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举国飞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敌势汹汹如破竹

三国之举国飞升 蔡参商 2088 2019.06.10 16:32

  时间一日日的过去,吕布的名声渐渐在太原城中传开了,不过却不是什么好名声,而是凶名与恶名。

  只因吕布将他们杀得太狠,抢得太凶,总计洗劫了近六千金以及一卷神兵的打造图纸。

  参与过攻打黑屠军的家族甲士惧怕地称他吕人屠,那些家族之人则亲切地骂他吕扒皮。

  丁原在吕布抵达太原城的第五日也赶至了太原,并且知道了吕布在太原城中的所作所为,当即将吕布给狠狠地训斥了一顿,说他胆大妄为,不知轻重。

  最后,竟要吕布挨个儿上门道歉,退还财产,吕布当面自然连连称是,但一转身就敷衍了事,拖延至今。

  想让大爷退款?道歉?

  呵呵,做梦去吧,门儿都没有,缝儿也没有!

  今日,天气晴朗,阳光明媚,白云朵朵,碧空如洗,太原城外北二十里处的汾河支流。

  说是支流,其实也是一条起码有七八米宽的大河,河水清澈,流速稍急,河中碧绿色的水草轻轻拂动,可以看见有成群的鱼虾龟蟹在水中游荡,自由自在,悠闲无比。

  河道一处水势平缓的拐角处,有四人或蹲,或站,或坐,或躺地拿着一根鱼竿,躲在红枫树林下的草坪,将美味的鱼饵套在尖利的鱼钩上,远远甩进河流,万恶地引诱着水中活泼快乐、嬉戏玩耍、懵懂无知的小可爱(小生命……)。

  这四人,一个面容俊郎的蓝衣青年,一个胸脯壮硕的短打青年,一个神态懒散的黑袍青年,还有一位面如重枣的青衫壮年。

  短打青年走来走去,践踏草坪,明显无心钓鱼,焦躁道:“老大,匈奴大军与黄巾余贼就快兵临城下了,这一战,我们有几成胜算?那可是总和近二十万的大军啊!”

  闻言,黑袍青年眉头顿时一皱,盯着他不言不语,神情凝重。

  短打青年心中立马一悬,将鱼竿扔在地上,大叫道:“老大,难道我们连一成胜算都没有吗?”

  黑袍青年的眉头皱得更深了,眼睛望向河面,神色阴晴不定。

  于是,短打青年的心也跟着悬得更高了,又急又躁,张了张口,还待再问。

  “老大!……”

  便在此时,黑袍青年满脸沉重之色,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一把甩起鱼竿,只见鱼钩上空空如也,连喷香的鱼饵都被河中机灵的小坏蛋们给吃得一干二净。

  黑袍青年当时就翻着白眼,冲冲道:“鱼!鱼!小魏,你把我的鱼都给吓跑了!”

  短打青年面容一阵错愕,眼神幽怨。

  鱼?

  老大,我的问题这么严肃,你关心的居然却是鱼,还把我吓得提心吊胆的,要不要这样啊!

  “哈哈!”蓝衣青年一个憋不住立时就笑出了声,乐道:“大哥,你就别逗小魏了。”

  那名青衫壮年也禁不住红脸带淡笑,忍俊不禁,画面太俊。

  原来,这四人正是张辽,魏越,吕布,还有关羽等人。

  这是吕布抵达太原城的第八天。

  并州各郡能来支援的郡守都到了,没来的恐怕都已经光荣嗝儿屁了,比如西河郡,云中郡,五原郡的郡守。

  来支援的这些郡守一共带来了近两万人的军队,加上汾河河畔的五万,合计太原城这边便有七万精兵了,即便敌人有二十万大军,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然而,刺使张懿制定的战略却是以空间换战机,不去前线防守,屯重兵于太原城。

  也就是说,张懿打算放弃太原城西边的定襄、中都、泫氏等所有大大小小的城池,拉长敌人的战略纵深与补给线,竖壁清野,然后再据城而守,让匈奴大军与黄巾余贼疲于奔命,无力补给,最终败退而回。

  说实话,这种稳扎稳打的策略虽然看起来不错,但在吕布眼里却未免太过保守,所要牺牲的代价也过于巨大,太原郡西部成千上万的百姓都会惨遭匈奴人的毒手。

  可惜的是,毕竟张懿才是决策人,正如吕布自己所言,他现在就是别人手底下的一个兵,只有听命行事的份。

  匈奴军与黄巾军正在攻打西边孤立无援的城池,不知何时便会到来,那些城池的守将想必还在苦苦支撑,等待张懿的救援,殊不知他们已成诱饵与弃子。

  对此,吕布只有表示呵呵了,遇上一个世家之人做刺使,这就是守将的悲哀,别人压根儿就不会在意大头兵的性命,只会注重战果。

  闲来无事,吕布便天天带着张辽弟弟,二哈还有二爷三人走遍了太原城周边的山山水水,赏景吃茶,陶冶情操,或者去太原城中东玩西逛,然后再到大梦酒楼白吃一通,与那掌柜深入交流一下演技的问题。

  这不,他们今天就跑到兵营旁的汾河支流钓鱼来了,真是名副其实的摸鱼啊!

  玩笑过后,二爷面容微凝地问道:“兵主,对于这场战事,你心中有何想法?”

  想法就是张懿必须死!

  吕布目光一闪,笑道:“想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咱们只需要静观其变,等待时机。”

  二爷神情一怔,摸不着头脑,枣色的红脸露出一抹疑惑,等待时机?等待什么时机?

  兵主虽然看着年岁不大,为何心思如此深沉(套路深),做事如此谨慎(胆小如鼠),堪称滴水不漏(老阴比),难道自己与兵主的一年之约也是早已预谋好,兵主是有绝对把握的(套路……关羽:我的三丫头被我害了哟!)?

  吕布嘴角微勾,当然是夺取兵权的时机!

  张懿必须败,必须败得很惨,张懿必须死,必须死在匈奴人的铁蹄之下,因为只有这样,并州才会群龙无首,乱成一片,只有这样才能扶丁原上位,自己才能立马统率千军万马。

  一念至此,吕布心头莫名激动起来,熊熊心火难以抑制,总算是要迈出争霸天下的第一步了!

  却在这时,一名黑屠骑士快马奔来,口中高呼道:

  “报~!兵主,前线传来急报,匈奴大军与黄巾余寇节节胜利,势如破竹,定襄、泫氏、中都等城池先后被攻陷,城中百姓惨遭屠戮,几近灭城,敌势汹汹,长驱深入,直奔太原城而来!刺使命统兵将领速至太守府一议!”

  风骤起。

  一枚火红的枫叶从树上飘零下来,正巧落在吕布的鼻尖,他将枫叶用两根手指轻轻拈起,微微一笑,目光却如电。

  他要一举鲸吞并州的所有兵马!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