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举国飞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冷遇

三国之举国飞升 蔡参商 2280 2019.06.04 23:03

  花花真定府,锦绣太原城。

  太原城极其巨大,房屋高耸,大多都是平顶,用石块与土砖砌成,全城有东西向、南北向两条贯通全城的主干道,大道宽三丈三,由条石铺成,又有许多蛛网般的支路,四通八达。

  在大道两边密集地分布着各种商店,买卖着来自塞外地区的宝石、金银器、香料、羊皮,以及来自中原地区的布匹、丝绸、茶叶、粮食等等物品,此处不仅居住着汉人,还有许多亲汉的胡人也能居住在此,是典型的汉胡混居型城池。

  往来的汉商与胡商,无论是要赶往洛阳的,还是要前去塞外的,都会将此地作为歇脚之处,甚至,有的汉胡之商还会直接在此进行大规模的交易,各取所需,既能赚得钵满盆满皆大欢喜,又避免了长途奔波的劳累之苦,也正是因为如此,才造就了晋阳城经济欣欣向荣的景象。

  这么大的一座城池,自然也是少不了众多的娱乐设施,一些中原地区的大商会嗅到商机,来到这里大张旗鼓地修建出许多高大气派的楼阁,供人娱乐。

  因而,太原城中各种金碧辉煌、装饰华丽的酒楼、青院、赌坊、茶馆等建筑物也是随处可见的。

  大街上,行人熙熙攘攘,来来往往,打着油纸伞,人流如织,看起来十分热闹,男子大多身着长袍广袖的暗色深衣或是裋(shu四声,此字以后用短代替)褐,个个身高体壮、精神饱满,也有穿着鹤氅的文士,面容儒雅、风度翩翩;而女子则显得格外地娉娉婷婷、妖娆多姿,穿着等各种款式的襦裙,比如对襟、齐胸、留仙,或是明色衣裳、深衣,披着艳丽的衣褙,颜色绚烂,红、紫、黄、绿、蓝各种颜色争妍斗艳,犹如百花齐放,其中又以红色最多。

  这就是并州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有龙城之称的晋阳城!

  一名黑袍青年,领着三个身形魁梧健拔之人,走在拥挤的人潮中,青年左右打量着这座繁荣昌盛、朝气蓬勃的并州州府城池,不时地微微点头,口中发出轻轻的赞叹声。

  晋阳城毕竟是比现代省会还要高半级的城市,其兴盛繁华之景比之现代的三线小城也是不遑多让的,不过,像这样的城池在整个大汉至多也只有十座,甚至可能连十座都不到。

  这名黑袍青年自然便是吕布,他身后的两名壮汉外加一枚小鲜肉,分别是红脸美髯的二爷关羽,大胸憨直的二哈魏越和俊郎英气的弟弟张辽。

  眼见着晋阳城中繁华依旧,大街上的赶集之人欢声笑语,行商走贩大声地吆喝叫卖,一如往昔,吕布心中却不禁产生出一缕疑问。

  匈奴人与黄巾余贼即将兵临城下,并州之人固然民风剽悍,但面对总和近二十万的两股大军,难道就不会人人自危,感到惶恐难安吗?

  还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此消息?

  不过,晋阳城每日的人流量这般大,往来的胡商这般多,这种大军来袭的消息又怎么可能瞒得住?

  五年前的黄巾之乱并没有给并州人民带来太大的苦难,并州的土地幅员辽阔,世家豪强又相对稀少,土地兼并问题即便是有,也只是争夺城池周围的土地,绝不会存在底层百姓无地可耕、饥死饿死的情况。

  所以,一定程度上来说,并州的数十万底层百姓要比中原地区的百姓过得好得多。

  可惜,凡事有利就有弊,并州百姓却时常会遭受到匈奴人的侵犯,一旦遇上劫掠的匈奴散骑,居住在边境的百姓往往都是家破人亡,俘虏为奴的下场,有些边境的小石城,小土城也很容易被匈奴人攻破。

  因此,只有居住在大城中的百姓生命才能获得绝对保障,但大城也大多数不是穷苦人家能够居住得起的地方。

  或许正是因为晋阳城城池高大、铜墙铁壁,并且城外不远的汾河河畔还驻扎着五万大汉精兵,城中百姓便自以为这座固若金汤的金城铁池必然是安然无虞、牢不可破、坚不可摧的。

  晋阳城从来没有被匈奴人攻破过,或者说,从来没有匈奴人敢来攻打过,正是有了这座巍峨雄伟的坚城,城中百姓也从来没有经历过被匈奴铁骑残杀践踏的边境百姓之苦,所以,即便是有二十万大军汹汹来袭,他们也认为自己依然可以高枕无忧、万事皆安,这是安逸享乐得太久,都成习惯了。

  但是,吕布却是知道,这场与黄巾余寇还有匈奴大部族的战争,必然会以晋阳城城破兵败而告终,一念及此,吕布脑海里不由浮现出昨日下午的一幕。

  黄昏时分,黑屠军便抵达了太原城,城楼上的守城军官急急去通禀并州刺史张懿,张懿并未露面,只是叫他的兵曹从事前来安置自己的黑屠军。

  张懿毕竟是一州刺史,秩真二千石,自己一个小小的郡守主簿自然不用他亲自接见,这倒也是情有可原的。

  然而,那名陈姓兵曹方一来到城头,甫一看见衣甲狼狈的黑屠军一副残兵败将的模样,眉头便顿时深深皱了起来,嫌恶之色溢于言表,他从大氅中伸出一只手,远远指向汾河的一条支流,口中淡淡说道:“吕主簿,晋阳城兵营已满,不如你们就去那儿自己扎营吧!”

  虽是询问的话语,却是肯定的语气。

  魏越一听此话,当即就想冲出去与他争论,幸亏张辽及时地将他一把抓住,又对他重重地摇了摇头,二爷的凤眼瞧着城头的陈姓兵曹,微微眯了起来,转而又看向自己,目带询问之色。

  自己虽然面无表情,但心中却蓦然腾起一小撮火苗。

  奶奶的!

  老子率领自己的宝贝疙瘩快马加鞭、星夜兼程地前来支援,还差点被匈奴铁骑包了饺子,不成想,最后连城,连兵营都不让进!

  尽管当时自己心里也是万般恼火,被那位陈姓兵曹嫌恶不屑的目光盯得烦躁不已、火冒三丈,但自己却还是拱起双手,弯下腰,恭敬应道:“是,陈大人!还望大人能够给下官的军队拨发一批日常物资。”

  陈姓兵曹拂了拂身上大氅的双袖,静静凝望了许久黄昏时的夕阳,然后随意地挥了挥手驱赶自己与黑屠军,面上淡笑道:

  “如此美景却无人懂得欣赏,真是可惜了,吕主簿,你要的物资本官明日再拨给你,现在,你可以先去扎营了!”

  “是!下官多谢陈大人!”

  自己头颅深埋,再次弯下腰,拱手领命,咬牙一字一顿地说出了此话,看得张辽,关羽,魏越三人表情复杂难言,心中着实不是滋味,憋屈。

  然而,谁也不知道,自己埋下头颅的目光却是猛然一厉!

  娘希匹的!

  古有勾践卧薪尝胆,今有吕布忍气吞声,等你城破之时,我看你还能不能两袖拂清风,笑看天边夕阳!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