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9节 士不交宦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3389 2014.07.20 01:15

    【通知,第五章节起,有一些小小的改动,并不算多,请追更的读者翻回去看上一眼,造成的一便,这里深表歉意!】

  改姓白的老猎户带上了自己全套的打猎装备,准备带白名鹤进山。同时说道:“你昨夜说,要借这个山谷蓄水,可到的水你又如何让其流到那些村子。”

  “这个,我自有办法。”白名鹤没有再多作解释,看到这个山谷之后,白名鹤就想到了后世的堰塞湖,淹了这片废弃的采石厂没什么心里压力,连在一起的山谷又不是瞬间淹没的,小动物也有机会逃走。

  至于山上的一些树,地势低肯定要被淹在水里的,提前砍了就是。

  进山转了一转,确定的位置之后,再回到老猎户的小屋时,孙家族人也来了。

  “走,去卢家!”白名鹤心中已经有了定案,带着老猎户打的一只鹿作为礼物,马不停蹄的往卢家赶去。这个时候,白名鹤知道只有卢家可以帮自己。

  无主的地皮,说起来全部都是官家的,再说的细一些,都是属于天子的。

  这山林、山谷属于谁,白名鹤需要清楚的知道,能不能办,首先要先开土地的所有的权。

  来到卢家,卢家三爷,当朝正五品翰林,卢正秋亲自在偏厅接待了白名鹤。至于孙氏族人,自然是被请到柴房去吃喝些热食。

  “卢大人,实不相瞒,这事情我已经找到解决之法。而且可以保证今年就能够让八里三十二村春耕用水的情况好转,明年就可以完全的解决。不仅如此,我这边还有一个大的收益项目,每年至少可以给八里三十二村带去一千两银子的收入,给官府上交百两的税收。”

  卢正秋坐下之后,原本还准备礼貌的先客气之句。

  按理说,白名鹤应该先告罪,因为这是大过年来打扰,又是正好在卢家家宴的时候来打扰,多少应该说些一些自责与告罪的话,所以卢正秋原本准备的台词是礼貌性的客气话。

  可谁想,白名鹤一开口就是已经解决了那个问题,真正把卢正秋噎得不轻。

  “嘶……”卢正秋倒吸一口凉气,要知道,这个问题可是几十年都没有解决的,谁敢说之前的县令、知府都无能之辈吗?

  可事实上,真的有人把他们要比下去了。

  “贤侄,可是当真?”卢正秋的称呼变了,他的儿子都比白名鹤大两岁,也是今年参加会试的举人,叫一声贤侄丝毫也不为过。反倒是亲切了几分。

  “咱家也来听听,这是年少轻狂,还是才高八斗的举人公!”一个年轻的小太监从外面走了进来,虽然狂妄,可见到卢正秋之时,还是行了一礼:“卢大人,咱家原本是来告辞的,听到一些趣闻,却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有面子,就有里子。

  这太监既然给了卢正秋面子,卢正秋也就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向白名鹤介绍:“这位官中膳食司金管事,去山西采办酒、醋,下雪路难行,在我卢家借仆役一百人,要赶在上元节前,将酒送入宫中!”

  卢正秋几句话,不但介绍这了这个太监,也表明了态度,同时也反应了不少问题。

  先是称呼金管事,就表示自己和这个太监没什么交集。划清界线的一种说法,毕竟身为士,自然不与太监为伍。

  另一点就是白名鹤自己猜的,现在已经是过年期间,县、州的衙门怕是招集不到足够的人手,就算能够召集齐,也耽误时间。还有就是,这太监职司不高,根本没办法借用卫所的帮助。

  最后一条就是,这年轻的太监当真是很用心在作事,没有因为大雪封路,而耽误行程。

  这个金管事,名为金杰。职司不高,只是内官八局之中酒醋面局中的一个普通管事。这次他的任务就是去山西押解贡酒进京的。

  内官,十二监、四司、八局,合称内二十四衙门。

  他已经借到了人,在辞行之前过来给卢正秋打个招呼,这是他的礼节。翰林院正五品官,可不是小官,这是将来能够登堂入阁的人,金杰怎么也要过来把面子走到。

  只是在路上,他就听说有个举人,把会试的浮票都押上,要解决这八里三十二村多年的矛盾。所以听到里面说话,毕竟年轻,忍不住高呼了几句。

  可听到卢正秋这份态度,金杰多少有些伤感。

  毕竟在这些文人眼中,他这个九品的小首领太监在卢正秋眼中似根本不入流。

  原本年轻的好奇之心消失了,打了一个礼:“感谢卢大人相助,咱家回宫必然向爷爷报告卢大人相助之情。”

  金杰口中的爷爷,自然不是他的爷爷。

  宦官指的是内官各职务,有了品级才有资格被为太监的,象金杰这种级别,多是称呼皇帝为爷爷,象督领侍这样的顶级太监才有资格称为皇爷,或者是万岁爷。

  (取自:陈宝良先生的《明代社会生活史》。)

