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举国飞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成廉

三国之举国飞升 蔡参商 2350 2019.05.20 23:53

  原平县是雁门郡偏北的一座中小型县城,有少许低矮的山脉,但却无险可守,只能倚仗城池之固。

  但是,若是有大股匈奴人强行攻城的话,城被攻破只是一个时间长短的问题,这不光是因为城池不够坚固,还有城内驻防卫兵过少的缘故。

  吕布知道情况紧急,命人处理好甲士的遗体,便立即翻身上马,不敢有丝毫耽搁地打马前往兵营。

  至于让大丁丁现在就去见上帝拜耶稣的念头是瞬间就被吕布给掐灭了。

  开什么玩笑?

  大丁丁一死,谁给自己升官?谁给自己挡刀、挡飞镖?还有谁,明年去东都洛阳和董卓那个大胖子玩儿相扑(打擂),让自己能够浑水摸鱼捡便宜!

  一想到这儿,吕布心头顿时一紧,深深觉得大丁丁可谓是铁肩担道义,任重而道远,千万不能现在就夭寿啊!

  现在就只有期盼大丁丁自己能够坚挺持久一点了!

  ……

  雁门郡,兵营门口。

  四名身着红色戎服,黑色铁甲、铁盔的兵士,手中长刀一交,发出“咔!”的一声,双眼做怒目金刚状,对来人高声喝道:

  “兵营重地,来人止步!”

  吕布的目光在这四人身上上下游移,他知道他们穿戴的是汉朝最为普遍,也是最先进的军用武备,玄甲与环首铁刀。

  卖相确实不咋滴!

  虽然四名站岗哨兵凶神恶煞、气势汹汹地恐吓(吕布:绝对是恐吓!)自己,但是吕布面色淡然,丝毫不为所动,吕大爷又不是吓大的!

  何况,官大一级压死人,这四人只不过是几个把守营门的兵蛋子而已,跟咱吕大爷耍什么威风?

  “我乃郡守主簿吕布!”

  吕布双眼只是一瞪,那四名门神的气焰便立即有所低落,接着他又沉声说道:

  “匈奴异族大举扣关,丁大人如今被困原平县!尔等速速前去通报成都尉带兵驰援,若是耽误了大事,吕某唯你四人是问!”

  四名门神闻言一惊,相互对视一眼,没有放吕布进去,而是由其中一人急急向兵营内跑去。

  “主簿大人勿怪,我等守卫兵营,对任何人都是如此。”剩下几人脸上挤出笑脸,陪笑道。

  吕布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心事重重地等候起来,他远远眺望兵营内密密麻麻的帐篷,心里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独领一军?

  没过多久,一名身着将军札甲,腰配长柄大剑(类似斩马剑(刀)),面如恶鬼的高壮之人在十余名兵士的拥簇下来到兵营门口。

  这就是雁门郡的都尉,成廉!

  吕布目光一闪,成廉在演义中虽是“自己”的八健将之一却并不出彩,但在正史中却是一位勇猛异常的骁将,并且还是一位死节之士!

  “吕主簿,匈奴人当真大举入侵了?”

  成廉大步走近吕布,闷声问道,他肆无忌惮地扫视吕布全身,目光极具侵略性,三角眼里充满怀疑与蔑视之色。

  “成都尉,难道你怀疑吕某人谎报军情吗?”

  吕布双眼微眯,淡淡反问道。

  都尉与郡守属官不同,属官是直接服从于郡守,而都尉却是一郡之内的三把手,负责军务,战时则是二把手,所以成廉的官职比吕布要高。

  底气足,语气横。

  “哈哈!不敢!不敢!不敢啊!”

  成廉大笑一声,口中连连说着不敢,恶鬼般的粗犷面容上却满是嬉笑,浓密的连梢眉也是一挑一挑的,仿佛在说:

  我就是这个意思你能咋地?快来咬我呀!来呀来呀!

  吕布面颊微抽,心里有句糙话不知当讲还是当讲。

  卧槽!

  你他么怎么不改名叫成傲天呢?怼天怼地怼空气!

  别让爸爸日后收了你,否则非剥了你的一身好皮!

