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6节 陈循的午宴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3037 2014.08.02 21:49

    “有些简陋,好在没有荒废多少年,勉强着住吧。”叶苞一副十分不好意思的态度。

  这个态度,倒让孙苑君有些发疯了。

  正五品千户呀,这态度已经不是不正常,而是非常的有问题。

  却不知,安排住处什么的,不但宫里有话传出来,而且蔡公公还专门找了锦衣卫指挥使,代宗朱祁钰还给叶苞有亲笔的条子,怎么能让叶苞不重视。

  可以一夜一天这么短的时间内,除非谁家把房子让出来,这还算有个现成的。

  但又要低调。

  所以能有这么一个宅子,真的非常不容易了。

  孙苑君没什么行李,家里的书还不到正式搬的时候,只带了二十两银子,一些衣服之类的,其实如果就她和白名鹤两个人,给一个单屋小院,按后世计算,就是一百多平米一个农家小院的大小,就已经足够了。

  眼前这个院子,用后世的计算方式,差不多可以当足球场了。

  而且,还不用拆房子,仅前院的空地就勉强够用了。

  孙苑君急忙道谢,叶苞却说道:“道谢却不急,白公子那几封信请交给我。”孙苑君赶紧从包袱里拿出来,这里面有火柴厂的利润分配方案,以及帮金杰写的一份奏本,还有在京城开店的一些建议与想法。

  叶苞走后,原本还是保持矜持的怀玉如发了疯一样跑进院子:“姐夫果真了不起,谁家一当官,就有这么大的院子。”

  “你以为这官好当呀!”孙苑君却是有些担心,一边说话一边将门给关上。

  另一边,白名鹤已经被陈府的人接到了府中,陈循很正式的在后面正堂与白名鹤见面,然后亲自带着白名鹤来到了自己的书房。

  “先通知你一个消息。本官上表保你内阁中书舍人一职,万岁允了,从七品!”

  白名鹤没接话,只是很规矩的施了一礼。心中越发的疑惑了。

  陈循一指桌上的卷宗:“这件事情,你可能办?坐下慢慢看,不要急。老夫今日有时间,你也有!宫里与宗人府是知道你到我府中的!”

  永定河整修案!

  (永定河明初称为浑河,也叫无定河,为了方便读者,所以用了现代的名字)

  白名鹤不动声色的看着,原本以为这是全河七百多公司的整修,却谁想只有京城这一段。而且全是些鸡毛蒜皮的小活,不过想了想,自己原本是白身,可能因为对下泉村蓄水有些许的功能吧,所以给了自己这么一个活。

  看到白名鹤放下卷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原本眼睛微闭一直在观察白名鹤的陈循也不由的打起了几份精神。

  他观察的仔细,从开始到最后,白名鹤的表情都没有任何的异动,可以说一直是非常认真与冷静的读完了这份卷宗,或者是卷宗的重点部分。

  白名鹤重起身了起来,来到陈循的书案前:“首辅大人,下官看完了。”

  “先不说此事怎么办,只说你接下这件事情,心中有何想法。照实说,纵然有些许狂言老夫也允许!”

  “是!”白名鹤纵然是从后世来,在同辈人面前多少有些狂,可长辈之礼还是遵守的。先是抱拳回应之后,白名鹤才回答道:“初观卷宗上的名字,下官以为是永定河全河整治,心中微有一喜,此河循序渐进,花上五年至八年的时间,分层次,有结构的整理下来,每天给国库增加万两白银还是容易的。”

  陈循听到这里,手不由的抖了一下。

  白名鹤还在低头说话,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只是继续说道:

  “看到内容之后,下官多少有些失望。可转念一想,下官年轻,而且初入官场。这些芝麻绿豆的小事,一来可是打磨一下性情,二来也可以作一个对官场适应的过程。最重要的一点是,工作无论岗位如何,都是为大明服务,自然都是需要人来作的,所以下官决心,详细的计划,尽可能花最短的时间,最少的人力投入,以及最大的银子回报,来交上这一份自己初入官场的试卷!”

