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5节 白名鹤的大杀招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3084 2014.08.12 11:01

    白名鹤可恨吗?

  许多官员都在问这个问题,事实上白名鹤是可恨的,白名鹤的所作所为,最让文官集团不能容忍的就是白名鹤不断的在教着皇帝干些面子活,只要能争到的露脸的事情,白名鹤都会给皇帝出主意。

  就这是媚臣,这是文官集团所不能允许的。

  可反过来讲,白名鹤也为京城百官作了不少好事,比如京城近千官员的免费体检。找出了许多人的暗疾,谁能不在爱惜自己的身体。

  现在又为几位重臣请了免跪的大恩典。或许应该感激白名鹤才对。

  白名鹤真的可恨吗?

  正当许多官员在反思的时候,白名鹤从那个箱子中拿出一个本子来:“臣调查所得,都给事中赵大人之子,今年二十七岁,去年初吏部派任东岭监查御史。他称病申请暂缓赴任,其保人就是都给事中赵大人,根据太医院体检所示,身体健康无疾。锦衣卫处查到记录,他在去年十年,外出打猎。去年十一月酒后与人冲突,打伤两人。去年十二月……”

  白名鹤一条一条的念着,一个老臣子全身颤抖的跪在大殿之上。

  朱祁钰心中终于笑了,胸口那种闷闷的感觉也完全消失不见了。

  这年老的臣子是谁?自然就是那天跪在朱祁钰面前,要死要活逼得朱祁钰非认错不可的言官。大明朝,言官的组成是督察院御史与六科给事中,都给事中就是头头了。

  这是报复吗?许多官员都在思考,这白名鹤当真是一个无耻之人,拿这样的事情出来为皇帝出气,这不是无耻小人是什么?

  可白名鹤却没有完,一本本的拿着医案与锦衣卫的记录来。

  当白名鹤拿到第十本的时候,整个大殿之中,已经有一半的人冷汗直流。

  当白名鹤拿出第三十本的时候,就是杨宁、江渊等人都感觉到了一丝寒意。这白名鹤心机太深了吧,前几天给百官免费体检,今天就拿体检的事情变成一招大杀器,这一招出手,多少人胆寒。

  无病装病,不去赴任。这说轻了就是藐视朝庭,说重了就是欺君。

  “万岁,这一本,其保人可以满嘴仁义道德,礼教圣人言。礼部前尚书杨宁所保,同族晚辈,正统十三年进士,至今也没有离京赴任……”

  白名鹤一口就咬在杨宁身上,而且用词极损。

  这一口已经将杨宁咬的鲜血淋淋了,最让杨宁恨的是白名鹤竟然还侧头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之中是一种轻蔑,一种冷冷的嘲弄。更有着有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没等杨宁自辩,白名鹤已经扔出几本证据了。太医院的医案,锦衣卫的调查,这就是证据,锦衣卫的调查文档在大明就是铁证了,锦衣卫代表着大明皇帝的权威。

  杨宁正要出班自辩,白名鹤却又扔了一本:“杨大人,这一本依然是你保下的。等所有的证据全部报完,杨大人再挑出自己保下的那些人,自辩一番,不是更华丽!”白名鹤用了华丽一词,杨宁气的就想当场给白名鹤一记耳光。

  可事实却是,白名鹤一记又一记的耳光不断的打在杨宁的脸上,他是清流,他的门人,他的学生,他作保的官员却作下这等无耻之事。

  “万岁!”高谷看到杨宁差不多要暴发了,心中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大明皇帝,代宗朱祁钰。此时的心情是复杂的,一边是他似乎已经看到白名鹤的胜利,这一记果真是非常有效的计策,自己换立太子的目标又近了一大步,几乎可以看到那金册上写着自己亲儿子的名字了。

  可另一方面,代宗朱祁钰心中又是莫名的痛。

  清流,清流。你们嘴上说着圣人言,行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情,你们心中真的有我大明吗?还是只有你们的圣贤书,只有你们的官位!

  “成见,臣以为……”高谷打断了白名鹤的进言,正准备说话,却听白名鹤的声音提出了八度:“臣手中有五本证据,皆是高大人的学生,而且其中四人都是高大人亲自作的保人,请高大人听我念来!”

  高谷愣住了。

  白名鹤竟然咬到了自己身上,而且这一口咬的何止是血淋淋呀,直接是深可见骨。

  杨宁、高谷、胡濙的门生、于谦的部下。白名鹤那个没有咬,整整一箱子,一口气弹劾了一百多个人。就是陈循的门生白名鹤都咬了两三个。

  “无法无天,无君无父!”代宗朱祁钰踢翻御座旁的铜香炉,用力一甩衣袖,气呼呼的大步离开了大和殿,走到门口的时候,代宗瞪着那位老言官:“这就是你口中的仁教礼仪,这就是你口中的圣人言!”

