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4节 媚臣白名鹤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3370 2014.08.06 19:01

    白名鹤回到京城,他解决了涞水县八里三十二村用水的时候,已经早已经传了回来。

  之前说白名鹤有办法解决,眼下却是真正的解决了。

  工部向上报的倒是中肯。清泉山那个修建的是不错,但过于简易了,有些部分应该在明年冬天作一些改进,才可能成为百年的工程,特别是那个水坝,可以建的更高更大些,几道阀门也需要改建,可以需要停水的时候自由的控制。

  眼下白名鹤制作的这个,那阀门打开就合不上了。

  想停水就只有一个办法,在顶端打开陶管放气,让虹吸失去水压。

  不过这些都不是白名鹤操心的事情,他这次回来又拉回了几十车火柴,已经到了他开始到各位京官家中送礼的时候了。

  在具体办事之前,白名鹤要进宫去请旨,就是那道朱祁钰赏赐百官的手谕。

  宫中,朱祁钰正准备吃午餐,听到白名鹤来了,竟然特别恩赐白名鹤可以坐在台阶下面,赏赐御宴。这可是多大的荣耀呀。

  吃饭的时候,朱祁钰随口说了一句:“今年春天,是朕头一次亲耕,听闻白知事你在清泉之事,朕很高兴。农为一国之本,也是我大明朝的根基。大蔡去打听了,你那个水库,每年可以给涞水县增加至少五万石的粮食,这是大功呀。”

  白名鹤赶紧起身:“臣最初只想解决自家的一些麻烦,可谁想事情却变的越来越棘手。臣只是侥幸办好这件事情,看到乡亲们开心,臣也感觉心中很暖,毕竟是作一件好事。臣不敢居功,八里三十二村上千父老苦干一个月,才有今天的清泉山!”

  朱祁钰笑着点了点头,白名鹤至少没有胡说。

  这一切他是派人去调查过的,事情正如白名鹤所说,是一步步升级最后白名鹤年少有些狂,便放开胆量接下这件事情,不管如何,结果是成功了。

  “白爱卿呀。”朱祁钰竟然换了称呼,白名鹤心头一紧。

  只听朱祁钰问道:“这是朕头一次亲耕,白爱卿有何想法!”

  白名鹤有些发愣,蔡公公很知趣的在白名鹤身旁小声又快速的解释着。

  白名鹤听懂了,土木堡之变是秋天,之后出了大事,等现在这位代宗登基的时候已经过了春耕。所以这是头一次。

  蔡公公又详细的解释礼部的一些安排。

  朱祁钰只是不紧不慢的吃着自己的午餐,不时的看一眼白名鹤的反应。

  白名鹤最后还是听懂了,这位皇帝陛下是想要出彩。

  说的再直白一些,白名鹤只是修一个水库就让几千百姓要给他立长生牌。朱祁钰是皇帝,他要的更多,他现在想要的是民心。毕竟他这个皇帝有些不正,而且太上皇还软禁在南宫之中呢。

  思考再三,白名鹤正准备开口。

  “白爱卿,如果有好的想法,在书房告诉朕。”说罢,又让蔡公公赐了几道菜给白名鹤端过去。

  这菜当真不错,可白名鹤吃的却不是滋味。

  在皇帝面前吃饭,压力很大,而且这个吃相也要注意些,好吃也不能连着来几筷子。

  午餐之后,南书房。

  “万岁。臣有一个想法!”白名鹤在来的路上已经想好了。“就从山川坛入手!”

  山川坛,就是后世的先农坛。白名鹤也是听蔡公公讲过之后才知道,现在的还没有先农坛。眼下的山川坛还是在三十年前才建成的。后世的先农坛白名鹤也去过,也听导游讲解过皇帝亲耕,与刚才蔡公公的说法有许多不同。

  按照白名鹤的想法,肯定是后来又有了改进。

  特别是到了清初,这个改进更大,变的更加的华丽罢了。

  “说说,朕信你。”代宗朱祁钰又说了一次信你。白名鹤也不知道这话中的意思是信任,还是相信自己有好建议。

  “万岁,臣以为先给山川坛改一个名字。然后再建一个大殿,专门设立一个专署。这名字,臣以为,就叫先农坛!”

