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93节 岘港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3144 2014.08.31 20:28

    【公众章节最后一更,上架求首订,上架头一天,肯定是会暴更的!】

  大明这个时候的海船,还不具备远洋能力,因为船底并不是尖底,只是比普通的平底相对尖一些罢了。在近海航行有不错的效果,去吕宋那样的地方,都需要选择合适的日子,天气不好,风浪大是肯定不会远行的。

  四条二千料战船,其中有两条都是在永乐末年留下来的。

  十六条一千五百料货船,差不多也是排水量八百吨的船,装五百吨货物不成问题。

  从钦州军港出来,不是顺风,是偏东的侧风。一路保持着大约十至十二节的速度,到达岘港也就是两天一夜的时间,路上在琼州卫军港停了几个时辰,又将琼州准备的土布装了两船,将琼州卫选派的一百精锐分配到各船上。

  在经历了两天两夜的航行之后,船队停到了岘港外约三百米的距离上。

  港口有两条小船缓缓的靠近了过来,对于陌生的舰队,还是会让这港口的人多少有些紧张的。

  顺化府,现在是属于安南的。岘港则是属于澜沧王朝,又叫南掌国。

  原本这里是属于高棉国,却因为国势衰落,南掌国与暹罗国联手狠狠的打压了高棉,得到这个港口。安南王国也有南下的野心,控制这里,也是南掌与刚刚走入盛世的暹罗国对安南的一种控制。

  在原本的历史上,差不多十五世纪后期,安南才成功的开始的南征的第一步。

  眼下,1451年,大明景泰二年,大明的一个小县令白名鹤,带着二千多百战老兵,以及二十条船上,总共一万吨的货物来到了岘港。

  两条小船很快就靠了上来,几个来自岘港的使者上了白名鹤的旗舰。

  这里,没有打出大明水军的旗号,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穿着大明的军服,旗杆上只有一个象征白氏的图腾为旗帜,白名鹤身上穿的一件水蓝色长衫,陈阿大也没有带刀,穿一身劲装坐在白名鹤的右侧。

  “尊贵的客人,请问你们来自何处?”

  这是明知故问,白名鹤这些人身上,无论是打扮,还是船的风格,完全就是大明的风格。可是,白名鹤没有亮明身份,对方自然是要开口问的。

  “我们来自大明,是来这里和你们作交易的。不知道是否可以进港?”白名鹤很直接的说明了来意。

  那使者面带为难之色:“请问,你们带了什么货物?”

  “很多!”白名鹤没有说具体的货物名字。

  正说着,却听到有人在吹号,陈阿大身旁的一人飞快的出去查看,然后回来报告:“有船队要求我们让道,他们要走直线进港。两条象是战船,其余的是无防备的货船,一共七条船。”

  陈阿大要继续发问,白名鹤却制止了他,看着那使者笑了。

  使者额头上明显就可以看得出汗在往下滴,从眼前的实力看,白名鹤这边明显要高于对方,从背后的势力看,大明也比那一边强大的多。

  “说实话!”白名鹤的语气多了些严厉。

  伍斌等几人的刀已经抽出一半了。

  “是倭人,他们是来收贡品的。几年前,倭人来到我们南掌,要求我们南掌对他们朝贡。当时我们南掌同时面对着北方的孟族、南方的高棉。所以答应了向倭人朝贡,倭人每年六月初就会来收贡品。”

  这使者一口气把原因说了出来后,又说道:“倭人强势,十人可战我们南掌百人。还请您……,请您让道。以免……”这话连这使者都有些说不下去了。

  “好,给你一个面子,让道!”白名鹤答应了下来。

  白名鹤这一答应,周边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陈阿大没想到白名鹤这么软弱。

  可白名鹤继续说道:“战船分开两边,火炮、床弩准备。各船准备贴近登船,眼下唯一的问题就是,陈叔你还记得怎么杀人吗?我胆子小,见了血会晕的。当然,我也有些小气,这船的货不能少!”

  陈阿大从水兵到正五品武官,连字都不认识,凭的是什么?

  “来呀,传老子的令!”

