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8节 白名鹤的初次早朝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3025 2014.08.03 20:54

    白名鹤很发奋,在家里闭关三天,仅是从陈循、商辂、于谦家中借来的书,就超过了三百本,然后又将孙苑君家中所有的藏书,请锦衣卫帮忙给搬了出来,再让家里的仆役分门别类摆在书库之中。

  这三天时间,白名鹤可以说把陈循给自己的资料读了不下十篇。

  不懂的,就请教孙苑君。

  写了一份奏本打算请陈循给个意见,结果陈循单独拿了一张白纸给白名鹤写了一句话,写的很是古雅,那其中意思就是,你的奏本我一字都不会改,连看都不会看,你只要敢发,我就帮你往上递。

  白名鹤这下有些摸不清了。

  人生总是需要一个老师的,这当官也需要一个引路的,陈循这态度很诡异。

  转过头,白名鹤又把奏本给商辂,结果商辂也是写了一封信给白名鹤,比陈循写的还长。

  那意思就是,万岁希望我给你当老师,不过我自问,我这点学问给你当老师,怕你不服气。既然你接了这沉年旧案,就放手去干吧。怎么样也不会一个月前的你更差,我会向万岁声明,你在干这件事情。

  白名鹤在京城里可以请教的人不多,陈循的态度诡异,商辂更诡异。于谦这边白名鹤不敢去,卢正秋本身就是商辂的人,再说其他人,自己也不认识呀。

  无奈,只要自己分析,自己研究,硬着头皮上了。

  眼下的问题,无非就是一帮文臣**们罢工,还有一些家底不错的刚刚完成国考的进士们对给他们分配的工作,进行默默的抵抗。

  归根结底,就一句话的问题,还是肉多和尚少。

  当然,毛病要一步步一的治,肉也要一刀一刀的割。

  第三天夜里,大约凌晨三点半左右,白名鹤终于完成了自己亲笔写成了奏本,那手字放在全国所有的举人堆里,绝对是下三等的。

  没办法,白名鹤只会写硬笔书法,这毛笔字不行。

  只有每天努力练习了,好在近来还可以用手受伤为借口,说自己握不住笔就是了。

  孙苑君赶紧给忙着穿官服,叫仆役准备轿子,然后在轿内放了一个火炭盆。看着一身官服的白名鹤,孙苑君是眼泪哗哗,没别的,就是激动。

  白名鹤一边劝解着,一边在不经意间用手指粘了些墨汁。

  孙苑君原本的胎记在左边脸上,白名鹤假装帮孙苑君擦眼泪,却给孙苑君右边脸上也抹给了一大块。然后才在孙苑君百般叮咛之下,坐上轿子出门了。

  规矩,自己懂个屁的上朝前规矩呀,只知道,自己是一个从七品小官,以有奏本上秦为理由,跟着内阁一起上朝的。这头一次来参加早朝,白名鹤心中第一不是紧张,第二不是激动,第三不是惶恐。

  事实上白名鹤在骂娘。

  这鬼天气,不但风冷,还有雨加雪。这是什么破事。

  而且这么早,自己还忘记了吃早饭,这会风雨交夹,还好自己有轿子,可想一想外面的人,白名鹤心中多少有些不安。

  打开轿帘白名鹤探出头去:“孙虎,你们几个冷吗?”

  “不冷,早上夫人给每人加了一件袄!”孙虎冻的嘴唇发青,可依然还说不冷。

  另外四个轿夫也点头说不冷,感谢老爷体恤!

  白名鹤心里清楚,孙虎说不冷其实是心里热,才十五岁,就能见识到皇宫,那怕是看一眼大门,回村都可以乐呵呵的说上好几个月。

  另外四个脚夫才是真正的可怜人,穷人,苦力,棉花袄这是他们生平头一次穿。

  如果不是宫里给了些棉花,自己怕也是买不起。

  说到棉花,虽然太祖下令,民间广种棉花。但粮食还不够吃呢,所以种棉的积极性也不大,大明朝这会的棉花产量,还是非常低下的。

  官轿的大小,规格,颜色,布料等,都有着非常严格的规矩。

  白名鹤这从七品的小轿往队伍里一放,立即就成了被吸引的重点。

  很快过来的几个人,为首的年轻人一抱拳:“轿内可是白年兄!”

  白名鹤赶紧挑起轿帘,一看竟然是自己认识的人江城,立即走了轿子抱拳一礼:“江兄!”

