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举国飞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壮士,请留步……

三国之举国飞升 蔡参商 2822 2019.06.01 22:33

  天色迷蒙,飘着细雨,处于将明未明时分。

  一座矮山,山上有一处废弃的山神庙。

  山神庙蛛丝遍布,积满尘灰,高大的神像早已残破不堪,彩漆尽落,面目狰狞,供桌上摆有几个空着的缺口破碗,以及许多燃尽了的香烛木根。

  庙中有人,在此避雨。

  张辽穿着蓝衣,披着甲胄,走向孤坐在干草上的黑袍将领,双手抱拳,沉声道:“兵主,黑屠军一共阵亡了五百一十二名弟兄!”

  吕布脸上忽然一呆。

  五百余名?都快接近黑屠军总数的一半了!

  从张辽的话语中能够知道,昨夜奔逃的黑屠骑士,竟有五百余人永远倒在了匈奴人狠厉的箭雨下,并且,这还是匈奴铁骑最后放弃追击的结果,否则这场与匈奴人的遭遇战中,黑屠军绝无一人能够幸免!

  吕布双目略微失神,表情难以抑制地变得极为痛苦起来,他才承诺过,将来要让他们出人头地,衣锦还乡的!

  昨夜,仅仅是因为自己的意气用事,便让他们全部都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这种代价未免也太过巨大与沉痛了。

  但是,如果让吕布重新再选择一次的话,他想自己应该依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开战吧。

  受伤的黑屠骑士在庙中休养,未受伤的宿营在外面,庙中,有的黑屠骑士因为失血过多昏迷不醒,有的因为伤口疼痛呻吟不止,还有的即便在睡梦中也面带惊惧的神色,额头与四肢直冒虚汗……

  吕布心中不忍,深深叹了口气,若是只有五千匈奴铁骑,他们未必没有一拼之力,只是即便胜了也是惨胜,必定会损失惨重,他本想只打一场漂亮的伏击战,然后迅速抽身便退,未料现在竟成了这般,这除了他指挥不当的原因,还有实力过于弱小的缘故啊。

  不过,有句话不是说得好吗?弱小,便是原罪!

  吕布再次长长地叹了口气。

  见状,张辽连忙上前,缓声劝道:“大哥,你别太过自责了,从昨夜到现在你一直坐在这儿,还是躺下歇一歇吧!”

  然而,吕布却突然抬头凝视着张辽,一夜未睡,面容憔悴,眼睛内早已布满了鲜红的血丝,斯声问道:“辽弟,你说我的决策是不是错了?”

  “弟不知。”张辽赶忙拱手,埋头答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张辽觉得自己大哥身上的势变得越来越沉重了,有时他在大哥面前甚至还会觉得莫名的紧张,比如,现在。

  吕布眉头顿时一皱,瞪了张辽一眼,重重说道:“不知?你是不敢说吧?错便是错,有何不敢说!男子汉大丈夫,还学会文人明哲保身那一套了!”

  吕布对张辽的回答很不满意,这种回答比模棱两可的答案还要敷衍。

  张辽埋着头,不言不语,吕布也不再说话,两人一时间都陷入了沉默,庙外的细雨依然飘着。

  忽然,张辽一咬牙,开口道:“弟认为大哥没有做错!”

  “哦?”吕布神情一讶,微微颔首,示意张辽继续往下说。

  “弟觉得一支没有经过鲜血洗礼的军队永远都不可能成为精锐之师!既然选择了从军,那就时刻都要做好牺牲的准备!”

  说到此处,张辽的话语停顿了半拍,与吕布目光对视,又接着说道:

  “以往大哥剿灭雁门郡的匈奴人时,总是独自冲锋在最前面,以大哥的武力自然是将黑屠军的损失降到了最低,几无伤亡,甚至还成为了‘常胜之师’,无一败绩,但是大哥想过没有,这样的军队真的能够常胜吗?”

  “弟认为,大哥过于爱惜士卒了!”

  听到张辽弟弟的语气越来越重,最后一句话甚至都是批评的严厉口气,吕布反而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畅快,问道:

  “辽弟,你看过我手机里面的《唐诗三百首》和《宋词三百首》,难道就没有看过‘唐太宗与魏征’的故事吗?大哥不比唐太宗,现在就只有你这一块镜子,你若不指正大哥,大哥就只有一头跩到崖坎(悬崖)底下去了!”