  卢正秋只是拱了拱手,算是还礼了。他与太监之间的交往,仅限于面子上,而且只有公事,绝对没有半点私事,这就是大明文臣的傲气。

  白名鹤回身也是一礼,却是暗中打了一个眼色,示意在卢府外谈上一谈。

  金杰似乎没有反应,回了一礼离开了,表情有些黯然。

  卢正秋这时对白名鹤说道:“我大明,现有宦官十万。前年那件惊天大事,便是国贼王振妖言所为。身为读书人,当一身正气,为国为民。”

  “卢大人教训的是,晚生受教!”白名鹤没听懂,前年什么事,可这会也不想多言。

  “贤侄刚才所说,八里三十二村之事有了解决办法,可有何为难之处?”卢正秋对白名鹤说话的语气,和刚才金杰在完全不同。这是文人对文人之间的态度。

  白名鹤说道:“解决之道,无非就是水要足够。晚生只要给这些村子有足够的水,这问题自然就可以解决。所以查看了水路,有一处地方,可能要动些土石,所以想请卢大人打听一二,那一处是谁家的田地。二来,想借一些开山用的火药!”

  说罢,白名鹤要了纸笔,详细的画出自己所选山谷的位置等。

  了解清楚之后,卢正秋说道:

  “此事你先办,现在是新年期间。火药可以解决少许,不够用的话,到开年之后本官在工部帮你解决一部分。至于那块山头属于谁,也要年后才可以查证。”

  “多谢卢大人。”白名鹤长身一礼。

  卢正秋起身回了半礼:“也谢过你那只鹿,家母非常喜欢。”

  “那晚辈告退,还有许多事情急着办,毕竟春耕不等人。”白名鹤再一礼。

  卢正秋亲自送白名鹤出了内院门,这已经是很大的礼遇了,出门的时候卢正秋又说道:“听闻贤侄会在上元节赴涿州掌灯,并且参加试会。到时候可与我卢家一起,卢家也有些子侄要去涿州见识一翻!”

  “定当同往!”白名鹤再施一礼之后,离开了卢家的庄园。

  卢家门外,却是半个人也没有看到。那名叫金杰的小管事可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眼色,这让白名鹤多少有些失望。

  骑上驴,让孙虎领路,准备回下泉村去。

  可谁想,走过了不到五里,却看到路边停着一架马车,金杰就站在路边,远远的看着白名鹤。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白名鹤示意孙虎不要靠近,独自一人走了过去。

  金杰也让自己的随从离开的远一些。然后冲着白名鹤一抱拳:“举人公要结识我这个阉宦吗?”金杰开口就是一句自贬的话,要知道宫里的内传对有些词是非常禁忌。很显然,金杰刚才是被卢正秋给刺激到了。

  白名鹤微微一笑:“你就是一条狗。”

  金杰的脸上依然是笑容,他不相信白名鹤约自己相见就是为了骂自己。所以依然等着白名鹤继续说下去。

  白名鹤也是一个试探,要是这金杰一点点心性也没有,自然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

  “这条狗,只忠心于一个人,所有的一切,包括自己的命是属于那位的。好好的作这一条狗,那怕是咬死无数名臣,也一样千古……流芳!”白名鹤又提到了狗,却让金杰的脸色不由的沉了下去,可继续听下去,金杰不得不承认白名鹤讲的是至理名言。

  白名鹤又抬起手来:“我关中白名鹤,饱读诗书,忠肝义胆,为了处事讲究一个‘信’字。八里三十二村我立下誓言,就必须要作到。可仅凭我一个,难为这五千乡亲办成这件大事,所以我想请你帮我,当然我也可以帮到你。”

  “怎么帮,我有何好处?”金杰是个聪明人,也是一个可怜人。

  他不是汉人,而是被从安南拐来的幼童。进宫之后,因为他的童年与另位大太监相似,被收入干儿子,也姓金。而那一位,就是英宗朝非常忠心的太监金英,他支持朱见深作太子,所以现在被罗列了无数的罪名之后,软禁了起来。

  还年少的金杰再也得不到什么帮助,而且现在朝中许多忠于当今天子的朝臣,还有内官的宦官们,也冷落、隔离着金杰。

  在马上车找来纸笔,然后在金杰为了取暖的火堆中挑出一些炭。

  写不了八股文,也写不了大明的策论,可白名鹤却是会写后世的计划书。就坐在马车上,洋洋撒撒的写出了一份三千字的计划书来。

  “你听我讲,你在这样的几种机会下,可以将这份东西交给万岁。然后在不同的情况下,你有不同的说辞。我的回报,就是那几座山头。为了八里三十二村的百姓今年春耕有水,我白名鹤谢过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