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3节 春耕之喜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3158 2014.08.11 00:30

    春灌是春灌,主要是针对北方地区的冬小麦加灌一次水,只要天气合适就可以。

  春耕是春耕,是真正的种下春天的作物。

  虽然说有些个地方天气不错,已经有农户开始下地了。可是二月初这皇帝亲耕却与往年不同,今年不止是一种象征,更是一种大祭祀。

  大明皇帝要向神农大帝祈求保佑大明风调雨顺,有了一个丰收年。

  在前一天夜里就有数万民众从直隶各地赶过来,不为别的,只为能在这祭祀之中粘到一些福气,保佑自家的田里风调雨顺。

  还是深夜,外城守军一看有无数的人头涌向京城,当时就给吓尿了。以为乱民之类。

  一层层报上去,负责这一处金吾诸卫都派了人马出去查探,一打听竟然来观礼的百姓。这是绝对不能驱赶的,各卫调集人马前去维持。

  深夜,各卫的指挥使都被惊动,就是锦衣卫、东厂都不例外。

  各卫在下命令的时候,杭昱动了一个心思,给自己身旁的亲信小声说道:“你速去白府。把这件事情告诉白名鹤,不为别的,只问他讨一个主意。”

  “大人,讨什么样的主意?”那亲信不太明白。

  杭昱微笑着摇了摇头:“就是讨一个主意,你尽管去就是了。”

  “是!”那亲信一抱拳,飞速的就往白名鹤的府上跑。

  在梦中的白名鹤被叫了起来,先把四岁的太子朱见浚的被子盖好,然后才披上衣服走到门外。一听那位亲信所言,点了点头:“你等一下,我写张条子。”

  白名鹤回屋,拿起纸笔写了一个条子,放在信封里。

  “这信你直接交给杭指挥使,但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看到了。切记,切记!”白名鹤很严肃的叮咛着。那位武官将信放在贴身处:“白大人放心,如果被人看到了。小的肩膀上这八斤半就拿下来。”

  “路上小心!”白名鹤这纯粹就是一句客气话。

  这位武官心说这位白大人肯定是一位高人,只是听到事情的经过,就能立即有主意,怕是和那说书的人所说的诸葛孔明一样神了。

  话说两边,杭昱看到信后立即又派了这亲信去请了汪泉。

  汪泉以及汪家,之前是世袭金吾左卫指挥使一职,因为其孙女当了皇后,所以现在他是城中兵马司指挥使,按现代的话来说,就是京城守备军的一把手。

  汪泉听到杭昱有急事找自己,虽然和杭昱关系很普通,但依然还是来了。

  杭昱将那信推到了汪泉的面前后说道:“这件事情,我心里明白,吃独食只会坏了名声,也会坏了我们两家在宫里的名声。既然有些事情眼下已经注定无法改变,不管之后我和你是战是和,眼下我们是绑在一起的。”

  “你的手下里,还有这样的高人?”汪泉笑问。

  “我手下没有,这个人说起来你还欠他一份人情,否则你我之间眼下肯定是水火不容的。这是一个好主意,而且要抓紧办!”杭昱说的很直接。

  汪泉听懂了,心中已经知道这是白名鹤出的主意,微微的点了点头:“那,派人吧!”

  城卫军与锦卫衣联手,人手自然是非常多了,立即开始架锅,不干别的,就蒸窝头。

  下面的人不断的向上汇报,蒸了多少,送到城外给那些来观礼的百姓多少,还差多少大概需要多少时间等。

  坐在这里等报告的汪泉问了一句:“为什么不设粥棚?”

  杭昱又拿起了白名鹤的信,上面其实只有一个字,就是馍。这个称呼原先就是陕甘一带的称呼,也是北方人主要的一种食品。杭昱知道白名鹤是关中人,用了这个字很正常,而且这个计策非常高明。

  这会汪泉问起,杭昱才说道:“我也是思考之后才想明白的。”

  “请讲?”

  “这白名鹤很高明,用粥就是城卫军在办事。但用干粮,而且还是半热着的,我们可以说这是皇后娘娘与贵妃娘娘爱护百姓,连夜带着宫女们一起制作的。这是对百姓的爱护,其中几只中间有枣的就是皇后娘娘与贵妃娘娘亲手所制。”

  杭昱说到这里之后,就停下了。

  话说到这个程度,汪泉要是不明白的话,那么他这么多年的官场就白混了。

  汪泉叹了一口气:“明天怕是这御史们又要咬人了,这样的主意宫里是没有人想得出来的,他们肯定会想到白名鹤身上。这个媚臣的恶名,他是背定了。”

  “他在乎吗?”杭昱反问了一句。

  汪泉笑着点了点头:“这样吧,我们连夜进宫。请圣上让两位娘娘出城露个脸,那个亲手发上一个窝头,这件事情就算落到实处了。”

  “我也正有此意,算算时间,现在正好!”

