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举国飞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冤家路窄

三国之举国飞升 蔡参商 2388 2019.06.07 13:45

  一名油腻中年人,长相富态,“咚咚咚!”地跑上楼梯,扶着楼梯口的木栏大口喘气,看起来是累坏了。

  他一眼便看见躺倒在雅阁门外门内,痛苦哀嚎的各大猪头,眼神顿时变得极为惊恐,惊叫道:“年轻人,你们闯下大祸啦!”

  吕布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只听一句气急败坏、又很是焦虑的话语从楼梯口传来,随后又看见一个富态中年人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到自己面前,大吼道:“年轻人,你知不知道他们是什么身份?”

  吕布揉了揉耳朵,这油腻中年人的声音着实太大,如雷贯耳啊,但他出现的时间未免也太准时了吧?

  打前不来,打的时候不来,打都打完了才屁颠屁颠地跑上来,要不是二爷说他身手不错,自己差点就被他这气喘吁吁,额头冒汗的模样给糊弄住了。

  这个中年人是这家酒楼的掌柜,店小二请示他的时候吕布远远看见过,对于中年掌柜的问话自己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老伯,你不就是想表现一下,撇清干系吗?我想说的是,这是不可能滴!有难你当哈……

  中年掌柜使劲儿跺了跺脚,又重重拍了拍桌子,气愤问道:“年轻人,我问你话呢!你到底知不知道他们是谁?你哑巴了啊!”

  吕布轻揉耳朵,翻着白眼,听得一愣一愣的,老伯,你入戏太深,看你这中气十足的模样压根儿不像一位四五十岁的中老年人,倒像是个朝气蓬勃的大小伙子哇。

  问完以后,掌柜不再搭理吕布,急急忙忙地去搀起这位公子,扶起那位少爷,手脚灵活,头颅深埋,不敢直视,但吕布倒是觉得他肯定是在阴到偷笑。

  “钱少!钱少!我扶您起来,呀!您的鼻子竟然歪了!”

  “陆公子!陆公子!您没事儿吧?完了完了!陆公子,您的牙,牙不见了啊!”

  “徐少爷!徐少爷!您伤得重不重啊?天呐!您的眼睛都变青了,还能睁开吗!”

  “诶唷,我的娘诶!郭大少爷,您的脸怎么破相了啊!”

  ……

  眼见油腻中年人“少爷”、“公子”叫个不停,忙得不可开交,满头大汗,吕布心里也怪不好意思的,当即对二爷,张辽弟弟还有魏越打了个走人的手势。

  想着还是别留在这儿给人添乱,反正他们也都吃饱喝足准备离开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脚底抹油。

  “站住!”

  吕布四人脚下刚走没几步,耳中突然传来一声暴喝。

  郭亮一身紫色的华服此时多了几个破洞,沾有许多尘灰污渍,显得颇为狼狈,但他却气势不减地追至吕布身前,面带愤恨,声色俱厉地大叫道:“你们四个不准走!”

  吕布看都没看他一眼,四人将他当做空气,脚步未停,继续往外行去。

  郭亮眼神阴冷,又跑了过来,伸出双手,拦在吕布的前面,一字一顿地吼道:“我说,你们四个不准走,你们没听见吗!”

  吕布眉梢一挑,斜眼瞧着这个面色红润的大猪头,真是一个没有太子命,却得了太子病的傻小伙儿啊,你说不准走我就不能走吗?笑问:“我就是要走,你有什么意见请说?”

  郭亮面容阴鸷,目光狠辣,狂笑道:“意见?哈哈!今天你们要是能够活着从这里离开,我郭亮的郭字老子就给你倒过来写!”

  “啪!”吕布话都没说,魏越就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个大耳刮子扇在郭亮的脸上,响声清脆。

  郭亮脑袋先是一懵,随后暴跳如雷,他郭亮在这偌大的太原城中几时受过这种屈辱,就连并州之首——刺使张懿,都视他为子侄,亲近有加,今天却被人打了又打,都打破相了!

