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举国飞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单挑是一种习惯……

三国之举国飞升 蔡参商 2552 2019.06.11 23:43

  午时三刻。

  并州刺使张懿,雁门郡郡守丁原,上党郡郡守,乐平郡郡守,新兴郡郡守,定襄郡郡守等人带着一干小弟,“呼啦啦”地全都登上了城楼。

  吕布立即便注意到了他们,顿时龙骧虎步地走至丁原的身后,脚一定,身一转,头一扬,一副尽忠职守好小弟的模样,一身黑袍随风飘扬,看起来格外放荡不羁。

  张辽弟弟站在吕布身旁,二爷和魏越则站到了吕布身后,吕布看见成廉这只狗货正朝自己挤眉弄眼,浪笑得飞起,挑了挑眉头:狗货,你脑子沃特了?

  成廉笑而不语,眼中得意:哈哈!瘟神老爷勒,你也有被丁矮子骂的时候?哈哈,真是活该啊!我高兴你怎么滴!

  吕布了然了,轻轻牵起成廉的小手(呕),握得紧紧的,死都不要放开,紫色闪电喷涌而出,火花四射,“滋啦!滋啦!”的……

  “你他!呃呃呃……!”

  成廉一句“你他空妈比”委屈地憋在心里,有苦说不出,翻着白眼,身体巨颤地打起了摆子。

  狗货,你怎么就学不乖呢?是我不够暴力和SM吗?还是你太空虚寂寞冷了?

  吕布细心的思量了一会儿,不太明白,但也不想打扰成廉,就让他一个人静静体会被雷电贴身爱抚的美妙滋味儿吧,然后将目光投向上党郡郡守身后一位穿着铠甲,长得有点像洋人的老大哥。

  这位老大哥长着一对整齐的八字胡,八字胡的末端向上打了个卷儿,下巴有一小搓细长弯曲的山羊胡,两侧耳迹各自垂下一缕弯弯的黑发,除了皮肤微黑,眉毛斜指以外,妥妥的是一位老外(阿凡提……)啊。

  此人应该就是上党郡行军司马(等同都尉)张杨了,说起张杨大家可能不认识,但要说起十八路讨董的诸侯大家肯定就都熟悉了,没错,这个老外正是十八路诸侯中的其中一路,吕某人一眼就认出来了(吕布:毕竟长得太有特点了……)!

  要不要打个招呼?

  以后十八路猪头,不是,诸侯讨董的时候也好和他来点py交易,让他给自己通风报信,里应外合啥的。

  吕布一直盯着老外看,张杨难免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微微侧身,疑惑地看向吕布。

  小老弟,有什么事吗?

  吕布冲他友好地笑了笑,打出手势,示意等稍后空闲了再说。

  张杨不明所以,伸手摸了摸自己弯成圈圈的山羊胡,点点头。

  忽然,城外角声大振,喊声四起,十万人的呼喊如同天崩地塌,仿佛岳撼山摧。

  城楼上的诸人顿时一惊,闻声纷纷朝城楼下望去,只见一名匈奴将领手提一口长柄大刀,从匈奴大营中拍马而出,在城下搦战,身后数百骑匈奴骑兵列队跟随,扛着黑色的匈奴王旗为其掠阵。

  单挑吗?

  吕布眼里闪过一抹亮光,这还是他第一次见识两军正式对战之景,不得不说,有趣。

  这名匈奴将领挥动手中雪亮的长刀,左右翻飞,驱马在城下走来走去,耀武扬威,目光不屑地瞥向城楼,大声嘲笑道:

  “汉儿真是胆小如鼠!连去前线防御的勇气都没有,竟然白白将自己国家的领土拱手让人,一群鼠辈耳!哈哈!可有汉儿将领敢出城与某一战?”

  闻言,楼上诸人不由看向张懿,目光闪烁,表情不一,放弃前线据城而守的战略正是张懿提出并坚定执行的,但他们却未必赞同,丁原便是极为反对的一位。

  张懿眼中一恼,指着城下的那名匈奴将领,高声喝问道:“有谁愿去斩杀那名异族之人?”

  张懿背后的一名小将抱拳走出,口中说道:“末将愿往!”

