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89节 吓到兵的举人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3056 2014.08.29 19:39

    【最后两天了,九月一号上架。请各位喜欢本书的朋友继续支持,九月是历史月,压力很大呀】

  什么是美味?

  材料是一部分,厨师是一部分。

  白名鹤就在这大帐之中亲自下厨,鲍鱼捞饭、海参白果粥。

  “白名鹤,老子是看出来了。你是个会享受的主,这种东西老子不是没吃过,特别是黑溜球的恶心玩意,看着就让人想吐。你到你手上,这东西老子喜欢。”雷惊天拍着白名鹤的肩膀,显然是吃的很高兴。

  “收拾桌子,继续!”刘名轩看差不多吃完了,立即招呼着继续谈正事。

  这次,围着桌子的人都是识字的,不论官位高底,只论是不是能写会算。

  “那月事巾的事情,产地利我白名鹤只要一成。海贸的易利我要五成,其中四成差不多当成礼物要送出去。各码头,关口,皇宫里都要送些的。”

  “这个依你,如果不够,可以再拿两成。”

  刘名轩心说,卖出去的部分,挣一点是一点。安全是第一,宫里怎么也是献上一些的。

  “我的意思是,在廉州与雷州两卫,办几个大的养猪场,以五十头为一栏,每一栏之间要有十步的距离,万一那一栏的猪生病,病到不可治的时候,不会影响其他的。”白名鹤一边说,一边在画着自己对养猪场的规划图。

  倒是雷惊天说道:“为什么不五头猪放一栏,咱们地方有的是,人手也足够。”

  “也行,这是小事。”白名鹤应了一句,继续画着。反正自己的规矩只是一个意思,不代表具体的尺寸。

  雷惊天又说道:“小白呀,你是不是真的打算让整个广东都司当兵的,都能吃上肉?”

  “其实,我想要的是猪粪。雷将军信不信!”白名鹤似笑非笑的说着。

  所有将军的视线都盯着白名鹤身上。雷惊天思考片刻之后,竟然来了一句:“老子信,而且相信这猪粪你有大用处。”

  众人哈哈一笑,也不再提及此事了。

  “接下来,就是不限量的采购了。瓷器、丝绸、棉布、……”白名鹤还没有说完,雷惊天一把揪起白名鹤的衣领子:“小子,你的有种去南洋,这可是杀头的大罪。”

  “你们或许会被杀头,我最多就是丢官,贬为民。”

  雷惊天狂笑着:“我雷州、潮州两卫扬眉吐气的日子到了,哈哈哈。”

  白名鹤一头雾水,真不知道走私这种事情,你雷惊天高兴什么?

  刘名轩给白名鹤说明的原因:“北宋年前,潮州有南国瓷都之称。百窑村,每年宫是的贡品,潮州必不可少。雷州那里差些,但也比福建那几十个名窑强多了,无论是产量,还是质量,就怕你白名鹤用不完。”

  这么牛。

  白名鹤听说过五大名窑,可没有听说过潮州什么名窑。

  刘名轩从潮州的唐**始,然后是两宋年间,给白名鹤结结实实的上了一堂潮州瓷器历史课,比质量自然比不上景德镇等超级名窑,可拿出去,也绝对是上等瓷器。而且产量上,在北宋年代,潮州支撑着北宋一半的瓷器出口份额。

  “干,干他娘!”白名鹤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

  “干他娘!”所有将军也跟着高呼一声。

  这些人大半生在广东,长大广东。多少也有一些自己的对广东的了解。再加上刘名轩这详细的讲了潮州的历史,别说是达到北宋年间的巅峰,就是有半成一成,那都是堆成山的银子呀。

  北宋年间,仅潮州出口的瓷器,就达到了三百万贯。

  宋代的三百万贯呀,至少也能顶得上大明现在三百万两银子了,这不是银山是什么?

  “百窑村是谁的地盘?”刘名轩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

  “我在那里有一个千户所。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堵了周边几个村子,把百窑村强行红纳入军户范围内,那村子眼下只是在烧些碗碟之类的下等货,连糊口都难。还不如老雷那边的几个窑头呢。”

  潮州卫一开口,白名鹤就知道,这些将军绝对是狠人。

  这一招,直接就断了知府衙门或者是县衙来抢生意的路子,那里变成了卫所,谁敢来抢。就是和整个广东军方过不去。

  能要的全要的,白名鹤搓了搓手:“这个,最后这个要求有点过。我想要几条船,当然还要些名录上那些,记录着残了,却实际完好的四十岁出头的老兵。各位将军知道,我白名鹤手上没人,这个钢刀在手,那怕行万里也是心中安稳。”

  哈哈哈!

