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9节 诗会第三天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2933 2014.07.30 08:12

    大明景泰二年(公元1451年)。

  这是代宗登基为帝的第二年,也是头一个京试的科举年。这一年,代宗朱祁钰将元宵节的假期减了三天,理由是京师保卫战之后,百废待兴,又事逢科举年,所有在京的官员,假期减三天,为大明盛世贡献一份力量。

  大明的官员们,也满头热血的投入到了自己的工作当中。

  乾清宫御坐上,代宗朱祁钰坐的笔直,大臣们正在为了今年京试之事作最后的争论,争论的焦点在于,今科的主考官人员。

  上一科的状元彭时,现在为翰林院修撰,庶吉士。

  在这样的人物心中,只有商辂这位**才有资格作为景泰年第一次科举的主考官。

  彭时在殿上,引经据典,长篇大论。

  “年轻呀,还是年轻呀!”于谦虽然与商辂是至友,可他却根本不相信,就凭一个年轻的庶吉士,在这里说了半个时辰的废话,商辂就可以拿到主考的。

  杨宁作为礼部尚书,第一主考已经是誓在必得了。

  第一主考是大学士,尚书,第二主考就只能是尚书之下,绝对不可能同时出现两位大学士,尚书衔的主考。除非把杨宁挤下来。

  可挤下了杨宁,高谷就成为了最大的竞争者。

  那么,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挤下的杨宁,却让高谷摘了桃子。这样的事情,不值。

  于谦此时突然想到了涿州知府送来的信,也想到了白名鹤。此子擅谋,此时白名鹤会如何,如果将白名鹤捧到了彭时这样的地位,那么白名鹤可以作多少事?

  于谦守旧,正直,却不刻板!

  为大明朝有利,可以中兴大明,再创大明盛世的事情,那怕让他粉身碎骨也不会惧怕。纵然有些名声上的损失,于谦也敢干。为了确认自己的想法,商辂都以支持天下士子为名,天不亮出城去了涿州。要亲眼看一看这个白名鹤。

  于谦见过白名鹤,商辂也要亲眼看一看。

  与此同时,坐在御座上的代宗朱祁钰也想到了白名鹤。

  彭时这个庶吉士已经说了太久的废话了,听着人烦。开口闭口就是,子曰、圣人言。能不能来一点实际的,看看白名鹤的信,那多简单直接。就是一份谈话记录,都没有半句废话,句句直指要害。

  朱祁钰也动了点心思,庶吉士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给皇帝讲经解义。

  如果白名鹤是庶吉士会如何?

  这个想法高明,应该找人商量一下,最合适的人选就是成敬了。

  成敬,字思慕,永乐二十二年(1424)进士,选翰林庶吉士,后为山西晋王府奉祠。英宗朝,晋王朱济熺派人和汉王朱高煦勾结,图谋不轨!成敬作为晋王府奉祠当时有两个选择。一是被充军,但后果严重,绝对会连累子孙。所以成敬作了第二个选择,选择一死。

  但当年,他刚进晋王府,只是被牵连。

  所以宣宗就给他了一刀,只是没有砍脑袋,而是切命根子。然后送到了自己在宫外生活的儿子,就是现在代宗朱祁钰那里,作为供读。

  成敬也是庶吉士,人生经历也算复杂,为人同样正直,朱祁钰认为他比彭时这一类的庶吉士强百倍。

  成敬坐在船上,手里拿着的是东厂给了所有关于白名鹤的资料,以及关中白氏的资料。

  当然,还有一份白名鹤自称是武安君白起的后人,却无法查证的资料。

  唯不详的,就是白名鹤针对那个山谷,还有取水设施的设计。东厂办事人员已经作出了请示,可以让工部负责水利的官员来分析。得到的批复是,等白名鹤的山谷真的起到作用的,再请工部实地勘察不晚。

  “人才,是一个人才。”成敬放下手中的资料后,摇了摇手中的铃铛,一个小太监应声而入。成敬问道:“何时可以赶到涿州?”

  “回您老的话,入夜就可入城!”

  成敬挥了挥手,示意这小太监可以退下了。

  此时,涿州城!

