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1节 诗会第一天的风采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3000 2014.07.26 11:37

    【如果各位读者喜欢本书,请投一张推荐票】

  锦衣卫的两个好基友,伍斌和杜双鱼正在商量着是帮还是不帮,如果帮白名鹤能够得到什么好处之类的问题。

  突然,整个诗会出现一阵惊天的欢呼声。

  两人往湖中一看,一队小船正排着队划了过来,白名鹤手持竹笛站在船头,正在不断的向岸边抱拳回礼。

  后面的船停下了,只有一条船送白名鹤到了凉亭处。

  整个园中在白名鹤一只脚踩上岸边的时候,瞬间安静了下来,只有春夜的微风,还有些许的声响。

  白名鹤再次一抱拳:“我关中白名鹤,今夜虽然不能为大家献上诗词,既然今晚讲的风花雪月,那么我白名鹤就送大伙一个美好的回忆,今晚各位必不虚之行!”

  许多人大声叫好,更多的要期待的是,白名鹤花了这差不多一个时辰的时间,能让这些**名角们创造出什么奇迹来,更何况之前还有京城花魁已经展示了足够的才艺,可以说震惊了这涿州的士子们。

  白名鹤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这八条船上,有一条船的帘子打开了,一位涿州也算当红的青倌儿坐在船头:“白公子传一个故事,一曲,一歌。这一歌却是两唱,小女子荣幸,先为各位公子献上这个故事。”说罢,起身一礼。

  故事,讲故事!

  许多人都愣住了,一个故事能让今晚成为难忘的回忆吗?

  “话说,元末明初,恶吏当道,民不聊生……

  那位青倌儿开口了,无论是否感兴趣的,这会也都安静了下来,诗会讲个故事,如果有趣,也无伤大雅,至少白名鹤也是为大伙而作的。

  大明的文人,还是很有风度,至少明初是这样。

  “在兰若寺,宁公子刚刚铺上席子准备休息,一红衣女子,肌映流霞,足翘细笋,白昼端相,妖丽万绝。”

  讲到这里,诗会之中许多人都在幻想这位女子的长相了。

  故事自然是要继续讲下去的:

  女笑曰:“月夜不寐,愿修燕好。”宁正容曰:“卿防物议,我畏人言;略一失足,廉耻道丧。”女云:“夜无知者。”宁又咄之。女逡巡若复有词。宁叱:“速去!不然,当呼南舍生知。”女惧,乃退。至户外复返,以黄金一铤置褥上。宁掇掷庭墀,曰:“非义之物,污吾囊橐!”女惭,出,拾金自言曰:“此汉当是铁石。”

  这时,场中的心情就有些变化了。

  有些人在说此女无耻,也有一些说暗为宁采臣感觉可惜。更多有却是称赞宁采臣高义!

  倒是那位少女道姑说了一句:“此女,怕非人吧!”

  船上的女子继续讲着故事:“相距不足三步而处,宁采臣心中却想:女慨然华妆出,一堂尽眙,不疑其鬼,疑为仙!”

  多少公子正为错失一良人而遗憾,突然这样的转折,自然引人高呼。

  “好一句,疑为仙!当浮一大白!”突然有人在岸上高喊一句,然后将一瓶酒直接就灌了下去,这一句高喊,正应了此时许多男子内心所想。

  就是看白名鹤不顺眼的杨不悟都沉浸在那幻想之中。

  却是孙苑君笑骂了一句:“我这个夫君,果真是变杯了。”

  众女又是一阵打闹。

  可剧情推进,当讲到姥姥之残忍,小倩之无奈之时,许多人在叫骂着,骂的却是大元无道,让天下妖孽横生。

  白名鹤微微的笑着,这个气氛很好。

  这故事原本是讲明末的,自己身在大明,自然不能说大明黑暗吧。而且骂元朝,也利于自己接下来要作的事情。

  故事完全吸引了诗会中人,当宁采臣知道小倩是鬼非人的时候。那位讲故事的女子突然停下了。

  这时,却没有人催。无论是凉亭之中,还是花棚中,或者是湖边,所有人都不忍听到宁采臣离小倩而去。可人鬼两茫茫,不分别,又能如何?

  琴声起!另两条船上帘子也挑起来,一人弹琴,而另一位女子则高声唱道:

  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

  好一句只羡鸳鸯不羡仙!

