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5节 京城暗战开始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2930 2014.08.07 11:57

    什么叫坑爹,什么叫猪一样的队友,什么叫祸不单行。

  在礼部那位官员高喊出教化万民是我等的功绩之时,杨宁就想哭了。

  自己的儿子是个蠢货,自己的部下也他娘的是猪一样的货色,自己现在怎么办,站出来以管教不严认错吗?

  悄悄的抬头看了一眼代宗朱祁钰。

  杨宁看到的不是一个怒火中烧的脸,也不是惊愣,更不是疑惑。只是一张平静,还带着微笑的脸,似乎刚才那句话代宗朱祁钰半句也没有听到一样。

  不,不会没有听到的。

  朱祁钰当然听到,这会心中杀人的心思都有了。你们这帮文臣果真不什么好东西,朕这个皇帝是你们捧上来的,怕是朕只是作一个摆设或许你们会高兴一些。朕只是想为万民作些事情,作一个好皇帝罢了。

  怕是连一点好名声,你们也想贴在自己的脸上吧。

  代宗朱祁钰不动声色,缓缓的开口问道:“各位还有何意见,尽管提!”

  提个屁!杨宁第一个站了出来:“万岁为天下百姓所辛劳,这是万民之福。臣以为,这奏本有些细节需要修改。比如让万岁亲耕一亩三分地,臣以为可否改为三进三退……”杨宁说了好半天。

  总结下来就一句话。

  万岁你太辛苦了,这种事情作一作样子就好,这个形势到了就行了。

  杨宁却是不知,他原本是为挽回一些刚才自己下属失言的面子。可越说朱祁钰却是不高兴,不为别的,这就是心里原本就不舒服,这会听什么话都不是好话。

  朱祁钰心说:什么叫作一作样子就行,万一你们这些人在外说些朕的坏话。朕不是白辛苦了,不就是一亩三分地嘛,挑一些精于农务的好手帮着,难道朕还犁不完这一亩三分地了,这一次,就是要实实在在的。

  不但要实实在在,而且还要开放先农坛,请百姓观礼。

  年轻的皇帝发起恨来,不是眼下根本就没有一统江山之清流文臣们可以左右的。

  高谷在旁边混上两句支持一下,于谦这边也高呼支持兴农之事,立即就没有杨宁什么事了。所有的决定当天就下了,再有两天就是春耕好的时间了,南方有些地方已经下种,北方晚一些,但也差不多了。

  代宗朱祁钰立即叫蔡公公念了一份自己的中旨。

  “内阁中书舍人白名鹤,为国……。”蔡公公夸了几百字之后,语气一变:“加封白名鹤之妻白孙氏七品安人,加封白名鹤之母白李氏七品安人,加封白名鹤之祖母白赢氏,七品惠安人!”

  “万岁英明!”高谷第一个作出了回应。

  杨宁还会还在头晕呢,等他反应过来,这道中旨已经得到了内阁的与六部其余重臣的认可,等内阁正式的成文,然后交由礼部入册,再由相关的部门送到西安府去,由当地官员将这道命令送入白家。

  加封白名鹤的家人,这只是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

  这种事情上,不会有去驳皇帝的面子,纵然给白名鹤的祖母加封了的时候,在普通的安人之上,又加了一个惠字,可这在这些大员眼中,也只是小小的一点点恩赐,无非就是十顷田地的赋税减免罢了。

  具体的工作很快就安排下去了。

  户部、工部、礼部都分到了一部分任务,只有两天时间,为皇帝亲耕要作好全面的准备。

  下朝之后,工部尚书江渊把事情交给自己的亲信去处理,自己则是吩咐下人,回家!

  工部尚书的家中,白名鹤坐在偏厅之中品着茶,吃着点心。白名鹤后世也喝过好茶,可后世巅峰的好茶,也远不如工部尚书家中这招待他的茶好。或许工部尚书家中招待自己也用了非常好的茶。

  捧着茶杯,白名鹤在思考,是大明普遍的茶就非常好呢,还是特意给自己用了好茶。

  “白大人在想什么?”一个声音传来,让白名鹤一惊。

  看清来人之后,白名鹤赶紧起身行礼:“江大人,下官失礼了。”

  “坐吧,本官托大自称一句叔叔,因我与你祖叔公是曾经是同朝为官,当时你的祖叔公对我江渊有教导之恩,虽没有行过拜师大礼,但一日为师……”江渊说着这里也没有再说下去。

  到了他这种身份,话说到这里已经足够了。

  白名鹤重新起身,很正式的施了晚辈一礼,不过心里却还不知道自己这位祖叔公是谁?

