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5节 交恶的原因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3136 2014.07.18 11:57

    下泉村不截流用水,就没有办法耕种。

  可往下的村子,不逼着下泉村放水,他们也难以耕种。

  许多村子都是人拉肩扛,从距离几十里外的拒马河挑水回来。最近的,也有十几里,最远的有差不多三十里。

  白名鹤这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不打井?”

  “各村都有井,但井水在春季的时候极少,最深的井已经挖到十五丈了。平日里人畜吃水倒是没有问题,可用来春耕灌溉,却是远远不足的。每年都有许多口井不再出水,每年各村都需要花费大力气去找合适的地点重新打井。”

  一个年轻人这时补充了一句:“白年兄,这里多山,挖井多石,非常不易!”

  果真是死结呀。

  白名鹤以现代的知识来分析,可能就是这二十多年以来,水位的变化等等自然的原因,让这里变成一个缺水的地方。三十二个村子,这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白名鹤身上,刚才白名鹤的话说的也真的是很满了。

  这个问题,多少任涿州知府,多少任涞水县令都没有解决。水渠挖了几条,可到了春季拒马河水量也少,因为地势的原因,有三分之二的水渠下面不是土,而是石头。想再降低水渠的高度,那需要的人力,物力,别说这三十二个村,就是涿州都吃不消。

  每年春耕之时,涞水县都会派人过来,与八位里长一起盯着。下泉水截流多少水,放出多少水。这才勉强让近几年没了械斗,可各村对下泉村的恶念,却是越来越重。

  特别是近两年来,春季拒马河水位再降,水量更水,这种矛盾已经达到了极致。

  涞水县的县令都不敢说,自己在今年能够完全压制这八里三十二村争水的矛盾。

  “请恕晚生不解,既然都是缺水,有县尊调节。为何有人告诉我,这仇恨却不是因为械斗,难道还有其他的原因?”白名鹤再次追问道。

  “有,那就是七年前,夏季涨水之时,下泉村在自村那里堆有一丈多高的堤。曾经在无意之中,淹得下流两村颗粒无收。说下泉村无错,他们只是为了保自家的田。说他们有错,是下泉村保了自家,毁了他之田。虽仅只有一次,但就是从七年起,才算是真正的交恶,之前多少还有些体谅!”

  白名鹤当真是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好了。

  在卢大人端起杯子喝水的时候,刚才说话的年轻人再次补充:“白年兄,不是没有想过解决的办法,曾经有位县尊大人设计挖一个湖,用来蓄水。可经过计算,这个湖需要的无论是深度,还是面积都是极大的,不但工程难以完成,仅说占用田地这一点,就难以继续下去了。所以三叔才说,此事无解。”

  白名鹤脑海之中想到一些办法。

  可再仔细分析之下,似乎都不是办法。

  第一条蓄水调节,这位举人同年也说了,有人想过这个办法了。不行。

  然后白名鹤想过让这里人搬家,可古代人,除非当真活不下去了,否则绝对不会提到搬家之事。

  最后一个办法,就是考虑是否可以挖深井。

  但再想一想,这里不是现代,十五丈的深井已经非常不容易了,而且自己也没有把握说挖的井就一定出水。

  就说这卢家,田地多,有大半在靠近涿州,倒与这没有水的麻烦关系不大。其余少量的田地,没有水减产几百上千亩,对于卢家来说,也不是什么要命的事情。

  和八里三十二村的问题相比,当真不是个事。

  卢家家大业大,也不想参与到这八里三十二村争水的事情上,所以靠近这八里三十二村的田里能有一石半石的产出,卢家人就知足了。

  白名鹤沉默了,他万万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大的麻烦。

  卢家人上至卢老太君,下到家中那些和白名鹤一样的举子,秀才们都盯着白名鹤。在这个时候,白名鹤退缩也不会有人说半个不是。毕竟这事情不是一两年的矛盾,可以说涞水县每一任县令,听到就会睡不着觉的死结。

  在卢家人想来,白名鹤才十八岁,没有理由,来扛起这件几乎无法解决的麻烦。

  白名鹤思前想后,可以说来到大明朝之后,头一次这样消耗自己的脑力。

  猛然间!

