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举国飞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文姬抚琴(下)

三国之举国飞升 蔡参商 2566 2019.05.28 00:09

  闻言,蔡琰眼里闪过一抹黯然,朱唇轻咬,强颜笑道:“家父因罪流放,如今避难江南,我又怎好过去累赘于他,故乡无人,恐已物是人非,昭姬若是回去,也只不过是徒增伤感罢了。”

  从蔡琰的话语中,吕布竟听出了一种天下之大,何处是家的悲戚,他情商在线,没有问为何不回河东卫家的屁话。

  这悠悠寰宇之间,广阔苍穹之下,竟然连一个小小女子的容身之处都没有!

  “那就跟我回家吧。”

  吕布脑袋一热,口中脱口而出道,声音很轻,但却很稳,也不知道经过他的瓜脑壳想过没有,这句话的歧义究竟有多重。

  家?

  蔡琰眼中一怔。

  家,是什么啊?

  自己从出嫁到现在都快忘记了啊!

  我,还有家,还能回家吗?

  秋水般的长眸逐渐蒙上一层雾气,挺翘的凝脂鼻翼急促翕动着,蔡琰皓齿紧咬着朱唇,微仰着雪白的脖颈,倔强问道:“可是大人,我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儿啊?”

  吕情布轻声答:“有我在的地方,都是家。”

  “呜~!”

  一瞬间,蔡琰从仙子哭成了泪人儿。

  ……

  一处庭院,景致宜人。

  黄花铺地,花团锦簇;红叶翩翩,篱落飘香;西风乍紧,犹听莺啼;暖日常暄,又添蛩语;翼然之榭,落于中庭;若耶之溪,曲径通幽。

  庭院中的小榭有两三道人影。

  一名双马尾的黄裙小姑娘喝着手里的西瓜汁,耸了耸精巧的小鼻子,说道:“大兄不喜欢我了!”

  一名白色深衣常服的青年,坐在小姑娘的身旁,单手撑着脸颊,哈欠连连道:“大胸喜欢你。”

  黄裙小姑娘哼了一声,不开心地说道:“大兄不疼我了!”

  白衣青年昏昏欲睡,努力睁开眼睛,无精打采道:“大胸疼你。”

  黄裙小姑娘用乌溜溜的大眼睛,瞪了一眼青年,更加不开心地说道:“大兄不爱我了!”

  白衣青年的脸紧挨着桌面,翻着白眼,有气无力道:“大胸爱你。”

  黄裙小姑娘鼻子一酸,金豆豆在眼中凝聚,伤心道:“大兄不要我了!”

  白衣青年喃喃呓语道:“大胸要你。”

  说完后,白衣青年便闷着头,沉沉睡了过去。

  这时,一位身穿浅紫色褙子,白色内衬的高挑女子走了过来,面带疑惑,柔声问道:“馨儿妹妹,吕大人他怎么睡着了?”

  黄裙小姑娘轻哼一声,小嘴微撇,不高兴地说道:“当然是等你调琴等得不耐烦就睡了!”

  闻言,高挑女子的目光微微一黯,吕大人的妹妹好像不太喜欢自己似的,却依然柔婉笑道:“都是昭姬手脚太过笨拙,让吕大人和馨儿妹妹久等了!”

  三人分别正是吕布,李馨儿与蔡琰。

  这一月以来,吕布率领黑屠军南征北战,东征西讨,马不停蹄地清缴雁门郡境内的匈奴人,神经一直紧绷着,可以说是累坏了,如今,郡内匈奴已平,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鸽儿一段时间,他立马就向丁原请了个长假,将黑屠军交给张辽弟弟统率,在家里摸着鱼,天天都在打瞌睡,越睡越想睡。

  李馨儿一甩长长的双马尾,瞪着蔡琰,皱紧了小眉头,都是你让大兄不疼我的!嫌弃道:“哼!要不是大兄想听你弹琴,我才不愿意听呢!”

  蔡琰微微一愣,眼里闪过一丝委屈,张了张口,又不知该说点什么才好,只觉心中酸楚难言,有一种寄人篱下之感。

  还好,吕布半睡半醒之间听到了两人的对话,赶忙抬起头来劝架,他揉了揉李馨儿的小脑袋,目光宠溺,嗔道:“馨馨老妹儿,怎么能这么跟姐姐说话呢?姐姐这几天对你好不好?你手里的西瓜汁可还是姐姐帮你榨的呢!”

