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举国飞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名动太原

三国之举国飞升 蔡参商 3200 2019.06.23 11:15

  黑屠军将匈奴黄巾两军杀穿以后,远远的,吕布向丁原大声叫道:“郡守,速往此处撤军!”

  说完后,吕布又对黑屠骑士沉声说道:“变阵,突围!”

  一令方下,黑屠军全军调转马头,两翼未动,中间向前突出,就像从一个正三角形拉成了一个倒三角形,阵型倒转过来。

  「人中吕布」固然效果强悍,攻防兼备,可是却有时间限制,最多只能维持半个时辰左右,并且准备时间极长。

  所以,吕布压根儿就没想过,要靠这个闷头在十数万精锐大军中杀个七进七出,仅仅只想将太原城守军救援出去而已。

  俗话说得好,人不作死就不会死,进出一次都已经很了不得了,吕布觉得做事还是稳当一点的好,实力不够,暂且咱先不浪。

  由于阵型变幻后,二爷成了锋矢的“锋”,一柄破铁长刀舞得溜圆又飞起,青光闪耀,水泼不进,杀得匈奴军和黄巾军鬼哭狼嚎,屁股尿流,吕布倒是空闲了下来。

  他驱马行至正往这边迅速撤退过来的丁原、张懿等人身前,抱拳说道:“郡守,刺使,下官救援来迟,还望恕罪。”

  丁原动情不已,虎目含着泪花,激动道:“主簿,不迟!不迟!吾得主簿实乃大幸,这是第二次了啊!”

  吕布明白丁原的意思,是说自己已经救了他两次了,但却被他含情脉脉的目光看得心中一阵恶寒,强忍不适,拱手谦虚道:“郡守大人过奖了,这是布的本职!”

  眼见此幕,张懿目光闪动,沉默不语。

  并州另外的几大郡守脸上除了劫后余生的庆幸,非但没有表示感谢,反而满眼忌惮地暗暗打量吕布。

  此人是谁?竟有如此勇武与胆魄!

  “郡守,刺使,布去援救其他将士们了!”

  打过招呼以后,吕布没有再耽误时间,催马冲向一座座数丈高的小山峰,恰好瞧见模样大变的成老狗,他正与一只石铠蛮兵打得难解难分,啧啧笑道:“哟?成都尉,你不行啊!”

  卧槽!瘟神老爷,你总算来了!

  成廉一拳冒着黄焰,将蛮兵的限量版大号石斧锤飞,气喘吁吁,依然改不了狗性,大嗓门儿地回怼了一句:“你行你来啊!”

  “行了,老成,接下来就交给吕某人了!”

  此话刚落,吕布人便已从战马上腾起,直直冲向那名石铠蛮兵,手中双矛黑雾缭绕蒸腾,一条丈许长的煞气黑龙霎时凝现而出,气息霸道至极。

  见此,成廉揉了揉干涩的眼角,努力想挤出一滴眼泪,娘的!俺老成心里竟然会有那么一丝丝的感动!

  他早先一直在和小山峰硬刚,撂翻了二十余只,即便他是个大肌一霸,猛得一皮,此刻也已经累成了一条狗,身上黄焰明灭不定,煞气都快枯竭了。

  吕布的话让他感觉分外温暖,宛如冰天雪地里的一个长情拥抱,滋人魂魄,润人心灵,暖人肉体。

  呕!

  在石铠蛮兵惊恐的目光中,吕布一矛从它的胸膛穿胸而过,石铠蛮兵的乌光石甲在吕布的长矛下如同豆腐一般,一道长长的血柱迸射而出,倾洒长空。

  吕布口中低喝一声:“退!”

  太原城守军的压力立时大减,连忙抽身而退,朝着黑屠军开辟的突围通道急急跑去,紧紧跟随,迅迅协助,但眼睛却总是向后张望。

  他们眼里含着好奇,敬佩,以及感激。

  那名黑袍将领是谁?竟然如此骁勇善斗,勇猛无敌!若是跟随这样的将领作战自己等人岂会被人屠杀至此!

  真的万分感谢!

  石铠蛮兵倒地以后,吕布又立即冲向另一只,杀得血水长淌,山峰堆积,神武得就像在屠鸡宰狗。

  石铠蛮兵与黄巾力士仿佛遇到了克星一样。

  成廉眼睛瞪大,抓尖耳挠猴腮,心里惊叹又惊奇,这个瘟神老爷还是这么猛!

  不对,是更猛了!

  另外,他的将煞颜色怎么变了?难道是什么黑科技吗?

  不过除了一开始杀掉了十来只小山峰,之后,吕布更多的是从旁牵制,给太原城守军创造撤退的时机。

  毕竟,他也不是铁打的,能保留一分便保留一分,十数万大军全力围剿,黑屠军能否突围出去还是个未知数,他哪敢把力气全部用完。

  但也正因如此,太原城守军近乎全部脱身以后,吕布反而被黄巾力士与石铠蛮兵包围了起来,这些小山峰似乎认准了吕布,根本没有追击太原城守军的意思。

  吕布神情微凝,郭太与匈奴大军的统帅似乎想将自己留在此地?

  我晕,真是造孽啊!

