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76节 生死大仇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3111 2014.08.22 21:29

    【先说明一点,有读者提出麻风病与黑死病的区别,这是非常正确的意见。不过,脑补一下吧,就是麻风病了。哈哈!也证明我还是知识层面不足,以后会多读书,多多的补充知识。】

  白名鹤不相信有一品大员会被送进疬迁所。

  杜双鱼笑了笑:“当真是一品大员,自然是不会送进去的,这是举了一个例子。我知道的是,曾经宫里有位宠妃,被送进去了。有一位二品大员,喝**自杀,然后尸体也一样被烧掉。”

  “双鱼呀,去从那个钟鸣远那里再看看还有什么利用价值没有。如果他有足够的利用价值的话,就给他一个活命的机会。如果没有,把他也送进去。”白名鹤是现代人,不会有动不动就杀人的念头。

  可这一次,这事情也太狠毒了,白名鹤平静的语气之下,充满了杀意。

  “白大人!”杜双鱼一抱拳:“跟着您果然是没有错的,对敌人绝对不能手软。不过,这一次我倒是要给那位钟师爷讨一条活路了,这个人可用。”

  “他过于恶毒了!”

  “我们锦衣卫也有给刀上涂上**的。以前的蒙古骑兵也会给箭头上涂马粪的。毒这种东西要看自己用了。留下这他,至少给我们一个警示,他能帮我们化解一些我们想像不到的危险。”杜双鱼很认真的劝说着白名鹤。

  白名鹤的眼神变了,多了一种恶狠狠的感觉。

  “放心,我会让他变成一条狗的。我不行,还有福叔呢。一定有手段让他老实的听话。”杜双鱼再次劝说道。

  “听你的!”白名鹤同意了。

  杜双鱼笑着点了点头:“今天晚上,先拿那四个秀才开刀,让他见识一下我们锦衣卫的手段!”杜双鱼说的很明确,钟师爷是举人打不成,但四个假举人却有足够的办法对付。让钟师爷从听审开始。

  “请那位四位举人过来吧!”

  “明天吧,他们受了些伤,已经给上了药。他们自然是感激白大人救命之恩,这四个人再让他们好好休息一晚。白大人你也辛苦了一天了,总是要去陪一陪嫂夫人的!”杜双鱼语气也轻松了许多。

  从级别上讲,杜双鱼是正六品呢,比白名鹤还高。

  他能听白名鹤,这已经让白名鹤有一种感动了,他们本就不是上下属的关系,更多的象是朋友,兄弟一样的关系。

  “好,你也……”说到一半,白名鹤停下了。

  杜双鱼没有催,安静的等着。

  白名鹤语气一变,也笑了:“你说,那些倭女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那是大人您收到礼物呀。”杜双鱼把大人两个字咬的音极重。

  白名鹤被反将了一军,他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在后世现代的时候,受到的教育之中,女性尊重思想已经深入脑海。就算在玩一些历史题材的游戏之时,虽然美女被例为赏赐宝物一类,但那只是一个名字。

  可现在,却是实实在在五十个人。那怕是倭人,白名鹤心中依然还有着道德的枷锁。

  杜双鱼哈哈一笑:“就知道白大人是君子。其中四十七人我和福叔商量过,先送去工坊干活,但有三个人你要自己处理了。她们不象是普通人,至少其中一人,我可以肯定应该是倭人贵族家的。”

  “福叔身边需要有个照顾的人!”白名鹤提出了一个想法。

  “我去处理那钟师爷的事情!”杜双鱼说完就起身离开了。

  吃晚餐的时候,白名鹤对清荷说了给白福安排两个侍女的事情,清荷自然就接过了这样的活。不过,清荷不知道和孙苑君聊了点什么,却没有让那个贵族倭女去,而是在随他们一起来的宫女当中挑了一个人。

  当晚,白名鹤也没有回后院,而是在书房之中过了一夜。

  实在是公务太多了,处理一县的事务,远远的超过了白名鹤的想像。特别是此时整个县衙无人可用的时候。

  次日,那个四个身体恢复了一些的举人被带到了白名鹤的书房。

  四人一起行了跪礼:“见过大人!”