  没有错,现在就是正好。百官已经开始准备上朝了,皇帝亲耕这是要百官随礼的。宫里自然要是有些动静的,太监与宫女们四处乱跑一跑,抬着装窝头的筐子露个脸,这就足够了,既然作戏,就要作全套。

  白名鹤依然在呼呼大睡,他的级别太低了。正七品才有资格观礼,他只是从七品。

  宫里一套戏码,在请示过代宗朱祁钰之后,自然是作得极漂亮的。汪皇后与被放出来的杭贵妃,亲自在城外随手发了几个窝头。

  汪皇后原本就是非常正直的人,所以朱祁钰只告诉她,城外百姓是来祈福的。宫里安排人制作了一些窝头,作为国母自然要去关心一下百姓。所以汪皇后出来了,倒是真的放下身段,亲手给许多人发了窝头。

  杭贵妃则是杭昱直接就挑明了原由,更是告诉她,这是她的一次机会。

  就算讨厌那些脏臭的平民,杭贵妃至少在表面功夫上作得不作。她身边的宫女递过去,和她亲自发下去,区别也不大。

  百姓们足足跪伏的几里地,每一个接过皇后或者贵妃恩赐窝头的,都哭的眼泪哗哗的。

  许多百姓都撕下**,用干净的衣料将窝头包了起来。这一个窝头那怕分成一百份,一千份,百姓们相信只在吃上一口,就是百病不侵,长命百岁。

  与城外,百姓呼天喊地的谢恩不同。宫中,几位言官已经在上书了。

  “万岁,圣人言……”有言官出来说了一堆四书五经之中的东西,然后才入主题:“万岁身为天子,万民福泽才是万岁的恩赐。城外所行之事,只是虚浮之事。臣以为,圣人言……”

  扯了好半天,朱祁钰还是耐心在听着。

  用现代的话来讲就是,你是皇帝,你的任务是天下百姓都幸福才是幸福,天下百姓都不受饿才是幸福。仅仅就给城外这些百姓送上些窝头,这不是关怀百姓的行为,因为身为皇帝,心思只在关心这么几个百姓身上,那是不对的。

  应该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万民身上。

  更何况,城外现在的行为,是一种沽名钓誉的行为。请万岁你以后不要再干了。

  当然,万岁你还年轻,这一次错了我们作言官的过来劝谏几句。所以,万岁你认个错,下个保证就行了。

  文邹邹的念了好几百字呀,朱祁钰是越听越不痛快,可却拿不出反驳的话来。

  一口恶气憋在胸口,堵的胸口难受的就象用拳头用力的砸上几下。

  好在蔡公公有眼色,这会赶紧过来说道:“万岁,时辰就要到了。错过了吉时就不好了!”

  “起驾!”朱祁钰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虽然那口恶气还没有吐出来,可总算是忍住了。可谁想,那位言官还不依不饶的追问:“万岁,臣所奏万岁以为臣要是错了,臣甘愿领罚。”

  朱祁钰原本胸口被逼的一团恶气,再被这样一逼,差一点一口气背过去。

  “你,你,你!”连说了三个你,代宗朱祁钰用力的一甩衣袖就要往外走,可那位言官,连同他身后的几位都跪在地上:“臣请万岁勿忘太祖宝训,卷二之尊儒道、卷三之纳谏、卷一之谦德。”

  “朕!朕错了,以后会管教**的!”朱祁钰咬牙切齿的说完了这几句话。

  “万岁知德,我大明之福也!”几个老言官高呼万岁。

  朱祁钰一言不发的往车子那里走去,蔡公公赶紧跟上在朱祁钰上车之后,递上了一块手帕:“万岁,您……”蔡公公示意朱祁钰的嘴角。

  朱祁钰的嘴角有血,这倒不是吐血,是咬牙太用力伤到了牙根。

  上了车子,蔡公公赶紧劝道:“万岁,今天亲耕是大事!”

  “朕!”朱祁钰捂着心口,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炸开了,心中堵着气的感觉难受的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长长的吐了几口气,朱祁钰压低声音蔡公公说道:“去告诉白名鹤,他的计策很好,百姓对皇家的感恩之情朕已经看到。”

  蔡公公愣了一下,心说白名鹤就算是出了计策,可也不用专门说一次结果呀。

  却听朱祁钰又说道:“今天言官的事情,告诉他!”

  “是,万岁,老奴会派可靠的人过去。”蔡公公赶紧回应了一声。

  “不,你亲自去。告诉他,朕气的要吐血了。他无论要干什么,给朕干出点惊天动地的事情来。朕保他!”朱祁钰真的气疯了。

  蔡公公赶紧应了下来,安排可靠的人跟在朱祁钰身边服侍,找了一个借口先回宫。然后再在没人注意的情况下,从侧门悄悄的出宫。被人看到总不是一件好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