  白名鹤换了一身水湖蓝的丝绸长衫,头发打了一个文士结,还用腊用了固定,不让鬓角下垂。然后用网状头巾包住了额头,再用混有银丝编好的绳子系住头巾。

  大明头冠有着严格的规定,三品以下不可以用金,非官员不可用银。

  这种混有银丝的绳子,已经一种取巧的手段了,也是白名鹤眼下举人身份可以用的发带品阶的极限。

  普通人,农、商。你再有钱,就这种银丝混编的,也能给你送进牢里去。

  孙苑君一手打扮的白名鹤,总共花了七两多银子,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极奢侈了。

  “夫君,今夜夫君必可扬名京师!”孙苑君对自己的男人信心十足。却谁想,她刚刚说完白名鹤会扬名京师之时,小道姑怀玉立即就接了一句:“姐夫的风采早已经名满京师,今夜必可扬名天下!”

  怀玉手中的小锄头挥的呼呼声风,这挖墙角的姿势太明显了。

  孙苑君气的就想就揪怀玉的耳朵。

  白名鹤却在此时来了一句:“我关中白名鹤今夜之后,天下必无人不知。我唯一不安是……”白名鹤说到不安,两女立即呆呆的望着白名鹤,有不安,这其中会有何变故呢?

  白名鹤拿起竹笛向窗外一指:“我关中白名鹤唯一的不安就是,今夜之后,大明天下还会不会有诗会,一曲绝唱之后,还有多少人敢在诗会争名!”

  疯了吗?自己的夫君疯了吗?纵然盛唐李太白再世,也不敢口出这等狂言。

  小道姑怀玉两眼闪动着光芒,姐夫天下无双,姐夫风采无人能敌。

  “走,看为夫今夜,扬名天下!”白名鹤一甩发带,抬腿往外走去。

  白名鹤知道,自己已经两次拒绝作诗了,今晚也不可能开口,除非有足够好的机会,逼到自己退无可退,白名鹤只是希望今夜会有足够身份的大人物到场。

  诗会今晚,门禁更严。

  园中已经分成了内园,外园两道。靠近湖水的部分园门已经关上,能够有资格入内的,只有六十个名额,加上他们的随从,内园人数不会超过二百人。

  白名鹤走到外园门前的时候,所有人让开两旁,给白名鹤让出道路。

  卢长杰就等在外园门前,他原本负责守内园门,就是为了白名鹤所以亲自在外门等着。

  见到白名鹤动了,卢长杰过来一抱拳:“白年兄!”

  “卢兄!”白名鹤也回了一礼。

  “白年兄,今夜非比寻常。京城的元宵诗会中止了,今晚内院限名六十人,京城与涿州的名士占了十人,从京城特意赶来的支持诗会的几位翰林院大人,占了五席。京城的士子又占了二十席,我们涿州二十席。还有五席,京城三大花魁各占一席。”

  听卢长杰说完,白名鹤心中在计算,还有两席呢?

  卢长杰脸上多了一种骄傲:“关中白名鹤独占一席。最后一席,留给名震天下,我等士子之楷模,商公商大人。我大明唯一一位,**得中者。”

  白名鹤心中不是紧张,而是一种喜悦。

  来头越大越好呀!

  “白兄,今晚你的随从只能在外园,有人招呼他。”卢长杰指的自然就是孙虎了。

  白名鹤正要开口问,卢长杰却又说道:“怀玉真人自然是可以入内的,这一点白兄放心。人生谁无红颜!”

  误会了,这绝对是误会。白名鹤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无数的士子就欢呼了起来。

  名士,红颜,自古都是佳话。

  孙苑君暗中在怀玉的腰上拧了一下,怀玉疼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那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却是更人想疼爱她。

  这一晚,所有的布置已经变了。

  顺着湖边,有六十张矮几放在厚厚的地毯上,几上有香炉。几案一侧还有洗笔用的水洗,地毯旁边还有两个取暖用的炭炉,以及两个,或者是三个坐垫。

  能陪主人坐在这地毯上的,本身就不是普通的随从。

  白名鹤这一席,有三个与众不同之处。

  第一个不同,他的桌上放着一个很古朴的木盒。许多人都知道,这是什么。这是白名鹤从杨宁手中赢走的砚。

  第二个不同,所有的席位都是一个跪在小几旁负责研磨的童子,再加上一个站在地毯外的随从。可白名鹤这里却是三人全部坐在地毯上的软垫之上。

  第三个不同,无论年龄大小。白名鹤是唯一的一个,带老婆出场的人。

  白名鹤这三点不同,就是**商辂入席之前,都不由的往白名鹤这里注视了好一会,似乎是想看穿白名鹤那心中藏的是什么?

  是经书,还是谋略,或者是野心!

  商辂入席之后,负责主持的人高喊一声:“诗会,乐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