  一帮将军爽朗的大笑着,白名鹤这小东西果真是有意思。这是明抢呀。

  可他们还真的要给,在册的正规军不行,但假残退军的那些,却可以用借工的身份送到白名鹤这里,至少船更好说,只要有银子,重新造几条就是了。旧船可以上报年久失修,所以废弃了。

  都司衙门,卫所。再穷,合起来挤出几十万两银子不成半点问题。而且白名鹤手中还有十万两银子呢,先把广东市场上的货扫一遍再说,然后再根据需要,大量的订制。眼下广东许多行业,还处于按销量,定产量的时代。

  广东百姓消费能力还是有限的。

  刘名轩当着白名鹤的面写了一封信,给广东都督杨能。

  信中的意思就是,广东治下,近来水匪猖狂,应狠狠打击。走私之事,或有些商人私通水匪,当封关严查。

  “这个,不好吧!”白名鹤心说,咱们挣钱,不是断了其他商人的财路了吗?

  “有什么不好,就拿刀来讲话。再说了,咱们不抢他们的,他们出货什么价,全部拿来,我们全要的。这些人背后都有布政司衙门的人顶着,只要货没丢,银子还在,他们不会,也不敢闹事。布政司衙门那边,有钱分,也不会无故和都司衙门不痛快!”

  狠呀,这些人无愧于**之名。

  白名鹤刚刚提到垄断的好处,他们就敢下黑手,连海上贸易都给垄断了。

  不过想一想也是,广东这边沿海最大的水军自然是广海卫了,象潮州、雷州、琼州等几个靠海的卫所,全部都拥有水军。真的把南海给封锁了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别说是南海,就是再扩大一点范围,比如……

  吕宋岛。

  白名鹤想到这里,感觉一阵激冷,全身一哆嗦。

  当真是越想越可怕,这些将军们还真的敢下狠手,仅是封锁外海这一项,自己就可以保证每个月非常充足的收入了。

  白名鹤认为,这些将军们作事的风格让自己很紧张。

  可他却是不知道,事实上他已经吓到这些将军了。一个年龄只有十八的岁年轻人,当上七品县令已经是奇迹了。可眼下,却说服了整个广东军方参与他疯狂的想法当中,疯狂到这些将军们想过,可却没有一个人敢粘手。

  海禁不是一纸空令,是实实在在会杀人的政令。

  白名鹤他凭什么就敢不顾这禁令,难道真的以为他为皇帝办了些事情,就是一张保命的护身符了吗?

  许多细节一直研究到下午快到晚餐的时候,白名鹤这才留下了自己关于月事巾的工坊的规则纪律条文,这个详细的,足有一寸厚的条文可当真是把这些将军们吓住了。

  “这个?你不会搞错了吧!”连刘名轩都有些蒙了。

  大明一张纸,只能写六十多个字。毛笔写小楷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至少在白名鹤来说,这是一个挑战。一寸厚,也不过二百张纸左右。

  “不过一千多字罢了。一份真正严格的规矩,从立意到详细的解释。每个字都不可能有两种意思,必须严格而准确。就拿这个工坊来说,如果真的有机会成为一个超级大工坊,还会详细到每个工种,每个管事的责任、工作范围等。没有五万字十万字,都没办法详细的讲明这个规矩。”

  白名鹤心说,后世的企业规章制度,一千字都算不上起步。

  许多大企业,那制度就是象砖一样,厚厚的一本子。现代的厚厚一本那可是一页至少八百字以上的。

  “这个,可以讨论!”白名鹤将手上那一寸厚的一本子轻轻的往前推了推。

  刘名轩接过,翻开看了一眼。

  “这个,容后研究一下。今天先把大事的细节再议一议,虽说名鹤你胆大包天,而且信心十足,至少在初期的时候,能瞒就瞒一些。布政司衙门那里,要是给你找些麻烦,你也很难应付。”

  这是好话,也是大实话。

  白名鹤点了点头:“这样,只需要瞒三个月就可以安心。如果可以顺利的瞒到新年。那么就敢就保证不会再有问题了。就算是他们知道,也拿我没有办法。新年的时候,我最贵重的一批货送进京城,我们就可安然无忧!”

  “当真?”刘名轩靠近白名鹤小声的问了一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