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举国飞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三国最胀的男人

三国之举国飞升 蔡参商 3045 2019.07.11 15:10

  “昂~!”

  听到这声长啸,吕小金娃身体立马僵住,小腿儿不受控制地抽起筋来,抖得跟筛糠似的。

  你昂个锤子啊,我晓得你在后头,亏得爸爸当初还以为你是祖师爷留下来的将煞勒。

  吕小布转过身,一眼就瞧见了血金红龙的两颗大眼珠子,眼如金钟,凶残嗜血,直被它盯得心里发毛,微笑着,腼腆而不失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嗨?”

  “昂!”

  血金红龙看起来是太想和吕小布交朋友,张开血盆大口,露出满口獠牙就扑了过来,激动得不行,一根根红色龙须都竖起来了。

  “××&##&@@&$$……!”

  指着血金红龙后方的血人,吕布口中叽叽歪歪骂出一段外星人语言,而后一个扭头撒开小脚丫子就狂跑,两条小短腿甩得飞起,产生一道道金色残影,不管不顾,姿态奔放潇洒。

  见状,血金红龙屈伸前爪撩了撩龙须,眼里浮现浓浓的戏谑之色。

  跑?跑得了吗!

  龙口一张,血金红龙“昂!”的一声就追了过去,尽管有点想不通这个没有主意识的灵魂体怎么忽然跟变了个人似的,但这并不能影响它要将其“嘎嘣嘎嘣”嚼了的坚定想法,越灵性的灵魂体越是大补啊,更何况此人体质特殊,灵魂体极为不寻常。

  然而,让它感到意外的是,看起来小胳膊小腿的吕布灵魂体跑起来就像一阵风似的,在他全力追击下也只能将距离一点点的压近,不能手到擒来。

  一人一龙在区域狭小的白色雾气中不停转圈,吕布玩命逃,红龙死命追,一圈又一圈,吕布气喘吁吁累成了一条死狗,额头冒出的细小金汗散发出股股清香,气味诱人至极。

  没有丝毫犹豫,早就想试试口感了。

  抹下一手汗水尝了尝,吕布眼睛一圆,紧接着慢慢眯了起来,这滋味,美得上天,仙家美味也不过如此吧!

  并且,浑身都是暖洋洋的感觉,疲惫不堪的身体仿佛瞬间恢复了活力,逃命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吕布心里一定,本以为小命有了保障,谁料那股香气好像也刺激到了身后紧追不舍的血金红龙,让它双目血红一片,张牙舞爪,如同发情母龙一般猛然加速。

  “小红,你可知你前世犯了天庭重罪理应当斩,多亏本座为你求情才能免除死劫!此番你下界受难之时竟想妄害本座,难道你就不怕被本座打入六道轮回永世不得超生吗?”

  奔逃中的吕布感觉身后劲风越来越狂猛,越来越迫近,心里一紧,慌不择言地说起骚话,企图忽悠那条肌肉龙。

  血金红龙打出一口龙息,目露不屑。

  天庭是什么鬼?你当我傻?还有,竟然敢叫我小红,活腻歪了吧!

  它速度不减反增,龙首开合,獠牙对碰,“吭哧吭哧!”的,眼看就要一口咬上吕布的金屁股,以两者的体型差距,吕布也就是半口的事,不过,塞牙缝还是绰绰有余的。

  吕布脚下一停就地坐下,面带微笑,稳如老狗,跑不脱了……

  “孽障!你还敢追?念及你前世记忆被封不知此事,本座恕你无罪,速速退下!否则休怪本座手下无情灭你魂魄,让你永远消失在这天地之间!”

  看着突然停留在紫色圆球旁的吕布,盘膝而坐,手掐兰花印,眼闭净世目,金光闪闪,紫芒映衬,一副宝象庄严的模样,血金红龙一阵愣神,大眼闪烁,他的意识本是邪神的,反映的也是邪神内心的不平静。

  这娃……说的跟真的一样,这年头,一个没有主导意识的灵魂体都可以这么能说会道的吗?不对劲,忒不对劲了,怎么比本座还邪性?

  血金红龙见吕布停下脚步反而也不追了,血红的大龙眼东瞅瞅西看看,想将吕布的金身看穿似的,眼睛里流露出极具人性化的迷惑之色。

  吕布紧张极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不知道自己猜得对不对,这个紫色圆球应该便是自己雷电异力的源头,既然它能保自己脑壳一片安宁,应该就能够克制邪神,所以,他打算利用这个圆球来搞死邪神,没错,就是搞死。

  自己也不知道邪神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但祖师爷已经被邪神玩儿坏了,别人都是“日你先人板板”,自己现在却要“日你祖师板板”,想想都是大逆不道,吕布心中已经出离了愤怒,迫切希望把亵渎祖师爷残念的邪神摁在地上蹂躏一百遍,再用一百种方法把它弄死。

  便在此时,邪神本魂忽然由血人再次转化为宝蓝色的祖师身躯,他已经走至血海边缘,面带亲和的笑容,又轻又缓说道:

  “孩子,快过来,那个紫色圆球里封印着一个强大的邪魔,你若离得太近它会吞噬你的。”

  看来邪神还是心有忌惮的,又开始扮狼外婆了,可惜吕某人早已看穿一切。

  “傻碧!”