  江城示意手下人,给了白名鹤的轿夫每人两个热包子,让几人到一旁吃喝,这才压抑声音对白名鹤说道:“我父想请白兄过府,白兄什么时候有时间。”

  “能说说什么事吗?”白名鹤低声问道。

  “就是白兄从陈公那里接的差事。不过白兄放心,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至少在十天半个月内,传不开。我父知道此事,是商公那里给的提醒。”江城小声的解释着。

  “那明天午后如何?”白名鹤知道,自己明天肯定不用再来早朝了,所以就想把时间定在明天。特别给江城解释道:“昨夜就没有睡过,今天早时也是我头一次参加。”

  江城点点头表示理解,一抱拳:“那恭候白兄!”

  江城离开,白名鹤又以轿里了小睡了一会,有太监高喊列队入朝什么的。白名鹤出了轿子,看衣服颜色,自己跟在了后面,按着顺序进宫。

  在进宫里的时间,象自己这种低等官员,还要再验证一次身份。

  在给自己查验的时候,有一个小太监塞过一张纸条到了白名鹤的手中。白名鹤没敢立即打开看,只是点点头,快速的跟着队伍往里走。

  这进了皇宫,还不算早朝开始,在宫门外列队然后才进殿。

  小朝会,代宗朱祁钰一般会选择在乾清宫,大朝会,就会选择在太和殿了。

  进、跪、磕头,然后站在角落里。

  最先出来的,是受到赏赐谢恩了,或者是升官谢恩了,就是受罚了也要出来谢恩。十来个人谢恩结束,立即就离开了,他们不用参加朝会。

  然后就是大奏报,就是昨天大明各地汇报上来的重大事件,不用解决,只是先讲所有人知道一下。这一次讲大奏报的是高谷,挑重点讲了一些。其中三件大事,两件都是死了不少的人。

  其中一件,云、贵、川交界处,出现了一些混乱,这是当地官员的失政,造成了几个不同民族的械斗。代宗朱祁钰当场就提问:“此事,内阁有何意见?”

  高谷就回答道:“此事,应该着令刑、吏、兵三部查证,各部在律法、官员评核、以及平乱之上作出具体的方案来。臣下拙见,请万岁圣载。”

  “三部拿个意见,其余各位臣工,有意见可一并报来!”

  这件事情就算结束,然后就是具体的处理办法,到时候再报上来一次。

  第二件大事,就是在广西合浦,有珠民杀死当时县中小吏的案件,而且不止一起。钦州府上书,请求允许调动卫所官军进行镇压。

  同样,这事情又分派下去了。

  这大事结束了,就是开始处理之前的事务,这一口气就讲了一个多时辰。

  终于,大殿里的烛火抬走了,外面已经大亮了。按冬天的时间计算,差不多也到了早上七八点了,象白名鹤这种不入流的小官,轮到他发言不知道还有多久呢。

  这个时候,白名鹤才偷偷的拿出纸条来看了一眼。

  纸条似乎是成敬写了,就一个字,天!

  白名鹤抬头往上看看,连天花板都没有看到,只有房梁。低头深思片刻,白名鹤倒是反应了过来,天就是自己的后台,那么大明的天就只有皇帝了。

  好吧,那就大胆整吧,最多不当官回家。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犯困的白名鹤感觉到饿了,突然听到有人在提自己的名字,赶紧打起精神来。又听有小太监高呼,白名鹤出列,这才赶紧跑了出来。

  陈循已经站在这里,见到白名鹤出来,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你上奏本吧!”然后就退回到自己的位置。

  先是奏本交上去,然后白名鹤才开口说道:“万岁仁厚爱民,赐臣宗人府知事一职之时,万岁提到想为京城百官作些事情,臣只办好一样,向万岁请旨之后就将内官匠作局新制成的火柴送到京城各官家中。”

  “此事办得不错!”朱祁钰还没有翻开奏本呢。

  送火柴只是一个借口,那东西不值钱,只是要给白名鹤一个与各位大臣交流套话的机会。

  白名鹤又说道:“万岁当时还提过,书一日不读会荒废,字一日不练会退步。臣谨记在心!”众大臣微微的点了点头,这样的教导之语没有错。可白名鹤语气一转,好象立即又换了话题一样:“万岁天赐天佑,身体健康。太后与皇后也是体泰安康,这是大明之福,大明百姓之福!”

  这话听起来就让许多大臣皱眉头了,这是红果果的媚上之语。

  正有御史要出来训斥,却听白名鹤继续讲道:

  “万岁,这太医院闲下来了,他们闲得久了,会不会技艺生疏。所以臣就想了,万岁提到过,京城百官苦,一直想关爱一些各位大臣与京城百姓,这正好就是一个机会。”

  “继续!”朱祁钰听着有趣,竟然开口要鼓励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