  众人将目光打量向他,面带考量,吕布只看了一眼便表示自己不认识,应该真的只是一个无名小将,此人并非高顺。

  张懿脸上一喜,便命小将拨马出城应战。

  那小将领命之后,在城下点了数百人马,冲出城门,城楼上擂起了震天的战鼓声。

  匈奴将领把长刀一横,狂妄大笑道:“哈!汉儿速来送死!”

  小将使一杆长枪,闻言一怒,一抽马匹朝着匈奴将领急速冲去,口中喝喊道:“异族奴将,纳命来!”

  那名匈奴将领同样拍马冲来。

  两马相交,“乒乒乓乓”地斗了十数回合,那匈奴将领狞笑一声,一股黑气从手中浮现,覆盖在长刀上,只一劈,刀势陡然迅猛加快,那名汉人小将还未反应过来,便已经人头落了地。

  城楼上的众人大吃一惊,面面相觑,未曾料到那匈奴将领竟有如此本事。

  数百汉人兵马丧气而回。

  掠阵的匈奴骑兵兴奋不已,摇旗呐喊:“统领威武!统领威武!统领威武!……”

  匈奴将领把刀一斩,看向楼上诸人,再次大声挑衅道:“汉儿将领如此不堪一击!难怪只敢躲在城内当缩头乌龟啊!哈哈哈……!”

  张懿痛失一员爱将,又听匈奴将领的辱骂之语,顿时面色铁青,怒问众人道:“有谁能斩此异贼!”

  吕布本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东张西望,看谁会上,心态极好,现在还不是他出力的时候,那名匈奴将领虽然有点实力,但最多初入武境,是为太一境,位列三流。

  不过,即便只是三流武将也是入了流的,武力超出了常人太多太多,一臂之力或达千斤。

  可惜的是,这个世界就算是普通的壮年也可徒手轻松拿起一两百斤重的东西,若是经过训练的精兵,两三名一齐抬起上千斤的巨石也是毫不费力的,所以不到一定境界是根本不存在以一破万的情况。

  何况还有军队战阵,专为克制虎将的存在!

  吕布看见,张杨一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模样,本以为他会出战,却被上党郡郡守一把按住,用眼神制止了他。

  张杨脚下都已经跨出一步,虽然心中不解,但还是收回脚步,沉默不语。

  “刺使大人,顺愿前往斩此贼头颅!”

  高顺还是走了出来,双手抱拳,声如巨钟道。

  张懿急令高顺出战,有意无意地瞪了吕布一眼,似乎怪他不识趣。

  吕布暗翻白眼,心里嗤笑一声,看着“自己”的陷阵之主高顺披盔带甲,取刀上马,出城而去,身后跟着数百名掠阵的小兵,琢磨着得把这个墙脚早日挖过来,不能让他再给张懿当狗腿子了。

  城楼下,匈奴将领蔑笑一句:“没想到真有汉儿将领还敢来送死,速速死来!”

  语罢,匈奴将领飞马朝高顺冲来,高顺立马不动,两边号角与战鼓声响彻天边。

  匈奴将领冲至高顺身前,刀锋直取高顺头颅,怒叫道:“死!”

  一道墨光乍然惊现!

  说时迟那时快,高顺手中的长刀蓦然往上一撩,迅如惊鸿、快似疾风,势若雷霆,将那匈奴将领连人带马立劈成两半,马匹瘫软在地,人已倒飞出去,血水迸溅,倾洒长空。

  匈奴军中的号角声戛然而止,数百匈奴骑兵惊惶地飞退而走。

  数百掠阵的汉人骑士与城头的守军振奋地高呼起来:“万胜!万胜!万胜!……”

  刺使张懿在城楼上拍手叫好,大赞高顺,诸位郡守亦是对高顺刮目相看。

  丁原内心则暗自比较了一下,不知自己的主簿和从事与那高顺,究竟谁会更胜一筹?

  然而,还没等高顺回城,从南面又飞来一骑,那人手持一杆长矛,口中叫道:“吾乃黄巾将领杨奉,特来请战,汝是何人?”

  原来,黄巾军在匈奴军安营扎寨的时候也抵达了太原城,他们同样在西边离太原城两三里远的地方建起了大营,匈奴军靠北,黄巾军靠南。

  吕布一瞧,顿时就纳了闷,这些将领怎么一个个的就都这么喜欢单挑,单挑的输赢还能影响一场战争的成败?

  还是说,单挑仅仅就只是一种习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