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阿拜迪恩大陆史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阿拜迪恩大陆史记 狼族领袖 2562 2005.07.02 22:09

    帝国历755年,神圣350年,修罗西恩首都萨米尔堡。

  人群在街道两侧拥挤着,道路上的彩车一辆辆缓慢的行进,而欢乐的气氛就像天空中飘动的彩旗一样令人雀跃。这正是5年一次的修罗西恩帝国的建国纪念日。

  在街道旁一家酒馆内,一位年轻的军官正站在窗旁俯视着脚下拥挤的人群。他用他那白皙修长的手指拨弄着金色的长发,而他冷酷的表情和漆黑的军装却与这节日的气氛不太融洽。

  他就是修•缪杰,帝国内最年轻的将军,整个大陆最英俊的军人。当然,后一个称谓只在女人之间传诵着。不过他那金色的长发配着白皙的鹅蛋脸,端正俊秀的鼻梁和双唇,宛如古代雕刻名匠手下的艺术精品。而那冰蓝色的眼眸锐利有神,绽放出寒剑般的光芒。宫廷里的侍女们说那是“美丽而野性的眼睛”,男仆们则说那是“危险野心家的双眼。”不管是哪一种,可以确定的是,他的眼睛绝非那种毫无生命感的雕刻之美。

  “很热闹,不是吗?”

  一位有着银色短发的军官站到他的身旁,并随手递给他一只酒杯。这个人就是修的副官,高利姆拉斯•雅恩。他比修稍微矮了几公分,而与修相比,看上去更年轻的那张面庞上总是带着微笑,正是这种开朗的性格,使他在帝国的人气比修更高,虽然这种人气只来自女人。

  “雅恩,你的领口有口红印,小心被它伤害了你与其他女孩的感情。”

  修接过了雅恩递过的酒杯,并且没有忘记挖苦一下这位下级兼老友,理由就是他在楼下与狂欢的女孩们拥抱而迟到来见自己。

  修从来不称呼雅恩的名字,从他们见面的第一天起,跟随雅恩10多年的名字就被他这位长官忘记了。理由是修的一句话:“这么绕嘴的名字谁记的住啊?以后我就用你的姓氏来称呼你,雅恩。”

  实际上雅恩比修要年长5岁,今年刚满26岁的他,由于在军校中他那“过人的聪明头脑”,和那“对女性军官致命的杀伤力”,导致从校友到教官都对他“充满了嫉妒心和敌意”,并且强迫“留学”(留校察看)两年。而在军校里,低年级的学生要做高年纪学生的生活副官,于是从那一刻起,雅恩就再也没能离开他的这位长官。同时也有人这么说,“如果没有修,雅恩那家伙估计不可能毕业了。”

  “我最敬爱的阁下,如果您能够将您那恶毒的舌头换掉,并稍微放松一下面部表情,恐怕我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得到女孩们的爱慕呢。”

  同样恶毒的反击从正在向楼下的少女招手的副官嘴里说了出来,但他的长官似乎已经习以为常,而修那原本冷酷的脸上也浮现出了淡淡的笑容。

  “呵呵,贵族们似乎把西边的战争丢到脑后了呢,居然仍有这么多人在这里庆祝节日。”

  “阁下,不要忘记,您几天前才刚刚被封为贵族,用这样辛辣的词语讽刺自己似乎不太好呢。”

  “哼~”

  “好啦~您不用发出这么鄙夷的哼声,帝国700多年的光荣已经被您鄙视的够多了。”

  “700多年前,英雄凯•霍斯洛带领人民从黑暗的地狱中逃离,寻找并建立了如今的修罗西恩帝国,从此,阿拜迪恩大陆最强盛的,也是唯一的国家诞生了。”

  “恩,从小学到大学所有课本的第一页内容,不用记都背的下来。”

  “帝国历653年,来自西方的叛军翻越高山进入帝国,导致20多万军人牺牲,超过300万居民流离失所。”

  “我知道您要说什么,我也知道您对这段历史有着沉痛的感受,但是现在已经过去102年了,稍微放松一下自己吧~阁下。”

  “……”

  “哎~~~尊敬的少将阁下,莫非您今天一大早叫使者把我从那位红发美女的怀抱中拉过来,就是为了给我上这节生动的历史教育课吗?”

  被称做少将,这使修的脸上又出现了笑容。

  “呵呵~是啊!少将……”

  看着自己的长官不再说话,而只是默默的喝着杯中的葡萄酒,雅恩感觉原计划中的狂欢一夜已经泡汤了。

  “阁下……”

  将修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后,雅恩继续说:

  “阁下,虽然西线的战役还没有完结,但我们是得到一个月的休假才回来的,莫非您要剥夺我这生命中也许是最后一次的休假?”雅恩不遗余力的夸大着他这次休假的重要性,但他的长官看上去却丝毫没有动摇。

  “不是我。”

  “恩?”

  “是皇帝陛下。”

  “啊?”

  “确切的说,是尊敬的安德拉寇拉斯三世,我们最伟大的皇帝陛下。”

  “……阁下,我对皇帝的姓名非常清楚不过,而且也丝毫不感兴趣。我只想得到我应得的那段假期!”

  “呵呵~雅恩,升的越快,死的越早。这句话你不是没听说过吧?”

  “……难道……无论是授予爵位还是提拔为少将,原来这一切都是军部那些老家伙搞的鬼!”

  “你真让我失望,雅恩,居然到现在才明白过来。”修摇了摇头,继续望着窗外饮酒。

  “阁下,既然您早就看穿了这一点,那干吗要接受这次授封。如果拒绝不就可以从前线撤下了吗?”

  “雅恩,皇帝的旨意是不可能违抗的,这点你也应该非常清楚。况且西线的战役急需救援,我们回来的真实目的也是如此。”

  “哎~~~原来所谓的假期就是用来弥补来回的路程啊!”

  “恩,不过你也被升为上校了,这点应该开心才对。”

  “即使是上校,也是您的副官啊。”

  “不再是了,你负责再挑选一位副官给我,然后你就是我的卫队指挥官了。”

  “……莫非您要单独率军?”

  “一位贵族将军,自然要有他的军队。”

  “……明白了,什么时候出发?”

  “明日清晨8点整。”

  “……兵力多少?”

  “2万轻步兵,1万轻骑兵,全是军校刚毕业的预备役部队。”

  “……又要半路征兵吗?”

  “恩……”

  雅恩将酒杯放到了身边的桌上,他本来热情开朗的面庞上露出了罕见的严肃深情。

  “我这就回去准备。”

  简短的告别后,两人互相行了军礼,雅恩就转身下楼去了。而年轻的将军仍面色凝重的望着窗外,直到雅恩飞快的挤开人群钻入一辆马车中,他才优雅的走到旁边的座位坐下。

  “又近了一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