  他两手急剧颤抖地指着吕布,怒叫道:“你们竟然还敢打我,老子告诉你们,你们完了!”

  “嗯。”

  吕布目光淡然地点了点头,乱世已至,手上有兵的人哪需要在意这些富家少爷?就算打交道也是直接找掌权人,稍显不耐地挥手说道:

  “麻烦你别挡道,把路让一下,我是个讲道理的人,这件事首先是那位掌柜贪财,其次是你们找虐,我觉得自己是占理的一方,亮仔,你怎么看?”

  亮仔?郭亮一愣。

  亮你妈的仔啊!

  吕布这随意的态度让郭亮神情一恼,感觉今天真是出门没看黄历,遇上一群无知无畏、四肢发达的傻叉了!

  他不打算让路,态度也很坚决,可是一见魏越再次举起蒲扇大的巴掌,眼带善意,心中顿时一颤,身体怂到了一边,嘴上却依然强硬,说道:“你们完了!”

  “嗯,我们完了。”吕布一边走一边不忘回他一句,逗他玩儿一下,这人有趣,或者说,纨绔子弟都有趣。

  “我说,你们完了!”郭亮以为这群“头脑简单”的二货没听懂,又大声强调道。

  吕布点头笑道:“嗯,亮仔你说,我们完了。”

  妈的!你个傻叉到底知不知道,躺在这里的这群人每个都可以让你们死上三四遍,连灰灰渣渣都剩不下!

  郭亮色厉内荏,表情抓狂了,再次怒吼道:“你他么听懂没有,我他么说你们他么的完了!”

  “嗯,我他么听懂了,你他么说我们他么的完了。”

  吕布向他微笑,点头致意,表示认可,这瓜娃子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气势十足,可惜怎么看都像受害者。

  此时,吕布四人已经走到了楼梯口,正准备下楼,忽然注意到,楼下又有一大搓人正朝五楼而来。

  为首的只有三人,一名中年文士,一名青年将军,还有一位常服之人走在最前面,身后是他们的随从,个个身材高大,形容彪悍。

  哟?熟人!

  吕布看见那名文士,心中一讶,此人正是昨日仅有一面之缘,便让自己下定决心要阴他一手,并州刺使座下的三把手,兵曹从事陈巳,这么大一群人堵在楼梯上,自己几人也下不去,索性又退了回来。

  当那三人走上五楼以后,郭亮眼中顿时一亮,急忙奔向中年文士,又抹鼻涕又抹眼泪,指着吕布四人哭诉道:

  “姑父,您要为侄儿做主啊,您看看,他们把侄儿打成什么样儿了?都破相了啊!”

  陈勋这个身体长得像皮球,脸肿起来又像个葫芦娃的黄衣大胖子不知是从哪里窜出来的,滚到陈巳脚边,大哭道:“爹!他们欺负孩儿,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

  妹的,打了小的果然就会来老的,跟打闯关游戏似的,冤家路窄!

  吕布心里嘀咕一句,指着陈巳,对魏越说道:“再揍他们两个一次!除了这个人揍……”

  魏越只听了前半截就如一阵旋风般奔了出去,对着一袭黑色大氅、风度翩翩的陈巳,劈头盖脸就是五六个大巴掌,掌掌货真价实,不演不水,下手狠得一皮,揍得舒爽无比,可想而知,魏越心里到底有多想揍他。

  陈巳的脸瞬间便肿胀充血,变得满面通红起来,感觉脸上火烧火辣的,脑袋一时懵圈儿了,半天回不过神来。

  他是谁?

  堂堂并州刺使座下的兵曹从事,掌管并州全部兵马!

  城外汾河河畔的五万大军除了刺使可以调动以外,便只有他一个人能够指挥!

  现在,一个个小小郡守主簿的手下,竟然敢抽自己大耳刮子,还左右轮抽,抽得“啪啪!”的,简直是奇耻大辱啊!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