  代宗朱祁钰气呼呼的离开了。

  而那位赵大人两眼一翻晕死过去了,几个太监赶紧过去救治。

  白名鹤依旧跪在那里,慢吞吞的将自己刚才拿出来的证据一本本,很慢的摆回箱中,摆的非常的整齐,嘴角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笑意。

  胡濙站在原地,足足盯着白名鹤看了有现代时间十分钟。眼睛一闭,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让人扶着往大殿外走去。整个大殿之中,可以说,几位真正的顶级权贵都用不同的心情看着白名鹤跪在那里整理着一本本的证据。

  可普通的官员,甚至不敢去看白名鹤一眼。

  好可怕的人呀!

  陈循迈着小四方步走到白名鹤身旁,小声说道:“六科都给事中的职务,倒是适合你!”

  白名鹤一抬头,看到是陈循后笑了:“陈公,你认为他们还能容得下我留在京城吗?”

  “好,果真是个人才。本官如果还在位,保你三年之后回京!”说罢,陈循也离开了,他不需要回避任何人,到了他现在的身份地位,也不怕和人斗,而且也没有人愿意和他死磕,特别是没有利益的死磕。

  原本于谦还想过去说几句话,可陈循既然过去了,他就不想过去了。

  只是对商辂说道:“白名鹤,果真很邪!”

  商辂低着头,看着手中的笏板低声说道:“这白名鹤还是给你我留面子的。他把陈年旧账都翻出来了,七成以上都是杨宁与高谷的人。那些散官占了一成,我们这边只是挑了些无关痛痒的,这一计,只是不知道他图得是什么?”

  “你想不通,杨宁与高谷就能想通了吗?胡老似乎气血上涌,怕是要病上几日了。”于谦所说的气血上涌,就是现代的高血压。

  被白名鹤这么一刺激,血压上升没有晕倒已经算是好的了。

  那位晕倒的赵大人,就是血压高气晕的。

  回到**,朱祁钰一直进了南书房,脸上才真正的笑了出来:“痛快,果真是痛快。谁才是沽名钓誉的小人,这一次朕要好好整治他们。”

  “万岁,法不责众。还是继续白大人的计划吧!”成敬在旁边劝说着。

  “总有一天,朕要解决了这个问题,有好的官职他们就去抢,不好的,辛苦的就装病。我大明江山如何稳固。”朱祁钰也真的是生气。却也明白,这一百多个官员,连同他们的保人加起来,这么多人真的全部问罪。后果就是他这个皇帝都撑不起呀。

  成敬又劝道:“在万岁治下,必可解决。只是还应徐徐图之……”

  当天下午,白名鹤弹劾的名单,经过整理后从非官方渠道放了出来。

  原本不会坐在一起的两个人,很难得的坐在一起。

  高谷与胡濙。

  怎么样形容这两个人呢。胡濙是真正的清流,他眼中的大明官场应该是圣人言下,依圣人书,太祖宝训而治的大明朝堂。

  高谷以及他的门生故吏,行事的原则就是少作少错,不作不错,依圣人言但无为而治。当然,露脸的事情自己要去作,可以得到优评的也要去作,每年可以为自己这个小团体谋一些福利的事情,自然也要作一些。

  毕竟,光靠那点俸禄,在京城许多官员家里连炭都买不起。而且吃的还是粗粮。

  “我门下,三十二人被弹劾,连同保人累计超过了七十人。”胡濙先一步开口。

  高谷也跟着说道:“这次弹劾的名单之中,我门下占了六成。你我二人门人合起来,足有八成这么多。如果万岁真的要追究起来,怕是你和我只有辞官一条路可以走,而且回乡的路上怕是很凄凉。”

  高谷说的明白,黯然离京,还要背上一个骂名。

  “好手段呀!”胡濙这一句是真心的称赞。

  “那份卷宗从正统初年就放在内阁了,曾经我也见过一次,但却没有放在心上。”高谷也知道那份官员不赴任的旧档。

  胡濙哈哈一笑:“好一个白名鹤,布了一个好局。”

  “此事之后,要名有名,要利有利。短时间内,谁敢动他就是在为这件事情报复,试问这样的恶名谁敢背。而且有万岁在后面保他,想动他也不容易。纵然在京城可以架空了他,但看到他,本官就有些头痛,耳鸣!”

  高谷也一样,高血压。

  到了他们这个年龄,高血压是常见病。或者说,这也是富贵病,穷人却很少见有这种病的。这都是这些年,大鱼大肉养下的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