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1节 一文钱的血案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2984 2014.08.10 15:40

    【三江了,求三江票!】

  白名鹤醉了,几乎京城的眼线都看得清楚,白名鹤是被锦衣卫送回家的。

  要说白名鹤醉的有多凶。

  大理寺派人去白名鹤家里送衙单,可以理解为就是现在的传票。通知白名鹤三法司会审的时间之时,白名鹤还在床上说胡话呢。

  另一个消息是从酒楼里传出来的,白名鹤与杭昱两个人在拼酒,足足十坛酒。

  至于杭昱,次日也没有出现在锦衣卫衙门。

  大明皇帝代宗朱祁钰坐在书房,一边拨弄着炭火盆,一边听着蔡公公讲着京城里出现了这些事情,特别是白名鹤的行动,以及他们打探到各位官员的反应。

  “万岁爷,白名鹤这样搞下去,怕是就难在京城立足了。那以后,怕是也很难为万岁再尽忠。奴感觉这白名鹤是一个人才,这样下去怕是可惜了。”蔡公公很忠心的在进言着。

  朱祁钰依然没有半点反应。

  有些话他不想说出口,白名鹤如果只是一个能用一次的臣子,那么以后给他一些补偿,总是不能让忠心的臣子寒了心。

  但朱祁钰却深信,白名鹤不是那么简单的人。

  “报!”有个小太监出现在门外,蔡公公出去问过后回来报告:“万岁,三法司那边把时间定在二月二十四。”蔡公公小声的汇报着。

  朱祁钰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他虽然是皇帝,可也不是什么都不懂。

  三法司会审,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结束的。这是摆明了不让白名鹤有机会去参加会试,看来这些文官也是很阴险的。

  另一边,商辂、于谦还有大理寺卿三个人坐在一起。

  “刑部俞士悦提议的日期,督察院陈镒支持的。白名鹤这次就算过上两堂,不告了。怕是也参加不了会试了。”

  于谦与商辂都点了点头,从这个日期上他们自然是清楚这个结果的。

  “高谷原本是支持是白名鹤,可这一次,白名鹤是真的作了些不应该作的事情!”

  于谦摆了摆手,示意眼下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商辂接口说道:“白名鹤是一个人才,但他不懂得规则,也不知道考虑其他人的想法,这已经是官场禁忌了。更何况,他又与锦衣卫交往过密,也是百官所不能容忍的。但杨宁想反咬一口,咬住白名鹤也绝对不可能。”

  “为何?”大理寺卿有些不理解。

  “白名鹤正在谋化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多,我也是偶然间从陈公那里听到一些皮毛。根本分析,白名鹤是万岁那边的人,正在联络各官想换太子。这也是他和杭昱走的近的原因,换太子对杭昱来说是,也是天大的好事!”

  商辂这么一解释,大理寺卿怎么可能还不明白。

  “那么说,杨宁想要对付白名鹤,怕是也不容易,毕竟有万岁在那里保着。”

  商辂又说道:“胡濙出山,最不痛快的就是高谷了。所以他要逼白名鹤,让白名鹤与杨宁死磕。在白名鹤连会试的机会都失去的情况下,白名鹤肯定会和杨宁有一斗,这个时候高谷就可以作一些事情。胡濙不可能不保杨宁!”

  于谦突然开口:“会试主考,开考前一天公布也是有过的事情。”

  于谦这话就非常明显了,商辂有一争主考的机会了。

  “彭时想作同考!”太理寺卿跟着说了一个消息。

  “他能作什么,这个时候大局观最重要,他要是连这一点都分不清,就太让我失望了!”于谦的语气已经有些不高兴了。

  这一天内,可以说白名鹤是京城权贵之间讨论的一个焦点。

  而白名鹤呢。

  酒早就醒了,这会制作一副跳棋,正陪着朱见浚玩跳棋呢。按白名鹤的理论,才多大点孩子,就让背书,苦不苦呀。

  小孩子那有不爱玩的,跳棋,皮球,朱见浚和白名鹤玩了不宜乐呼

  就这样,又一天过去了,白名鹤倒是与朱见浚越发的亲近,朱见浚脸上也多少会有一些笑容了,毕竟还是小孩子,万贞儿的死对于她来说,只是吓到了他,却还没有到亲人死去那么悲伤。

  只是一个宫女,而朱见浚还不到四周岁。

  第二天,白名鹤起床,象往常一样连门都不出,倒是孙虎一直坐在门房里,和守门的仆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快到中午的时候,一个锦衣卫飞快的跑了过来。

