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举国飞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这画风,抽了吧?

三国之举国飞升 蔡参商 2321 2019.05.14 00:01

  时间匆匆如白驹过隙,时间就如那滑过指尖的细沙,时间又如那一去不复返的飞箭,时间……总之,不管时间像个啥玩意儿,吕布在张辽家中已经扎根儿十来天了。

  作为一名有思想、有抱负、无节操的现代光荣劳动青年(上班党),吕布当然是不可能在张辽家吃白食的,即便他想,聂大婶儿也不会允许他白吃白住,原因无他,太能吃尔!

  经过人事中介雁门郡小吏张辽的介绍,吕布成功地应聘成为一名古代光荣劳动少年,每天都过着起早贪黑、暗无天日的生活,说起来都是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啊。

  吕布现在的工作是雁门郡兵器库的一名杂工,杂工没有固定工作,它的精髓在于这个“杂”字。

  吕布这十来天干过许多不同的活,搬运兵械(搬运工),擦拭维修兵甲(修理工),看守库门(门神),打扫兵器库(清洁工),最气的是官方铁匠铺的人居然还叫他去打了两三天的铁!

  原因竟然只是因为他不小心让别人知道了他的力气比较大,真是哔了狗了!

  却说张辽带着吕布去面试的那天,面试官(兵器库主簿)问他姓甚名谁,年龄几何,吕布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当即报了自己的大真名,不过却在年龄上虚报成了十六岁,虽然汉代没有未成年人保护法,但是十二岁也未免太小了点,他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最主要的是因为张辽已经十五岁了,他要当哥哥!

  以吕布的身高(一米六接近一米七,不相信可以,别羡慕就行)面试官也没有怀疑什么,刷刷刷地在本本上写了几笔,接着又问吕布有什么特长,吕布心里说了句脸特长,嘴上却说的是力气比较大。

  面试官一听伸手一指兵器库内的几样兵器,叫吕布去提,结果吕布把一柄近两百斤重的环首铜环长柄大金背刀给单手提了起来,这下子可吓坏了面试官(其实连吕布自己都被吓住了)。

  从那以后,面试官对吕布可以说得上是另眼相看、“关怀备至”,有什么“好活路”都往他身上甩,说什么年轻人就是要多干活、多吃苦、多锻炼,然而这货却天天带着本是门神的四名**在郡城内逍遥自在,勾搭良家寡妇。

  聂大婶儿家中,吕布坐在青石小院中的一块石墩子上面,他往嘴里塞进一个大肉包,缅怀了一下这十来天的经历,脸色变得越来越差,要不是那位雁门郡兵器库主簿给他的工钱是别人的两倍,自己又太能吃,吕布都想翻身农奴把歌唱,自己来做土地主了!

  不过,吕布明白那也就是想想而已,自己现在就是个小人物,张天公还没有起义,各地诸侯也还阴到在当小弟不敢表态当大哥,汉朝气数未尽还能再苟延残喘几年,自己要是现在就搞事情铁定是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命运,没得半点意外!

  吕布叹息一声,这十来天的时间,其实他已经在心里大致勾勒出了自己前期的战略计划,好歹也是穿越者,虽然没什么大智慧,但也有一点小聪明,再加上知道剧情的发展走向,这点本事还是有的,只是时机还没有到来,这些事现在不能对任何人说,包括亲弟弟张辽……

  想到此处,吕布脸上又难免变得满面忧愁,汉家天下四百年,人心可不是说散就散,说不畏惧就不畏惧的。

  刘跑跑这个大耳朵扎根儿在农村,编了小半辈子的草鞋,总喜欢逢人就说自己是中山靖王之后,没想到最后竟然还真的骗到一个皇叔称号,其实吕布觉得他的祖上也还是个卖草鞋的,四百年前和刘邦更没有一双草鞋的关系,打着圣人旗号做着狗屁倒灶的事,刘跑跑是不要脸的成功人士;

  曹黑子这个老阴空比做事心狠手辣却又骚气无比,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可不是说说而已,就连他也只愿意挟天子以令诸侯,到死都占着丞相的位子做着皇帝的事,典型的当了妓空女还要立贞洁牌坊的小婊砸,可惜死后被自己的儿子坑了一波,史书不会赞美他像诸葛武侯,最多毁誉参半;

  孙碧莲(碧眼)这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小崽子也聪明得一皮,知道自己没有大义站不住脚跟,最多割据江东,别人都说他守成有余,进取不足,可是他又拿什么去进取,他能在风雨飘摇中接手父兄的基业,与曹黑子还有刘跑跑这两个老男人相互撕空逼,夺回荆州,把孙氏在江东的统治维持近一个甲子,这已经很了不起了!

  但现在,这些当世人杰可全都是自己这一世的死对头,自己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吕布再次吞下一个大包子,砸了砸嘴,面容愁苦,不过,他的眼睛里却闪烁着一种莫名的光芒,似乎是兴奋?(吕布:我心里慌得一皮,怎么可能兴奋!)

  此时已是夜间,但家中只有吕布一个人。

  今天张辽比较忙碌,没有像往日一样按时下班,聂大婶儿心系儿子,从城外干完农活回来做好饭以后,就提着饭盒给张辽送饭去了。

  其实不仅仅是张辽一个人比较忙碌,整个雁门郡的官方人员好像一下子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忙得飞起,集体加班,本来吕布也是要在兵器库再当半夜门神的,可是一队凶神恶煞、披坚执锐的精悍士卒忽然过来抢饭碗,把吕布的门神职位给接管了!

  这一下子可把吕布给乐坏了!他二话不说,扭头就走,开开心心地下了这十来天中的第一个早班。

  吕布仰头望天,天上无月,夜空如同向四周铺散的黑丝绒一样,黑得纯净,仿佛被乱世的乌云提前笼罩,他心中有所感怀,张口就吼,吼的是林俊杰那首荡气回肠的歌曲《曹操》。

  “东汉末年分三国,烽火连天不休,儿女情长,被乱世左右,谁来煮酒……”

  少年人满腔的豪情壮志都凝聚在了歌声中,越唱越激情澎湃,越唱越热血沸腾。

  天公作美,像颗巨大玉白色夜明珠的月亮妞妞从黑黢黢的云雾中扑通跳出,撒落下熠熠银辉,月华皎白,轻柔如水;满天星斗也被老爸捧了出来,像宝石一样镶嵌满整片天空,珠光流转,璀璨无比。

  此时,夜空之中明月高悬、繁星闪耀,众星拱月之象应是难得的良辰美景。

  大丈夫生于乱世,当提三尺青锋,立不世之功!

  少年触景生情,一时陶醉了。

  然而,一块巨大的铁匾忽然从高天上砸将下来。

  “哐啷~!铛~!铛~!……”

  铁匾在地上弹跳不止,回音阵阵。

  “谁家的小兔崽子大半夜里不睡觉,在那鬼哭狼嚎?”

  数十米的高空中,一位头发银亮的白衣“老者”背托一轮银月,虚空踏步,声如洪钟。

  “哦?原来在这儿!”

  “老者”目光如同火炬,一眼便盯住了少年。

  这个三国不太对!

  吕布身体一抖,呆若木鸡,瞪着停留在天空中,全身青光闪闪、衣袂飘飘的白衣“老者”,嘴巴张得老大,像是能塞下一枚鸵鸟蛋(吕布:我塞不下!)。

  这画风,抽了吧?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