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88节 兵遇到了白举人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3122 2014.08.29 12:27

    古话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今个中军大帐里,举人县令白名鹤身穿关中最流行的羊皮小袄,脚踩京城权贵们最喜欢的厚底登云靴,腰上挂着从皇宫里顺来的翠玉环,手上拿着一只清漆竹笛。迈着小四方大大咧咧的走到首席的位置。

  “这个位子,你有种往下坐,问问老子的钢刀!”一把出鞘的长刀就立在白名鹤的面前。

  那明晃晃的刀身,闪着刺人的寒光。

  “好刀!”白名鹤用手试了试刀锋,一屁股就坐在正中的首位。

  在场的光是正四品就有八个人,你白名鹤一个正七品的芝麻小官还当真有胆子坐了首席。当下,几个年轻的百户就要往上冲,却被一老成的将军伸手挡住。

  白名鹤用竹笛在刀身上敲了两下。

  “潮州卫,有兵在册五千六百人,实有七千二百人。其中四十岁以上,五十岁以下,老退续子的士兵有二千七百多人。有军户共两万三千一百五十七人,有田五万五千亩。每个月人平均收入,一百七十三文钱!”

  白名鹤还没有说完,这位将军一巴掌就拍在桌子上。

  他潮州卫的底子被白名鹤摸了大半。

  “别吵!”站出来的是广州前卫的指挥使,有进士功名的一位将军。姓刘,刘名轩!是真正的儒将,也是杨能要求这次出来的镇场子的人。

  “潮州卫钱粮佥事。”刘名轩轻呼一声后,有一人站出来:“回大人,合浦白大人计算精准,去年所收入钱粮平均到每个月,再除以人数,就是每人每月一百七十三文。”

  “摸了我潮州卫的底子,有个球用?”潮州卫指挥使大骂着。

  白名鹤将那把刀平放在桌上:“那我白名鹤再说一句,我白名鹤让你卫所这些人,每个月收入再乘以三或者四呢。你拿刀指着我白名鹤,不用我白名鹤躲,你……”白名鹤原本想说,估计你部下就把你放倒了。

  这话可是不敢说呀,这绝对是拉仇恨的。

  白名鹤当下改口:“你,怕是就不舍得用刀砍了我吧。”

  “球,你要真能够作到。老子拿了刀,背后就有人砍老子了。”这位潮州指挥使倒是直性子,一句话说的帐篷里所有人都大笑了。

  白名鹤的表情严肃了起来:“盐为什么是巨利,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盐的产量有限,不足以整个大明的人吃。这就是供不应求。第二个原因就是,盐是官办,想贩盐就需要有官方的文书,否则就会被杀头。私盐玩的就是心跳!”

  什么叫供不应求,什么叫心跳。这些将军们听不懂,就是刘名轩也一样。

  “我白名鹤有一个生意,我自己一个人作起来,头一年少说也有两三千两的利。但很快,到了第二年,第三年。怕是我就不想作了,因为利太少。”

  “为什么?”刘名轩代表众将军开口问道。

  “因为作得人太多,而且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有些行当,作的人多了自然也就利少了。

  “不过,如果各位与我白名鹤合作,我们的利可以达到百倍,几百倍。原因很简单,这生意就成了我们独一家。独一家的好处,不是压榨下苦人,而是计划经济的市场。我们可以垄断原料!”

  白名鹤说罢,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杯子。

  一看白名鹤指杯子,几个五品六品的军官立即过来给白名鹤把茶倒上了。

  谁他娘的想天天啃窝头呀,有山珍海味谁不喜欢。这些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天天有肉吃,这也是作将军的职责。

  大明初期的军方,还没有象末年之时,腐烂到不如一块朽木。

  这个时候,卫所已经有些轻微的下滑,可就是这样,比不得华丽的红木,却比松木也差不了多少,卫所还依然有着强大的战斗力。

  “我白名鹤要限制工坊的环境,限制工匠的干活的规矩,限制材料使用等等。只为一个原因,就是要让我白名鹤制造出来的东西,那都是精品。就拿刀来说……”白名鹤又把那把刀拿了起来。

  “头一批,是好刀,军方用了。可后来的刀越来越差,不知道各位将军怎么看。”

  白名鹤脸上是轻微的笑意。

  “砍了他!”众多将军的态度是一致的。

  白名鹤一抱拳:“各位前辈,我白名鹤论年龄怕是乘是以三都不算各位前辈之中最大的。说到官职,我一个小小的七品官在各位眼中算根毛。用了一些手段把各位前辈激过来,但却是实实在在为的忠义!”