  吕布伸手一指邪神,睁眼怒斥,恍如道喝。

  邪神心头一颤,还以为吕布施展了什么恐怖法术,结果等了半天毛事没有,立马明白自己是被人耍了,血眼盯着紫色圆球龙爪一握一放一握一放,踌躇了许久,最终目光一厉,蓦地向吕布扑咬过来,迅如闪电。

  我躲!

  吕布早有准备,一个闪身躲在紫色圆球后面,血金红龙绕过来,吕布就躲过去,血金红龙飞过去,吕布又藏过来。

  两者就像是在玩老鹰捉小鸡似的,血金红龙是老鹰,紫色圆球是母鸡,吕布是鸡崽儿。

  不知道玩儿了多久,吕布的苟力无穷无尽,血金红龙这只老鹰感到极其不耐烦了,恼羞成怒,决定掀桌子,搞死母鸡。

  “昂~!”

  血金红龙一头撞上紫色圆球,悍然无畏,气息凶厉,吕布心惊胆战,移开眼睛不敢看,又不自禁地移回来,生怕紫色圆球不够坚挺,一下子就被撞得爆碎。

  “啊——!”

  一声凄厉高亢的惨叫声骤然响起,持久得仿佛停不下来似的。

  吕布瞪大眼睛,瞧着邪神在血红渊狱中跳起了抱头狂甩舞,撕心裂肺地吼,心里可高兴了,自己竟然能够一球镇邪神?

  至于那条近在眼前的血金红龙却是直接被电得四肢疲软,全身瘫痪,紫色圆球就像粘在他身上似的,不断“滋滋”地放出电流,让血金红龙抽搐个不停,这些电流又通过灵魂联系传递给邪神本躯,给予他深深的疼爱。

  “啊!这……这是…什么鬼东西!啊——!”

  邪神凄厉惨叫,宝蓝色的祖师身躯又褪变成血红本体,止不住地消散,不,不能说消散,应该说是在转化,转化为白色雾气。

  “小子,快!快把那个圆球拿开!”邪神抱头叫道。

  他知道那个圆球有古怪,但却没有想到会这么可怕。

  吕布摇了摇头,喽。

  “不!吕布,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你的祖师!”邪神痛苦大吼。

  吕布目光淡漠,还是摇头,不,你不是。

  邪神魂影虚淡,幻灭不定,他此时已经明白过来,这是吕布本人,心中感到绝望无比。

  “啊——!我要魂飞魄散了!吕布,求求你,放过我!我能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闻言,吕布顿时笑了,邪神眼里闪过希望,眼底潜藏阴毒,想着日后如何报复今日之痛……

  谁知下一秒,吕布便龇牙乐道:“邪神老哥,我只想要你死,拜拜了您嘞!”

  “吕布,你个混球!你……”

  一句你仗球欺人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这只倒霉催的无上邪神便永远而彻底地湮灭在尘世中了,悄悄地来,轻轻地走,不带走一片云彩。

  邪神完蛋后,血金红龙却没有跟着消失,只是变成了木偶一般,动也不动。

  正当吕布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时,一条小黑龙蓦然从自己金躯内凝出,扑上了血金红龙的龙躯,狼吞虎咽,大快朵颐,模样如同饕餮一般,吃得那叫一个香啊,跟八辈子没吃过饭似的。

  吕布觑眼,认出了这条小黑龙,正是自己的将煞,自己被追杀亡命飞逃的时候,不见它出来帮忙,现在却跑出来捞好处,真是一只没心没肺的二五仔。

  不过,比较了一下两条煞龙的体型,就像是蚯蚓和蟒蛇的差距一样,吕布又原谅了这只小没良心的,好歹也算肥水不流外人田。

  见小黑龙吃得香甜吕布也不打扰它,远处的血红渊狱在紫色闪电的洗礼下急速转化成白雾,越来越多,越来越浓,最后都凝成了水珠,又向金露转变,还带有紫色。

  真棒,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吕布咧嘴,他能清晰感受到自己的灵魂在被爱抚滋润,自己的功力在突飞猛进,一连跨过好几个大大小小的境界,最终停留在超一流巅峰,灵魂就不知道强到了什么程度,总之是很变态的。

  鲁迅曾说:杀不死我的,只会让我更强。

  但是,吕布感觉自己这回可能强得过头了。

  不管是灵魂还是肉体都有了异常饱和的感觉,跟吃撑了一样,而且不是一般的撑,可以撑出人命那么撑。

  好胀!好胀!要胀死了!

  他觉得自己现在应该是三国最胀的男人,没有之一。

  谁能有吃邪神神魂的福气?尽管这是一只躲起来养伤的邪神。

  “嗝~~!”

  一声长长的饱嗝打出,吕小金娃顿时赶脚浑身舒坦,爽爽得失去了意识。

  外界,一间竹屋。

  “奇怪,刚刚天气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忽然就打雷了呢?”

  话音未落,转眼间,晴好的天空已是乌云密布,云层中雷鸣电闪,窗外狂风袭袭,一场冬日里极为少见的大雨倾盆而下,天地间霎时变得暗淡与湿润起来,这场雨来得是这般突然。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