  白名鹤脑袋之中灵光一闪!要知道,在后世任何一个关于水的麻烦都肯定出在水力设施上。所以解决这个麻烦的根源一定就在水力设施上想办法,最终的根源还是在蓄水上。

  没有人干,不代表不能干,应该是投入产出比不平衡才对。

  不干,自己白跑这几天,肯定会在下泉村,及至八里三十二村,还有卢家落下一个不好的名声,将来传出去,就是白举人依然也对这八里三十二村的死结,无可奈何。

  这白举人,也是一个普通的举子罢了。

  相反的,干的好处就太多。

  首先自己可以逃避这次京试,交白卷的恶名比起解决八里三十二村失败的恶名恐怖多了。更何况,此事干成了好处多到数不清。绝对是名利双收的事情,而且能被范阳卢家另家相看,这就巨大的彩头。

  纵然失败了,自己放弃京试这一点,也会落下一个悲情英雄的善名。

  大明朝的人活的是什么,普通人活的是钱。

  士族活的是名,想人上人,就要名扬天下。

  人贵在一搏,而且还是必胜的一搏,为何不搏?

  想到这里,白名鹤站了起来。

  “我关中白名鹤,饱读诗书,忠肝义胆,为人处世最讲究一个‘信’字。既然刚才说了,不解决此事,就不参加会试。我白名鹤一定会想办法解决的,眼下,我用一件宝物质押,只求借一百石粮食,还粮之时,算是利息再赎回!”

  白名鹤也算是硬气,他自信自己一定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

  同时,也名正言顺的回避了这一次会试。

  白名鹤知道,以自己现在这点本事,参加会试怕是连题目都看不懂,只有交白卷了。

  但更多的却是,白名鹤对自己有信心,也要对自己说出去的话负责,这才可以竖立起顶天立地的好汉子的形象。

  面对白名鹤的决绝,卢家有人赞许,有人叹息。

  “罢了,借吧!”老太君心说,一位举人用自己的功名前途立下誓言。卢家与情与理,都不能不帮,而且给七里二十八村也能有一个交待,毕竟这是一位举人。

  “白公子也不必用宝物质押,一份手书即可!”卢大人倒是很大气的人。

  白名鹤还是将自己的那面铜镜拿了出来,请旁边的下人送到卢老太君面前后说道:“此物留在老太君这里玩赏些时日,也算是晚辈对长辈的谢意。”

  喜欢吗?女人有不喜欢镜子的吗?特别是阳光之下,那镜中的仙子。

  给卢家几位身份不俗的男子看过,也都惊声叫奇,此物果真是宝物。

  “老身多谢了,此物留在卢府三个月,无论是否还上粮食,白公子就尽管来取回。”卢老太君冲着卢大人点了点头:“三儿,派人送粮去下泉村,再派人去各村说明情况,今日之事,我卢家不得不帮,不得不借。”

  白名鹤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再次一礼:“晚辈斗胆再有一求!”

  “说吧,有什么尽管说!”卢老太君拿着那铜镜笑的合不上嘴。

  “求卢家少放些烟花,可将多余的在新年之后借给晚辈。或许要开山之用。”白名鹤知道,自己无论想什么办法,火药有一些总是没有错的。

  却谁想,卢大人哈哈一笑:“白公子尽管放心,如果你真有解决这八里三十二村的死结,纵然我卢家火药不够,本官也从工部帮你调用一些。”

  粮运到下泉村,许多不请自来的客人也到了下泉村。

  村中祠堂,年长的在内,年轻的在外,见到粮车之后,孙老叔公自然带人去迎接,而几位宿老却将白名鹤接入孙家祠堂之中。

  此时,这小小的祠堂之中,挤了不下五十人。

  “举人老爷,我是……”最年长的一位出来作了一个自我介绍,然后又介绍了一下其他人。白名鹤当时就头大了,这里有八位里长,三十二个村子的当家人,或者叫族长也行,叫村长也行。总之,就是这场死结之中的所有人,全部都到了。

  想来这些人是因为卢家的传话,所以都赶到了下泉村。

  介绍完,众人对着白名鹤一礼。白名鹤赶紧长躬回礼:“长辈对晚辈施礼,这是让晚辈折寿,万万不可。”

  为首的一位老人向前一步,再次一抱拳:“白公子,老夫有几句话。白公子出面,给下泉村解决了当下的麻烦,此事纵然我等与下泉村不和,也不得不称赞几句,白公子这是大仁义。”

  吓!白名鹤听到这称赞的话,非但没有高兴,反倒是暗吸一口凉气。

  先捧,后杀?白名鹤多少有些紧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