  白名鹤提到什么话都不让人意外。

  可唯独这个忠义二字,让各位将军们有些不理解。

  白名鹤长身一礼之后站直了身体:“我白名鹤出京之前,对于公说过。我白名鹤要给于公每年一百万石的大米。想我大明镇守北方的将士们,他们苦呀。镇守国门,守土保家。才有我关中白氏的安居乐业,才有大明百姓的安居乐业。”

  “白名鹤,你知道一百万石大米代表着什么?”刘名轩的语气也变了。

  不是严厉,也不是和蔼,却是一种严肃的冰冷。

  “知道,在大明。值五十万两银子,在大明任何一个地方我都不敢说能够有这个把握。但在广东,有了各位的支持。一百万石大米,我白名鹤用这个作保!”白名鹤说罢,将那把钢刀直接架在脖子上。

  刘名轩一按刀柄:“坐下来细谈!”

  谈判在这个时候才正式的开始,一个十八的文官敢把刀架在脖子上,用项上人头作保。这气势得到了众将军们的认同,就凭这种豪气,也值得听一听白名鹤具体的想法与计划。

  “先说这女人用的月事巾……”白名鹤拿出了自己的样品。

  在场的全是男的,看到这东西脸上都不由的一红,就是一脸杀气的雷州、潮州两卫指挥使的脸都红了,在古代这种东西可比把女人的小衣拿在手上还让人尴尬。

  “女人的钱最好挣。换一句话说,那个老爷们不疼自己的女人。”白名鹤介绍完了月事巾这个东西后,作了一个总结。

  “让老子作这个生意,不干,给一万两也不干!”雷惊天骂了起来。

  “不是让雷指挥您干,雷夫人出面就可以了。用工的人手,各卫所里闲着的妇人也绝对不是少数。先挑识字的来合浦培训,同时在各卫里选地方建工坊。卫所男人的活就是,从各渔村收三样东西。”

  听白名鹤这么一说,刘名轩亲自拿起笔:“你说,本官记下来。”

  “第一样,就是海绵。但这个海绵有要求,我作过一些试验,海中并不是所有的海绵都合用的。具体的品种我会派这里的管事去各村,不出一个月,各村就能够分清楚海绵的区别。”白名鹤说着,刘名轩记录着。

  白名鹤要的海棉,第一个原则就是大。

  海棉少的只有几厘米,大的有差不多两米,几乎就是四十多公斤。

  第二个就是干了之后,相对软一些。太硬的实在不好用,至少不能放在月事巾里。

  “垄断了……,垄断就是禁榷的意思。我们垄断了海棉的原料,并不是说各地沿海就没有办法制作,只是广东这一省的利,就足够保在我们手上了。然后在三年之内,两京的生意肯定是我们独一家。”

  “海贸是官禁!你偷偷的去南洋可以,但你想去两京,怕是麻烦!”

  “打着送贡品的名目,因为我的贡品是必须活在水里的。用桶装海水,也不如将贡品吊在船外水中实在,所以这个借口可以用。”

  听白名鹤这么一说,几个将军商量了一下,认为可行。

  海禁现在还不是那种一块木板也不能下水的程序,否则就没有水军这个编制了。运送贡品,只要理由合适,再多少打点一下,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除了贡品,白名鹤所说的军粮也可以海运。

  漕运的船太小,这个理由就足够了。

  运粮的时候,带上三分之一船的货物,也是合理的。

  “好,名鹤你再说,第二样要什么?”刘名轩继续问道。

  “第二样,是海水草。只要象腰带的那一种,要够长,够厚的那一种。有多少要多少。我有两个用处,一个是磨成粉往内陆卖,这种粉是可以当调料卖的,汤很鲜美,只要价钱足够低,一文钱给一斤百姓们绝对买得起。”

  白名鹤说完,当下就表示,中午时候先作汤给大家尝尝。

  “然后第二个用处就是,这种粉吃了,就不会有大脖子病。绝对不会有,特别是内陆这种大脖子病算是一个很麻烦的病了。”

  “这个生意可以作,只当是卖粮了。量大就有利。”刘名轩心说,这个一年怕是也不会低于十万两的利,让渔村的百姓也多些收入,是善举。

  白名鹤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最后两样,就是一会餐桌的一样美味。其一样是咱们广东的,还有一样广东极少,却是福建那里才是生长的最多的。叫海参,听过这名字就容易想像了,补肾第一个佳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