  孙虎立即起身去通知白名鹤。

  京城之中,火柴已经被家家户户所知晓,每天都有挑着担子的小贩在各条街上叫卖着,至于说这些小贩从那里弄来的火柴,却不是百姓们所知道的。

  就在紧邻着内城,外城的一条街道上,几个小贩正在撕打着。

  好些个百姓围观,有好事者还在打听着原因。

  “听说,是越过各自的地盘了,吵了几句就打起来了。”

  正在百姓们看热闹的时候,来了一小队城卫军,正准备把这些打架的人抓起来的时候,又来了七八个锦衣卫,城卫军自然就退下了。这些个锦衣卫立即把其中一方小贩按在地上一番暴打。

  不仅如此,还将所有的火柴都给拿走了。

  一盒一文钱。

  一个担子少说也有上千盒,而且还有许多是超过一文钱的,也就是说每个担子的货差不多就有好几两银子的价值。

  可锦衣卫还没有离开,又来了一队人,不由分说就和这几个锦衣卫打成了一团。

  城卫军退了,后面来的那批人,很明显就是宫里的。

  这个时候,从东边街道,西边街道又各来了两队人,一队明显就是宫里太监的打扮,另一队则是锦衣卫的打扮,而为首的却是穿着七品官服的白名鹤。

  两队人到了打架的地方,谁也没有去分开正在打架的人,两也没有参与助战。

  “听说,有人捞过界了!”白名鹤很想让自己的语气充满杀气,可他作不到。倒是身旁的伍斌刀一亮:“那个孙子在爷的地盘上撒野呢!”这才是气势十足的一句话。

  这时,打架的人才停了手。

  宫里那边,一个同样穿着七品内监服色的小太监走了出来。

  “白名鹤,你别忘记。那坊现在是宫里管着,而且当时建坊的地皮还是宫里赏赐给你的。你挣钱,就忘记杂家给你的恩泽了。”

  说话的正是金杰,这句话他在宫里怕是练了不下上百次。

  白名鹤向前走了几句:“我白名鹤作事情很公道,京城之中我和锦衣卫生意,京城之外二百里,才是你们的。把货拿到京城里来卖,这是坏了规矩!”

  “什么狗屁的规矩,京城一天卖上百担,城外别说地方大。咱们辛苦也不过一天二十几担,你必须把京城让出一半来,这地盘要重新分。”金杰强硬的顶了上去。

  “放屁,白纸黑字你说改就改!”白名鹤也骂了起来。

  金杰眼看说不过白名鹤,抄起一个扁担就往白名鹤这边挥了过来。白名鹤身旁的伍斌出去一挡,白名鹤却借机用伍斌的刀鞘给了金杰头上狠狠来了一下,当下金杰就血流满面了。要说白名鹤这一下,也是练过几十下了。

  东厂的人早就知道白名鹤,这一下打在那里,打多重会流血多。

  “打!”金杰怪叫一声。

  “让他知道一下规矩!”白名鹤也示意身旁的人出手。

  短短一刻钟,宫里出来的人全部被打翻在地,有几个伤的重的腿都给打断了。一直到禁军、东厂、南镇抚司来人,这场恶斗才算停下。

  那金杰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在许多围观的人眼里面,这金杰活不过今晚都不是意外。

  “把咱们的人抬走,先行救治!”东厂出来的一位档头,阴冷的声音让人听起来就发森。

  金杰被抬走了,锦衣卫这里也在包扎伤口。

  “白大人,这次的事情纵然是这些小的不对,可白大人这次手也太重了。金杰可是金总监的义子,而且还是同乡。这件事情,白大人给个交待吧!”

  “交待个屁,有事情冲我们来。”锦及卫这边也丝毫不给面子,几个人当下就挡在白名鹤身前,明显就是害怕东厂的人突然出手。

  那位档头阴冷的笑着,然后一拱手:“来日方长!”说罢,一挥手带着人就走了。

  那位锦衣卫千户向白名鹤一抱拳:“这事情白大人尽管安心,这一次咱们也要找他们讨个说法了,从兄弟们碗里抢食,这事情不能善了。”说罢,大手一挥:“来呀,找个轿子护送白大人回府。”

  白名鹤坐上了轿子后,这位锦衣卫千户又说道:“白大人回去休息,改天再登门拜访。”说罢,便吩咐起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