  张辽弟弟俊脸儿一红,大哥这是在怪自己不早点提醒他啊!可是,这能怪自己吗?谁叫他看起来越来越凶的!

  大笑过后,吕布猛然收声,他险些忘记了庙中还有许多休养的黑屠骑士,那些醒着的黑屠骑士不解地望向吕布,不知他们的兵主方才为何发笑。

  吕布心结虽解,但黑屠军依然沉浸在悲伤之中,他们昨夜死伤近半,深受打击,士气低迷。

  得想个办法鼓舞人心,使黑屠军振作起来!

  吕布揉着自己的太阳穴,默默沉思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不管是古代还是后世,军队好像都是有军歌的,没有什么比军歌更能鼓舞士气了,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给黑屠军确立一首战歌!

  一念及此,吕布立即伸出双手,使劲儿拍了拍,待庙中清醒的黑屠骑士全都看过来的时候,他亲和笑道:“弟兄们,我教大家一首歌曲,这首歌曲将作为我们黑屠军日后的战歌,希望你们把它铭记于心!”

  话音刚落,黑屠骑士就被吸引了注意力,他们纷纷略显兴奋地嚷嚷道:

  “歌曲?”

  “兵主,我们这些大老粗哪里会唱歌啊?”

  “是啊,兵主,我们连歌词都记不住!”

  “就我们这样的大嗓门儿,唱歌还不把人给吓死!”

  ……

  吕布摆摆手,冲众人笑道:“战歌之所以为战歌,就是歌词简洁,意境雄浑,就像顺口溜一样好记,你们嗓门儿越大,唱得就越好听!”

  听到此话,所有黑屠骑士不由面露期待起来,不知道他们的战歌会是什么样子?

  “我唱一句,大家就跟着唱一句,大家先准备准备。”吕布看向众人,稍待了一会儿,笑问:“准备好没有?我开唱了啊!”

  众黑屠骑士凝神以待。

  吕布:“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众黑屠骑士:“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吕布:“王于兴师,修我戈矛。”

  众黑屠骑士:“王于兴师,修我戈矛。”

  吕布:“与子同仇!”

  众黑屠骑士:“与子同仇!”

  ……

  吕布教黑屠军的这首歌曲是诗经秦风的《无衣》,虽然这个时代《无衣》早已被创作了出来,但底层士卒却是鲜有人能够知晓。

  黑屠骑士激动而认真地跟着吕布一句又一句地唱着,他们觉得这首歌曲仿佛正是为他们所写!

  吕布连续教了三遍以后,便拿出手机将《大秦帝国》的插曲《无衣》伴奏调了出来,然后又对已经学会了七八分的黑屠骑士笑道:“来,大家跟着伴奏,一起来完整地唱一遍!”

  伴随着雄壮高厚、激昂慷慨的《无衣》伴奏,黑屠军缓缓开口,大声唱起了日后独属于这支军队的战歌:

  “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

  一遍又一遍,黑屠骑士的脸上渐渐充满振奋与昂扬之色,高亢雄浑的歌声从破庙中传出,庙外宿营的黑屠军一开始面带疑惑,随后也情不自禁地跟着歌曲哼了起来,哼着哼着,他们又跟着唱了起来。

  漫山遍野的雄壮战歌声中,黑屠军的士气一点一点地回升了上来,也不知唱了多久,这响遏行云的战歌声才缓缓隐去。

  看着黑屠军士气高昂的样子,吕布亦是感到精神一振,心潮起伏。

  却在此时,一名身高九尺(近两米吧,古代的尺和现在不太一样),髯(胡须)长二尺,面若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威风凛凛的大汉腰配一柄环首大刀,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了破庙中。

  吕布面上一怔,此人是从哪个方向上的山,竟然没有被魏越拦住?

  那名大汉一看庙内有这么多人,并且还全都是士卒,顿时也愣了一愣,然后眼底闪过一丝警惕,拱手粗豪道:“抱歉,余某到此破庙避雨,不知此处已有各位军爷,在下告辞!”

  一句话撂下,红面大汉转身便走,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吕布心头疑惑,这人看着好生面熟,倒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蓦然,一道灵光在吕布脑海里乍现,他激动得嘴唇直哆嗦,迈开双脚,一边急速追向红面大汉,一边大叫道:

  “壮士,请留步……”

  红面大汉眼中闪过一道闪电似的精光,抬手,一把握住了腰间的环首大刀!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