  不容吕布多想,黄巾力士的硕大铁拳已经砸了过来,拳势迅猛,虎虎生风,石铠蛮兵的石斧也猛力劈砍下来,势大力沉,乌光闪烁。

  五六只铁拳,五六柄巨斧同时狂猛地砸下劈下,将吕布的所有退路完全封死,不留丝毫缝隙。

  吕布头皮发麻,感受到那凛冽的杀意,心里大呼夭寿啊!

  蓦然,吕布瞥见一名黄巾力士的肩部竟然坐有一名女子,他目光只一闪,妙计(坏水)顿上心头。

  这女子身份必然不简单!

  五六柄石斧劈来之时,吕布突然弹跳而起,拼着背部挨了一名黄巾力士的老拳以后,气血翻涌地跃向那名女子,将其一把擒在手中,又向地面跳去。

  但是,吕布的这个举动像是捅了蚂蜂窝一样,所有黄巾力士全都变得狂暴起来,口中发出震天怒哮,发疯似的不管不顾地向吕布袭来。

  卧槽!

  吕布瞪眼,心里却若有所思。

  他刚躲过左侧一只磨盘大的拳头,又是一只黄芒闪耀的铁拳朝自己面门砸来,他来不及躲闪,弃了手中的长矛,一把拔出腰间的宽刃大剑,黑色煞气瞬间萦绕,力劈而下。

  一道血光骤然乍现,大股血水猛地溅入吕布眼睑面部,浓烈的血腥气直窜进吕布口鼻之中,吕布脑袋随之一懵,反应也为之一顿。

  便在此时,他突然感受到一股猛烈的劲风直朝自己头颅袭来,吕布此时已经来不及抵挡,形势凶险万分。

  千钧一发之际,张辽与魏越同时冲至吕布身前,口中暴喝道:“休伤我大哥(老大)!”

  张辽长枪一掷,蓝焰大盛,一枪穿透那名黄巾力士的心脏,魏越手中大刀一砍,煞气透刀而出,将黄巾力士一人多高的拳头齐腕斩断。

  吕布恢复视线,一眼看见团团围拢过来,眼睛血红的小山峰,口中当即说道:“走!”

  随后,又对手中的女子凛然一喝:“叫那些黄巾力士挡住石铠蛮兵!”

  他单手扣着那名女子柔弱的脖颈,向后飞身而退,张辽与魏越二人且战且退,几人飞速撤到了太原城大军之中。

  此时,匈奴大军与黄巾大军的血煞云团向着黑屠军的云团汹汹猛撞,十数万人形成的血煞云团漫天都是红云,遮阳蔽月,辽阔无边,气息恐怖。

  『青龙』、『蓝麟』、『黄豹』、『黑蛟』四方起伏,吞云吐雾,将黑屠军的血煞云团急剧凝汇收拢。

  若非有这四只煞兽镇压,在血煞云团的比拼中,黑屠军的云团恐怕顷刻间便会分崩离析,云消雾散!

  到那时,吕布等人都会难以动用煞气,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黑屠军的血煞云团虽然摇摇欲坠,但却一直在顽强地坚挺着。

  便这般,黑屠军在二爷的带领下终于杀出重重包围,太原城守军得见天日。

  此际,朝阳已初升,东方火红一片,光芒万丈。

  黑屠军殿后,太原城守军向着城池疾奔而去,后面是无边无际,仿佛一道横亘深渊般的大片追兵。

  不过,总的来说,他们已经得救了!

  张懿与并州的几大郡守逃出生天,看着骑马走在丁原身后的黑袍将领,心情复杂,眼神莫名。

  如此勇将竟不能为自己所用!

  却在此时,吕布心头突然警兆大生,脊背生寒,头一低,立即朝马背上趴伏而下。

  这个动作完成的瞬间,一支利箭,携带着千钧之力,仿若一道惊雷,狂响厉啸,从吕布的侧后方暴射而来,正是视线的死角。

  箭势强劲无比,箭招狠辣无情。

  吕布回身一望,只见那名昨日冲阵突袭的匈奴大将对自己咧嘴一笑,抬了抬手中的大弓。

  是他!

  吕布脑海里乍然惊现一幅画面,此人正是自己记忆中,已经被“射杀”的那名匈奴万夫长!

  “啊!”

  “刺使大人!”

  一声惨叫以及一道道的惊呼,将吕布从回忆中拉回,原来,方才那支利箭没有射中吕布,却将张懿射了个透心凉。

  真漂亮!

  吕布目光一闪,强压下心底陡然溢出的喜意,谁能想到张懿竟是这般憋屈地嗝儿屁的?背时……

  真是一个好队友!

  吕布悄悄给那名匈奴大将竖了个小拇指,又对丁原怀中死不瞑目的张懿说道:“刺使大人,安息吧。”

  张懿翻着白眼,嘴角溢血,已经说不出话:“……(张懿:我知道我必须死,我也应该死,我死不足惜,可是,你就不能委婉一点?)”

  之后,在吕布十二分的警惕之下,那名匈奴大将再也找不到放冷箭的机会,不过他已放下手中的大弓,似乎没有再射的意思。

  黄巾大军中,那名黄裙女子轻揉自己雪白的脖颈,望着吕布渐渐远去的背影,面色微恼,心中荡起一丝丝的涟漪。

  这是个什么样的人?

  最终,太原城守军终于有惊无险地回到了城池中,同时也将吕布亲率黑屠军深入敌阵,援救他们杀出重重包围的事迹带回了太原城。

  这一天,吕布注定要名动太原!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