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68节 合浦县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3056 2014.08.18 21:59

    又在家中住了三天,白名鹤离开了眉县,从西安府的渭水码头再次上船。直奔合浦县。

  白名鹭那一张荫监的凭引给出去的,白名鹤交给申熊的那张,名义是白名鹤出了五百两银子作为感谢,然后留在关中白家。

  然后又留下了八百两银子,作为建祠堂三房的贡献。

  白名鹤离开家,带了十三个白家的子弟,都是不好好读书,从小就喜欢舞刀弄枪的类型。

  唯一不在计划之中的一个人,就是白英兰。

  年仅四岁半的白英兰。如果白名鹤不带白英兰出来,白英兰就不吃饭了。更严重的是,朱见深站在井边,哭的眼泪哗哗,虽然什么也没有说。白名鹤也不敢再拒绝了,这小家伙要有出点什么事,白家也不用存在了。

  白名鹤从京城到西安府,只花了十几天的时间,这代表着漕运的发达。

  可从西安府到合浦县,先走水路,到了桂林府也不过十多天时间,可从桂林府到合浦县,不足总路的十分之一,却让白名鹤足足走了近一个月的时间。

  越走,越是荒凉,越走,越是有一种让人绝望的感觉。

  似乎,真的象是走到了人迹罕稀之地。

  最后两天的路程里,白名鹤看到的村子,只有两个。两个村子加起来还不到一百人,而且村中竟然无一青壮。

  再往南走,终于看到了合浦县县城。

  整个县城看不到多少生机,反倒是许多年轻人看到白名鹤这边的队伍,都飞也似的逃了。进了县城,街道上但凡是看到白名鹤这一队人马的,无论老少都是一个反应,逃。

  那原本就十室九空的县城,留下的几个店铺,也迅速的关门。

  站在县衙正门前,望着这空荡荡县衙,伍斌等人的心已经沉到了底,凉透了。

  白名鹤却没有太大的反应,看着那破败的县衙,很轻声的问了一句:“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有没有来回报的。”

  “看到我们进城,至少有几个人应该很快赶过来吧!”申熊在旁边回了一句。

  白名鹤没有回答,而是迈步进入了县衙。

  县衙上有血迹,一根柱子已经断裂,如果不修理,这正堂肯定会塌。杜双鱼前前后后查看了一翻,回来后说道:“白大人,这县衙至少也空了几个月了,没有打斗的痕迹。正堂上的血迹应该是常年刑讯留下的。没有找到人。”

  白名鹤点了点头:“安排几个人,去找一找卷宗。”

  “是!”杜双鱼竟然自愿给白名鹤当了下属,亲自带了几个锦衣卫的书吏去了衙内。杨信、杨义两兄弟一抱拳:“白大人,这县城怕是也没有县卫了,我们兄弟去接管城防。之前的军营我们是占还是不占!”

  “占了,顺便清点了一下。”

  杨信兄弟两人也带着人走了,他手上有二百原京城五城兵马卫的兵,接管这么一个小小的县城,不是问题。

  伍斌则带着二百锦卫衣,还有一同过来的工匠,宫女,去城外先找一处空地扎营,好在大队人马还没有进城,现在也不用来回的跑了。

  白名鹤就站在县衙之中,看着那块明镜高悬的牌匾。

  “白大人,有两个探子回来了。”申熊带了两个人进来,在申熊的示意下,其中一人上前报告:“大人,县城已经是十室九空。县里五个大户,都在去年的乱民暴动之下,或死、或者逃。因为县城破败,县城的百姓也逃了有三成!”

  “你说,十室九空?”白名鹤追问了一句。

  “是!”那位军士一躬身:“因为大人带着兵马前来,其余的人也逃了。”

  哈哈哈!白名鹤大笑着:“这是什么混帐事,到底是百姓怕了官兵,还是官兵象匪呢。”

  “回大人的话,这次的事情是廉州知府压着,事实上已经是民变了。所以百姓害怕官兵也是正常的。因为民变之时,五个大户有两户人已经死绝。其余三户,能逃出去还是花了大价钱请了僮人酋长将他们救了出去。”

  “绝户?”白名鹤很是意外。

  “是。不过就属下所查的情况,这其中有些隐情的。一户原本就是人丁单薄,全家只有六口人,害怕乱民冲击所以事先藏在地窖里,结果全是闷死的。另一户,是钦州知州小妾的娘家,是实实在在被人全家打死的。”

  另一人上前补充了一句:“找到仵作查问,女眷无人受辱,死者是被打死的。”

  “记下来,让仵作留个档。然后那一家的院子,去征用了。名义上自然是沂王殿下要住下。再安排一下,本官要是多一些这里的消息,无论大小。专门安排一个识字的,给本王记录下来。”

  吩咐完,白名鹤这才想到这县衙,又问道:“这县衙之中,还有什么活口没有。”

  “回大人的话,没有人。县令逃了,还有一些人要逃,却被乱民在路上围攻,全部打死。县中小吏几乎没有一个活下来的,衙门捕头的尸体,我们到的时候还在城外见到了,不知道那一晚,被野兽给叼了去!”