  事实上,白名鹤到现在也不知道大明的白氏是个什么情况。

  其实关中白氏,只是整个白氏家族一个小部分。白氏在陕西、河南、河北、还有唐时极出名白居易后人的香山堂等。白氏算是一个老家族,在明初河北、陕西、河南各分支,都有出来作官的。

  其中在当时声望的最大的,就是河北一支的白英。

  没有为官,却不比作官差。帮助当时的工部尚书,完成了京杭大运河山东段的工程。永乐大帝为其建祠,封为漕伯!可是说不是官的官,这才过去三十年,当年工部的年轻人,那个能忘记这位水利工程的牛人。

  所以白名鹤治水,工部是支持的,九成都是因为白英的原因。

  江渊多少有些感怀,似乎是想到自己年少之时,数十万人为京杭大运河而奋战的壮举。轻轻的摆了摆手,示意白名鹤坐下。

  “叫你过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对你讲!”

  “江叔父请讲!”白名鹤立即摆出一副晚辈的姿态。

  “大明天下,不愿意离京为官的人有多少,叔父我多少也心里有数。但这件事情,是双刃剑。他们不想为官,除了少数是偏远地区的主官之外,多是些不讨人喜欢的职位,比如荆州巡江使。”

  白名鹤听的有些蒙了,这是个什么官。

  “从八品,其职责就是负责江堤的安全。每个月,要在自己管辖的一百里范围内,巡视至少三次,夏季汛期为三天一次。长江自古多水患,非人力不可胜。所以这样的官职,又苦,又没有什么油水。”

  白名鹤也点了点头,这样的八品官,他宁可回家卖火柴。

  江渊又说道:“三甲进士,能真正坐上七品官的没有几个人。大半的人还是从正九品作起的,所以这从八品看似是高阶官职了,可手中的权利却没有多大,管的人也只有那么十几个,如果有了洪水,可能还会丢了性命!”

  “说实话,我也不想去!”白名鹤尴尬的笑了笑。

  江渊点了点头,白名鹤这样说他不介意,反倒有些亲近。

  “事实上,这些官职都是被空着的,真正管事,却也领了这份官职大半俸禄的,都是些经验丰富的水匠。”

  白名鹤懂了:“把这些进士们逼去,他们只会坏事。”

  “没错,他们不懂什么是水利。可他们却是正经的官,所以会让下面的人难作。更何况,他们这份俸禄虽然不多,但大半分下去,给江堤的水匠们也是一种补贴。”

  为官之道,为政之道。

  白名鹤终于明白了,江渊这是在告诉自己,自己太年轻了,把问题想的过于简单了。

  白名鹤当下反问了一句:“江叔,这些人有本事,有才能,为何不让他们去作这个巡江使呢。为什么一定要等吏部派些什么都不懂的人过去。”

  “你以为,有多少个举子能作官?”江渊笑着反问了一句。

  白名鹤真正被问住了,这个问题他回答不了。

  “那件事情,不仅仅几个人的事情,是整个朝廷的事情。这就是作叔叔的要告戒你的,绝对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简单,朝堂之上风云变幻,任何一个人都可能随时被吞噬掉。于谦与商辂的为人,我是佩服的。但商辂太年轻,于谦过于刚正了。”

  白名鹤很郑重的点了点头。

  “我建议你去见一个人,别人见不到,但是你却有可能见得到。”

  “请江叔指点!”白名鹤站了起来,很认真的等着江渊给自己建议。

  “金英!”江渊的语气严肃了起来:“金英这个人,不好也不坏,与大明朝而言他是中正之臣,但却不是当今万岁的忠臣。那些对他的弹劾,多是些借口罢了。你真正见到他,你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白名鹤用力的点了点头。

  江渊不会再教细节了,至于说白名鹤怎么去见,走那条路子这就是白名鹤自己的本事了。要是连人都见不到,白名鹤也不值得江渊去教。

  又和去商辂家一样,什么吃午宴,全是借口。

  白名鹤离开江府的时候,肚子还有些饿。在街边吃了一碗面后,才回到自己的府中。这时白府香案还没有撤去,来传旨的太监也是刚刚离开。

  孙苑君在院子里是一面笑,一边落眼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