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7节 夜里的御书房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3022 2014.07.24 10:54

    白崇远托门禁将军带信,那位禁军果真犹豫了一下,还是将信拿走了。

  白崇远的心这时才真正的提了起来。心中暗想,白名鹤呀白名鹤,你果真是疯了。没有想到我也陪你在疯,如果今夜一切真的如你推断,那我关中白氏当真是出了一位惊世奇才,反之,我白崇远罢了官,也把你一起带回老家去,省得你折腾!

  宫内,金杰已经闲到每天数银锭过日子的地步了。

  没他的活干,也没有人管他,还有不知道认识,还是不认识的,或者曾经认识的大太监,小太监给他送银子。

  没办法,谁让他从九品升到七品,这和给脸上打了一个‘这是红人’的标签有什么区别。

  红人也有红人的烦恼,注定要搬家,可这么多银子,这间屋里又没有箱子……

  那门禁将军叫一个禁军送信过来的时候,金杰正在用自己的被子把银子盖在床上。

  “金公公,有封信。在门关前递过来的,指名是给您的。”那禁军语气之中多了几份恭敬,双手将信放在桌上。

  金杰有些意外,这个时候宫外会有谁给自己来信呢。

  带着几份疑惑金杰把信拿了起来,却是蒙了。信皮上金杰两个字他认识,可其余的他不认识。眼下这信打开,怕是自己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实在不行,只好找义父他老人家帮着看了看。

  此时,金杰多了一个念头,要读书,要识字。

  打开信,金杰愣住了。

  里面没有字,只有一副画。画的是一个小太监,然后旁边是三顶不同的帽子,从八、正八,从七的内侍帽子。

  “走,带我去门口。”金杰明白了,这是白名鹤的信。

  西华门,站在禁军哨亭内白崇远这会慢慢的也冷静了下来,将一包刚才高府赏赐的点心拿了出来,原本是留着怕自己饿了要吃的,记得白名鹤给他说过,千万记得小鬼难缠。这会想了想却放在桌上:“几位守夜辛苦,一些小心意。”

  哨亭内几个禁军连声道谢,满脸都是笑容。

  白崇远却是暗叹一口气,自己活了四十三岁,可见识可还不如自己一个十八岁的侄子吗?难道说圣贤书还不足以教自己安身立命吗?

  正在自我检讨之时,有禁军过来请白崇远靠近门边。

  贴着门,白崇远自报家门,与金杰交谈了几句之后,门下将信塞了进去。

  金杰拿到信,飞快的就往内宫跑,而白崇远又回到禁军哨亭那里继续等,白名鹤的预测全部应验了,这让白崇远心中没有办法怀疑,只有越来越相信白名鹤的选择。

  宫内,金杰虽然升了职,可依然还是一个小人物。

  在御书房外,当值的大总管蔡公公倒是客气:“小金子,这已经二更天了,你跑到这里干什么?没个理由,小心咱家赏你四十板子。”

  “蔡总管,是一份奏本。”金杰压低了声音在说着。

  蔡总总抬起手,正准备给金杰一记耳光。知道大臣们的奏本都会交到内阁整理,然后再交给司礼监,最后才送到万岁爷这里。金杰竟然敢直接拿着一份就跑过来,与公与私都足以打死金杰了。

  可转念一想,不对。

  金杰这小崽子是个极聪明的人,而且又是金英亲自**出来的,应该不是犯忌。

  这准备打耳光的手,高高抬起,缓缓的放在金杰的肩头,蔡公公小声问道:“谁的?”

  “宫外那位,连升三级的本本!”金杰小声的回答着,然后双手递了上去。蔡公公笑了,这金杰倒也懂事,这份好处可是给了自己。连升三级,这是一个代称,指的就是金杰连升三级,但暗指的,却是宫外那位白名鹤。

  又问了一些细节之后,蔡公公指了指脚下:“你在这里候着!”

  金杰那敢不从,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蔡公公在宫中并没有太多的职司,他原先是王府的总管太监,朱祁钰登基为帝之后,他自然进宫当差,可几大监早就有人,虽然杀了一批,可顶上来也是老人手,不是他一个刚入皇宫,在宫中没有什么背景的太监可以坐上位置。

  将那封信放在袖中,蔡公公进了御书房。

  不能不说,大明前期的皇帝还是很勤政的,在烛光下,朱祁钰正在一本本的看着奏本,有不同意见的单独放在一旁,写下纸条夹在其中,准备与内阁、六部再行讨论。

  蔡公公送上一杯热茶,同时暗示那些伺候的小太监出去。

  朱祁钰没有抬头,可眼睛的余光也注意到了小太监们往外走,等御书房没人了,才问了一句:“老蔡,有什么事情说吧。朕知道你忠心!”