  白名鹤说完,朱祁钰没有立即回答,思考片刻之后朱祁钰笑了:“去传成供读过来。给白爱卿上几份点心。”

  “谢万岁!”白名鹤赶紧施礼。

  蔡公公在出去传话的时候,暗中给了白名鹤一个大拇指。

  很快,成敬到。施礼之后,朱祁钰又让白名鹤再说了一次。

  成敬听完后说道:“万岁老奴以为白知事此策高明。先农是六国神之一,史称帝社,在汉时才称先农。也就是神农大帝。改山川坛为先农坛,再加上祭祀的大殿,以及专门的祭祀署,这就在告诉百姓,万岁对农之重。”

  朱祁钰满意的点了点头,成敬也说好,那么就真的好。

  “至少大殿可以今年万岁亲耕之后再建,这个意思先放出去,必然是好的。只是不知道,白知事还有何更好的建议?”

  “白爱卿再讲讲!”朱祁钰的语气之中已经充满的喜悦了。

  白名鹤起身:“万岁,礼部给的章程之中。只有万岁扶犁,这个怕是不够。臣以为,请顺天府出名的,德高望众的宿老来牵牛,再选非常出名的孝子协助万岁在一旁扶犁。这个又体现了万岁爱民,并且将以仁孝治国,百姓农务放在首位。”

  “好,好,好!”朱祁钰毕竟才二十二岁,这听起来就让他感觉很棒。

  成敬也在一旁附和:“白知事此言,老奴也以为是极佳的。”

  “再继续讲!”朱祁钰当真是来了兴趣。

  “光是农不够,太祖有训,讲兴农桑。百姓有粮吃,有衣穿这才是盛世!”白名鹤这句话让朱祁钰有些发愣。

  兴农他听过,可不记得讲兴农桑呀。

  白名鹤没有注意代宗朱祁钰的反应,只是继续讲着。

  “皇后是国母,摘些桑叶,撒在蚕盘之上。也顺便给一些孝女一些个机会,当然这个机会也可以给一些贵妇。”

  成敬微微一笑,他听得出来这个就有些功利心了。

  可却同样是好建议,有些时候妇人可以办大事,比如有些个勋爵可以通过皇后在那些贵妇那里有一些个交流,也算是拉拢的一种手段。

  白名鹤只提了一个重点。

  成敬却补充了足够的细节,比如衣服应该怎么穿,选的人是什么标准。犁要什么木料的,田地要选多大,皇帝要走几个来回之类。

  最终,成敬连奏本都写了,只让白名鹤署名。

  “白知事,这件事情自然不能是万岁主动提及,你可以把这一份交到内阁去。然后以正式的方式在朝会上报上来。”成敬将奏本交给了白名鹤。

  白名鹤非常小声的问了一句:“成总监,这个需要我再抄一次吗?”

  成敬微笑着摇了摇头。

  白名鹤懂了,双手接过奏本在朱祁钰同意之后,退着离开了书房。

  成敬的字,内阁这些大员们肯定认识,这摆明了就是非要这么办不可。成敬代写的奏本,就代表着大明皇帝的意思。内阁谁要是连这个都看不明白,这官也是白当了。

  白名鹤离开书房,往内阁办公的地方去了。

  朱祁钰对成敬说了一句:“这个白名鹤倒是一个人才。”

  “怕是明天朝会之后,就会有许多人骂他是媚臣了。”成敬如实的回答了一句。

  “那白名鹤是媚臣吗?”朱祁钰也反问了一句。

  成敬摇了摇头:“回万岁的话,有些人只会看表面。他们只是知道这是白名鹤对万岁献媚之用。却不知道,天子得民心却可让大明天下更稳,所以小人妒忌罢了,真正的媚臣是那些投天下所好,却不顾天下之臣!”

  “成供读,得你朕如得一臂!”

  “老奴不敢,老奴只知道尽心服侍万岁,作好本份。白名鹤万岁的能臣!”

  面对成敬的自谦,朱祁钰也没有再评价,只是示意可以下去休息了,心中却是期待着明天朝会百官的脸色。

  大朝会,白名鹤连宫门都没有进,昨天已经将那份奏本留在内阁了。

  陈循将奏本递上去之后,借口自己这几天嗓子不舒服,让一位小太监给念了一遍。在小太监念的时候,陈循的眼角不断的扫过朝堂之上的几位重臣。

  突然,一个礼部官员跳了出来。

  “万岁,白名鹤是一个媚上的小人,万岁切不可听从此人的建议?”

  “媚臣?”高谷慢吞吞的走了出来,向代宗朱祁钰施了一礼:“万岁,臣不明白。白名鹤三点建议,为神农大帝建祭祀大殿这是请求保佑田地收入。万岁亲自耕种、选取德望宿老、孝名之子。这是教化天下之功,何来媚上之说。”

  “天下是万岁的,教化万民是我等的功绩……”那位礼部官员哑了,自己把自己吓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