  “贴出安民告示。”

  “怎么写?”这一次是申熊开口问了。

  这下,可是把白名鹤给问住了。是呀,这安民告示怎么写。

  “容本官先想一想,这两天先安排着住下。我们的粮食还有多少,先想办法联系周边,看能不能收些粮食上来。”

  各人按吩咐下去忙了,各种情报也按照白名鹤的要求开始汇总。

  安民告示是白名鹤让清荷写出,然后让几个识字的老工匠给抄写,然后贴在城门处。

  三天,整整三天过去了。

  整个合浦县城,能看到的在活动的人,依然还只有白名鹤带来的这些人,整个县城可以说就算还有人,也闭门不出。到了下午的时候,偶尔可以看到有几户出来炊烟。

  白名鹤没有住进县衙,而是住在那个全家被乱民杀光的大院之中。

  “这算不算霸占民产?”伍斌坐在下首问道。

  “算,但这一家死绝了。而且咱们的人也在钦州那里打探过了。知州也逃了,钦州城眼下只有一个九品书吏在坐镇州府,州城之中也没有几个开门的店铺了。”杜双鱼在旁边坐着回应道。

  白名鹤打断了这两人的对话:“你们先别说,先听白师爷给我们讲讲汇总来的情报!”

  白师爷!自然就是女扮男装的清荷,原本姓什么已经不重要了,现在叫清荷,因为是白家的家奴,所以也可以叫白清荷。

  一抖手中折扇,清荷将面前的书卷打开。

  “先说这合浦之乱,眼下别说是合浦,整个廉州府已经一团乱了。广东布政司下了文,廉州府再降一级,现在管辖的只有一州二县。州就是钦州、县就是合浦与灵山二县。根据从六十里外,廉州府那边锦卫衣所来的消息,府衙大门已经关闭了足足三个月。”

  衙门关门三个月,这种事情是什么样的官可以干得出来的。

  清荷继续说道:“同样是来自锦衣卫所的消息,百户得到一千两银子的好处,隐瞒了这里暴乱的消息没有上报。廉州卫指挥使收了一万两银子,帮助瞒住了此事。”

  说罢,清荷拿出一封信。

  “这是廉州卫毛指挥给大人的信,毛指挥是左都督毛胜大人的侄子,在大人来合浦之前,已经收到了于大人与毛都督的信。”

  白名鹤倒是有些感激于谦,至少这里还有一个自己人。

  打开信,先是几句问好的客气话。然后直入主题,明确的告诉白名鹤,自己收钱的事情京城于大人也知道,自己不得不收。至于理由,很隐瞒的告诉白名鹤,等看到你的真本事之后,才有资格听到本官的解释。

  说是不解释,可还是解释关于这里乱民的事情。

  廉州卫不上报,不出兵,也是于谦的意思。一但出兵,百姓的死伤会更多。而且这件事情在于谦眼中,首先是廉州府上下官员们的错,然后也是这里镇守太监的错。

  白名鹤放下了信,问道。

  “这里的镇守太监是谁?”

  回答这个问题的,自然要有专业的人士。金杰开口说道:“是一个无能的老货,叫赵弟。他认了比他年龄还少的曹大监作干爹,而且在官里,还有两个大监也是他们一伙的。如果白哥有机会,就踩死他,他这一路和我义父不对付!”

  “胡扯!军国大事,什么时候能有私仇了。你再多嘴,你去管工匠。”

  金杰被白名鹤这么一训,赶紧把头低下,一句话也不敢再说了。

  白名鹤又拿起了信,看到信中写道,眼下乱民还在廉州府外。如果廉州知府钱吾沿不拿出十万两作为军费,廉州卫是不会出兵的。

  眼下,廉州府几个大户,已经被这些乱民讨要了差不多十万担粮食保了个平安。

  只要这些乱民不动军仓,毛指挥表示自己是铁定不会出兵的。

  信中最后几句就是,如果乱民再冲击合浦,毛指挥会救白名鹤,但只会救一次。言下之意就是,你白名鹤连乱民都摆不平,自己来合浦就是送死,也就是一个废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