  不能不说,白名鹤这计策很无赖,让倭人进入包围圈之中,然后一口气干掉。这是一个高招,只是有些不够光明磊落。

  可是考虑到这些船只的安全,更重要的是出海第一战,绝对不能败,而且要完胜。

  这关系到士气,也关系到与岘港这边的谈判。

  白名鹤示意请岘港使者坐下,有宫里的侍女出来送上点心,泡上茶。这才问道:“我姓白,不知道这位使者大人怎么称呼。您的汉话说的真是的极好的,原本我还带了翻译,却没有想到你比我的翻译更优秀。”

  “我叫桑蔗,帕克尼。贵人可称呼我为桑蔗,岘港总督是我哥哥,叫桑松。在我们这里,大明是上国,学习大明文化是贵族的象征。看到您这庞大的舰队,如果不是因为倭人的贡品,我哥哥一定会来迎接贵客您的。”

  “谢谢,我感觉到你们的诚意了。”

  “敢问白公子,这么大的舰队在大明也不算是小规模了。只是族中老人讲述过的,那大明宝船才比这更大。”

  这一次,白名鹤没有回答,而是沾上茶水在桌上写了一个王字,写罢用手擦掉。

  “啊!”桑蔗一捂嘴,他不敢再就这个问题继续下去了。

  王代表的是什么,大明的王爷。那么就是大明皇帝的兄弟,叔侄之类的关系。这可是大人物,那么这位白公子或许就是这位王爷的代言人,看来是有资格在大明的朝廷之上说话了,这绝对是大人物。

  突然,炮火齐鸣,白名鹤的船猛的震动了几下。

  大明与西方的船不同,炮不是在船仓内的,全部都在甲板上。

  二千料的战船全长有二十多丈,四艘船各十六门炮一次齐射,直接秒杀了倭人两条战船。弓弩,火箭齐射,两条倭人战船在大火之中开始往下沉。

  “大人!”杀气腾腾的副官进屋,冲着白名鹤一抱拳。

  这一句大人,是下意识喊出来的,毕竟现在这些人还是军职在身。喊大人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在刻意留心的情况下还能注意改口,这会杀的血都热了,自然就忘记那些规矩了,所以一进屋就喊了一句大人。

  “近战限令?请大人指示!”

  “这次,咱们不需要奴隶。当然,有漂亮的年轻倭女可以考虑留下。其余人,既然惊扰了这一片海的平静,就作为贡品献给海神吧!”白名鹤不动声色的下令。

  那副官用力一抱拳,出门高喊一声:“杀!”

  桑蔗也是听到这一声杀才反应过来,自愧汉话还学得不够水平。这话的意思就是,漂亮的女人留下,男人扔入海里喂鱼。

  从开炮,到结束,连一刻钟都没有用到。

  倭人太狂了,他们来到这里以来没有人敢对付他们,所有没有丝毫的防备。倒是有两个刀法极为高明的,一个被乱枪刺死,另一个被陈阿大一刀劈成两半。

  “痛快,痛快呀。”陈阿大满的血,大笑着回到屋内。

  “当满饮一杯是吧!”白名鹤笑着问道。

  “哈哈哈!”陈阿大只是大笑,已经好几年没有这么痛快了,这些年海边是有些倭寇,可全是零星的小队,象这样一次灭了七船上千人。还是头一次。

  白名鹤靠近陈阿大,用非常小的声音说道:“那两条船不要让沉了,人头留下。敢不敢上报一次倭寇作乱,广东都司得锦衣卫秘报,事先有所准备,全胜呢?”

  “这个,不好吧,咱们已经得了大便宜了。”陈阿大是一个实在人。

  白名鹤继续说道:“蚊子再小也是肉,你不要,我不要。给各卫所伤残的军士争一个抚恤也好,而且也给我们再造船有了借口。我的意见是留,安排人往回拖船。要与不要,让杨督拿个主意。”

  “听你的!”陈阿大一听给伤残的军士争抚恤,立即就同意了。

  当天中午,那两条被打烂几乎就要沉没的倭人战舰临时修补了一下。由那五条商船拖着,陈阿大分出了三百人,连夜往琼州卫军港那里去。顺便让白名鹤帮着写了一封信,请琼州卫把自己这些人送回来,再派两条战船过来帮一把。

  至于各卫的警戒,各卫都是有经验的老军了。

  从岘港到琼州卫军港也就是五百里,现代距离二百五十公里。这些船虽然破了,想来次日清晨差不多就能赶到。

  岘港总督桑松亲自摆宴,宴请白名鹤。

  光是美女就给送了一百人,这些全部是当初要给倭人的贡品。还有黄金三千两、珍珠十斛,各色宝石十箱,各种香料加起来一千斤。

  只是请求,白名鹤将倭人船上的货物给他们。

  “你们在意倭人的什么货?”白名鹤心中计算了一下,这位桑松出的价格真的是极高的。而且黄金肯定不是要给倭人的贡品,因为倭岛的黄金不值钱,原因是太多。这应该是专门从他库里拿出来给自己的。

  “布,倭布!还有珍贵的漆器,这次是要献给友邦的礼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