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举国飞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辽辽,你就从了我嘛!

三国之举国飞升 蔡参商 4954 2019.05.13 01:10

  “吱呀~!”

  听到门外有动静,正在胡吃海塞的吕布急忙塞下口中的最后一个大鸡腿儿,然后倏然抬头。

  只见聂大婶儿缓缓从门外走了进来,她一边走一边语带疼惜道:

  “辽儿,娘今天特地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皮箩荷叶鸡,你整天在公府内为那些大人们跑前跑后,肯定累坏了,要多吃一点儿才行啊!”

  辽儿?

  吕布晃眼看去,原来聂大婶儿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面容清秀的公服少年。

  这少年约摸十五六岁的模样,体形修长而不失刚健,即便他只穿着一件黑槎槎、土里土气的汉代小吏服,也是显得相貌堂堂、仪表非凡,并且,其举手抬足间竟还带有几分儒雅气息,这在平民家庭是不多见的。

  “嗝~~!”

  吕布舒服满足地打出一个在此刻十分不想打的长长的饱嗝,面容讪讪地瞧着门口一大一小的两人。

  此时,聂大婶儿与那公服少年也在看着吕布,或者说,看着吕布身前的饭桌,他们两人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桌子上有五六个像锅一样大的瓷盘,但里面的菜肴全都空空如也,本是一桌在平常百姓家中丰盛至极的饭菜,至少也够三四个壮汉吃得饱饱的。

  现在却被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吃得一干二净,就连大木桶中的白米饭(与现代稻米不同,多为糯米,也有菰米,菰米为黑色)好像也只剩下了一小半。

  “吕小娃,你把饭菜全都吃光了?”聂大婶儿眼神不善,自己该不会是捡了个大饭桶回来吧?

  因为今天家里多了个人,聂大婶儿特地多做了两三道菜,就是怕不够吃,她可是知道自己儿子平常的饭量的,只是没想到自己家的两人还没有开动,所有饭菜就全都进了这个捡来的臭小子的五脏庙!

  吕布瞟了一眼桌前的残羹冷炙,感到心虚,急忙改蹲为站,退得老远,接着又拼命摇起头来,意思再明显不过。

  见状,聂大婶儿又好气又好笑,自己都人赃并获了,这个臭小子竟然耍起无赖,打死不承认,真是太滑头了。

  不行,老娘今天非得治治你这浑小子!

  聂大婶儿双手叉腰,眼睛狠狠瞪向吕布,脸上露出小贼速速从实招来,否则大棒伺候的表情。

  感受到这弥漫的“杀气”,吕布禁不住心里一颤,目露哀戚,能吃也是一种错吗(是)?

  这真不能怪我,我都好多天没吃过饭了啊!

  虽然吕布此时一副可怜样儿,但是聂大婶儿的脸上却是老娘早已看穿一切的冷笑表情。

  吕布面容一僵,这块老母姜为啥这么辣!

  幸好,公服少年见吕布比他年幼许多,又听他娘说这小少年似乎是个孤儿,心里便泛起了几分怜惜之意,不由出言劝道:

  “娘,没关系的,这位小弟想必是饿坏了,反正家里还有许多咸菜,也能下饭的。”

  吕布站在旁边腼腆地点了点头,心里觉得自己应该还能再吃一点,于是脱口而出道:“咸菜我很喜欢啊!”

  聂大婶儿白了吕布一眼,一把握住公服少年的手说道:“辽儿,这怎么可以!如今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怎么能光吃咸菜?你先等一会儿,娘把去年丁大人送给咱们的鹿肉切一块下来再给你做一道菜,咸菜还是留给这个臭小子吃吧,他喜欢!”

  吕布心里抽了抽,我也是长身体的时候啊!

  唉!这怕不会就是亲娘和婶儿的差别了吧?

