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6节 关中白氏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3039 2014.08.07 18:34

    白名鹤看了看孙苑君,此时的孙苑君已经洗去了那个伪装出来的胎记。然后白名鹤又看看着那个代表着给孙苑君加封的卷轴,突然开口问了一句:“这个,能减多少税?”至于那白净而美丽的脸,白名鹤故意装作没看到。

  “啊!”孙苑君愣了一下。

  在得到准确的回答之后,白名鹤将那个卷轴塞到了孙苑君怀中:“连一亩地的税都不减,你留着玩吧!”说完,也不等孙苑君有什么反应,就自己回屋了。

  白名鹤进了屋,偷偷的笑着。

  却听到外面哇的一声,孙苑君哭了,哭的极是伤心。

  白名鹤当真是吓了一跳,原本自己只是想开个玩笑嘛。要知道,这样的玩笑放在后世,可能连玩笑都算不上,可谁想孙苑君的反应这么大。

  赶紧拉开门,看着哭的死去活来的孙苑君,白名鹤也是有些心疼。

  “好了,速去把脸洗净,你进屋来我有事关白家兴旺的大事和你商量。”说罢,白名鹤将门一关,孙苑君的哭声立即止住了,事关白家兴旺,这可不是小事。可突然门又打开了,白名鹤站在门边,慢吞吞的说了一句:“其实,你很漂亮!”

  孙苑君的脸瞬间就红了,一口气红到脖子上,捂着脸飞也似的逃掉了。

  小道姑怀玉倒是很贴心,把后院的丫环们全部赶走,这才让孙苑君回来进了白名鹤的书房。看到白名鹤一脸微笑的样子,孙苑君的脸更红了,心跳也加快了。

  “过来,让夫君看看我娘子是如何美丽!”

  听白名鹤这么一说,孙苑君下意识就往后躲,白名鹤笑呵呵伸手一拉,开口说道:“真没有想到,我家娘子这么漂亮!”孙苑君一愣神,被白名鹤拉到身旁,可还是强推着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一脸惊愣的看着白名鹤。

  “你真的忘记我长什么样了?”孙苑君却是很严肃。

  “说实话,不记得了。你现在让我回白家,我估计连我娘是谁都不认识了。所以这才找你来,问一问家里的情况,有些事情我怕连累到家里。”白名鹤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是在告诉孙苑君,这是孙虎用石头砸的。

  孙苑君却是很严肃:“夫君,你等我。”

  孙苑君出去很快就回来了,手中抱着一只铜镜。然后示意白名鹤解开衣服,看左边琵琶骨的位置。

  说实话,白名鹤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身上竟然有着一个纹身。

  “白氏虽然不是旺族,但也是一个大族。陕西、山东、河北、河南、江西等地都有白氏的祠堂。白氏这些年一直没有出过什么大人物,几十年前,山东白氏出了一位名人,因治水而死,被封为漕伯,但家中却不可继承这个爵位。”

  白名鹤点了点头,江渊说的曾经对他有半个师傅之恩,就是这个山东白氏的白英了。

  “其他几堂,也多少有些人物。但整个白氏。最大的官就是一位江西白氏,在正统年的进士,现在辽东那里作知府。接下来,就是陕西白氏,也是我们的二伯,在京城礼部正七品,其余的都是些不入流的小官!”

  白名鹤又点了点头,其实他对白家的了解真的还没有自己这个老婆孙苑君多。

  “祖母受封,而且竟然还有了一个封号,估计明年的时候,每六年一次的白氏族中大祭,会放在陕西办了。至少有一争的资格,我只是知道,这么多年,那一边兴旺,就在那一边办,除非江西那边的那位伯伯今年会大升!”

  “就在陕西办吧。”白名鹤心中大概是明白了。

  自己要负责的不只是一个小家,还有一个大家。

  对着铜镜再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纹身,上面是一只展翅的鸟,下边是一座山。孙苑君解释道:“白氏族谱,日出汤谷,义为鸟载日飞。这个在大明礼部也有备案的。白氏为炎帝重臣白阜之后,所以可用这皇鸟纹!”

  听到这里,白名鹤突然抬起手重重的给了自己一记耳光,打的半边脸瞬间就红了起来。

  “夫君!”

