口,吕布都已经做好了被暴揍的准备,这老头子一看明显就不是一般人,要是一般人都能飞,这个画风乱抽的三国自己也不用再待下去了,赶紧死了再穿回去吧。

  谁料,老头子竟然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叹息一声道:“上等师授中等才,中等师授下等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者只有极少数,自古便有庸师误人,为师者自己水平不够却让弟子固步自封,也不知浪费了多少良才美玉!”

  吕布神情微愕地看着这老头儿,难道你被我打击得不想收徒了?别介啊!

  还好,老头子话锋陡然一转,略有几分自矜又有几分自傲(合起来就是傲娇)地问道:“你可知老夫是谁?”

  少年翻了个白眼,鬼才知道啊!

  “望前辈告知姓名。”吕布一脸便秘的表情,却又不得不恭恭敬敬地拱手说道。

  主要是怕这老头子尴尬,少年觉得自己不能太打击这个老头子了,万一别人一气之下就是不肯收自己呢,到手的大礼包岂不是飞了?

  “老夫姓李名彦,字君文!”有了吕布的捧哏,老头子一甩自己雪白的衣袖,身姿傲然道。

  卧槽!

  李彦?

  天下第一鸡啊!哦不,戟啊!少年身体一抖,就要跪下。

  说起李彦大家可能不怎么熟悉,但要说到他的师兄童渊,可能大家就都认识了,童渊是两张一赵的师父,成名技为百鸟朝凤枪,他们俩师从玉真子,是实打实的同门师兄弟,又是结拜兄弟,感情极好,就连老婆都是河北名门颜家的一对亲姐妹。

  拜李彦为师吃香的喝辣的都是毛毛雨啦,说不定还有机会把那三位师兄给拐跑,真是买一送三的大礼包,哦不!还有个颜家的良良,这老头子是个买一送四的超级大礼包啊!

  师父!别跑!我跟定你了!

  不过,吕布记得童渊李彦这两人好像都是三国评话中的人物,正史并不存在,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吕布强行忍住纳头便拜,俯首称弟子的冲动,矜持!要矜持!

  少年淡然地笑了笑,又双手负于身后,偏头说道:“没听说过,先说说前辈能教我些什么吧?”

  李彦脸色一黑,虽然自己没有师兄那么名满天下,但也不至于一个同为并州人的小乡亲都没有听过自己的名字吧?他眼睛微眯,斜瞥了少年一眼,心下冷笑,跟老夫耍花样,等把你收入门下有你好果子吃!

  “老夫这有天、地、人三种戟法,不知你想学哪一种?”李彦面无表情,让突然打了个寒战的吕布琢磨不出他的心思,心中没底,但却总有一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这三种戟法有什么不同?”吕布问道。

  李彦没卖关子,平铺直叙地述说:“人戟可做万人敌,学成之后,当世之人无人能敌!地戟可变势!天戟可改命!”

  唔!

  听起来都很厉害的样子?吕某人最讨厌做选择题了,三种都要学,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吕布腼腆一笑,乐呵问道:“前辈,我可不可以三种都学啊?”

  闻言,李彦面颊抽了抽,胡须翘了翘,眼皮跳了跳。

  这贪心的作风,随我!

  李彦忽然觉得这小少年颇有几分自己年少轻狂、偷鸡摸狗时的不羁风范,心里不仅不反感,反而产生了几分喜爱之意。

  然而,李彦脸上却是一副奸计得逞的表情,嚯嚯笑道:“老夫愚钝只会人戟,地戟粗通一点皮毛,天戟一窍不通。”

  闻言,吕布双眼一翻,白眼相对,老狐狸!

  “不过我却可以将我师父玉真子的心得古竹简交给你,你自己去悟,并且我还会把我毕生所学倾囊传授于你。小子,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李彦将双手负在背后,仰望星空中的那轮明月,目光极其深远、深重。

  呃!吕布微微一愣,眼里闪过一抹慌乱。

  传衣钵!

  只有对自己的衣钵传人为师者才会倾囊相授!衣钵传人比之亲子地位只高不低,吕布不知道自己是该感到欣喜还是感到无奈,自己只想拜个教武功的师傅,可不想扯出一段感情纠葛啊……

  不过,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吕布:主要是怕李彦这闷骚的老头子恼羞成怒,杀人灭口啊),“噗通”一声,吕布跪了。

  “师父在上,请授徒儿一拜!”

  李彦没有搀扶起吕布,反而凝眸与少年对视,幽幽问道:“你可知师父与师傅有何不同?”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徒儿愿拜前辈为师父!奉侍师父如生父,终生不悔!”吕布“砰砰砰”地磕了三个货真价实的响头,声音稚嫩却洪亮、坚定。

  李彦神情微微动容,面容上不禁浮出一抹喜意,这徒弟,不错!他咳嗽一声,将喜意隐去,沉声说道:“好!希望你牢牢记住今日之言,倘若有一朝你忘却了,为师说不得是要忍痛清理门户的!”

  语落,李彦似笑非笑、意味深长地瞥了吕布一眼。

  呃……

  少年全身一颤,小鸡啄米似的点起头来,然而心里却有一句糙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都把人卖给你了,你还这么吓我!

  不过历史上的“自己”可是为人凶残,反复无常,不修德操,怎么就没被李彦给清理了呢?难道这老头子是说着玩儿的?

  吕布甩了甩头,把刚升起来的以身试法的念头连根儿掐灭,这样的事还是不要去知道为什么了,电视里不是常常有这样一段对话吗?

  你为什么要杀我?因为你知道得太多了……这个理由好强大。

  李彦师父满意地点点头,留下一句“明日到为师府上来举行拜师仪式,顺便开始打基础”,然后就单手提着铁匾从天空中潇洒飞走了。

  等李彦师父的背影完全消失以后,少年立时双手叉腰,望天狂笑起来。

  兴之所至,再次引吭高歌。

  “尔虞我诈是三国,说不清对与错,纷纷扰扰,千百年以后!……”

  虽然这个三国的画风抽是抽了点,但这阻拦不了自己变得更加牛空逼哄哄的脚步啊!

  大丈夫生于乱世,当提三尺青锋,立……

  一块铁匾再次从天空中飞将而下!

  “哐啷~!铛~!铛~!……”

  自嗨中的少年“嗝儿~!”地一声立马闭上了嘴巴。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