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举国飞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一卷图纸

三国之举国飞升 蔡参商 2299 2019.06.10 02:31

  “刺使大人!我有一话要讲(……)!”

  吕布重喝一声,脊背挺直,眼睛直视张懿,没有丝毫躲闪之意,口中竟是大声质问道:

  “郭陈钱陆徐等十余家近五千人的私人武装攻打朝廷军队之际,敢问,刺使大人身在何处?现在,刺使大人没有问罪这些家族,反倒威逼于我,又是何道理?难道刺使想要徇私舞弊,罔顾王法吗!”

  陈巳阴狠的面容上立即闪过一抹狂喜之色,眼神毒辣,指着吕布高声叫喊道:“大胆狂徒!你竟敢公然指责刺使大人!”

  然后又立刻转身对张懿凛然说道:“刺使大人,如此大逆不道之徒,当诛啊!”

  只见一道寒光乍现!

  “滚!”吕布拔剑指向陈巳,脸上带煞,怒喝一声,将其吓得连连倒退,继续严声质问张懿道:

  “刺使大人!你只看到我与部下进城打压这些居心叵测、心有不臣的各大家族,但是,倘若我与部下在拼杀之中处于劣势,或者说是不敌,甚至全军阵亡了呢?我想知道,那时候,刺使大人可会为我与部下主持一个公道?只要刺使大人说会,布就立马退兵出城!”

  语毕,吕布直直地看着张懿,等待这位刺使大人的回答。

  张懿无奈,这后生还真是得理不饶人,不愿意吃半点亏。

  不过,转念想想倒也是,如果不是猛龙的话谁又敢过江?这个愣头青可愣是敢把军队给私自带进太原城啊!

  听着吕布一句又一句信誓旦旦、言之凿凿的质问之语,张懿的脸色越来越不怎么好看,甚至变得有些阴沉,吕布的问题他一个也回答不上,或者说答案都是否定的,这本来就只是一场权利的交易与游戏而已。

  但是,谁又能想到这些世家之人如此不中用,简直堪称废材,既无屠龙术,何苦去缚苍龙!

  张懿心里暗骂这支猪队伍,连自己这个裁判放水都赢不了。

  郭遵苍白而稀疏的一小搓眉毛连连跳动,表情不淡定了,他未料到这青年的话语如此犀利,竟然还说出了“心有不臣”的诛心之语!

  此事若是被有心之人做成铁证,对于郭家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啊,郭家毕竟只是并州的第一世家,在中原,旗鼓相当的家族还有众多。

  谋逆之罪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即便全儿位列九卿也绝扛不住,甚至还会连累他。

  罢!罢!罢!

  只要这青年不要田产,他还有什么要求就让他提吧,郭家全部满足他!

  一念至此,郭遵不由向张懿投去求助与退让的目光。

  张懿心中一烦,这回做个和事老做得个稀烂,反而弄得自己一身骚,神情不耐地看向吕布,甩手问道:“那你自己说,你想怎么处理此事!记住!田产是底线,不要太过得寸进尺!”

  这应该是极限了,再逼下去必然会是鱼死网破的结局,张懿就算不顾及他的名声还有大丁丁的态度也会调兵抹杀自己,吕布敏锐地捕捉到隐藏在张懿眼底的一缕杀意,打算收手了。

  此念方起,刚刚还是一副义正还辞严、威武绝不屈模样的吕阴布一下子就变得笑容可掬,对张懿搓着双手,乐呵道:

  “诶!刺使大人,您这话就太见外了!我就是您手底下的一个兵,以后您手指的方向就是我的战场,您让我往东,我绝不向西;您让我打狗,我绝不去撵鸡 ;您让我嫖娼,我绝不去叫妓,不是!顺口,顺口,刺使大人勿怪,总之,刺使大人给我提点建议吧,卑职没别的要求,实惠硬核一点就好!”

  张懿被吕布三六零的态度转变搞得非常不适应,斜眼瞧着他,想骂街,之前这愣头青绝对是故意的,目的就是为了讨要更多的好处!却又被吕布口中的新词所吸引,问道:“硬核?吕主簿,这个词语是何意?”

  呃?

  吕布挠头,一时语塞,笑道:“刺使大人,这个不好说啊,字面意思就是核很硬嘛,形容里面有料,应该、差不多就是货真价实、带感的意思!杠杠的!”

  带感?杠杠的?

  又是两个新词啊!

  但是,这下张懿不用问心里也表示明白了,不就是想要让郭家大出血嘛,还拐弯抹角的!

  于是,张懿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对郭遵说道:“俊公,本使早就听闻郭府有一秘宝阁,藏纳了许多古老时代的无价珍宝,不若挑出一件送给吕主簿,也让本使见识见识能入秘宝阁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宝物?”

  秘宝阁?

  吕布表情狐疑,心中暗恼,感情自己搬家搬得这么敬业,居然连别人家真正宝库的影子都没见到,真是失败啊!

  郭遵只剩一丁点儿的白眉顿时一跳,眼底浮现出隐晦的惊怒之色,张懿小儿,你还真敢说!

  不过,此时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看那竖子雁过拔毛的洗劫行为,要是张懿撒手不管,指不定他就会无耻地掘地三尺将宝阁给找出来。

  郭遵对门口的花甲老者打了个眼色,吩咐道:“郭衍,你亲自去秘宝阁将那卷图纸取出来。”

  那卷图纸?

  花甲老者神情微微一怔,蓦然又不知想到了什么,眼中一亮,连忙恭敬应道:“是,老家主!”

  随后,花甲老者转身向郭府内部而去,身旁的两三名郭家年轻子弟急急跟了上去,想要搀扶着他。

  郭遵当即远远制止道:“你们不用去,副家主一个人去就行了!”

  闻言,那几名郭家子弟立时顿下脚步,脸上却不由浮出一抹失望之色。

  少顷,年近花甲的郭衍气喘吁吁地从郭府之内快步走了出来,手中抱着一卷轴长约有一米的卷册,看起来分量不轻。

  在郭遵的眼神示意下,郭衍直接将卷册嫌弃地扔向吕布。

  吕布眉头直皱,将卷册一把接在手中,入手温润,不似纸张,非金非箔,更不是什么兽皮,是一种吕布从未见过的材料,薄如蝉翼,颜色泛黄,分量却是极重。

  吕布心头一讶,双手将卷册徐徐展开,只是惊鸿一瞥,顿时便瞪大了两只钛合金狗眼。

  卧槽!

  这个东西硬核啊!

  本来还以为郭家的老头儿和老老头儿两个人眉来眼去,你侬我侬,是想合起伙儿来糊弄自己,结果却给了自己这么一份惊到飞起的大喜之礼,看来,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老家伙们,祝你俩长命百岁(诅咒?)!

  原来,这轴卷册是一卷武器的打造图纸。

  图纸上有成品的模样,是一柄外形霸道至极、威势无双甚至都要破画而出的长戟!

  戟尖若龙首,开三刃,两侧长刃向内合,如同龙颚,中间短刃向上刺,仿佛龙舌,刃口光亮如雪,长刃内侧又有无数密密麻麻的横向细刃,宛若龙牙,齿如残阳、锋芒毕露。

  戟杆似龙身,遍布黑金龙纹,粗长巨大(……)。

  戟端如龙尾,盘旋点缀,绝伦精美。

  整杆长戟之上还有红色烈火与紫色闪电升腾缭绕,这绝对、无疑、妥妥的是一柄神兵啊!

  此戟名曰:天龙破城!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