  公服少年的脸上满是感动之色,然后又有些尴尬地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不过聂大婶儿却已经风风火火地奔进厨房了。

  ……

  晚间,吕布与那公服少年洗漱完毕以后一起躺在同一张木床上,吕布仰头望天,只见天空中高悬着一轮明月,如同银色大玉盘(大馍馍),夜空虽无群星衬托,却也显得光亮,从窗户斜照进来的月华让他们所在的这间屋子看起来不是那么黑暗。

  因为聂大婶儿家只有两张床,所以吕布十分不愿地、别无选择地只能和公服少年一起睡。

  “喂!我叫吕布,你叫什么名字?”吕布剔了剔牙,随口问道。

  他觉得自己的这个问题有些多此一举,儿子当然随爹姓,他的脑海里还一直在回味傍晚时候吃到的芋头烧鹿肉。

  话说这鹿肉的口感与滋味儿还真是美得没话说!

  鹿肉以瘦肉居多,肉质细嫩鲜滑却又嚼劲十足,吃起来有点像牛肉,但比牛肉更加好吃许多,虽然这个时代调料不多,但耐不住有盐就是味,食材是顶配啊!

  公服少年将自己的外套脱下,学着吕布将双手交叉枕到后脑勺下面,眼睛同样望向窗外高天上的明月,微微笑道:“我叫张辽。”

  张辽?

  呵呵!

  吕布身子一侧,斜眼看他。

  你娃骗鬼呢!你爹姓聂,你姓张,还敢说自己是我心目中的辽神!

  哦,我知道了!

  难道你是隔壁老张生的?

  吕布对“张辽”的话一点都不相信,他在心里不停地恶意揣测,因而眼神显得十分怪异。

  “吕小弟,你为何这样看着我?”“张辽”面带疑惑,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这,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啊?

  呃,糟糕!

  忽然,张辽的眼睛内闪过一道精光,难道自己晚上没洗脸的事被他发现了?

  “不好说,不好说,我刚刚想到了一个隔壁老王的故事,这个故事十分有趣。”吕布呵呵一笑,再次问道:“那个,你真的叫做张辽吗?”

  “呃?吕小弟,我的名字本来就是张辽啊,难道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另外,我们隔壁的邻居好像姓李不姓王啊?”

  “张辽”轻呼口气,缓缓说道,原来他不是发现了自己没洗脸的事,真是虚惊一场,虚惊一场啊。

  “张辽”说话的时候,吕布一直在仔细观察他的神情、语态,结果发现他这两样都不似作伪,身旁少年应该是没有撒谎的,况且,他也没有欺骗自己的理由啊!

  除非,他知道自己穿越者的身份?

  好吧,这一点纯属扯淡。

  吕布眉头微锁,凝神思考着,难道聂大婶儿改过嫁,“张辽”是她改嫁之前的孩子?还是“张辽”他爹是个悲催造孽的上门女婿?又或者真是隔壁老张的?

  呃……

  不过,这个“张辽”真的是历史上的辽神吗?或许只是同名同姓呢?吕布瞧着“张辽”斯斯文文的清秀面庞,抓耳挠腮,一阵狐疑。

  不对!

  蓦然,一道灵光划过吕布的脑海。

  史书上好像的确记载了那么一笔,张辽是马邑之谋(诱歼匈奴的谋划,以失败告终,汉朝损失惨重)大波斯聂壹的后人(非儿子),聂氏家族是汉武帝时期的一个商业大家族,族人为了避祸选择了隐姓埋名,各自改为不同的姓氏,分居全国各地。

  难道?真的是!

  吕布看向张辽的目光变得火热起来,随后逐渐升温,升温,再升温。

  最终,已经完全可以称之为火辣辣的灼热目光让同床的少年感到不安起来。

  吕小弟怎么这样盯着我,难道他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吗?可是他还那么小,怎么会懂得这些?最重要的是,他有那个能力吗?

  张辽菊花微紧,脑子里却在胡思乱想着,他在郡府内做了近一年小吏,对这些达官贵人的“雅事”也是有所耳闻的。

  不过,少年觉得那种“雅事”听起来好像还挺刺激的?

