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举国飞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逃出生天

三国之举国飞升 蔡参商 2800 2019.07.07 16:09

  吕布再次醒来的时候感受到了明显的颠簸,像坐拖拉机一样那么腾,其实是在坐马,准确来说是趴在马上,只是以前从来没有试过这个姿势,一时感到不太适应。

  腹部隐隐作痛,浑身软绵绵的,内力也散失了个干净,应该是毒箭的效果,煞气是别想催动了。

  听着黑夜中“踏踏踏”的嘈杂马蹄声,至少不下二三十人,这群杀手还真是早有预谋啊,吕布心念一动,对把着自己??的黑衣人说道:

  “胸跌,疼,疼,让我坐起来可好?”

  黑衣人仿佛没有听见似的,紧紧把住吕布的??,默不作声,吕布想挣脱起来,却被黑衣人把?按了下去,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楚楚造孽,没有一丝反抗之力。

  “胸跌,我腹部有伤,老大一个血洞,是真疼,还很腾!”

  吕布被摩擦得直翻白眼,痛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没醒来的时候啥子感觉都没有,一醒之后就五味杂陈,欲仙欲死,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痛醒过来的。

  黑衣人不搭理,一门心思骑马赶路,大家都是习武的,身体素质倍儿棒,疼又疼不死,一个俘虏还这么多要求?

  “蒙面老哥,茫茫人海中你能来刺杀我,让我们相遇,让我们相识,让我们相杀,这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啊,你就行行……”

  “啪!”

  黑衣人似乎嫌吕布聒噪,一巴掌拍在吕布的??上,波浪起伏,汹涌不定。

  ???

  卧槽!你他娘的敢打我??!吕布脸色铁青,怒道:“摸一摸,三万多!”

  “啪!”黑衣人再次拍下一巴掌。

  吕布彻底怒了,眼睛一瞪,六万!

  但对上黑衣人冰冷的眼神立马又怂了,小命在你手上,你是爷,脸上露出谄媚的笑容。

  “蒙面老哥,我…唔!……”

  吕布话还没说完,就被黑衣人捂下了嘴巴,抬头一看,只见黑衣人目光警惕地向四周扫视,鼻尖耸动,像猎狗一样,仿佛周围有什么未知之物正从黑暗中侵袭而来。

  “怎么了?”

  “嘘!”黑衣人又拍了吕布??一巴掌。

  嘘你妹啊!吕布要抓狂了,怨念颇深,什么癖好,这么喜欢打人屁股?诅咒你生娃娃!

  远远的,一道威风凛凛的娇喝声传来:

  “血教走狗,我们姐妹盯你们好几天了!今日我海月仙宗便要替天行道,在此诛杀尔等这些邪魔歪道!”

  摸臀哥手一挥,二三十名黑衣人当即牵住马匹,“噌噌噌”地拔出腰间的大刀,看向四方,面色凝重,严阵以待。

  救星来了!还是后台邦硬的那种,听名字就很硬核!

  吕布眼中陡然射出明亮的光芒,??扭来扭去,心里老激动了,然而见到正主后脸却立即垮了下来。

  只见一群小娘穿白戴蓝,执剑扬拂,从四面八方闪亮登场,个个身材高挑,脸蛋儿漂亮,步法飘逸至极,宛如一群超凡脱俗的仙女,一个比一个姿容俏丽。

  可惜然并卵,到底是女人,现在需要的是猛男,是抠脚大汉。

  吕布停住摇摆的??,安下心来,变成一条动也不动的死鱼,哀莫大于心死,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给人希望又让人绝望。

  “我道是什么人?原来是仙宗出来历练的小仙子啊,你们就不怕落于我等手上,生不如死吗!”

  这话不是摸臀哥说的,而是另一名独臂蒙面哥淫笑出来的。

  吕布认出了那人,断臂之痛也不能改变他的淫性,是个真男人,心里不由为那群小娘暗暗揪心,到时自己该何去何从?

  “淫贼,休要逞口舌之快!尔等伤天害理,无恶不作,正道之人人人得而诛之!”

  一个穿月白色衣袍的漂亮小娘越众而出,手中的细刃长剑一指独臂蒙面哥,怒斥道:“姐妹们,我们一起上,斩除这些血教走狗!”

  “是,大师姐!”

  一众小娘齐声应和,手中长剑与拂尘飞快舞动,寒光闪闪,身上浮出蓝白二色光芒,向二三十名黑衣人急速围杀过来。

  独臂蒙面哥狞笑一声,大声叫道:“小的们!这可是自己送上门来的美味,能不能吃到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嘿嘿!”

