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73节 一力破十会 下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2939 2014.08.21 11:19

    哈哈哈!一位正五品知府,一位正七品知县。一个站在城头,一个站在城下,面对面的哈哈大笑着。

  百姓们完全的糊涂了。

  钱知府猛然间收起笑声:“白名鹤,正好这四人在本府这里帮着作一些抄写的工作。本府让你心服口服!”对白名鹤说罢,钱知府大喊一声:“来呀,请这四人上城头。”

  白名鹤一副很吃惊的样子,这让钱知府更加的满意自己的师爷了。

  伍斌很急,这与他们调查到的情报完全不同呀。

  白名鹤那一脸的惊呆,更是让人百姓们充满着失落感。一直到白名鹤拿着手巾在擦汗的时候,伍斌突然发现白名鹤笑了。

  原来是白名鹤实在忍不住想笑,所以才装成一副擦汗的表情。

  伍斌靠近:“白哥呀,要一次整死这姓钱的吗?”

  “整不死!就算能整死我也不敢。我刚刚上任,就把上司给整死了,你让其他的官员怎么看我,以后我在官场上还混不混了。”白名鹤压低声音在给伍斌说着。

  伍斌有些遗憾,在他看来,但凡是敢和他们作对的,都应该被整死。

  很快,四个穿着儒衫的人上了城墙,各自报了姓名之后,向白名鹤施礼。

  “学政大人就在这里,验明正身。钱大人不会介意吧!”白名鹤的语气之中,带着一点点小结巴,任谁听了,这都是那种死鸭子嘴硬的态度。

  伍斌已经背过身去了,捂着脸偷偷的在笑。

  他相信,白名鹤已经胜了,却在这里玩弄着钱无沿。

  “来人呀,验明正身!”

  当下,就有人拿出一个册子:“廉州府,参考学子名录。陶礼文,年三十一岁。身高五尺六寸,(明朝一尺,合现代31.1厘米,按现代的身高,这五尺六寸就是一米七左右,在明朝男子,特别是南方人,算个子高的。)脸白、短须、右脸有痣……

  这位小吏一一的念着,然后有人在对比着。

  这位陶礼文还在站城头,让下面的人看清楚,自己与学子名录上的是否一致。

  四个人一一核对,无误。可被绑起来的犯人当中,有几个人却是挣扎的非常厉害。

  “慕学政,你看这学子名录,是否作假?”钱知府拿着名录走了过去。

  “这,这,这!”老头子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他感觉不对,可又说不上来那里不对了。

  白名鹤一言不发的听着,而伍斌带着他手下的十个人,却在地上摆弄着什么。当上面的人核对完毕的时候,伍斌猛的一起身,将一只大弓压在背上,大吼一声后挂上弓弦。这是一张真正的三石弓。

  其余的十个人,手上拿是火器。

  “不要乱动,特别是你们四个。本官有几个问题要问,谁敢多嘴,谁敢打断……”白名鹤伸手轻轻一挥,一根利箭直接射过那师爷的头顶,将他的帽子射飞。那师爷想喊,可伍斌的弓另一只箭已经搭上了。

  白名鹤脸上变的非常严肃:“本官合浦县令,现审问合浦县陶礼文。”

  “陶礼文,限你立即背出你参加乡试时的考卷。本官数十个数,你如背不出。本官就认定你是假冒的,立即射杀!”

  伍斌的弓搭了起来,十个拿着火器的锦衣卫也解下了衣服。

  城墙上的几个锦衣卫原本就已经站队了,站在白名鹤一边。看到白名鹤竟然这么大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四把锈春刀已经架在那四个举人的脖子上。一人站在城边,正是廉州府锦衣卫百户所的试百户莫千山。

  “白大人请放下武器,本官也查到有可暗害廉州府举人一案。白大人的弓指着普通人也罢,毕竟都可能是嫌犯。但钱大人却是廉州知府,万一误伤白大人无法交待。”莫千山向白名鹤一抱拳,可语气很生硬。

  白名鹤一挥手,伍斌将弓收了起来。

  莫千山一揪那陶礼文的头发:“背出你在乡试的答卷,我数十个数!”

  “胡闹!”钱知府急了,这四个人如何可以背得出。

  “那么,请在押的犯人开口,谁能背出论语呢?”白名鹤又换了一道题。

  百姓们听到这里那能不明白,呼喊声连声的一片。

  钱知府背后已经被冷汗泡湿了,他万万没有想到白名鹤象疯子一样,竟然不顾一切敢和他死磕。救下这四个举人,对他白名鹤有什么好处?