  李馨儿小脸儿一红,声若蚊蝇地向蔡琰说了声“对不起”,然后不依地一头扑进吕布怀里,我就是个小气鬼!

  吕布一把将李馨儿抱到腿上,又对蔡琰笑道:“琰儿,我老妹儿就是这样,从小被我宠坏了,方才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和她多相处一段时间就好了。”

  大兄最疼我了!

  李馨儿乖巧地坐在吕布大腿上,“咯咯咯”地笑着,开心得不得了。

  蔡琰十分羡慕地看着这对兄妹,他们的感情竟能如此深厚,心里的委屈早已在李馨儿的一声“对不起”中烟消云散了,她缓步走至庭院红树下的竹席,盈盈坐下,款款抬手,葱段般修长洁白的手指轻轻按住银筝丝弦。

  吕布坐于小榭中的石墩上,轻笑道:“布早就听说过,琰儿是大汉有名的才女,不光擅长诗文与书法,而且琴艺无双,甚至能够听音辨弦!今日有幸,能够聆听一回,一睹风采!”

  蔡琰浅浅一笑,女为悦己者容,她的要求并不高,能有一处安身之地便好,如果还能有一个懂自己,护自己的人,她觉得自己都太过贪心了。

  手指轻动如起舞,款按琴筝似画人。

  红叶翩翩落,碧溪潺潺走,暖风、骄阳与黄花。

  琴声如流水般倾泻而出:

  “

  夫兰当为王者香,今乃独茂,与众草为伍,譬犹贤者不逢时,与鄙夫为伦也。

  习习谷风,以阴以雨。

  之子于归,远送于野。

  何彼苍天,不得其所。

  逍遥九州,无所定处。

  世人暗蔽,不知贤者。

  年纪逝迈,一身将老。

  ……

  ”

  这是一首《幽兰》,相传为孔子所做,沉郁顿挫的琴声中,吕布的眼前出现一幅栩栩如生的画面,他仿佛身临其境般地看到了一位郁郁不得志的老者,自伤生不逢时,寓情于词曲中。

  孔子历聘春秋诸侯,诸侯莫能任,自卫国回反鲁国,途经隐谷之中,见芗兰独茂,故作此曲。

  琴声美则美已,但太过沉重惋叹,吕布听出了一股极具悲伤之意,文姬是在为他的父亲而不平、感伤。

  大儒蔡邕早年拒绝朝廷征召不愿出仕,后被征辟为司徒掾属,任河平长、郎中、议郎等职,因性格刚直,时常上书针砭时弊,遭人嫉恨,被流放朔方,几经周折,避难江南(此时的江南大部分都是不毛之地)。

  吕布摸出自己的OPPO手机,翻到《霓裳羽衣曲》,对红树下,竹席上紫服白衣的女子温和笑道:“琰儿,我对你的琴技心生叹服,但这首曲子却不太适合你,不如你来弹我这一首?”

  此时,蔡琰依然沉浸在感伤之中,似乎未曾听到吕布的话语,但,吕布手机中的歌曲已然响了起来:

  “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杆。

  ……

  ”

  听到此曲,蔡琰蓦然回过神来,惊奇地看着吕布手中的小玩意儿,词曲不断流入耳中,她的明眸渐渐变亮,神情慢慢变得惊讶与惊喜。

  这首曲子意境好美!是吕大人作的吗?

  蔡琰目泛异彩。

  良久。

  《霓裳羽衣曲》一曲终了。

  蔡琰只是低头凝眸了一瞬间,便在吕布诧异无比的目光中将玉白的双手轻搭在古筝上,拨动了琴弦。

  天籁之音骤然响起:

  “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名花倾国两相欢,

  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

  沉香亭北倚栏杆。

  ……

  ”

  天空中,一座美轮美奂的仙宫渐渐浮现而出,绣帘珠幕,画栋雕檐,说不尽的光摇宝阙金铺路,雪照琼台玉作宫,更见鲜花馥郁,异草芬芳。

  有仙乐奏响,仙宫中身穿霓裳羽衣的仙子翩翩起舞,仙女的歌声玄妙优美,悠扬婉转;跳舞的仙女荷袂蹁跹,舞姿灵动。

  荷衣欲动兮,听环佩之铿锵;靥笑春桃兮,云堆翠髻;纤腰楚楚兮,风回雪舞。

  此曲只因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琰姐姐弹得好美!”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