  一阵阵猥琐的笑声响起,吕布闭上眼睛,仿佛已经看到那群小娘得下场。

  唉,江湖历练也不派个长辈啥的,你们这是羊入虎口啊,最重要的是我也不能得救。

  不过黑衣人和漂亮小娘们照面之后,结果却很出乎吕布预料,“叮叮当当!”,能量涌动,光芒闪耀,并没有出现吕布期待的场景……

  两方人马有来有往,你给我一刀,我还你一剑,你勾我一句,我碎你一口,你甩我柳叶刀,我丢你梅花镖,斗得那叫一个热火朝天,激情澎湃。

  小娘们的娇斥声与黑衣人的惨叫声听得吕布错愕不已,这群爷们儿这么没用的吗?偷袭自己不是挺能耐的吗!

  吕布看出来了,其实那群小娘的功力普遍比黑衣人高了一个档次,可惜没有丝毫战斗经验,完全是瞎几把乱砍,但结果愣是把黑衣人砍得叫苦不迭,招架不住。

  尤其是被那群小娘称为“大师姐”,穿一身月白衣袍的女子,更是犀利得一皮,像个女暴徒一样把独臂蒙面哥压着打,毫无还手之力。

  吕布看得心惊肉跳,这女人以后谁敢娶,独臂蒙面哥固然被自己弄残废了,战力大减,但好歹也是超一流境界,哪闷就被揍得那么造孽呢?

  想到此处,吕布暗暗吞了吞口水。

  “月影,你还不快过来帮忙!”

  独臂蒙面哥承受不了大师姐的疼爱,一边抵挡,一边向摸臀蒙面哥吼道。

  摸臀蒙面哥点头,指着吕布,问道:“此人如何处理?”

  吕布心都悬起来了,谢谢你的关心,不要管我,让我自生自灭吧!

  “杀了!”独臂哥嘴角溢血,杀伐果断,毫不犹豫道。

  “嗯!”摸臀哥点头,目光凛然,杀意已决。

  吕布急眼了,杀杀杀,就晓得杀,杀你妹啊!

  “老哥,老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噗!说……说你……爸爸!”

  摸臀哥一剑插入吕布的胸膛,任吕布摔落下马,不停翻滚,然后提剑协助独臂哥与大师姐战成了一团,吕布在他眼里已经是一具死尸,若心脏都被煞气搅碎之人都还能活,还真他娘的是见鬼了。

  渐至黎明,东方泛白。

  小娘们与黑衣人的拼杀已经停止,黑衣人丢下十余具尸体仓皇逃窜,漂亮小娘们也有几人受了轻重不一的伤势,此时正在处理伤口外加打扫战场,也就是补刀不留活口。

  “大师姐,那边冰面上好像还有个活人?”一名小娘眼尖,忽然发现了一个漏网之鱼,喜滋滋地向自己崇拜的大师姐汇报,眼里冒着小星星。

  大师姐昨晚以一敌二受了重伤,不过却将那两名黑衣人头领击毙一名,另一人虽然逃走,但也是奄奄一息,好敬佩啊。

  身穿月白衣袍的大师姐看了过去,望见一名趴着的黑袍青年,目光一凝,脑海中思索起来。

  另一名小娘疑惑道:“大师姐,那人和血教走狗好像不是一伙的?”

  “你怎么知道不是一伙的?就因为他没有穿夜行衣吗?”原先那名小娘不服气,哼了一声。

  大师姐看向她,轻轻开口:“不管是不是,血教走狗罪大恶极,死有余辜,宁杀错,不放过!小柔,你过去将他击杀了。”

  “是,大师姐!”那名叫小柔的小娘颇为欣喜,提剑就去。

  卧槽!有没有搞错,又要杀!

  趴在冰面上挺尸的吕布听到了她们恶毒的对话,心里慌得一皮,他现在没有内力,不能动用煞气,身体难以移动,浑身针扎一样疼痛,本来就是等死的节奏,结果现在还要被人砍。

  一群疯婆娘,果然最毒妇人心啊!

  算了,只有听天由命拼一把了!

  吕布身体内猛然窜出数道紫色闪电,将身下冰面击碎,此处正是昨日自己摸鱼的地方,有煞气能量残留,冰层结得不太厚,可谓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此情此景,此时此刻,吕布还有心情在心里心态极好地苦中作乐了一把,幸运女神这个小婊砸还是让自己偷看到了一角粉红。

  “噗通!”一声。

  吕布掉进了水中,水流又湍急又刺骨,他浑身一个激灵,身体早就已经超负荷运行了,现在更是感觉快要升天,眼睛一翻,昏死过去。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