  成廉的骄狂让吕布的脸上难以抑制地升起一层愠怒,他对成廉怒目而视。

  见状,成廉稍稍收敛了一些,仍是笑道:

  “如果真的是有大批匈奴人入侵的话,整个雁门郡都需要兵力支援与守护,而我这兵营内只有两千(算多的了)兵马。”

  “原平县在最北方,步兵过去至少需要三天三夜才能急行军到达,恐怕我们到的时候丁郡守早就已经城破人亡了!”

  “况且,到时将士们疲惫不堪如何作战?所以何必让将士疲于奔命,做无谓的牺牲呢?”

  “主簿大人,你说俺说的对不对?”

  说完以后,成廉双手抱胸,干瘦如猴的面颊正对吕布,两只阴寒的三角眼饶有兴趣地打量起来。

  早就听人说,丁矮子收了戟神(鸡神……)李彦的亲传徒弟做主簿,老成就没看出来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到底厉害在哪?

  丁矮子就是眼瞎!

  不过,身材倒是蛮高的?

  成廉发现五大三粗的自己竟然需要微微仰视吕布,心中惊讶,但随即又看见吕布细皮嫩肉的容貌,咧嘴便是一笑。

  就怕是个样子货!

  听到成廉的回答,吕布眉梢一挑,脸上的愠怒全部消失(吕布:大爷这是装出来的,这傲天狂尊的狗货迟早会是大爷敢死队的第一队长!)。

  难道丁原与成廉两人之间有什么过节吗?听成廉的话,是不想去援救丁原?

  啧,这可不行!

  丁原可以死,但绝不是现在!吕大爷还要靠他升官发财打相扑赛呢!

  “成都尉!”

  吕布大喝一声,左手抬起,中食二指并指如剑指向成廉,严声质问道:

  “丁大人身陷囫囵命你派兵救援,你却推三阻四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语!都尉大人,你究竟是何居心!”

  “唔?气势倒是挺足!可惜俺老成不吃你这一套儿啊!”

  成廉将手指插进鼻孔,使劲儿掏鼻屎,脸上一副享受的表情。

  吕布皱眉,这狗货就是个老兵油子、大坨滚刀肉啊!遇到这种胡搅蛮缠、蛮不讲理的大爷吕布从天花板到脚趾母儿都是疼的。

  唔,电视剧里面那些名士是怎么做说客来着?好像是连蒙带骗再恐吓威胁吧?

  嗯,就是这样!

  蓦然,只见吕布伸出右手,并成剑指指向高天,声色俱厉地厉声喝问道:

  “成廉!”

  “你要一意孤行,违抗军令吗!”

  “你想以下犯上,置丁大人安危于不顾吗!”

  “你就不怕天子耳目,诛你九族吗!”

  吕布企图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这个滑不溜秋的狗货。

  此时,他一手指天,一手指人,昂首扩胸,身形挺拔如松,背影不动如钟,颇有一股布衣傲王侯的名士风流的意气。

  “唔!有点意思!”成廉用掏鼻屎的大手两指搓了搓掏出来的一大坨鼻屎,又去掏自己的耳朵,咧嘴笑道:

  “违抗军令?我违谁的令?军牌呢?”

  “犯上作乱?上是谁?你吗(吕布:你妈。)?”

  “天子耳目?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儿了?要不要俺老成说一声好怕怕啊?”

  随后,成廉拍了拍自己的盔甲,又伸了个懒腰,哈欠连连道:“要是没什么事儿的话俺老成就先回兵营眯一会儿了,我的小主簿大人,你就放心吧,只要没有一万匈奴蛮子大举来攻,这座郡城老成都一定能让它完整无损,毫发无伤的(吕布:好大的脚气……)!”

  “俺在这里想对你说一句肺腑之言,俺老成觉得自己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以大局为重、忠心耿耿、又良又忠的那种人!”

  成廉大义凛然地说完此话以后,便一个转身朝兵营内潇洒走去,背影放荡不羁、豪迈无比。

  好气哦!

  吕布急了,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

  真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

  他奶奶的!老子不和你玩儿文的了!

  要是一个真正的文人,遇上这种**中的战斗痞,不光半点办法都没有还会被气个半死!

  可惜,吕大布却妥妥是个武人出身的假冒伪劣半吊子文官!

  武人是怎么解决问题的?

  吕布的头分别向两侧重重地偏了一下,痞气十足,他准备给自己未来的敢死队第一队长演示一下暴力美学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