  白名鹤传闻是一个狂士。

  陈循今天见了,也给吓的不轻,可却不是因为狂。

  要知道,如果不是拿来考白名鹤,这整个永定河的事情,很有可能是派到工部水务司,然后由顺天府配合,至少也是一个四品的官来主理的事情。

  白名鹤却说量芝麻绿豆的小事,还是用来打磨性情的。

  事实上白名鹤这话也不算胡说,放在后世的现代,一段城区内河清淤,加固河堤。向大了说,是区一级政府的事情,往小了说,甚至是街道办就把这事情整了。

  好吧,纵然再大些,顶大了市政府派一两个官来负责指挥。

  却是不知道,大明朝毕竟不是后世的现代。

  陈循有一种冲动,真想把这个事情就给白名鹤去办了,到底有看看,白名鹤可以把这事情作到什么程度。

  特别是白名鹤最后那一句,银子的回报。

  陈循自信自己还没有老到耳朵不好用,那一句就是银子的回报。特别是加上前面,白名鹤说过,整修了整条永定河,一天就有上万两银子的收入,狂士是说不出这种话来的。那白名鹤当真一个人才。

  想到这里,陈循拿起茶杯品了一口茶:“你以为,此事小了些。”

  “下官不敢,下官说过。任何一个工作岗位都在为大明服务,所以不敢挑肥捡瘦!”白名鹤这话还是在说,这屁大的小事,我白名鹤没说不干,但这就是屁大的小事。

  陈循指了指旁边的箱子:“打开,最上面一份卷宗。坐下静心读!读完了,老夫给你讲一个乾清宫早朝时发生的事情!”

  这一次,就是那份关于吏部上报,事实上早在永乐年就常常发生的事情。

  许多地方官缺口极大,不是没有安排,而是安排了人并不到任。找各种借口,不赴任。

  白名鹤读的很快,挑重点一读,就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其实也不是不能解决,只是这可是大得罪的人的事情,而且得罪的不是几十个,而是大半个官场。

  说不定,干这种事情的人,还没有干完,就被灭掉了。

  白名鹤脸上流露出一丝不经意的笑容。

  就是这一丝不经意的笑容,却看得陈循都有些佩服了。这案子就是商辂这样的能臣都不敢接手,这年轻的白名鹤脸上那笑容不是假的,而是发自内心的一种笑容。

  “早期时,礼部杨宁……”陈循直呼了杨宁的名字,连那一句杨尚书的尊称都省下了,从过程到结果,只是很客观的讲述了这其中的过程。末了,陈循问白名鹤:“你认为,杨宁在争什么?”

  “派系的人马,杨宁代表清流。他争的就是清流,也在争自己的名声。”

  “好!”陈循轻轻一击掌。

  白名鹤能看到这层次,已经是极优秀的人了。

  “那你知道,这卷宗之下那箱中的,最多的是那一类人吗?”陈循又问道。

  白名鹤心头一紧,可这问题不能不回答,思考之后说道:“同朝为官,或是上官或者是同僚,至于其他,晚辈不敢妄言!”白名鹤说完,陈循爽朗的大笑着,好一个不敢妄言。

  不过白名鹤也没有说错,不敢妄言也代表了对这些人的分类与评价了。

  事实上,虽然清流为了名声,也不敢拒绝赴任。但毕竟还是有许多人,特别是原先的京官,打着以退为进的目的,也在拖着,同样是不赴任。更何况其他人!

  “敢接吗?”陈循一指那箱子,大声的问着白名鹤。

  白名鹤愣住了,这事情可不是小事,至少也是一品二品这样的大员,甚至还有某位挂着爵位的大人物出来挑头办的事情。自己算是那根葱呀!

  白名鹤在犹豫,在思考。

  陈循却继续说道:“去年,太上皇回京,于尚书立主以君臣之礼出三十迎。但结果却不是这样,太上皇居南宫。这是一个禁忌的话题,连老夫也不敢多提。可老夫却知道,你那点小动作,借助了白崇远这个七品小官,作了一些小动作。”

  白名鹤立即站了起来,长身一礼:“请前辈指点!”

  “有些事情,不是不能作,万岁的心意老夫知道,也可以认同。但同样谁来出这个头呢,有些名声老夫不敢背,也背不起。你作了,于尚书、商辅臣他们和你,就算不会势同水火,但也会划清界线。因为你过线了!”

  陈循一句过线了,当真把白名鹤说蒙了。

  “线,请前辈指点,这线是什么线?”白名鹤问的也有些急了。

  陈循在观察着白名鹤,他倒是不意外白名鹤竟然不知道这条线。既然已经讲到这里了,那么也没有什么可以回避的。

  “圣上授天下以德,以礼。世人有可为,有可不为。大明以孝治天下,可天子无家事,更何况……”陈循讲到这里也不敢讲下去了,有些话不能说的太过于直白了,白名鹤能悟到多少算多少吧。

  却不知,白名鹤此时已经是满头冷汗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