  孙苑君想说什么,白名鹤伸手一挡,制止了孙苑君。

  白名鹤给自己这一记耳光不是别的,他在后世同样也姓白,也叫白名鹤。可自己竟然连自己白氏的族徽都不知道,别说是其中意义,甚至连样子这也是生平头一次看到。

  无论是前生,还是后世,身为白氏族人,白名鹤从来都没有感觉到姓白有什么骄傲的。

  只当是一个姓氏,一个代号罢了。

  直到自己回到大明,在今天,白名鹤从自己这个六礼还差一礼的老婆嘴里,听出了她语气之中的骄傲,那是骨子里的骄傲。为身为白氏而骄傲。

  这一记耳光,白名鹤是打自己连祖宗都不认识。

  “你去准备一下。先列一个名单出来,为夫准备请白氏族人去关中祠堂祭祖,先列名单,不要问我理由。我白名鹤虽然不记得之前的事情,可我还记得我姓白。这一次,我要为白氏作些事情了。”

  白名鹤很严肃。

  这样严肃的神情可以说,孙苑君是头一次见到。

  会在白名鹤的书桌前,孙苑君快速的写了一封信,然后叫白名鹤过目。这是给自己二伯白崇远的,这样的事情白名鹤毕竟是晚辈,有些事情还是要家里商量一下的。再说那册封的人也要离京了,怎么也要先派人回去传个话才对。

  白名鹤在信上签了自己的名字后,一抖衣服:“我要进宫去,这些事情你办吧。”

  孙苑君虽然只有十六岁,这一次却是她在白家建立地位的时候,仅关中白氏,就是嫡系四上房,九下房,还有旁支、从系,大大小小也有几百口子人。自己还是孙媳,回去白氏,家中的地位就是由自己夫君的地位而决定的。

  白名鹤则换了衣服准备进宫。

  大明的皇宫可不是随便能进的,没有旨意你怕是连靠近都会有麻烦。

  白名鹤也是先到西华门递了自己的牌子,只说是求见成敬总监,也没说什么理由。

  禁军让白名鹤在哨亭等着。

  过了大约一刻钟,让白名鹤非常意外的是成敬竟然亲自到门口来接白名鹤。

  进了宫门,成敬没等白名鹤说些恭敬的话就直接开口说道:“万岁知道你进宫了,春耕的事情你办得不错,万岁很高兴。”

  “这是臣子的职责!”

  “说罢,你有什么事情,能让你亲自来找我的事情,不会是小事!”

  “成总监,我想见金英!”白名鹤这话一出口,正在和他一起往宫内走的成敬一下就给停住了,呆呆的看着白名鹤。按后世的时间,足足看了有五分钟,而且脸上的表情非常的严肃。

  白名鹤也有些紧张,他多少还是知道,金英现在是被软禁着的。

  “这件事情,我作不了主。”成敬轻轻的拍了拍手,两个小太监飞快的跑了过来。成敬吩咐道:“带白大人去我屋休息一下,准备些热食。”一个小太监飞快的跑着去安排了,另一个小太监垂着手站在一旁。

  “白大人,这事情我不敢作主。你为何要见他?”

  “我想和他聊一聊宋太祖的故事!”白名鹤想了想,还是给出了一个理由。

  成敬点了点头,作了一个请的手势。白名鹤跟着那个小太监去了,而成敬则往乾清宫走!

  乾清宫,听到成敬的说法,朱祁钰也有些摸不清。内宫之中,金英可以说是自己换太子最大的阻力,可自己身为皇帝却拿金英没有办法,就是软禁,都没办法软禁太久,上面还有太后等人施压呢。

  说起金英这个人,在宫里作了不少大事。

  而且还是真正的跟过三个皇帝。最重要的一点是,推自己登基是金英一份大功。

  不能杀金英,会落下一个骂名。也不忍心杀金英,因为金英这个人当真是不错。特别是他用自己的钱建了一座庙,理由就是为万岁,娘娘祈福。所以**之中,无论是太后,还是自己的皇后,甚至包括自己都对金英有一种信任与感激。

  可偏偏换太子这件事情上,金英是死不低头。

  思考再三,代宗朱祁钰说道:“这样吧,你告诉白名鹤。朕说了,到时候就只有你们三个人。无论说了什么,除了朕不能再有人知道。如果白名鹤有顾忌,你就告诉他,给他一刻钟,无论谈什么,朕不问他!”

  这就皇家的气度。

  也是皇帝对自己所用之人的信任。

  金英的院子在**,差不多就快到冷宫的位置了,很偏僻。门前的路上有许多泥水,除了最左边有一行脚印之外,再没有任何有人的感觉,树木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修剪过了,许多花都是枯死的。

  还活着的花草,也长的乱七八糟不成样子。

  推开门,门内却是一条小石路,只听到有木鱼的声音。

  成敬带着白名鹤进了佛堂,叫自己身边的小太监检查一下院子,然后将这里照顾金英的小太监带出去,然后离的远一些。

  “今天是我给你送饭食,因为有人想见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