  “按大明律,举人见官是不用跪的!”白名鹤示意四人起来。

  四举人其中一人,陆期元代表四人说道:“我们四人几乎被赃官害了性命,大人救命之恩,当受我等大礼。”

  “坐下吧!”白名鹤的语气很平淡。

  四人坐在这里已经早就准备好的椅子上,手边的小几上摆的不是茶水,而是清水。看四人坐下,白名鹤这才说道:“原本昨天就想见你们,可你们身上的伤也不轻,多休息一天也是好的。可过了这一晚,我反倒认为自己是急了些,不应该现在见你们。”

  “大人的意思,我们不懂!”还是陆期元开口,很显然他已经成为了这四人当中的首领。

  想必是有些过人之处,至少能够折服另外三人吧。

  白名鹤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有些事情,本官认为还是和你说了好。但是,在说之前本官要问一句,你可是否可以冷静的听完本官的话,冷静的面对本官要说的话。”

  “我们可以!”依然还是陆期元开口。

  “我倒是想把你绑上了再说,这样或许可以少了一些麻烦。”

  白名鹤的语气就象是开了一句玩笑,四个人的心却变的很沉,他们想过许多,甚至想过自己的家人已经遇害。

  在听白名鹤说要绑上他们之后,四个人相互看了看,都非常郑重的点了点头。

  “大人,就算有什么噩耗,我们也承受得起!”

  “也罢,先从小事开始说起吧。”白名鹤说话的时候身体往后靠了靠,不是为了让自己坐的更舒服,而是让自己在这四人面前显得轻松一些,尽可能不要给他们太多的压力。

  四人同时站了起来:“请大人明示!”

  伸手压了压,示意四人坐下。白名鹤这才说道:“第一个要讲的,本官知道你们手上有一些证据,至少也可以拿到布政司衙门去靠钱吾沿,甚至你们还可以去京城告状。仅是他阻止你们去参加会试这一条,钱吾沿就是死罪了。”

  四人同时点了点头,白名鹤这话讲的一点也没有错。

  白名鹤这时口气一变:“不过,本官不会让你们去。如果你们要强行离开,本官也会想办法把你们扣下来的。”

  “为什么?”当下何逸轩就跳了起来。

  白名鹤一点也没有被何逸轩激动的神情而影响,依然是不紧不慢的说着:“本官要作什么,不会告诉你。因为本官不可能随便的相信任何人,那怕你们非常值得本官信任也一样。为官之道,最多的就是诈与诡了。”

  四个举人谁也没有说话,要说相信,那怕白名鹤救了他们一命,他们也不能完全相信白名鹤。

  “如果你们有诚意让本官信任,那么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你们要无条件听从本官的安排,任何一个要求,你们都不能拒绝。”白名鹤的语气严厉的许多。

  这次还是最年轻的何逸轩激动的发问:“难道,让我们去送死,也不能拒绝?”

  “没有错,那怕让你们去送死,也不能拒绝。本官就是这么霸道,如果你们不同意,现在就可以离开。本官要提醒的一句是,只是离开本官书房,本官是不会放你们走的,会将其软禁起来,也不会过于为难。”

  何逸轩激动的脸都红了,却是被陆期元给挡了下来。

  陆期元来到白名鹤桌前,长身一礼后说道:“大人,您就不怕我们在这里答应了,可却秘密准备离开,去作我们想作的事情?”

  “为什么要怕,你们当真这样作,只能证明你们四个都是无知、无能、忘恩之辈,你们这一生,除了给你当狗腿子之外,本官不知道你们还有什么出头之日。人最难守住的,就是自己心中的道德!”

  白名鹤说的轻松,事实上他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能够抗住一切的**。

  和这四个人说话,白名鹤也不可能会说出,自己要对付钱吾沿背后的势力,有些传出去对白名鹤就是极大的危害了。

  被白名鹤这么一说,四个人还当真拿不出主意了。

  四个举人相互看看其他人,却是拿不出一个结果。

  “这样吧,你们回去考虑一下再来答复我。最后告诉你们一个消息,你们尽可能的保持平静,不要有什么过度的举动。”

  陆期元听到这话后,开口说道:“大人,刚才说了。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就算是有什么噩耗,我们也撑得住。只是我等非常不理解大人刚才提出的要求,肯请大人您是否可以给我一些提点。”

  “我不会解释,信得过就信,信不过就算了。”

  白名鹤这种冰冷的态度实在让四个举人无法接受,只是单方面要求他们作一些承诺,可白名鹤自己呢,却连半点表示也没有。

  白名鹤没管他们的反应,继续说道:“你们的家人已经找到,在疬迁所!”

  “什么?”一声惊呼后,当声就晕倒了两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