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举国飞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狭路相逢

三国之举国飞升 蔡参商 2210 2019.05.30 23:32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一支千余人的骑兵队伍依然在策马扬鞭,飞速奔腾,他们个个身影高大,轻装简行,速度如疾风。

  “主簿大人,我们晚上不扎营休息会儿吗?”

  魏越挺着壮硕的大块胸肌,从中军驱马向前,飞驰到骑兵队最前方的黑袍将领身旁,抱拳问道。

  吕布抬头,望了望天上渐浓的暮色,颔首道:“不了,太原路远,让将士们辛苦一下吧。”

  魏越急忙摇头,满脸嬉笑道:“不苦,不苦,老大只要记得多给咱们黑屠军讨要点好处,再给我找个漂亮点的媳妇儿就好了!”

  吕布斜瞥魏越这只大板儿牙的二哈,恐怕后者才是重点吧?想女人都想疯了!他脸上挂起一缕淡笑,一本正经地说道:

  “小魏,看来你是不太懂得爱情的神圣啊!爱情!这种东西是要讲缘分的,怎么能够靠别人帮忙呢?就算有人嫁给了你,但你得到她的人却休想得到她的心,这样的爱情你还想要吗?”

  “你肯定不想要!”不等魏越回答,吕布便一口断定,然后又继续说道:“小魏啊,加油,我相信你一定能够独自找到只属于你自己的爱情的!”

  说完后,吕布拍拍魏越的肩膀,眼睛往后瞄了一眼,目含微微的警告之色,示意他应该回中军照看队伍了。

  魏越眼睛瞪大,张口结舌,如同一只斗败的公鸡,蔫儿啦吧唧,无精打采地骑马返回。

  吕布举目四望,这一带是丘陵草甸地形,灌木茂盛,沿途有小片小片的树林,一条条小溪从低矮的山麓缓缓流下,汇成一条不大不小的河。

  初秋之景,本应是一片金晃晃的喜人色彩,可惜,这些事物此刻全都被夜色所笼罩,皆是呈现浅灰之色,雾蒙蒙的,咋看咋不吉利。

  吕布之所以要让黑屠军星夜兼程地赶往太原,除了立功心切,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给太原的各大世家留下一个好印象。

  虽然自己日后的大本营不会建在并州,但并州却是战马的来源之地,吕布必定是要把此处作为一块飞地牢牢掌握在手中的,所以,和那些根深蒂固的地头蛇打好交道也就成了极为关键且必要的一件事。

  幸亏并州不是中原,底蕴深厚、历史悠久的世家豪强并不算多,并且主要集中在太原,分别是阳曲的郭家,祁县的王家,太原城中的令狐氏。

  这三家可以说是并州的三大豪门,其中以郭家最强盛,担任过东汉两任的大司农,家主如今依然在任,族中子弟多在大汉各地与庙堂担任高官;王家实力稍逊,但是,司徒王允正是这个家族中人,族中子弟也在各地为官;令狐氏属于新兴家族,较之前两者底蕴尚浅,只有家主为弘农太守,不过,弘农却是中原之地的大郡。

  ……

  夜,渐渐深了,夜色浓郁,光线暗淡,不知何时,天空上积压了一大片乌蒙蒙的灰云,缭绕伸缩,盘旋变幻,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巨兽。

  黑屠骑士座下马蹄飞踏,风驰电掣,急速奔行着,他们纷纷燃起火把,连夜赶路,没有丝毫停歇的迹象,火把前后相接,就像一条长长的红色火龙,迅疾地穿梭在漆黑的夜色中。

  此际,残月当空,月色惨淡,灰暗的铅云越积越重,逐渐变为了墨黑色。

  吕布心头不自禁地产生了一丝阴翳,午时刚过不久,他便率领一千六百黑屠骑兵从雁门郡出发,直奔太原,此刻接近凌晨,应该是已经进入了太原境内。

  初秋之季,天气古怪多端,白日还是骄阳似火,晴空万里,夜晚就突然变得阴晴不定。

  雨,滴滴答答,稀稀落落地从天空中洒了下来,雨虽不大,但气温却是骤降。

  骑兵队伍来到了一处低矮的山崖前,山崖下有一片小树林与柱状巨石块,吕布凝视树林与山崖片刻,忽然回头下令道:“大家原地休息,进食饮水!”

  说完后,吕布驱马行至中军,命道:“小魏,你带二十名兄弟往前探路,注意隐蔽!”

  魏越得令一声,点了二十名精壮骑士,一催马匹,迅捷向前奔行而去,夜色中,二十余骑骑兵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小雨逐渐转强,天上的铅云没有半分消减,并且还有越积越浓的趋势,看来,一场大雨是避免不了的。

  “进林避雨!”吕布再次下令。

  黑屠军迅速进入山崖下的树林,从马匹上的包裹中拿出胡饼与肉干,就着清水,狼吞虎咽起来,他们早已饥肠辘辘,身心俱疲。

  吕布骑在战马上,绕行着自己亲手组建的第一支骑兵队伍,他的目光缓缓扫过每一名骑士的面庞,凝视过每一名骑士的眼睛,他看见,他们的眼里全都满是疲惫之色,他眼中闪过一抹感慨,问道:“弟兄们,今日随我一路奔行,马不停蹄,你们心里可有怨言?”

  众骑士一怔,放下手中干硬的胡饼与肉干,目光微呆地看向吕布。

  “兵主,我等无怨!”一名身形魁拔的骑兵从后军行来,甲胄鲜亮。

  “辽弟,我问的是弟兄们。”吕布对那名骑士摆摆手,继续等待着黑屠骑士的回答。

  忽然,一名普通黑屠骑士大声叫喊一句:“兵主,我们心中无怨!”

  这仿佛是一个开头,众多黑屠骑士七嘴八舌,争先恐后地大声说道:

  “我们没有丝毫怨言,兵主!”

  “我等无怨,兵主!”

  “兵主,弟兄们都无怨!”

  “兵主!……”

  ……

  吕布没有感到高兴,凝视着他们的眼睛,再问:“为何无怨?”

  黑屠骑士没有丝毫犹豫地回答道:

  “兵主拿我们当兄弟看!”

  “兵主作战英勇,身先士卒!”

  “兵主让我们有肉吃!”

  “兵主给我们找媳妇!”

  顿时,一阵嘈杂的哄笑声响起,方才说话的骑士面红耳赤,梗着脖子嚷嚷道:“本来就是!”

  接着,又有许多骑士说出了他们对这位年轻兵主的看法,每个人的话语中都充满了敬仰与爱戴。

  吕布心底感到万分欣慰,这就是自己的班底啊!他豪情万丈地对众多黑屠骑士郑重许诺道:

  “日后,布必定会让各位弟兄功成名就,衣锦还乡,荣归故里的!”

  却在此时,一阵杂乱的马蹄声向这边疾奔过来,声音异常急促与紧张,吕布神情微变,当即令道:“大家整理装备,提高警惕!”

  所有人都朝马蹄声处望去,只见魏越挥鞭猛抽战马,神情焦急无比,他身后只有五名骑士跟随,有一人胳膊上还中了一箭,鲜血直流。

  “老大!”

  魏越远远地高声大叫道:“后面有大股匈奴骑兵!”

  雨,下得更大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