  “万岁爷,这是宫外的奏本,您看了保管会开心!”

  宫外的秦本,能直接送到宫里来,这是与宫里那位通了关系?

  一边思考着,朱祁钰一边打开信,一看却是女子的笔体,用是小楷。先翻到最后看落款,当看到白名鹤的名字之时,朱祁钰来了兴趣。

  蔡公公在旁边也说道:“礼部七品小官,白崇远是白名鹤的二伯。他出京封赏的时候,老奴派人给他交待了几句,这信应该就是回复。”

  “你,很好!”朱祁钰正被信中的内容吸引,这会听到蔡公公派出给白崇远有交待,自然心情不好,开口称赞了一句。

  白名鹤信中的内容,写得太直接了,根本就没有半点回避。

  看过信,再看看信封上的火漆封口,反过来又看看了封底,确认没有打开的痕迹之后,朱祁钰在烛火上一把火将信给烧了。这东西,应该是白名鹤的妻室白孙氏所写,很可能白崇远都不知道其中的内容。

  这白名鹤,果真是一个奇才。

  那信中的内容句句都说到了朱祁钰的心中。

  白名鹤说的第一点是暗示,用最直白的话来说就是,既然坐上皇位,那就是真命天子。家国天下,这天下自然是传给儿子了。后来最让朱祁钰贴心的一句却是白名鹤在说自己,只说大伯对自己好,但也不会把他大房的田给了自己,更何况大伯还有儿子呢。

  以市井小民之心,在说天家之事。白名鹤也算是头一人。

  可无论天家,还是小民,亲就是亲!

  信中在得到朱祁钰认同之后,白名鹤又写道:试探、分化、缓缓图之,当朝中七成官员都支持的时候,才可以挑明,一击必杀。这种事情,绝对不能与众臣扯皮,扯下去,无论如何伤到的都是天家的脸面。

  然后,又是一份计划书,详细而精确的计划书。

  看着手中的信纸化为灰烬,代宗朱祁钰问了一句:“这信,是谁送进来的。”

  “回万岁爷的话。在门禁关门之前,白名鹤的二伯白崇远将信送到宫门前,信是由金杰送到御书房门前的。”

  朱祁钰点了点头,暗赞一声高明。

  这个时间上,没有知道白崇远竟然悄悄的送信进宫。

  “你亲自去安排一下,让那守门的禁军换防,换下的军士告诉他联有一个机要的差事安排他们去作,先让他们在房中休息,房外你安排些人守着,任何人不许靠近。然后把白崇远秘密的给朕带来,再告诉金杰,朕会赏他,把他也先关起来,让他懂得闭嘴!”

  朱祁钰心中真的是很喜悦的,一个最大的难题,似乎就要解决了。

  禁军换防这是件普通的事情,有皇帝的上谕在手,蔡公公来回都是小跑着,半个时辰就完成了西华门门禁换防,然后秘密的将白崇远给带到了御书房,再把金杰连同那十八个禁军给关了起来。

  为了让这些人安心,软禁这些人屋内还送上了酒菜,点心。

  白崇远跪在御书房当中,心中又是紧张,又是兴奋。这一切的白名鹤预测完全一样,自己在夜里被带入了御书房当中。

  “白名鹤信中说,第一步你会为朕办得极好?”朱祁钰要的第一步,就是试探这些大臣们对自己换太子的心思,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白崇远解下背上的包袱,高高的举过头顶。

  蔡公公接过包袱,就在地上打开,里面是一个又一个的小盒子。

  白崇远当着朱祁钰的面划了一根火柴后,跪伏在地上说道:“臣愚笨,干不了大事。愿为圣上在上元节前,将此奇异之物赏赐各位劳苦功高的大臣们。也请大臣们听一听臣家里的小事。”

  “什么小事?”朱祁钰脸上的笑容也多了一份。

  “臣三弟无子,想把家中的田产送于四房长子继承。还是招一个上门女婿正好些。家中来信让臣给出意,臣愚笨,却想不出那一种更好,所以斗胆请各位大人给臣出个主意!”白崇远依然是跪着的,语气也多少有些紧张与颤抖。

  以他一个七品小官,单独面君,这是多大的荣耀呀。

  朱祁钰却在笑,一直在笑。

  头痛了足足快一年的问题,现在终于可以解决了,他的儿子将成为太子,将来可以继承他的江山,他的帝位,这如何不能让他高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