  “背!”莫千山杀气腾腾的一声暴喝,那假陶礼文当时就给跪倒了,他怎么可能背得出来真正陶礼文乡试的答卷,这个他背完,还会去查档的。真与假,这个根本就没有办法混过去。

  “这,这,有辱斯文。”钱知府大叫着:“来人,把这四人押入大牢!”

  “谁敢动!”伍斌的弓又一次抬了起来。

  钱吾沿要疯了,这四个人落在白名鹤手上,他不死也要脱层皮的。

  “打开城门!”白名鹤的声音不大,可每个字都象刀子一样刺在钱知府胸口。

  城门很快就打开了,这是锦衣卫帮着打开的城门。廉州府卫军也不敢挡,他们可以感觉到,这一次知府大人有麻烦了。

  慕学政不断的怒号着,大骂着钱知府。

  白名鹤却对百姓们高喊了一句:“来二百人,去把所有人的人犯带回合浦县衙。合浦县的事情,自然在我合浦县衙门里公断。”

  当下,百姓之中出来四五百青壮。

  正当这些人要进城的时候,白名鹤又制止了这些人:“四个相互搜身,将身上有武器,或者有银子的人给绑了。”

  银子?

  百姓们不理解了,都是苦哈哈,家中能有几个铜钱就不错了,更多的时候,他们用到的是以物换物的交易方式,怎么可能有银子。

  白名鹤这个县令一出场,就保下了城墙上要被砍头的一百多人。百姓们相信他。

  当下,有十几个人飞也似的要逃。

  伍斌一箭射穿了其中一人的大腿,同时高喊:“逃跑者,杀!”

  不用白名鹤动手,百姓们就扑上将这些人给绑了。然后有二百百姓上城墙,先是把四个假举人押下来,然后将那被绑的一百多人往下抬。

  白名鹤和钱知府则在城门内一间茶楼里面对面坐下了。

  “白名鹤,你想干什么?”钱知府的语气也没有那么硬气了,他知道这次的事情很麻烦。

  白名鹤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第一,合浦的事情你以后少管,那是我白名鹤的地盘。第二,这次的事情我不会传出去,你出个价吧。第三,你往上报,就说合浦珠民逃了,村子空了,珠池没人管。我要人!”

  “你此话当真?”钱知府有些不信。

  “严格来说,我是帮了你。这件事情按你的路子整下去,你应该可以想到后果。我和你没仇,所以我没有必要和你过不去。更何况,你比我官职高呀。”白名鹤说话的时候非常的严肃。

  钱吾沿用他那个绿豆大小的眼睛盯着白名鹤足足看了有一刻钟。

  想一想白名鹤的传闻,这个人极恶。但却没有真正搞死过谁,而且很在乎自己的利益,还有名声。

  “好,成交。不过,你要再为本官作一件事情!”

  “你说!”白名鹤淡淡的回应着。

  “我不想有麻烦,有一个人必须给我解决了。如果你不答应,这件事情我信不过你!”钱知府盯着白名鹤的眼睛,白名鹤拿起茶杯慢吞吞的品了一口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扔到海里如何?”

  “随你怎么作,但绝对要让本官相信你的诚意!”钱吾眼也硬气了起来。

  这关系他的身家性命,所以绝对不会让步。

  白名鹤很清楚,钱知府要灭口的人就是他的师爷。因为这个人知道的太多了,而且这次他败在白名鹤手上,这个人的忠心程度也一定会下降。所以一定要灭口。

  白名鹤站了起来:“下官这就是回合浦去了,人我也带走了。其余的下官就等府台大人的消息了。”

  钱吾沿坐着没有动,只是说了一句:“本官只是一个小人物,这里还有一个赵公公呢!”

  白名鹤停了一下,看了看钱吾沿。

  凭感觉,白名鹤相信了钱吾沿的话,在这偏远地区的一个知府,只可能是一颗棋子。同时白名鹤又庆幸自己的选择没有错,别说拼不掉钱吾沿,就算侥幸拼掉了钱吾沿对自己也没有半点好处,而且还会引出钱吾沿背后的大人物,到时候自己可能还防御的力量都不够。

  眼下,至少可以为自己争取半年或者更长的时间缓冲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