  醉了,无数的人醉了,不是因为酒,而是因为这道诗而醉。

  花棚之中,众女已经完全惊呆了。

  就是孙苑君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夫君竟然作出这么一句惊世之作。

  燕赤侠现,战妖魔,救小倩,有**终成眷属!

  整个园内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不仅仅因为这个完美的结局,而是因为让人感觉到痛快,杀恶,救善,难道这不是儒家之道吗?

  “各位,请举杯。这一杯敬天下英雄,为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英烈,敬我大明万世!”

  白名鹤的举杯,把园中引到了一个新的**。

  不仅仅是杨不悟,至少有十多位士子在这个时候,都给白名鹤打上了一个沽名钓誉的标签,说的轻了,这也是媚上之举。是大明士子所不耻的,大明但凡是高义的士子,绝对不会作出为朝廷歌功颂德的诗词来。

  白名鹤自己却是知道,他自己歌颂的,不是朝廷,而是那些战死沙场的英烈。

  白名鹤落泪了,情不自禁的流下两行热泪。

  中华五千年,受了多少磨难,他比这些士子们有着深几百倍的体会,在他生活的现代,他带着货物去了有些国家,那里同是华人的客户,却象四等公民一样在当地受着歧视。

  这一切,如同利刃在心。

  满满的一杯酒喝下去,白名鹤冲着那些船重重的点了点头。

  一曲《倩女幽魂》起,先是由涿州当地的一位女子开唱,那凄美的乐曲,带着伤感的声音,让许多人也闻多落泪。

  一曲终,另一位歌女站在船头。

  这是白名鹤的运气,因为这位歌女是被从南方贩卖过来的,她依然还记得家乡的口音。一首让在场的人听不懂,却更加动人的,几乎接近白名鹤在后世听过的原版《倩女幽魂》出现在大明,涿州城。

  就在无数人陶醉了歌声中之时,白名鹤却悄悄的拉着孙苑君离开了。

  出了园子,白名鹤才注意到,这拉了一个,竟然又托了一个。一个小道姑竟然一直拉着孙苑君的手,根本就没有松开过,结果就被自己给一起拉出了园子。

  “夫君,为何要离开?”孙苑君出了园子才回过神来,急急的问道。

  “这会不走,一会走得了吗?这些人不围了我才怪,当然如果你想收一个洗脚的丫头,我们就回去。”白名鹤生怕孙苑君不走,特意提到了洗脚的丫头。

  洗脚的丫头,这就代表着京城花魁莫愁。

  “赶紧走!”孙苑君一手拉着白名鹤,一只手拉着那漂亮的小道姑,一路小跑。

  一句只羡鸳鸯不羡仙,就足以让无数女子迷醉,就算不是绝唱,也是名句的级别。

  逃,赶紧逃。别让那个下贱的女人给缠上了。

  正如白名鹤所言,在园中那些娇女,才子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却是已经找不到白名鹤。无数人大叫可惜,要知道这三日诗会,一天规格高于一天,到了明日,有许多人怕是都没有资格再进来。

  最后一天,知府以及学政等老大人也会来参加。

  到时候,能有资格进来的,怕是只有眼下的三分之一,甚至更少。

  夜已深,孙苑君直接拉着那少女道姑就进了自己的屋子,看着门关上之时,白名鹤脸上抽了抽,心中骂道:这算什么事,那道姑什么来头。

  正准备敲门问个清楚,却看到地上掉着一物。

  捡起,却是精钢制成四四方方一物,再仔细打量,就象是后世的魔方,只是后世普通魔方是每个面九片,这个却是十六片。

  这个魔方,却不是用颜色区别,而是用图案。

  在白名鹤盯着魔方看的时候,孙苑君屋内的灯已经灭了。白名鹤无奈的摇了摇头回自己的屋去了,手中拿着那个魔方在不断的翻转着。

  在后世的现代,这东西被称为四阶魔方。白名鹤是三阶高手,四阶魔方勉强还行。要知道,四阶魔方的破解很难,其变化有七千四百乘以十的四十五次方之多。

  这魔方勾起了白名鹤对后世的回忆,自然有些爱不释手。

  无论是三阶,还是四阶,甚至是那些**玩的五、六、七、八、九阶魔方,变化再多,也总有一个道理,或者说一个可以计算的公示。

  白名鹤所不知道的是,美丽的少女道姑正在房间里因为乱了自己的密宝盒而抓狂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