  吕布自然不会知道张辽脑袋里的“神奇”想法,只是一个劲儿地歪歪,辽神!我的辽神啊!终于等到你,这一世我吕布必会好好待你!

  在正史上有确凿记载,辽神一杆问天枪,破乌桓,逐辽东,击陈兰,一生荡平无数异寇,然而,他最著名的一场战役却是八百破十万的合肥之战!

  战役中,张辽率领八百将士冲击东吴十万大军,一直冲杀到孙权的主帅旗下,令东吴军队披靡溃败、闻风丧胆,之后又亲率追兵,大破重整旗鼓的孙权、凌统、甘宁等人,还差一点活捉孙权这位年少万兜鍪的东吴之王。

  经此一役,张辽威震江东,“张辽止啼”成为流传千古的著名典故!

  可以说,张辽的威名完全是靠着血与骨铸就出来的,是实打实的实力派,后人对他的评价甚至比“自己”都高,这固然有他远征异族的功绩,但他的个人武力与统帅能力也都是毋庸置疑的!

  不过,最让吕布心里贼鸡空儿激动的是,张辽这货完全可以看成是“自己”的铁杆嫡系啊!只要自己不像历史上那位一心作死,荒淫无道,欠缺节操,为人忠义无双的张辽几乎是不可能背叛自己的!

  念及于此,吕布差一点喜极而泣,第一天就遇到“自己”的小弟了,老天真是待我不薄啊!

  以后自己遇到危险,只需高呼一声:“小弟,护驾!”

  然后就会有几十个彪形大汉手持两三米的大砍刀,“噌噌蹭”地从草丛里跳出来,一脸奸笑,那感觉想想都巴适得一皮。

  浪里个浪,浪里个浪,浪得飞起都浪不死,吕布一下子觉得生命有了保障,生活充满了阳光,这个世界终究还是充满温暖充满爱的!

  “咳!”张辽伸手戳了戳陷入自己精神世界中的吕布,善意提醒道:“吕小弟,你的口水流出来了。”

  吕布赶忙将口水擦掉,瞧着张辽,眼珠一阵乱转,得先想个办法收了他!

  “你刚才叫我什么?”吕布眼睛微微眯起,语气不善地询问道。

  张辽眨了眨眼睛,脸上露出一抹疑惑,回答道:“吕小弟啊,难道你不姓吕吗?”

  嚯嚯嚯!

  之前我让你叫了几声小弟你还真把自己当大哥了!要知道,在历史上我才是你的正牌带头大哥!

  吕布猛然翻转身子将张辽压在身下,别看吕布比张辽小三岁,但两人的身高体型却差不了多少(这在前文已有所提示)!

  张辽被吕布的突然袭击弄得脑袋一懵,待回过神来之时,他已经被眼前这个比他小好几岁的弟弟给压得死死的了!

  吕小弟不会真的想把我给那个了吧?他心头慌乱,连自家祖传的武学都忘了施展。

  “吕小弟,你要干什么?”张辽清秀儒雅的俊脸上显露出几许平日里极少见的惊慌。

  耶?你还叫上瘾了!

  吕布把张辽牢牢固定住,嘴角微微翘起,说道:“张辽,你答应以后叫我大哥我就放开你!”

  张辽微松口气,还好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但是,要自己叫一个小弟弟做大哥,他当然不会愿意,于是,他一本正经地反驳道:

  “吕小弟,长幼有序,不可轻乱的道理在书中时时都有提及,我比你虚长几岁,怎么能叫你大哥呢?”

  不过,张辽心中却主要在想另外一件事,吕小弟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即便自己已经运行起家族传承的武学内功,但吕小弟看上去竟然一点也不受影响?

  虽然自己家族的武学传承不完全是增强力量方面的,可也不至于一点用都没有啊!所以,张辽此刻的心情是十分惊讶乃至震惊的。

  要说对这件事感触最深的当然还是当事人以及施暴人吕布了,本来他都已经把张辽压得死死的,身下少年根本就难以动弹,谁料,就在他稳操胜券的时候,从张辽体内骤然爆发出一股巨力险些将他的身体掀翻,吕布急忙使出吃奶的劲儿才把张辽稳稳摁在床上。

  但是,吕布脸上却依然是一副淡若清风、稳如老狗的表情,输人不输阵,再说小爷还赢了!

