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举国飞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兵临城下!

三国之举国飞升 蔡参商 2090 2019.06.11 16:32

  “雁逐狂沙漫古道,鸦翻残照洒苍山。胡天挂月悲笳远,汉柏凌霜烽火闲。晴翠无踪荒漠处,长风瑟瑟送人还。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黄尘足今古,枯骨乱蓬蒿。百战苦不归,刀头怨月高。塞云随阵歇,寒日傍城消。城下有寡妻,哀哀白骨号。”

  十月的太原,已经进入了寒暖交替的季节,白天万里晴空,阳光明媚,到了夜晚,便是朔风四起,寒意刺骨。

  这天清晨,太阳初升。

  东方的朝阳从白茫茫的雾气中升起,刺破云层,撒下绚烂的光辉,将太原城,以及周围成片的树林、河流与良田渲染上了一层耀眼的金色。

  吕布站在太原城的城楼上极目远眺,这里城墙高耸,俨如从云端向下俯瞰,远处可以清晰看见一望无垠的平原草甸,树林金田;向上仰望,碧空纯净,宛若铺上了一层透亮深厚的蓝色液体,巨大的白云飘在空中,点缀其上。

  然而,眼前虽是一副大好的风光,吕布心里却是万分沉重,没有丝毫欣赏之意,依昨日张懿之言,不出所料的话,匈奴大军与黄巾余寇今日午时便会兵压太原!

  太原城中早已不复往日的繁华,家家闭门,户户不出,商家店铺大多数挂上了歇业的木牌,宽阔的街道上显得空旷冷清,只有寥寥无几的行人还在走动,但也都是埋头缩身,步履匆匆。

  树上枯黄的落叶,被偶来的秋风一卷,顿时漫天飞扬,杂乱无章,景象萧瑟至极。

  ……

  太原城西边两百里的地方,有一支大约十万人、全副武装的匈奴马步兵军队,绵延十余里,浩浩荡荡,一眼望不到尽头,宛如一条浩瀚的苍龙。

  此时,这支军队正向东边的太原城火速奔行着,铠衣裙甲碰撞间,不断发出“锵锵锵”的金属铿锵声。

  军队最前方,是近两万人的骑兵队伍,骑兵队的中间,有一座装饰奢华的巨大木辇,其被周围的亲卫骑兵严密护卫着,一名头戴兽骨项链的青年伸出左手,撩起木辇上的车帘,兴致勃勃地打量着四周被收割过的良田以及广袤的草原,兴奋叫道:“叫雄苍大帅过来一谈!”

  话语刚落,一名亲卫即刻领命而去。

  不一会儿,一位匈奴大将驱马来到木辇旁,握拳于胸,躬身问道:“二王子,您找雄苍有何事?”

  这名大将眼睛灰亮,面如刀削,棱角分明,并且胡须极厚,身上穿戴着一套灰黑色的将军铠,马悬牛角劲弓与精铁长槊(西方的骑士重枪?),腰部配着两柄弯刀,一长一短,一左一右,一青一灰。

  他的身材在众多体格壮硕的匈奴人之中一点也不算高大,但举手抬足却都让人觉得分外有力与沉势。

  听见匈奴大将略显沙哑的声音,青年目光微微一闪,摆手笑道:“雄苍大帅不必多礼,小王只想问问,我们还要多久能够抵达太原城?”

  “二王子,不出半日,必可到达!”匈奴大将语气沉稳。

  “哦?如此甚好!”

  青年心中振奋,伸手一指远方一望无尽的原野,面露激动,慷慨激昂地说道:“独孤将军,此处土地如此肥沃,若我呼延翰能够带领休屠各族人南迁至此,一统南北匈奴之事,便可指日而待之啊!”

  原来,这青年便是与吕布有过一箭一矛不解之缘的休屠各二王子,呼延翰。

  看他乘坐的崭新黑龙木辇,应该是还没改掉装空逼的优良习惯。

  其实呼延翰长得也是挺俊俏的,鼻梁英挺,面容白净贵气,身躯挺拔,衣物华丽,配饰极多,再加上有权又有钱,妥妥的高富帅一枚,像这样的好小伙儿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不多见的,就是脑壳有点缺。

  匈奴大将对呼延翰这位部族二王子的话不置可否,灰色的眸子向南遥望,他知道那里必然还有另一支军队与他们怀着同样的目的,何况太原城也并不是摆设,据探子回报的消息说,至少有七万大军。

  他独孤雄苍从不做镜花水月的幻想之事,并州的归属问题依然存在悬念,日渐孱弱腐朽的大汉王朝会不会调兵支援也是个未知数,若是因此给休屠各招来大祸可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独孤雄苍的大手往前一挥,声音低沉道:“传我将令,加速前进!晌午准时安营休整!”

  传令兵前后奔走,顷刻间将命令传至这条长龙般浩荡的匈奴大军前后。

  “是,大帅!”

  匈奴大军的应喝声冲天而起,此起彼伏,响彻云霄。

  “锵锵!锵锵!锵锵!……”

  ……

  午时,太原城,城楼之上。

  急促的警锣声被守城士兵猛力敲响起来。

  “匈奴大军!匈奴大军!”

  “匈奴异族来了,就在西边!”

  “天呐!怎么会这么多人?”

  “我们能战胜他们吗?”

  “别愣着!快去通知刺使与各位郡守大人!”

  ……

  形势紧急,士兵们急急呼喊,忙忙跑动,争相告焉。

  从早晨便一直等候在此的吕布面上浮出一抹凝重之色,死死盯住远方的天际。

  十万大军到底有多少人?

  黑压压的一大片,如同隐天蔽日的一整块乌云轰然落了下来,将地面完全盖住。

  数不清!望不尽!

  魏越惊叫道:“我滴个乖乖!老大,这是人还是蚂蚁啊!”

  金黄草浪急剧翻滚,匈奴大军兵锋直指太原城,仿佛蚁潮侵袭,又如铁流倒灌,飞速倾压了过来,兵临城下,声威震天!

  地面在颤动,匈奴人面带兴奋,目光狰狞,贪婪地注视着近在眼前的雄城,隔得老远都能感受到他们身上的凶厉气息,震慑人心。

  城楼上的守城士兵双腿轻颤,连武器都快拿不稳了,呆呆傻傻地看着那无穷无尽的匈奴人军队快速接近。

  旌旗簇簇,迎风招展;军容齐整,肃穆威严;尘土飞扬,遮盖高天。

  局势转瞬间就变得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了!

  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

  万幸的是,当距太原城只有两三里路的时候,他们忽然停下了脚步。

  匈奴大军的最前方,独孤雄苍遥望城楼,沉声令道:“扎营!”

  “嘟~!”

  传令兵立即吹起了雄浑的号角声,并非攻城之音,而是休整之声。

  这低沉浑浊的号角声弥漫在满天秋色之中,不禁令人心头发紧、沉重。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