  见状,张辽的内心不免感到有些气馁,他自幼习武,十八般武艺皆有所涉猎,另外他还有家族的传承功法,习武时事半功倍,可以说得上是得天独厚。

  那位丁大人便极为欣赏他,说他武艺远超同龄人,而他自己也认为同龄人中没有几个能与他比肩,但现在一个比他还小的弟弟却轻易将他擒住,这让苦练武学十载有余的张辽心中怎么可能不沮丧泄气?

  吕布看似一脸轻松,实则心里慌得一皮(吕布:张辽这瓜货的劲儿实在太大了!),他语气极为真挚、诚恳地劝说道:

  “张辽,叫我一声大哥,你一定不会后悔的!以后有我一口肉,就少不了你一碗粥,咳,不是!日后咱们兄弟俩同荣华,共生死,苍天可鉴,明月为证,你就是我的亲弟弟!”

  还是个弟弟!

  张辽使劲儿摇头,他听到前半截脸有些微绿,听到最后整张脸都绿完了,这人也太不靠谱了,绝对不能跟他混!

  吕布眉头微皱,事情似乎有点棘手啊?

  于是,他换了一种方式。

  “辽辽,你拼命挣扎吧,再使劲儿一点,不过,你是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的!快点叫大哥!否则……哼哼哼!”吕布绷起脸,耀武扬威地催促道。

  这一声“辽辽”把清秀少年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叫起来了,他强压下内心的忐忑,还是坚定不移地拼命摇头。

  看见张辽油盐不进,软硬不吃,吕布感到蛋疼脑瓜仁儿疼,他现在又不是将军侯爷,哪能许下什么真正的好处,只能靠着空手套白狼这一经典招式。

  唉,看来还是只能打感情牌啊!

  吕布眼里闪烁着名为真诚的光芒(都是假象),深情凝视着身下样貌清秀的少年,与他乌黑明亮的双眸贴近,贴近,再贴近,口中说道:“辽辽,你就从了我嘛!”

  张辽心头慌乱,像有一只大黑马在狂野奔腾,他一脸拒绝搞基的抗拒表情,急剧催动自己的传承功法,拼死抵抗,但,还是被吕布脸色涨红地摁在了原处。

  “辽辽,我是真心的!”吕布的脸颊与张辽的脸颊就快贴在一起,他咬紧牙关,死不撒手。

  真心你大爷啊!

  涵养极高,脾气极好的张辽忍不住在心里骂出一句糙话,眼看两人的嘴快要碰到的时候,张辽全身一软,放弃了抵抗,他的脸上露出难以掩饰的惊恐之色,急急慌张叫道:“停~!停!我叫!”

  耶?原来是怕这个啊!

  吕布微微一怔,随即心里便乐开了花,虽然自己不喜欢搞基,但尝试一次好像也不介意的说?为了心腹爱将,小爷拼了!

  “来,快叫大哥!”吕布嘴角噙起一缕邪笑(贱笑),伸手捏了捏张辽的脸蛋儿,哟!比女人还光滑!

  “大……大……大…大哥!”张辽仿佛认命了,没有理会吕布的“调戏”,低声委屈兼结巴地艰难叫道,武力(搞基恐吓)屈服的儒雅少年眼神极为哀怨,就像一个被恶霸恣意蹂躏过,躲在角落哭泣的清纯少女。

  “放心吧,辽辽,大哥日后一定不会负了你的!”

  吕布听到自己的辽神竟然这么心酸地叫自己大哥,心里着实有些不是滋味,大哥也是被逼无奈才出此下策的啊!他拍拍张辽的肩膀安慰道。

  “大哥,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叫我辽辽?还有,能先从我身上下来吗……”

  咳!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